当我承认他的那一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微信图片_20220218093549.jpg

       有一次,我和小宝读到这样一段话:“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

他好奇地问我: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仅仅是承认自己的身份吗?那该有多容易!

我对他说:恰恰相反。仅仅是在众人面前承认,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因着诸多的原因,很多人不敢或者无法向身边人的分享自己所信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人面前是否认他,这关乎将来他是否认我们,因此这并非一件小事,而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或许有人会这样安慰自己,我只是不表达而已,内心笃信不疑总可以了吧?

然而这段话告诉我们,越是在黑暗中,我们越是要发出微弱的光芒;越是被人嗤笑或讽刺,我们越是要勇敢去表达,虽然表达以后可能会面对未知的结果。

小宝听了以后,若有所思地点了一下头。然后突然问我这样一个问题:您小时候,是怎么做的呢?

于是,我开始给他讲小时候的一些经历,有些场景滑稽而又好笑。

我自幼胆小怕事,家里来了生人,我都会躲进房间里;在外被人欺负,我从没有反抗的勇气。

那时候胆小到什么地步,甚至一个大两岁的孩子,用石头将我的头部砸得鲜血直流,我唯一的反应就是回家给妈妈哭诉,从来没有想到过反击。

因此,胆小如鼠的我,要面对一件非常大的事情,那就是第一段里所出现的那句话。

母亲告诉我,一定要记得自己的身份,倘若有人问你时,一定要勇敢地告诉他们,否则将来会非常可怜。

还记得1988年秋天的某个星期天,我提着一个装着圣经的小布包,瞅着前后无人,撒腿就往外面跑。没想到,一头撞进语文老师怀里。

老师问我:“长安,你跑那么快,去干啥?”我支支吾吾地说:“我去街上买点东西。”

他继续追问:“那你手里提的啥?”我一时回答不上来,就说:“是吃的东西。”他“哼”了一声,对我说:“别装了,你要去jiao堂吧!那你告诉我,你信了吗?”

我顿时满脸通红,汗水都流出来了,只随口说了一句“我妈是信的”,便飞快地跑掉了。

因着这件事情,让我好久都觉得不平安,真没想到,承认自己的身份竟然这么难。

读初中时我寄宿在学校,每周只能回家一天。那时我已经有了阅读sheng经的习惯,只可惜不敢拿出来,只能悄悄地躲在宿舍里,趁着没人的时候拿出来读。

说句心里话,那时候的阅读并非因着喜欢,只是我给母亲的一个承诺。事实上除了历史和诗歌的部分以外,其余部分每次读起来都昏昏欲睡。

有一天晚上,我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我一个人在宿舍里正在阅读时,被老师逮了个正着。

他拿起那本厚厚的书,随手翻了一下,随口问我:“你是信耶稣的吗?”我不敢回答是,但又不能说不是,只好点了一下头。

老师的脸一下子严肃起来了,对我进行了严厉的训斥。第二天上课时,又在所有同学面前,对我进行了批评。在同学们异样的目光中,我流了很多的眼泪,心里总觉得特别委屈。

那时我喜欢读书,在我读过的很多国外名著中,信\.仰是孩子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可以说他们是伴随着教堂的钟声长大的。

而且我所喜欢的那些科学家,包括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等等,基本上都拥有同样的身份,那为什么当我拥有这个身份时,就代表着封建和迷信、愚昧和落后呢!

从那时起,当同学们拿这个身份来取笑我时,我都会大声说:“是的,我是!”

没想到当我承认时,心里一下子释放了,从此没有了担惊受怕的感觉,反而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欢喜和快乐。

之后,我仍然坚持阅读,初中毕业时已经完整地读了三遍,这对我以后的奉献之路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不知道各位亲人,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挑战呢。新的一天,期待你更加勇敢,更加坚强!愿你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给更多的人带来祝福!

微信图片_20211216114611.jpg

【作者简介】韦长安,作者,专职牧师。1975年生于河南驻马店,自幼归主,因受父母影响,决志奉献为主传道。自中南神学院毕业后,在河南驻马店教会专职服侍至今。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见证

信仰,生命的光

2022-2-15 19:29:08

生活见证

不靠自己的膀臂得胜

2022-3-4 20:08:43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