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能”逃脱抑郁症的魔掌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微信图片_20220812173415.jpg

基督徒“能”逃脱抑郁症的魔掌

信主以前,我得过抑郁症。那段时间,我能吃,能睡,能活动,但,却不知为什么,难受得不得了。有一次,我与一群朋友在聊天时,说到了人生的苦楚。朋友中有一位较年长的人,因为儿子在监狱服刑,他说:“此时最痛苦的人是我的儿子。”我说:“不可能。此时最痛苦的人是我。”大家都感到莫明其妙。现在,我才知道,那时我得了抑郁症。我对自己的“病”也莫明其妙,只知道,这“病”无药可治,只有死能够“解脱”。但,我没有选择死,不是因为我刚强,我只想——再熬一段时间看看,等我知道“病因”后再说吧。就这样,“挺”过来了,“病”好了。现在我可以这么说——是神“留住”了我,因为,神在创世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

至于那时候为什么会得抑郁症,我思来想去,可能原因是这样的:

得抑郁症的前一年,我从城市被调往山区工作。我的工作地点是在“深山老林”里,开门见山,出门见林。但,这山林没有使我“进入”童话世界,却使我不断地“进入”之前一位老邻居跟我说起的“孤寂感”。老邻居说,他年轻时曾经在深山老林里工作过,那环境使他产生“孤寂感”。每每我一个人在在山林里转悠时,就想到老邻居说的“孤寂感”。“突然”,有一天晚上,我走进房间时,感觉房间里的“所有”(包括家俱,空气)都在“排挤”我。我“真心”不想进去,但必须进去,不然到哪里去!从那时起,这种痛苦“缠”上我了。除了去房间感觉痛苦,平时,只要眼睛睁着,精神就极度痛苦。同事或朋友除了说我气色不好外,没有说别的。挣扎了将近一年,有一天,我走进感觉像“地狱”一样的房间,“突然”发现,痛苦消失了。

这事过去了将近四十年。如今我信主三十年了。

几个月前,我遇到了一场“精神危机”。

说起“精神危机”,我得先说一件事——我有“强迫症”。强迫症,很大程度上是“先天”的。我记得,我在小学读书的时候,出门去玩时,一定要把抽屉整理到“毫无瑕疵”的地步。常常,关了抽屉后,又打开看,里面的书藉是不是又乱了,因为关抽屉时,抽屉会震动,我担心这一震动,把书又震乱了。这样,往复好几次,最后,“咬紧牙”离开了。

我遇到的“精神危机”与强迫症有关。

有一天晚上,我要去睡觉前,洗了澡,换了背心。在床上,我突然为我那件换下来的背心“担心”。我是把背心放在阳台洗衣机上面,准备明天洗的。我“担心”背心在阳台上会很孤独,会着凉,便起床去把背心从阳台拿到客厅里的沙发上。但,又觉得不妥。沙发有客人坐过,很脏。于是我又把背心放在一张木制的靠背椅上,然后踱着步子去卧室了。我之所以“踱着步子”而不是“大步流星”,是因为我一边走一边在想把背心放在靠背椅上,是不是妥当。不行,要是明天妻子起床看到我把背心放在靠背椅上,会说我。我勉强地躺上床,但睡不着,还在想着那件背心。我又起床了。我把背心又重新放到阳台洗衣机上面。还是不行,又放到沙发上,也不行,放到靠背椅上,也不行。我往返于客厅与卧室之间,权衡着把背心放在哪里我才能安然睡觉。结果,越想越觉得无处可放。躺上床上,束手无策,睡不着。我想:“若不处理清楚这件背心,今晚我失眠无疑了。唉,一件背心十多元钱,我失眠一次,仅需一件背心的代价,那,这件背心也太值钱了。”想到这里,我走到客厅去,把放在靠背椅上的背心拿起来,用剪刀剪碎,包起来。我睡着了。

背心事件是强迫症对我的一次严重肆虐。

受强迫症肆虐的案例很多,而且每天都要发生。一个案例“悬”而未决,另一个案例又来了。由于我采取“消极”的方式去“化解”案例(例如把背心剪掉),其结果只会使我越来越脆弱,引发强迫症的“事件”越来越“一般”,从而也就越来越多。有一天深夜,我躺在床上,期待今晚我能“安然入睡”时,突然想到电脑桌上的一个U盘没有按“常规”那样,放在“U盘盘”里,便睡不着了。我起身去处理这事——开灯,把U盘放好。不过,问题又来了,我在放置U盘时,发现电脑桌旁的小书桌上的书很乱,我又把书放整齐。我的眼睛到处“搜索”,为了要发现“问题”。把散乱的书整理清楚时,我发现,固定在电脑桌旁边那堵墙上用来挂耳机的挂钩可能太小,耳机说不定会在我不在的时候,滑落下来。强迫症“逼”着我非要今晚搞好不行。我开始找挂钩……在做这“一系列”事情时,我心神并不安宁,我万般无奈。我知道,我有强迫症,也知道我不是它的对手,只能由它摆布,捉弄。

受强迫症肆虐的案例越来越多,而我大脑里为强迫症案例存留的“空间”有限。没多久,“空间”快要容不下像滚雪球那样“滚”得越来越大的“案例群”了。

有一天晚上,夜深人静。我在思想刚才看过的一部电影。电影里的女主角人生很坎坷。我问自己:“她痛苦还是你痛苦?”

突然,一个答案“闯”进我的脑子:“这岂不是你四十年前曾经宣告过的结论——‘此时最痛苦的人是我’”吗!

我意识到——如果我任由强迫症肆虐,要出事的!这“事”很有可能就是抑郁症。

当年,“孤寂感”积聚到一定程度时,抑郁症“从天而降”。

今日,强迫症积聚到一定程度时,抑郁症可能“从天而降”。

如果我得了抑郁症,既不荣神,也不益人。

诱发抑郁症的因素因人而异。但,相同的是——抑郁症乃大脑里为“诱发抑郁症因素”存留的“空间”被“突破”使然。

如今,我是属神的人。我不能“束手待毙”,要“出击”,去“经历”神为我争战抑郁症的得胜。

圣经说:“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8:37)

我每天为这事祷告。

有一天晚上,我在离家不远的“山地”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在那里与神“独处”。我求告神拯救我脱离可能导致抑郁症的强迫症。与神“独处”,除了祷告,更多的时间是“默想神”,与神“交通”。就在我默想神的过程中,突然,章伯斯的一句“闯”进我的大脑——“人的过程是神的目标”。

我意识到,神要藉着这句话拯救我。

就像前面提到的“背心事件”一样,我的强迫症常常表现为——我自作多情地去“设计”某物件的“状态”。而我设计的“状态”都是“问题状态”。昨天晚上睡觉前,我要把一个废旧电池放在桌子上等明天扔掉。我把它横着放在桌子上,我担心它会滚下来;把它竖着放在桌子上,我担心它会倒下来。

我对如何摆放电池的困惑,就是“过程”。而这“过程”被神视为他的“目标”。

这事(代表我被强迫症肆虐的事)与神发生关系了。这是神拯救我的第一步。

我继续思想,神要这“目标”干什么?

接下来,神带领我到圣经里找答案。

我读圣经时,读到马可福音里的的记载:

“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伯赛大去,等他叫众人散开。他既辞别了他们,就往山上去祷告。到了晚上,船在海中,耶稣独自在岸上,看见门徒因风不顺,摇橹甚苦,夜里约有四更天,就在海面上走,往他们那里去,意思要走过他们去。但门徒看见他在海面上走,以为是鬼怪,就喊叫起来,因为他们都看见了他,且甚惊慌。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于是到他们那里上了船,风就住了,”(可6:45-51))

读到这里,我意识到,这是神拯救我的“下一步”。门徒们遇到的“风浪”是神设置的。当门徒们遇到“风浪”时,耶稣出现了,“风就住了”。

在这个事件中,耶稣对门徒们的拯救模式,也应该是神拯救我的模式。

“确定”了神对我的拯救模式后,我天天去“经历”神对我的拯救模式——我在与神独处的时间里,默想(或宣告)神对我的拯救模式,并以诵读圣经话语结束。

神对我这“下一步”的拯救分为二步。

第一步是——耶稣出现。

耶稣在哪里?耶稣在我心里。圣经说:“岂不知你们是 神的殿, 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林前3:16)我想耶稣,便在“心里”见着耶稣了。

就像门徒们遇到风浪时耶稣出现了一样,当我受到强迫症肆虐这个“风浪”时,耶稣出现了。强迫症对我的肆虐是我的“过程”,却是神的“目标”。

第二步是——“风就住了”。

就像耶稣上了门徒们的船,风就住了一样,耶稣藉着我诵读神的话语,止住了我遇到的“风浪”。

平日里我有诵读圣经的习惯。这时,我在寻求神的拯救时,圣录启示我诵读圣经话语,比如:

“你们要安静,要知道我是 神!”(诗46:10)

“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出14:14)

“永生的 神是你的居所,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他在你前面撵出仇敌,说:‘毁灭吧!’”(申33:27)

我诵读圣经话语意味着我“拿起基督”(圣经不是一本“书”,而是“基督”)。

与神独处的结果,使我获得强大的“属天力量”。有了这一强大的“属天力量”后,我把他应用到具体的事上。遇到具体的案例时,我“重温”神对我的拯救模式,诵读神的话语,强迫症从“小事案例”被我征服,到“大事案例”被我征服。随着时间的推移,强迫症的“地盘”越来越小。现在,我仍在扩大“战果”。最终我度过了这一轮强迫症导致的“精神危机”,逃脱了抑郁症的“魔掌”。

“精神危机”可能导致抑郁症。而导致“精神危机”的因素,从“外因”看,有亲人离世,失恋,财产损失,生活压力,仕途受挫,犯罪,基督徒受撒但控告,寂寞……,此外还有“无中生有”的事件。

不过,从人的“内因”看,不同的人对“外因”的“敏感”程度不尽相同,从而,“外因”所起的作用也不相同。我这人多愁善感,谨小慎微;我妻子恰好相反,她思想很“大条”。有时,同样的事情可能导致我“精神危机”,但,对她却不起作用,或作用不大。

尽管不同的人对“外因”的回应不尽相同,从而,陷入“精神危机”(进而得抑郁症)的机率不同,但,几乎没有人终生不会陷入“精神危机”,因为“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8:22-23)

我多次听说抑郁症患者自杀的事。之前与在一起工作过的一位同事,因为人憨厚,助人为乐而出名。后来,我因工作调动便与他没有了来往。几年前听说这位同事因患抑郁症自杀,我很震惊,却不奇怪,因为我知道抑郁症患者的痛苦。

前不久,我从教会的弟兄姐妹那里得知二宗抑郁症患者自杀的案例。

其一,一位姐妹的哥哥(哥哥没信主)从水库的高台上跳下,死了。姐妹不在老家工作,当姐妹接到家里传来的噩耗信息时,悲痛欲绝。哥哥有个四口之家——妻子和二个孩子。哥哥家境很好,照常理看,哥哥没有自杀的“理由”。据姐妹说,至今,家人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自杀。姐妹推想,哥哥自杀的原因,大概率是抑郁症。

其二,一个信主三年,今年29岁的弟兄,得了抑郁症。弟兄到医院看医生,经过心理,生理的治疗,病情未见有明显的好转。就这样,坚持了一年之后,坚持不下了,从高楼公寓的24层纵身跳下,身碎,惨不忍睹。

以上这二宗案例都牵扯到“基督徒”,对基督徒很有“提醒”的意义。

在第一宗案例里,虽然“哥哥”没有信主,但“哥哥”的妹妹是信主的。据说妹妹曾发现哥哥“不正常”的表现。妹妹对哥哥的异常表现,理应高度重视,并努力向他传福音。妹妹应该相信,她救不了哥哥,但主一定能拯救哥哥。

在第二宗案例里,得了抑郁症的弟兄,向神“支取”基督不够。尤其,在看了心理医生“无果”的情况下,仍然没有转向神,从而败给了抑郁症。尽管,弟兄死后上了天堂,但,他的死不尽“主意”。

以上二宗案例“催逼”我,把我的“感悟”写出来——《基督徒“能”逃脱抑郁症的魔掌》

或许(惟愿),一些像曾经的我一样,“快要”被抑郁症这只“魔掌”抓住的人,分享了“感悟”之后,逃脱了抑郁症的“魔掌”。又或许(惟愿),那些已经被抑郁症这只“魔掌”抓住的人,分享了“感悟”之后,亦有助于他们逃脱抑郁症的“魔掌”。

就“逃脱抑郁症”而言,有各种途径。但,如果抑郁症患者是基督徒,切莫错失——“神医治”的恩典:基督。圣经说:

“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

“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

“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8:37)

值得一提的是,基督徒“能”逃避抑郁症的魔掌,是一种“资源”(基督赐予我们“能”)。但,有“资源”,还需要我们去“支取”。这“支取”必须藉着平日里不断的追求——读经,祷告,默想神等丰富的属灵生活——来实现。这样,危机临到时,我们就可以“拿起 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6:13)

微信图片_20220812173420.jpg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蒙恩见证

人生不再虚空

2022-7-29 19:04:22

生活见证

期待那一天,与老父面对面

2019-10-9 18:56:07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