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人如已
给予比接受更快乐。

与神恩相遇–我的信仰日记

与神恩相遇

——我的信仰日记
  
  
  这些日子,准确地说是今年1月14日开始,我的生命发生了改变。这是什么样的改变呢?这一生中还有什么样的改变能够让我如此魂牵灵绕、夜夜不眠呢?我与上帝相遇了!永生的真神,我终于进入了你的门槛,成为了你的女儿。阿门!
  每次在您面前却步,犹疑,都有一种巨大的逼迫和软弱的力量牵引着我。我没想好怎么描述您来到我心中的那个神圣的故事,我把握不好内心是否会再次被属天的狂喜颤栗击倒。总有一天我会全盘托出您来,托出我的心来迎接您到来的那个盛大的节日。真的,我来了,等着我!我的真爱,我的天父!
  
  
  1月14日 前几日在“宪政论衡”上读贴子时,看见一个令我心仪的女子,她叫DZ。今天又见她的文字,一段关于基督和《圣经》的长长文字让我惊异不已,原来她是一个的基督徒!我不禁对之肃然起敬。想起去年一个叫TX的弟兄曾给过我的关于宗教的最初启蒙,半年来虽在寻觅却终未可得。今天再见 DZ,心里突然涌起莫大的感动。我匆忙在网上疯狂寻觅她的踪迹,搜索到一大堆文章,几乎全是关于基督教的转贴文字。找到她的MSN时已经零点过后。刚加她好友没几分钟,竟然看见她登陆了,令我好一阵狂喜!没有想就敲过去一句话:“DZ妹妹,我爱你!”
  DZ不擅打字,于是凌晨1:20时至4:20时,我拨通DZ的电话。天!我们竟然在同一个城市相隔不过数里的地方居住,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从电话里我得知,她长我几岁,是个搞油画创作的画家,一个信守人文理想和社会关怀的基督徒,信主四年。三个小时的对话里,DZ针对我对基督教的无知和质疑,给我上了平生第一堂难忘的启蒙课。她的关于神、关于爱、关于永生的盼望、关于极致的体验,那么让我那么刻骨铭心,令我这个凡胎俗子第一次欲脱这沉重肉身的荒谬而扑向那澄明的天国。她思维敏捷、睿智大气、言辞迫切,具有寻常女子所没有的思想冲击力。她对西方宗教史、社会人文史的熟谙,促使她对中国知识分子由于缺省信仰而无以真正成就伟业的反思,而以悲而不哀的执著、不遗余力的呼告在网络世界里发起常识的启蒙……
  这一天,我知道,我被神撞击!
  
  
  1月16日 上午8:30时DZ姐带我平生第一次进入一个知识分子的聚集点参加活动。
  我知道我远远没有进入基督教,我没有把握我是不是能够真正读懂这些基督徒。我对DZ姐说,我还是先把它当作文化研究来做吧,我特别想看看这些信仰者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的寻常人生和思想经历跟我等俗人有什么不同。
  一个淡定却朴素的年轻女子开的门。女子只有26、7岁吧?她是怎么信教的?且还是这里的组织者?小小的房间,四周贴有“以马内利”这类我看不懂的条幅,加之肃穆得窒息的空气,我有种神神怪怪的不适感。人到齐了,那女子用优美的吉他伴奏,开始唱赞美诗。我听不懂歌词,可那吉他实在好听!斜眼看DZ姐,她虔诚而自如,唱得好认真!哦,这就是她说的那种让人心旌神弛的宗教仪式?
  接下来一年轻女子带大家查经,我有心记下了,查经的内容是马太福音21:28—32节。
  因为本来就没有进入,我甚至不知道要带《圣经》。我感兴趣的是眼前这个查经的老师,她是怎样一个人?她有怎样的心路历程?心有旁驽的我思绪飘远了,眼前这个女传道人明澈的神容让我深深着迷:
  她的眼神很特别,眼睛不大却有神采,这是一双我很少见到的那种授课中让人精神陡振,似一束温柔的阳光却直抵众生魂灵的眼眸。她常常在不经意间突然转向你,深深地看你一眼,令你无可逃遁。她的脸泛着薄薄的光,是那种进入宗教境界才有的迷人的气质。突然间,我太惭愧了,我发现我曾经太注重那些虚华无物的东西了,我曾经太忽略一个质朴的生命从内部散发出来的馨香了。这个女子最多30岁吧?她是怎么走上传道之路的?她一定是一个内心浸满圣爱的女子,不然她不会有这样的眼睛,这样的神容!
  走在市井,人们一定发现不了这个女子的特异之处,因为她衣衫普通、面容平凡,因为她不事装扮、不修容颜。可她脸上有光,内心有爱呵!——我开始一点一点地解读基督徒!……
  我听见她开始祈祷了,为我这个新来者祷告。虽然不理解那个仪式那个祷告词,但内心隐隐涌动着一种感动。
  临走,那个叫LY的女子送了我一本《圣经》,一本《赞美诗》。在《圣经》的扉页,留下了她为我题写的日期,说这是你成为上帝女儿的日子!
  
  
  1月30日 今天是彻底改变我对生命的审视,是第一次圣灵降临我生命的日子。这天傍晚,我见到了影响我整个生命走向的YS老师。
  这一切来得非常偶然。DZ姐在聚会中认识了刚从BJ回家探亲的电影学院教师YS,她无意中说起我,YS老师表示愿意晚上约请我俩出来再聚。DZ姐告诉我这一消息时,我虽未反对倒也不甚在意。心想我不通电影不懂艺术,会有什么可聊的呢?因为到底还是无神论者,内心深处对人文知识分子的聚会聊天兴趣更浓一些。
  晚上7点半,YS老师、DZ姐和我如约聚在一间茶楼聊天。一开始他们就聊起他们共同的信仰,YS老师见我大不作声,就谦卑而热情地说,关于基督信仰你有什么疑问可以说出来大家探讨,并说自己已信主5年。我知道自己的疑问困惑蛮多,但最初级的问题往往是最大的障碍,比如: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哪里有神?宗教仪式上那种神叨叨的祷告有什么用?怎么这么迷信?基督信仰是不是一种虚幻的信仰?一种心理安慰?
  他开始给我讲解,从远古的历史,到科技的证明,从遥远的神迹,到大师的验证……他一步一步地将我引入天上那个神秘之国。他娓娓的话语极具专业素质,他优雅的手姿从容淡定虔敬。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渐渐感觉我有点无话可说了,原来满脑袋的疑问似是而非起来,原来绝对无神论思想开始慢慢在陷塌,我发现我的心灵开始慢慢向天上那个神打开,我愿意虔敬地敞开胸怀去接近那个我依然没有完全认识的神!……晚上11点,他带领我平生第一次向神祷告,向上帝向主祈祷圣灵降临我心,赦免我的过犯与罪,重获救赎和新生。呵,他的祷告那么熟谙虔诚,象一个专职牧师。他第一次在神面前将我拥入神殿,将我呼着主的女儿,唤着他们的姊妹!这让我惊奇又惶然!我跟着他一步一步地向神靠近,随着他越来越急迫越来越深情的祈祷,我的心即刻象要蹦将出来,垂着头的眼睛蒙上一层的水雾,我在缔听神的召唤……
  祷告结束,我睁开双眼,心,狂跳不止。我用哆嗦的手紧抚双颊象要按住那狂跳的心,眼睛紧盯面前这个人的眼睛。是不是我的样子让他觉得怪异惊奇?我看见他顿时睁圆了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疑……
  我的心依然无法平息,一股股强烈的冲动直撞心壁,我真的想就地跪拜其下,长泪不起,求他带我来到耶酥基督的门下,从此成为他的孩子。在他面前忏悔我的罪过,清洁我的灵魂……好奇怪,长期以来,我是个坚定的唯物论者,眼睛里不曾有真正信仰,有让我敬畏的主。我从来拒绝一种姿势:下跪,认为那不是人的姿势,甚至在先祖面前,在逝去的双亲墓前。这时我才知道我曾经的愚顽,我的昏昧,如今我被一种超凡的力量唤醒,我竟然只想跪拜在这个刚刚认识几个小时的传道人的门下,只想净身来到他面前,接受神的爱抚,接受圣灵的洗礼,重生一个新人!……
  深夜近12时,我们分手。他双手奉上了他的名片,一张淡黄色的小纸片,正面是他的亲笔签名和电话,背面是一只红色的十字架和一段经文:“耶酥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因为我不曾读经,这句话于我是陌生的,但现在我突然有点明白这句话了,这是神在呼招我来到他身边,从他那里获得永生的救赎!
  回到家中,我不知道这个夜晚我该如何度过。我的心急驰飘飞在那个神秘的天国,一刻也不停歇。握着那张纸片,念叨着那句神的话语,内心积存着巨大的感动。我试着发出一条信息:“YS老师,好感谢你今晚为我做的祷告,这个夜晚好美!”他发回来:“您是南朵吗?愿主引导你真正跨进他为你预备的救赎的道路,耶稣爱你!”
  一夜无眠。坐在电脑旁我急迫饥渴般地收看远志明和冯秉诚牧师的视频讲道,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那个刚刚获得沐浴的稚弱的圣灵,兴奋惊喜不已。早上,拖着极度疲惫的身体上班,内心却神力无穷,一种巨大的幸福笼罩我心!似乎有一种生命等待我去更新,有一种祈盼等着我去拥抱,我的世界长长久久地覆盖着神的辉光,幸福无限……
  
  
  2月1日 晚上应DZ姐、YS老师之邀,去参加一个聚会。去了我才知道仅是几个年轻的女子,男性就YS老师一人。其中有一位资深者是姓L的50多岁的海归女博士,据说以前是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她信主的过程充满戏剧,她说她当初在美国留学跑去教堂是专门为批判《圣经》而搜集资料的,不料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让她从此跟神交往成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后来在神的呼招和安排下她就读美国台福神学院,成为一名牧师……听到她的经历,令我不住唏嘘。
  聚会上,大家依然先唱诗。YS老师的声音很好听,他好象什么歌都会。我都不会,只是跟着他们吟唱,感受那份神秘气氛。这天晚上,我们主要是听YS老师讲,因为他的表达极好,大家听得那么入迷,他是这种聚会的灵魂!他先讲了BJ的一些情况,分享了他对圣经的阐释和对基督的理解。我随手作了笔记,也许断断续续,但我能深解:
  “到重庆寻找教会,发现这里的人们被现实的需要抓得很紧。给人讲一些属灵的东西他会觉得奇怪。人们象是被深深地压在海底的鱼,看不见宽阔的海洋和蓝天,寻找不到出路。人都有深深的不满足,哪里可以赚到钱就去做。其实他们都没有真正的出路。我是学戏剧的,戏剧中所有的人物都是为了获得幸福,可哪一条才是真道?我们在苦苦寻找,为什么寻找不到?在寻通往幸福之乡的路上,历史上有人寻找到了吗?我们人类出现的很多问题,真正的答案在哪里?人的问题,神的答案!我写过一部荒诞剧,就是写一个人的欲望无法填满,填满这里还有那里,最后他的生活空间会越来越小,人的精神出路的源头并没有找到。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这是千百年来无数人的自问。我们的世界并不是自然就存在的,宇宙万物的存在,必然有一个创造主,我们看不见上帝为我们准备的双手罢了。我是神的儿子,我从上帝那里来,我要回到他那里去。
  为什么每个人都需要寻找一个永远的盼望?全世界有很多标准,我们要找到一个永恒的标准。照耶稣说的去做就能够得到永恒的喜乐。人都是有罪性的,无论人把精神寄托到那里,信自己也无法做到。人的罪多,耶稣的爱才多。神的爱标准太高,你感到永远达不到,这就告诉你,人永远应该忏悔!
  人不信神,多半是他不愿意离开罪而生活。有种人怕自己真信,就怕失去他应该抛弃的那些恶。他相信那样可以得到很多,也可以失去很多,不信则可以不面对谴责。有钱的人并不能得到永远的幸福,因为他内心的罪得不到救赎。而有钱的人用于传福音,他就会得到永远的幸福。上帝有他的计划,只有为他祷告,深信主。有一天当肉身的快乐不能带给他永恒的快乐时,他会回来寻找。
  对抗死亡的方法是爱!自古文学的两大母题:死亡与爱。人的死亡是永亘不变的,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对抗死亡。哈姆雷特道:是漠然忍受命运之矢石,还是挺身反抗无涯的苦难?人的出生是偶然的,是被抛到世界上来的。有限的肉身要寻找灵的永生,所以我要选择爱,上帝赐爱于我们!
  上帝会帮助我们,只要我们祈祷。我在学校没有人支持我,很多人反对我,告我,但我平安无事,依然有聚会。
  每一个灵的生命都是从服侍开始的。一个没有被道燃烧过的人,不能够得救。有人问道他会燃烧得痛。你燃烧的程度有多少,就有多少力量。这样的人讲道,苦难都在祈祷中踏碎。相信耶稣的恩典”
  …………
  这个傍晚,YS老师的讲道令我如此地难忘!没想到他讲完这些,突然转向我,他说,他不日将离开重庆返BJ,没有更多逗留的时间,如果你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今晚就做一个决志祷告,好吗?我说好的!他问:你对耶稣基督是否心里相信口里承认?我回答:当然。我知道,其实我在前天夜里就已经深信不疑了,我心里那个最大的障碍解除了, 我就要那样直直地扑向我的爱神了!可当着那么多人,我很有些羞赧,声音似并不决断,但我知道我是被那种从未经历过的氛围慑住,被他身上的圣洁之光慑住……接下来,他就要带我做决志祷告了!天,我的心,就要贴上我的爱主了:
  ——亲爱的上帝,永生的真神,我们感谢您!我们知道是您创造了宇宙万物和这个世界,我们也知道我们的生命来源于您。可是,以前我不认识您,我犯了很多的罪,今天我愿意敞开心门,接受您赐给我的救恩。我愿意从今天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我愿意承认十字架的救恩是为了全人类的救赎和我的救赎。我相信耶稣的血今天流进了我的心田。我恳求上帝,因为我敞开心门的缘故,因为我愿意接受耶稣的缘故,让我回到您的怀抱。今天,我愿意与您立下这个永恒的约定,用我剩余的人生仰望您的救恩。我愿意从今天离开罪恶,面向光明,背对苦难,面向光明,哪怕我今后人生中的失败,也求您为我托住,在主耶稣基督里获得完全的胜利。我们这样的祷告,是奉着主耶稣的名,阿门!……
  说完,我的全身被一种至高的圣物托引飞升……这是一生中我从未有过的感觉。我的眼睛湿了。我的主呵,我的引导者YS老师,感谢您给我重生!……
  最后,L博士站起来,轻抚着我的头,为全体基督徒作代祷。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栗,我跳动的心尖合着那每一个字在颤动。她不是一个感情奔放的女性,声音也非常文气,可YS老师告诉我,他抬眼看了L一眼,看见她眼中晶莹的泪……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被一种绵长向往充满,被一种幸福的喜悦充盈。到家后,我迫不及待地发出一条信息:“谢谢您,是您将神恩降临在我生命中,您就是神!”他回复过来:“‘您就是神’一句令我深深忏悔。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内心充满隐恶的罪人都不配称为神。让我们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把荣耀归于主吧!愿神赐圣灵充满你心,好让你真正了解基督的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
  
  
  2月2日 中午应ML之邀聚谈,我热情地邀上YS老师和DZ姐,带ML认识这两位老师。我有种感觉,确定的感觉,我已经完全接受了神,我是一个有神论者了。席间,我给ML讲我这段日子的精神上的收获,她不信且颇不以为然,YS老师真是走到哪都讲到哪,针对她的疑问,又不厌其烦地进行了细致、耐心的讲述。听罢,我越来越对这个年轻的电影学院教师油生敬意。因为他所谈论的不仅仅是那些属灵的宗教话题,他谈论的也是人文主义者所关切的社会问题;他不仅有对基督信仰的狂热投入,更有一种来自宗教情怀的深远的社会关怀;他所忧虑的正是我所揪心的,他对现世人们的价值取向一针见血的病理解剖正是我多年以来一直无法释怀的阵痛。他的每一句阐释、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手势、每一次祷告,都令我深感这是一个新大陆!
  回单位的路上,我发出信息:“缺省您和DZ姐夹裹着天父神圣辉光将我拯救,我就是未完成的我。感谢您!”YS老师回复:“每次你把荣耀归于我时我都心尖颤动,想到自己在主里的过犯,无以面对耶稣舍己的深厚恩典!最好的感恩就是让我们一起享受那份属天的喜乐吧!:)”
  
  
  2月5日 我们的小团契——YS老师、DZ姐和我开始了第一天的讲道。DZ姐的建议好,她说趁YS老师现在重庆有限的时日,尽量多多地给我们讲道查经,所以准备用仅有的四天时间,每晚7时至深夜,地点在DZ姐简陋的借居屋里。我已起意采访YS老师,他神奇的生活经历本身就是一个精彩的见证。
  根据约定,当晚他作了一个比较系统的一个半小时的讲道,我有意作了录音,这样的讲道我是第一次听到,很令我入迷。虽然听众只要两三个人,但他依然激情而亢奋,空间的逼仄、环境的简陋、听者的人数都丝毫不影响他讲道的质量,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坐在那里用用标准的姿态,优美的嗓音,生动的手势和热烈的眼神与听者交流,没有一丝的疲惫、也不曾有一丝的懈怠。让我暗暗惊异不已!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种全身心活在基督里的圣徒从内向外所散发出来的不可思议又不可抵挡的超人魅力!什么是圣徒?这就是圣徒!
  随后开始查经,他依然那样用心又尽力。我们三人轮流朗读经文,然后他认真细致又明白晓畅地讲解经文中的疑难处,解答我们提出来的每一个问题。看见不知疲惫如此忘我的他,我在想:他一定明白他这是在服侍主,用心用身体在服侍主,他沉浸在极乐里,他怎么会疲惫呢?他说过,传道是他一生最重要也是最快乐的事情,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听他讲,他都愿意把所有的时间陪出来!他说他的老师彼得就是这样的人,他的老师深刻地影响着他灵命的深度。他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在学校,不知道比这累多少,每天上课排得满满的不说,中午要带查经班、下午课后要带学生排圣剧,每天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这样的日子已经习惯……
  今天是查经的第一天,晚10点半结束。
  
  
  2月6日 下午我早早地结束了工作,按约定的时间去DZ姐家。从4点20时开始采访他到晚7时,作了全程录音。没想到他的生活经历还是超过了我们的想象,他少年时代一波三折的“惊险”故事还是令我连连惊讶。可惜时间太短,很多细节没法展开细谈,也许这是一次不成功采访,但我们却透过那些久远的故事,感受到了神爱的伟大。用他的话说,乃是:“你千万不要高评价我,你这篇文章的脉络应该是通过一个罪人来解析耶酥生命的奥秘,而不是通过他来解析我。我除了他没什么奥秘。神爱罪人如此深切确实是个奇迹,神的爱竟然拯救我这样一个罪人,我实在太不配呵!”
  我们本准备稍事休息接着查经。闲聊时他给我们讲起一些有趣的事,讲他的老师和学生,讲他曾经有过的电影戏剧梦,讲他今后的人生选择。他还惟妙惟肖地给我们模仿唐崇荣牧师讲道的姿态和声音,令我和DZ姐捧腹不已!他还学他们学校一位作曲的老师唱歌,我突然想到他的声音那么好,应该唱歌给我们听呵!他问:今天是星期日吗?我们说对呀正是,他说那应该唱诗礼拜。DZ姐忙去找来歌本,调出电脑中“赞美之泉”中的音乐为背景,我们三人对着歌词本大唱起来。我学唱的第一首歌叫《大海中的道路》,好美的歌,好美的词呵!我当即抄录在我的笔记本上,声言今天一定要唱会它!
  这天晚上,YS老师还给我们演唱了好几首后来成为我最爱的圣歌:《彩虹下的约定》、《有一位神》、《盟约》……我坐在他们中间聆听,心里生出无限感慨。听见YS老师的声音那么深情,那么投入。我想:到底是学表演出身,艺术气质和素质兼具的他,这样的演唱确实不算什么。可当我第一次离他这么近地坐着听他歌唱,侧脸瞥见眼前这张消瘦而苍白的脸庞,难掩疲乏的神容以及略显干涩的嘴唇,此刻正用饱满真情的歌喉忘情歌唱,一缕长发轻轻跌下他的面颊,在声音的起伏里颤动……这时,我的心里突然有种丝一样柔细的东西被拨动了:我想起他其实也过得很难,他每天都在承受来自亲情人伦的斥责和压力。短短的探家期间,他把灵给他的生命和时间都交付到了这里,他一遍遍地讲,不知疲惫地讲。你见过这样的人吗?在主里他的精神得到打开!你见过这样的人吗?唯有在基督圣徒里!——这个被上帝圣爱所覆盖的孩子!这个魂灵已经完全被上帝所掌管的孩子!
  唱完诗,我发现我的眼睛没来由地涩涩潮湿,我看见YS老师也掏出纸巾擦试双眸,边擦边轻言道:没办法,每次唱诗,总会这样,这是喜乐的泪!……。望着面前这个将智慧与圣爱怀璧其玉的男子,我的心里感动至极,他的情感太圣洁了!其实,这个被我唤作老师的大男孩其实也仅三十岁,可这是怎样一个人呢?荒诞时代的尤物,一个卓然傲立的基督!……
  夜里11点半结束,查经讲了一半。离开时我们约定翌日请人搞一个录象讲道,主要是我想保存这份天赐的礼物于时间里,于我心里。

  2月7日 中午与YS老师通话,他的心情颇不好,说想取消今晚暂定的录象计划。他说他家人反对得很厉害,恐怕今晚是最后一次聚会了,想利用这个时间把查经的最后部分完成。我听了很急,说已经联系好人来,希望坚持录象,可他依然坚持。我说如果真的不录象了,我们抽今晚的时间给您饯个行吧?他颇不情愿,但最终勉强答应了。
  放了电话不一会,我看见他发来信息:“我感谢你的心,可我请求你再考虑。吃饭是世间分别的方式,对我毫无意义,我在饭桌上也会心神不宁。我取消拍摄也是为了能有更多安静在主里的宝贵时间!我仍本着不强求的态度建议,我领你们进行你们人生第一次禁食祷告!盼望耶稣能让你明白他借着我要成就他的心意。”无言。一个小时后,我才回答:“谢谢,我没法不答应您。今晚就让您带我们进入人生第一次禁食祷告!录象照常。”
  想到他那么难,却要遭受世俗之恶的伤害,被亲人伤害,我好为他伤感。
  这段日子,除了工作,我听得最多的是远志明的讲道,还有那些优美的圣歌和DZ姐送我的美妙绝伦的《上帝之音》。我的心整天整天地浸泡在圣灵的肃穆与神圣之爱里。那天下午,我早早地跑回家,一个人坐在黑暗中聆听《大海中的道路》,当凄厉高亢的女声唱道那句:“唯当慈爱天父把你带到高处,你从上面看下来……”时,我感觉实在挺不住了,泪水随着无言的感伤一齐倾泻而下。想到我的心已被慈父带到天上,让我如何再平静地审视那些横行于市的无羁的丑恶?我的生命已在圣手的引领下获得了圣洁的沐浴,我怎么可以再回到那些罪恶里安然渡日?救主呵,你就这样撇下我这个无望挣扎的孩子而去?是你把我带到高处,却让我再重重落下?我是该感谢您让我跃升高空看见并认识这个世界的真,但必须忍受与尘世从此不适呢,还是怨您将我引入高蹈圣洁的生活从此不得安宁、不愿与世俗合作成为它的叛逆?我追随着您,可我的平安与喜乐呢?那是不是,只能是永存梦中的花朵?……
  
  
  晚上7时,录象在DZ姐家如期进行。奇妙的是,DZ姐无意间叠靠在墙边的组画《走向迦南》被YS老师发现是用来作录象的最佳背景,后来证明果然!与他布道的内容浑然一体:那幅组画的中央是一个高高的十字架,耶稣被钉死其上。下面是极其壮观的欢呼着奔走着的汹涌人潮。一个多小时的演讲,我和DZ姐安坐在他的对面又静静地听了一场。令我惊讶的是,他说他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录象,可他怎么那么从容不迫,游刃有余?一个多小时的讲座控制得很好,内容丝丝入扣,环环相生,没有一句废话,且语言精彩,不逊于一个中文系老师的授课水平。DZ姐也为此而惊叹。虽说他是学表演出身,但毕业也仅几年,要把一场70多分钟的讲座没有疵暇、勿须剪辑地讲下来,我还是感到不可理喻。只能说他是被神所拣选,被圣灵所充满!
  录象结束,大家异常高兴,他特地赠送了《圣经》和《游子吟》给请来录象的那个青年人。随后他自己编写了录象片尾部的字幕。他选了六段他喜爱的经文,并叮嘱我制作时要配一首圣歌。因为我刚刚学会并喜欢上那首《大海中的道路》,建议用它作片尾曲,DZ姐也好喜欢这首,但他好象另有主意,可一时似没想好,也就作罢。
  我们三人兴奋地在那幅组画布景前合影留念。我们那么兴奋,象三个快乐无比的孩子。在主内,我相信我们所感受到的这种平安与喜乐超过一切世俗幸福。是的,在神的安排和依托下,一切如愿地进行着。我想起那句歌词:“他将要做一件新事,超过你心所测度。”我相信这就是神所悦纳的一件新事,是我们共同期盼共同成就的新事。那天晚上我们都在禁食中进行着这一切,可我丝毫没有饥饿感,我深深地感到我们这个偶然得来的三人小团契是那么默契而紧密,离开了谁都会差点什么。我们那么快乐地度过的这几天,这个美丽的礼物不是神所赐还会是什么?
  YS老师依然在祷告,每晚我们查经前后,他都要带领我们祷告几次,他的祷告很美。我听过好些全职牧师的祷告,如远志明、冯秉诚、张伯笠等的祷告词,而他的祷告是最有激情的!这一点,也长久地令我惊讶,我只能理解,是神在主导他,别无他解。
  
  
  2月8日 今天是除夕,我们无法再聚会了,YS老师没有理由出来了。我相信我们都在心里为我们这个小团契祈祷,为我们度过的难忘的快乐时光陶醉。
  除夕夜,我收到他发来的信息:
  “《圣经》在论及没有上帝进入的生命时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人也不记念!一年过去了,春夏秋冬,周而复始,从永恒的眼光如何看我们今天的年日和工作?没有上帝进入的新年不是一次新的开始,而是一次重复。但耶稣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YS祝愿你在今年,耶稣的爱和更新临到你!”
  我回复他道:“谢谢您将重生的拯救赐我,慈爱的上帝的辉光正通过您笼罩着我。我将永生不忘这份温爱的赐予!”
  
  
  2月10日 夜22:52时,收到YS老师信息:
  “南朵,我走了!现在火车徐徐开动!但我却想向你表达我的心里话。我谢谢你们,也无限留念咱们的小团契,但人与人任何关系的留恋都是有局限的暂时的,只有耶稣让我真正体会到了来自上帝的大爱!任何冷漠的关系在这种爱里就会被改变,任何败坏自私的生命在这种爱里就会被更新,任何形式的死亡在这种爱里就会被战胜,化为永生!愿你在主里坚定地成长,在今后的某一天你我都脱去了这必死的身体,在永恒中相见!让我们在祷告、播种、爱、正义和对永生的盼望中去喜乐地生活吧!神一定随时与我们同在!阿门!:)”
  南朵23:47时:“因了您我信主,因了你这纯粹的生命,我突然那么不堪尘世的种种罪恶,您注定将一走了之,我注定会苦苦寻觅,为存放一腔被您启蒙而生的高蹈情愫,寻觅……”
  23:58:“那存放地就在那因贫穷而富足,因耻辱而荣耀,因鞭伤而平安,因罪恶而舍己,因捆锁而自由,因黑暗而光明,因死亡而永生的十字架上!”
  南朵0:23时:“一个为殉道理想而燃烧的心灵,注定是一个美丽的深渊。”
  
  
  4月5日 为什么人有了信仰,能够生发出那么多对世界、人生、社会的精彩思想与理解?我在慢慢听讲中慢慢思考。这不是谁规定的,也不是人造出来的,乃是神对人的默示。全部来自于《圣经》,所以细研《圣经》是每一个基督徒最基本的功课,是他的生活和行为规范。信、望、爱、宽容、温柔、忍耐都是神的愿望。神与人是有交流的,所以要祷告。在这样的信仰中,人的生命全然发生着变化。与中国人荒漠化的精神世界和心灵世界完全不是一回事。我现在看这个只有一亿基督徒的国度,觉得它的国人好可怜,他们的内心无所畏惧也无所信靠,没有未来,没有心灵的抚慰,这样一个文化怪胎生长而来的定是一个畸形的世界。我真的为我的民族而哀,为中国一哭!
  依然整日沉浸在基督无边的圣爱中,潜心体验那份神思的降临与抚摩,我对过去突然生出厌恶,我昨天那个世俗享乐的过去,在今天要与我永别了。我再也没有兴趣去留连那些时尚流俗之物,对于别人谈论任何享乐的话题都觉得肮脏。记得第一次与YS老师见面时,他讲过:基督徒是不事装扮,不化妆的!我现在体会到,揣摩到这句话的深意了。因为他们内里那个生命丰盛着,被神光照耀着,他已经美得不得了了,何须外物装点?DZ姐看上去就是绝对朴素,不事华丽的人,但她的灵魂高扬着,并且因为内心有爱、有盼望她显得那么年轻、精神。我在他们中间实在惭愧。可以说一个人内心欠缺多少,他的外在就华丽多少。我只求神带领我一步一步成为他脚下的使民,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一个有着丰盛的内在灵魂生活,充满喜乐、期盼、爱和谦卑的人。
  内在的美永远会超过外在的美。现在,我非常注意看那些有信仰的人的眼睛和容颜,你会发现他们全然不同于无信仰者,他们最大的与众不同就是那种深入灵魂内里的大谦卑和大爱,面对这样的心灵,任何一个心灵敏感的人都会为之而颤栗;走近他们,你就会感受到他们身上源源流淌出来的爱的魅力,谦卑的伟大以及做人的神圣与尊严。
  有信仰的人是可爱的,我爱他们!
  
  
  4月9日 神在我心里动工,乃要被圣灵充满。这是YS老师说的!我每天都沐浴在神光中,行走在他所指引的道路上!……
  
  
  4月18日 今天终于录完《基督的人生观》,准备晚上就发给三联书库那位仁兄。不久我就会拥有这样一本自制的小书,我会喜欢得不得了,它几乎要成为我的依靠,每天带着它,我的生命就有着落了,我的人生就得着平安与喜乐了。感谢神的恩典,我就要进入那种有所信靠的生活,好幸福呵!
  我在寻找一种表达,用最简洁、直接的方式记录下我心灵的进行时。我要从现在起为自己作一个见证:一个尚未被神完全接纳的俗人在艰难的旅程中,怎样一步一步迈向神的道路上。
  记录有时也成为一种负担,可我的使命如此,你又哪里能够选择更好的方式。我注定这一生都在记录,所以我要确信我逃不掉这层命运。想一想:哪一天没有记录,我心里都是那么忐忑不安惶然惭愧,生命没有着落与依靠,没有真正的快乐。日头在一秒秒地飕飕而过,光速以每秒30万公里的速度飞驶,我的生命已不很多,你除了一支笔留住时间,你还有东西什么可以安妥你日夜奔涌不息的心灵?
  阿门!神佑我!监督我天天与笔亲密接触,天天在神恩中快乐地有盼望地生活。
  
  
  4月19日 昨晚依然上网,看见MSN里的YW教授,他又发来他书稿中的第一部分,说是修订稿。这部书他已经发给我有三、四个版本了,他一直在修改,直到今天。这是一部伟大的著作,我天天怀抱着他出门上班,有时忙得一天都没有翻启过它,可我只有带着它在我伸手可触的地方,我的心才得以安宁。
  今天在猫坛上读到他发来地址的帖子,有DZ姐关于基督信仰的精彩言说,让我再次回到当初我接受她的启蒙的情景。她已经那么深地悟透了这道,读之真是让我感慨万端。我全文抄录于此:
  “进入基督教后,你会在生命中体验到善的力量的巨大,恶根本不能与之对抗,不进入基督教,你会觉得信奉善良的人要面对生存都很困难。所以信教一定要到教会去,唱诗、听道、祷告,一定要有宗教体验,生命才能得到改变。长期参加教会活动,基督就进入你心,你就会感到你可以征服这个世界。我当初到教会去时,看见大多是没文化的老太,看她们唱诗、祷告、哭泣,认为她们很愚昧。后来才知道自己很愚昧。
  不通过唱诗、祷告、教会团契,进入不了那种境界,就得不到那种来自上帝的巨大力量,得不到那种似劈开人魂灵与骨髓、骨节般的巨大快乐,这种快乐带着你向善、向上飞升。你好象力大无穷的参松,撒旦伏在你的脚下,你战胜了过去,现在并掌握了将来,你真正自由了!
  那种快乐是你平生从未体验过的快乐,肉体与知识的快乐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同时还有一种巨大的内心平安。所以特蕾莎和南丁格尔都说:我只要上帝,世上的一切名誉、地位、钱财都不要。
  基督徒通过每天唱诗、祷告、听道、读经和教会团契与上帝的灵相交,得到属天的快乐与力量。上帝对他们而言是真实存在,每天都离不了。上帝说只要有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在一起,他的灵就在那里,这就是教会的开始,上帝的灵在教会!
  中国知识分子不信基督教,看不起教会和教会仪式,是因为无知!”
  
  
  4月30日 上午在单位参加考试,毕了约11点半接YS老师信息:“今晨把DZ和武汉的YW接来了,一切顺利!也请为他们多代祷。祝你也有一个属灵的五一。”呵呵YW老师也到BJ了?太好了!他终于与DZ姐见面了!我的心顿时飞将BJ……
  他们在一起会探讨一些什么属灵的事情?YS老师出色的才华会怎样让人惊叹?YW老师满腹经纶与宏图大略会是怎样一种精彩?DZ姐该会是多么兴奋?天,为什么不给我与他们共处的机会?
  我爱的人们都聚在一起了,唯剩我在这远隔数千里以外徒叹奈何,悲悲悲……
  依然天天怀抱YW老师的大作阅读。那是一些让人热血喷涌、激情恣肆的铿锵文字,它们天天烧着我的心,成为了此生奋博的动力。我的灵魂与心志为之萦绕。这是一部伟大的著作,它将与它背后那位作者一道成为这个世纪的经典,成为21世纪中国人的公民教科书!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东西更能够让我为之神思飞扬,甘愿用全部的生命和血肉去实践那本书中的伟大预言。我要用全部的生命去拥抱它,让它镶入我的思想,嵌入我的骨髓,浸入我的血肉。
  依然天天听福音,随身听的是《一针见血的福音》系列查经,苏牧师查经节目,共14课。慢慢听,一遍遍地浸淫着我,很受益。我们把人生问题交给基督,顿然获得丰沛的人生,这让我惊奇!
  YZ为LU的信仰疑问写来6000字的答疑文字,同时她在继续为我的信仰和知识分子的信仰作坚定的传道事工,这点让我感佩不已。我要承认,在信仰之路上,我们常常遭遇这种偶然而来的神遇,应该是神的安排,他的大能知晓我的需要,总会把我需要的东西及时送到我的生命中。我们是拒绝不了的,这是神的礼物!
  
  
  5月9日 DZ姐从BJ回来了,她给我讲起她在BJ听布道的情况,真是让我遗恨无比,悔自己没有去体验那种绝对超凡的圣境。以前好多次想象这次BJ之行会有的盛况,自己因为顺服家人,带着几个孩子去了贵州,好不落寞。贵州之行我并不快乐,我不是没有玩性的人,可那种玩法实在与我的兴致相去甚远,所幸去过西西弗书店,了解到当地的文化,也颇有感慨,其他走过市内三处景点,无所留恋。
  DZ姐讲到在BJ会见YW老师的情况,并盛赞YS老师为他们所做的身体服侍,让人感佩不已。讲到广东来的牧师讲道的印象,实在精彩。她说听了这种高规格的布道,才知道自己过去四年完全没有入门,连四福音书都没有看懂,祷告也不正确,感触真是太大了。令我好不神往!她告诉我说:那完全是一群真正的圣徒,生活非常清苦,孩子无钱读书,夫人没有工作,全家仅凭2000多元在BJ过生活。这样的人在他们那里的教会很多。他们称这种将自己奉为基督活祭的人唤作“新人类”,这才是真正屏弃世俗凡念,过着圣洁生活的新人类呵!我听了好生感慨。我预知YS老师将来的生活之路必定是这样的新人类型。他必定是这样一个圣徒!
  前晚YS老师电话DZ姐,说他这两天就要参加神学院的入学考试了,如果考中即可免费入学,要我和DZ为他代祷。这两天我都在为他祈祷,求神给一条路给这个虔敬至甚的孩子。
  
  
  5月17日 这几日与DZ姐交流甚频。15日晚与她在重庆大学散步聊天两个多小时,感觉甚欢!主要是交流她BJ之行的快乐感受。BJ之行对她的信仰简直有致命的帮助,我相信这样一种契机,没有它,就没有那种关键时刻被人猛推一掌进入更深一层境界的结果,于是她悟得了圣灵进驻她心中的全部奥秘。她不停地给我说:她整天整天快乐得不得了!快乐得盛不下!是那种属灵的眼睛被打开后看到另外一个美丽洞开世界后的狂喜!如今她每天一打开《圣经》,那种被圣灵充满的心顷刻降临,她看到了自己的生命中被一道光亮所照耀,那种爱的喜乐多得要从心底源源不断地溢出来。她说,我是一个凡人,我为什么得到神这么多的眷顾?我不聪明,我为什么获得这份天大的恩惠?……她就那样滔滔不绝地逢人就说,给我说,给HB说,给刚刚认识的BT说……她有时一天数次打来电话给我讲述,我好受感染,我好向往也得着她那样的被圣灵充满的日子!我也好想我认识的人都来感受它、体会它呵。
  是的,人的生命确实是分若干层次的,我们这一生能够体验到那一级层次,全在于这么多偶然促成。我120分地幸运自己就要临到就要获得就要触及那种飘然若仙、快乐无比的生命层次。我再也不愿意去过那种只有属肉的生命属肉的眼睛看世界的层次。是DZ姐、YS老师以及那遥远的BJ“新人类”们给了我这生命的启示,我一定要奋力飞奔去拥抱那种极致的生命层次——耶稣基督赐予他的儿女的属灵的层次!
  我知道她是得着了,得着了神的恩泽与爱!灵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多数灵命浅,尚处在吃灵奶的基督徒是很难短时间获得那种感受的,本质上我还是属肉的。只有成熟的基督徒才是属灵的,如YS老师,YZ姊妹,他们的言说方式、行为方式、思维方式以及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已经被《圣经》浸润,并且甘愿奉为活祭,终身侍奉耶稣基督。目前YS老师和YZ姊妹是我看见的两个让我这个属肉的俗人颇感惊骇的传道人,而在BJ进修数日的DZ姐已经亲眼目睹并感受了好多牧师、同工们,那都是些令她惊叹敬佩不已的圣徒。如YS老师的老师彼得,另一位牧师雅各,他们都是全家全身全职奉献的新人类呵!
  DZ姐回渝后已经数次向我讲起这种“新人类”的圣洁,他们每月只有微薄的教会奉献收入,在BJ这样的地方却要养一家三口,这该是多么艰难?没有真正的信仰是绝对不行的!牧师母一般都不工作,也要全职奉献,协助牧师做工。他们的孩子是上不起学堂的,生病是不可能进医院的。DZ姐告诉我,有次雅各的孩子病了,很厉害,他们也只有长久的祷告,向神求助。后来神真的救了孩子,孩子的病慢慢好了!DZ姐一再说他们是圣徒,真正的圣徒!是啊,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国度,上哪儿去找这样的人呢?唯有耶稣基督里才孕育这样的人!
  我突然想起数年前我读德蕾莎修女的书,那本《活着就是爱》时,其实根本就没懂得修女的爱来自何处,因为不懂得基督的爱,竟然也只能用世俗精神去解读她。心想:这个活着一生只为爱的人,难道是她的秉性里、基因里携带着这种天命之爱?现在想来,对于当时没有一点宗教情怀的我与修女的世界实在隔膜太远,误会太深,所以也远未读懂那些并非鸿篇巨制的零星短文的深意。记得去年给我宗教启蒙TX弟兄数次向我叙说到德蕾莎修女,每次他都那么深情、那么恭敬,那才是一个基督徒解读一个圣女的语言方法和情感方式!是的,面对那样的爱,有谁不感到自身的卑污与肮脏呢?她一生只为别人而活,节俭、谦卑,大半生里都不曾穿鞋,平素只有简单的三套布衣。有次戴安娜去见她,看着个头只有1.5米的修女和那双没有穿鞋的脚,再看看自己漂亮的白色高跟鞋,戴安娜羞愧极了……而她却将全部的爱,所有的财富和金钱全部奉献给了这个世界上最最贫苦最最卑微的穷人,麻风病人、爱滋病人、肢残者、垂死者……这是一种什么爱呢?除了全身心活在基督里,仰望基督并得着上帝之爱的人,还有什么人间至爱能够让她如此圣爱无边?没有了!这是一个奇迹!一个爱的奇迹!一个无边圣爱的奇迹!
  那天,读到YW教授的著作《神本政治学》里关于德蕾莎修女爱的生命一节时,读到她的印度人民为她举行国葬,当她的棺木被人们抬起来时,在场的所以人全部齐刷刷地跪下,包括印度总理,没有一个人敢站得比她高……每次读到这里,我都有一种突遭电击的震撼!每每想到这位伟大的“仁慈天使”,都有一股无法控制的流泪的冲动。我对好些人说:德蕾莎是20世纪最伟大的人!没有人能够超过她的爱,她的爱写满天空每一个角落,那是圣爱!
  ……
  现在我明白德蕾莎修女的爱来自何处了,因为她的生命最终不在这里,而在天上;她不需要从今生得到,她是要在来世拥有。这种爱也只有圣徒才能做到,怪不得TX弟兄多次说到她的爱时,反复地感慨道:“这太难了这太难了……”他的声音犹言在耳。TX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他说太难了,是他深谙人的原罪无时不在限制着世界上的罪人,撒旦无时不在攻击人的软弱,所以真正的圣爱实在太难了!因此,我才更深更深地懂得修女爱的博大,她难道不是20世纪最伟大的人吗?这是超越人性的爱,挑战人性的爱!
  德蕾莎修女之所以这样不知疲惫地爱着,不求回报地奉献着,我想她的眼睛其实早已经越过这世俗红尘,她一定早就看到那个属灵的世界的绮丽美妙,就象我从DZ姐那里隐隐感受到的那个美景一般。所以她可以舍去一切、可以任人拿去一切,因为她得着了这个世界最美的圣物,她的内心被极乐满溢;那种极乐不能用物质来填充,更不能用金钱来换取。DZ姐也说:我现在的生活跟以前一点没变,依然卑微甚至清苦,但我内心非常幸福非常喜乐;肉体享乐使人下坠下沉,而灵的生命才会使人真正获得丰盛、极乐的生命!天啦,这是一种什么境界?让我闻之而颤栗!什么时候让我得着她那样的生命?什么时候让我得着她那样的喜乐?!
  DZ姐还告诉我,教会的人都是那么喜乐,一些信徒尽管衣着普通甚至面容丑陋,可当你一旦与她们交谈,那种从她们身上、脸上和眼睛里源源流淌出来的属灵的爱就那样把你征服,令你不得不肃然起敬。你会觉得这个平凡却丰沛的生命,不知比世俗的艳丽美丽多少?
  是啊,人是因为可爱才美丽的,我深深地悟着这一点,从我爱着的这些可爱的弟兄姊妹身上悟着了这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祁东基督教 » 与神恩相遇–我的信仰日记

分享到:更多 ()

谈经论道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对于你来说,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申请投稿者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