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婆婆的故事(一):爆胎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虹!虹!回来!虹,回来!”

当我开着姐姐的灰色敞篷车离开小别墅时,母亲高声叫我,我可以从后视镜里看到她的身影。母亲不太高,只有五尺多一点,她波浪式的美丽银发在夏天的微风中轻柔的拂过脸庞。今天这张脸上布满了忧虑的线条,她的手抓着手旁的栏杆好像要让自己站得稳,我的喉咙梗塞,却不理她的呼唤,我用力踏油门,飞快地开走。这部车子相当新,姐姐正在欧洲旅行,让我使用它。在那个炎热的下午,我把车篷放下来,不是要享受微风吹拂我褐色的长发,而是要让一切按计划而行。

我只有一个想法,虽然碎石子路是我喜欢的路线,今天我却不是为兜风而来,我唯一想到的就是到玉米墙矿坑的U型急转弯处,然后飞跃悬崖,结束我可悲的存在。

没有人会知道我是有意开过去的,那儿没有栏杆挡着,常常发生意外,我必须要经过这条路去买我们所需要的瓶装瓦斯。我期待了好几个星期的机会终于来了,以这种方式没有人会料到我是有意结束自己的生命。母亲不能跟我一起来,因为我们雇的女工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她必须留在屋里等她。我没有留下遗言给任何人,我若掉下悬崖,别人一定会是意外的悲剧而已。

生命将不能再如同往昔般继续下去,一切我所渴望、期待和努力做的都完了,我的前途全毁了,而且没有人会在乎。

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想要学医,我也很努力达到这梦寐以求的目标,两年的医学院生涯已经完成,我多么期待有一番成功的事业,拥有一个快乐的家庭,但现在不过数星期的时间,事业和家庭一切希望完全粉碎了。

第一个打击是来自医学院的信。他们通知我说我的右肺得了第二期肺结核,必须休学一年。我本来应该开始实习的,我毫无心理准备。最近我的确发觉我的体力和精神大不如前,但我想那只是通常期末的疲乏而已。

得到这消息后,我双亲带我到我们家坐落在宾州山上的小别墅去,那个时候肺结核病唯一的治疗法就是休息、新鲜的空气和有营养的食物,这栋小屋离我们家进得足可让爸爸每天按时上班。

我的兄姐都比我年长,已经出外,对我目前的状况毫无所知,我也绝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他们,我觉得没有人能了解。我试着遵照医生的吩咐休息却办不到,夜里毫无睡意,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到凌晨晨,看来就好像一切都沉落水底!但那只是开始而已!

第二个打击是来自我的男朋友。他是另一个医学院的学生,我把得肺结核的事告诉他。我父母反对这个男孩,而我可能是他们越反对我越喜欢他,事实上,那个夏天我们已经秘密计划找个时机私奔。我一看到自己的X光片,知道病情何等严重时觉得把这情况告诉他才光明正大,他来看我,我们共同决定结束关系,可是我却不能忘记他没什么感觉地说:“好,我想我们最好分开,你差不多要死了。”那句话伤我很深,特别是我本来还以为他真的爱我。我的父母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到底有多认真,我想他们只是放心了,因为一切都结束了。几个星期以后,那伤口又再一次破裂,我的朋友告诉我,那位我曾想要嫁的男孩已经和我最要好的女友私奔了!但最坏的事在后面。

从医学院寄来的第二封信到达了。这一次它里面有我的退学令,校方不让我再继续回到学校上课!我想我是该被退学的,因为我的品行十分恶劣!可是再加上这么重重的一击,我实在招架不住了。

因此我每天晚上都锁上房门来回踱步,每天晚上母亲都站在外面,请求我跟她谈谈,向我保证他们可以谅解并且不会责怪我。我完全不听,她和父亲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他们怎么会了解呢!我服了大量的安眠药,应该会昏睡而死,但反而精神更好,完全睡不着,我觉得没有什么值得我活下去了。

现在机会忽然来到,我极度的痛苦即将解脱了。我把油门踩到底,车子飞冲着,熟悉的景色呼呼闪过,一种疯狂的快感占据了我。此时我再也没有时间和意愿去考虑事情的后果,我只想达到我的目的,我的感觉麻木了,我不让自己去想母亲,想她忧惧地在后面看我、叫我,用家里的昵称“虹”唤我。

我快到矿坑了——再转两个弯就是了。忽然一声怦然巨响,车身倾斜失去控制,险些从窄小的碎石路上被弹出去,我设法将这辆崭新的敞篷车停下来,下了车,看到滑动的痕迹擦出爆胎的是左前轮。

我瞪着轮胎的破洞,当时并没有听到从天上来的声音,但我知道这是神做的。就在那有划型痕迹的山路上,神的灵使我想起多年前在主日学所学的。第一句临到我的话是:“他顾念。”然后神继续用奇妙的方式表示他何等爱我。我知道他用的那句经节(约3:16)我小时候就知道了,但是这一次那上面有我的名字:神爱韩宝琏,如果韩宝琏相信他,她就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我恢复理智:神显然在乎我,甚至在路上拦阻我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为什么呢?我在多年前背弃他,拒绝他在我的生命和计划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为什么会顾念我呢?但他确实是如此。对这份爱的觉察使我的心崩溃了。

我蹲在路上,身边放着工具,本来是要换车胎,但我却在神面前哭个不停,他对我说话,我也对他说话。我对祷告所知不多,以前的祷告多半是:“我现在要要睡了”或 “主,给我这,给我那。”今天则不同了,虽然祷告词既不正式,又不优美,但却发自内心,大概是这样的:“神你赢了,我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主,如果你有什么办法帮助我,我在这里,你接管吧。”

在那条又热、风沙又大的路上发生的事是我无法用科学的方法解释的,但它完全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当时甚至不知道那句进入我心中的话是否来自《圣经》——却认为应该是神对我说:“你要刚强壮大,不要怕,因为我与你同在。”我是多么需要这些话!这些话给我无比的安慰!

当我把一团糟的生命交托给顾念我的神,几分钟后,迎面来了一部车。开车的是一位住在山上避暑的人,他看见我的窘境就停下来,友善地问我是否需要他帮忙,他替我换车胎时什么都没问,可能以为我给爆胎吓的流眼泪。

备胎终于装置安妥,我慢慢地倒车,掉车回家。我一身脏,脸上都是沙土,汗和泪混杂的一条条泥痕。回到家我只简单地告诉母亲,车胎爆了。很快便溜进自己的房间去清洗。我的父母是聪明人,什么也没问。我不知道他们没有瓦斯是怎么煮晚餐的,我一点也不饿,也没有下楼,我仍然为刚刚发生的一切大为震撼,想独自好好思索下午的事,原来的重担和心情的悲苦,都奇妙地烟消云散了。

那晚我没有锁上房门,也没有来回踱步,反而取下书架上的老旧《圣经》,弹去灰尘,开始寻找那些神曾对我说的、改变我一生的经节。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根本不知道从何找起。一页页翻下去,有一段经文引起我的注意:“耶稣问他的门徒,你们要什么?”我觉得好像神正亲自向我提出这个问题,母亲曾经对我引用过很多次的一节经文快速地闪过脑际,“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就要加给你们了。”我翻上翻下地找这句话,最后终于在《马太福音》6章33节找到了。

你相不相信那天晚上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翻阅《圣经》?时间过得很快,我一直很兴奋,所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好像是神在对我说话,最后我看到神对约书亚说,“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当刚强壮胆......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我岂没有丰富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慌。因为你无论到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我知道这是神对我的应许和指示,何等的应许!何等的挑战!

那天晚上翻开《圣经》时有一张纸片掉出来,我没有理会。几个钟头以后,我准备上床才捡起来。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纸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只要你一步一步向前走,我必为你开路。”我跪下来很单纯很认真地祷告:“主,好的,你开路吧,我会跟着走。”

神的答复是《诗篇》50篇:“要在患难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你也要荣耀我。”我带着不可思议的感觉入睡。

我躺下时已经清晨五点,觉得精疲力尽,身心都累垮了。我一直睡、睡、睡——睡得第二天我忧虑的双亲请来医生来,他肯定我的毛病只是过度的疲倦之后,他的指示就是:“让她睡吧。”

我足足谁了两天半,醒来后,我已是在耶稣基督里新造的人。我发觉我的旧嗜好都断绝了。这是我过去靠自己的力量是难以胜过的。我不再抽烟,也不再喝酒,也不靠药物了。对我而言,实在是一个新生命的开始,——单纯、一步一步跟随主的一生。

在这些过程中我的父母完全没有试着探究我的秘密,也从不问任何问题,我敢说,他们必定非常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只是不断地为我祷告,而且据我所知,他们从未向我的兄姐们提到一句这些日子的事情,那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蒙恩见证

天父在等待罪人悔改

2017-2-3 13:40:45

蒙恩见证

韩婆婆的故事(二):下一步

2017-2-3 13:42:45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