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人如已
给予比接受更快乐。

“梦爸”黄维仁:爱,不打烊

——新加坡星洲日报专访黄维仁

西方有杜布森(Dr. James Dobson),东方有黄维仁;杜布森被誉为美国家庭问题的最高顾问,而黄维仁博士,一个一直感受爱、品味爱,研究爱的东方男人,一不小心,就被人称作“爱情博士”,最近,中国人还给了他一个新的名号,叫“梦爸”,梦幻爸爸。

黄维仁在傍晚时分的一场暴风雨中抵步,只比约定的时间迟了15分钟,脸上,挂可亲的笑容,还能一见面叫出记者的名字,那分用心,叫人感觉特别温暖。

这个高大的东方男人,天生有一颗细腻的心灵,他嘲笑自己道:“我不是甚麽了不起的人,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从小就喜欢躺在地上看星星,喜欢唱歌。但是,做一个有感情的中国男人是很危险的事,人家会笑你,还好我妈妈很爱我,是她救了我!”

这个感情丰富的男人大学时选择了心理学,在研究所里,一呆就是10年,“不敢毕业,因为觉得自己是个草包,不知道自己懂甚麽!”他呵呵笑。当然,10年没有荒废,他不但把该学的都学了,还每天午夜12时到4时,到美国防治自杀中心接电话,从一通通透绝望、挫败、愤怒、哀伤等等复杂情绪的电话中,了解美国社会的真实现象。

十年下来,他拿到236个博士学位的学分,“大概是其他博士的三倍!”现在,这236个学分,全都变成黄维仁看事情的观点和角度,他在婚姻、家庭、群体与跨文化心理治疗上的杰出表现,让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z /-府都向他招手,邀请他前往做培训。

在东方社会服务了这些年,黄维仁有很深的感悟,“华人家庭里面其实有很多很多的爱,但是,在爱里面有太多焦虑,有太多的惧怕。

“亲密关系里面最大的两难就是,跟你亲近,我就受伤,不跟你亲近,我又孤单,而东方人爱的方式是,我爱你,我就要管你。我们很喜欢替别人做决定,而事实上,好的动机,并不代表带来好的後果。”

“要保持心灵的亲密感,一定要懂得处理冲突,”他用温柔的声音强调,“一段真正高品质的关系,必须经过冲突、修复和饶恕,才能建立起来。”

生命中一定有风浪,在关系中,人一定会受伤,但伤痕会带给生命深度,让我们更能体恤别人的痛苦。“一颗最美的心,是受了伤还不断学习,不断去爱的一颗心。”

爱是需要学习的。这句话,是这位拥有236个博士学分的爱情博士最想跟大家分享的。

在原生家庭外,建立第二家庭!

西北大学是美国顶尖学府,然而,在这座充满傲气的象牙塔里,黄维仁却发现一个现象──学生都要做形象包装,不让自己被人比下去,可是,在心里,人人都寂寞得不得了!

在大学里,他带领的4个团体都很受欢迎,因为学生们知道那是情感智商训练班,这门课,将会改变他们的一生。

“我基本上是为他们创造一个爱的环境,学生进来的时候,我只有两个条件,第一,无条件接纳和肯定每一个人,第二,诚实说话。

一个人可以给别人最贵重的礼物,就是你内心深处的心声和感受,在外面,我们不能够轻易把这最贵重的礼物给人,这礼物,只给那些通常我们安全性测验的人,但是我告诉我的学生,每当有人在讲真心话的时候,你要珍惜他,因为人家捧出了一盆非常珍贵的花朵。”

在这些群体里,黄维仁用他的学识和生命中爱的能量,为学生建立第二家庭。

“每一个人成长的过程中,或多或少,都受过一些伤害,而最深的医治,来自环境。心理学上有一个很重要很热门的名词,就是人际神经生物学,学者发现,对一个人最深的医治,来自於你在不知不觉中把爱内化心中的一个过程,现在,连诺贝尔奖金得主也在研究外在的人际环境如何影响人脑的硬体发展,所以我认为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好的人际关系环境,我叫它第二家庭。”

在第二家庭中,有人读得懂你,不但懂你,还能够完全接纳你,让你能够做真正的自己。在这里,你不用担心被伤害,你也知道,当你碰到人生的风浪时,有人会疼惜你,鼓励你。

学生毕业後,可能有一天他碰到风浪,他会想起群体里头的Jack,他会用怎样一个鼓励的眼神看他,Nancy会怎样劝他,Mary又会说甚麽等等。

“我的学生,就是在这种过程中,脱胎换骨,然後把这份爱,带进自己的原生家庭或带进男女朋友关系里。”

这就是黄维仁博士觉得此生最有成就、最有意义的事情。

  在心里,孕育好爸爸好妈妈

我们的原生家庭,是最难改变的一个环境,因为你已经有固定的角色,被人用固定的态度来对待。很多时候,在自己的原生家庭里,也不见得是安全的。

黄维仁举了一位香港学生的例子,“在家里,他是black sheep,坏孩子,他很聪明,他也觉得自己很叛逆,进来我的团体後,他发现,人家还挺喜欢我、欣赏我的,於是,他在里面建立了一个新的自己。他回去香港时,我告诉他,你回去後,很可能家人一个异样的眼神,你就会被激怒、跳起来,然後旁人就会冷笑,嘿,你根本没有改变。”

“不过,”黄维仁提醒这位学生道:“你里面已经有一个新的部份,一个美的部份,你要学习让这个部份不断成长,不断地,把爱的经验内化心中,不能别人按一个按钮,你不必马上跳起来,因为你不是别人的傀儡。”

我们常常说,每个人的心里面都住一个小小孩,黄维仁所说的“把爱的经验内化心中”,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在心里面,孕育一个新的好爸爸好妈妈,让“他们”来呵护那个小小孩!

黄维仁也常常告诉他的学生,要向好的科学家学习,“一个好的科学家会有多重假设,从许多不同的角度看事物,譬如,别人不理睬我,他可能是害羞,可能家里有人生病,可能刚好失业,可能跟男朋友分手了。我们要了解,一个痛苦的人,他没有办法看到外头,就像你被割一刀後,旁边的肌肉一定硬化,必须经过医治後,才会恢复弹性。”

一方面,人要懂得疼惜别人,另一方面,“当我觉得受伤的时候,并不等於别人故意要伤害我;当我没有感受到爱的时候,并不等於别人没有试给我爱。”

“我教这些,就是为了人可以更亲密。在爱这事情上,有太多太多需要学习。”

The Grace of Two,“二”的恩典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在争夺第一名,但黄维仁想要和你分享“二”的恩典──

Second Family第二家庭

只要有一颗彼此疼惜的心,人就可以形成第二家庭,即使是在最困难的环境里头,你也可以找到彼此疼惜的人,组成第二家庭,互相取暖。

Second Chance第二机会

每一个人都会做错事,对待犯错的人,心要宽,要疼惜他,给他第二个机会。

Room for Two两个人的空间。

一般人心中充满了自己的观点和角度,看不到别人,容不下别人。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和人通手机,一方抱怨听不清楚,另一方却说我听得很清楚啊,这种情况,可能你对,可能我也对,当我很对的时候,并不代表你不对。这就是Room for Two,我们对别人要有基本的尊重和珍惜。

  人生的两个挣扎:

第一个挣扎──我值得被爱吗?

第二个挣扎──我有用吗?

每一个人都在为这两个问题挣扎,我不相信世界上有谁完全解决了这两道问题,即使最成功的人,他的内心世界也有这样的挣扎。

当人觉得自己不够被爱的时候,会往两个极端发展,第一个极端,我变成一个讨好者,拜托别人来喜欢我。明明不是我的错,明明有很多委屈,但我都会习惯性地说抱歉抱歉抱歉。另一个极端就是保护自己,拒人千里之外。

人有4个防卫自己的方式,一,反击,二,溜掉,三,把自己尽量缩小,希望攻击我的人不会看到我,四,讨好。

我常常说,当你愿意拿出你的标明笔(highlighter),去标明每一个人身上的善意和他的努力的话,你会发现,你越来越快乐,你旁边的人,也越来越快乐。

如此这般,我们就可以无中生有,从贫穷变富足。

黄维仁

Profile

国际着名婚姻专家、顶尖心理学家,毕业於美国普渡大学临床心理学系,现任教於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同时任职於美国芝加哥婚姻家庭心理诊所。擅长婚姻、家庭、群体与跨文化心理治疗,也被称为“爱情博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祁东基督教 » “梦爸”黄维仁:爱,不打烊

分享到:更多 ()

谈经论道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对于你来说,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申请投稿者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