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得的妻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罗得的妻子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创十九26世记
≈≈≈≈≈≈≈≈≈≈≈≈≈≈≈≈≈≈≈≈≈≈≈≈≈≈≈

在整本《圣经》里,没有比罗得及其家庭的历史更发人深省的了。他自己的人生清楚显明了义人是如何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得救;他的女婿则代表了这个不经意的,享乐的世界是怎样看待福音;他的妻子,则是那种被说服,但从未归正的人:她逃离了将要来的忿怒,却还是毁灭了;而天使拉住迟延不走的家人的手,则象征了神拯救灵魂时所用的那种仁慈的"暴力"和全能的怜悯。
  今天我想帮助你们思想罗得妻子的事例,来看那些步其后尘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教义:许多灵魂被唤醒,逃离了忿怒,却又回头看,结果失丧了。
  1.许多人受良心意识到的恐惧驱使,抽身飞逃;但当这种恐惧平息下来时,他们回头看,结果失丧了。
  罗得的妻子就是这样。她不象所多玛的人--沉迷于罪恶和世俗当中,根本不关心他们的灵魂。她不象她的女婿--以为她丈夫说的是戏言。她是真的被吓住了,真的逃命了。但她的恐惧就象早晨的云和露,很快就消失了。天使把他们带出所多玛的城门时,催促道:"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第17节)。
  当这话回旋在她耳边时,她无疑是在用尽力气不停脚地跑。昨夜可怕的一幕,黑暗,丈夫的焦虑,尊贵的天使十万火急的催促,全在一起唤醒她的良心,促使她飞奔。
  但此刻邪恶的所多玛毁灭的轰轰声远去了,日头在地平线上滚动,宣布着一个辉煌的早晨的来临;约旦平原露出微笑,遍地肥沃,就象主的花园。她的女婿,朋友,她的房屋,财富,她的珠宝华服都还在所多玛,所以她的心也在那里。她的焦虑随着黑暗消逝了,她决心回头看一眼,看看它是不是真的被毁灭了。她"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我们中间许多人也是这样。许多人良心感到恐惧,于是飞奔而去;但这些恐惧平息下来时,他们就回头看,结果失丧了。
有些人在世上,连良心的恐惧都没有,也没有任何觉醒的意识,不肯为他们的灵魂感到焦虑。
  有些人就象所多玛人,"又娶又嫁,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路十七28)。他们在满足私欲上贪得无厌,无暇去听忿怒来临的声音。就象一个在打铁的人听不见外来的一点声音,这些人也因为忙于手头的事务,听不见来临的复仇之声。
  有些人就象罗得的女婿,又聪明又世故,以为传道人在危言耸听。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在开玩笑。他们已经习惯于看透世事,便以为我们的话中也有某些鬼把戏。如果能挑出个把不认真,不敬虔的传道人,他们就颇为得意。这些世故的人认为传道人说得这样严肃吓人,跟葬礼上人们穿丧服一样,只是为了看上去讲究合时。他们认为传道人布道时讲些叫人害怕的东西,只是为了吓唬那些弱者,让人们瞎琢磨。这些精明的人很少有良心上的不安。于是,他们很容易便从世界滑入受咒诅的永死里。
  还有一些人,一生都在世俗的事工下昏昏欲睡。当神在审判中取消了真正传讲祂的话语的布道,降下生命的水荒和粮荒时,他们的心会变得更硬,睡得更沉。他们变得骄傲,无法忍受听基督的布道。他们堵住耳朵,恨恶它,憎嫌它,忙不迭地跑开。这些灵魂往往度过一生,却极少觉醒,直到下了地狱,才知道自己是失丧的。
  但许多属世的人也有为灵魂焦虑的时候。一次危险的疾病,或失去亲人的痛苦,或天谴的征兆,都会促使他们逃离将来的忿怒。他们非常迫切:避开罪,避开罪恶的朋友,勤奋地读经,努力祈祷,好像是真的逃出了所多玛。但是这种情况只会持续一阵子,他们的焦虑就象早晨的云和露,很快就消失了。富足繁荣的太阳一开始升起,他们的恐惧就开始消退。于是他们回头看,便失落了。
  这里没有人象这样回头看的吗?你记得某些疾病,或瘟疫的阴影,或神严厉地对待你的家庭,或圣礼的来临,使你意识到最严重的后果,驱使你焦虑地逃离所多玛。你那时与淫乐、傻笑、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世界是多么的不同啊!你不再认为牧师是危言耸听,你勤读《圣经》,跪下来热切地祈祷。但暴风雨过去了,太阳升起了,你身边的万事万物又都开始微笑,你就开始想:要离开老朋友们,离开那些罪和属世的娱乐,实在太难了,也许神的忿怒不会临到呢!你回头一看,立即变得象盐柱一样坚硬、不能动弹。"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路十七32)。
 从中我们要学习两个功课:
  (1)只为天生的良心唤醒与为神的灵唤醒有着天壤之别。没有人会仅仅因为本能的恐惧奔向基督。基督说:"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六44)。要为你的心寻求神的工作。
  (2)要了解你离神的国还差多远。你失丧得很厉害。我们所能说的都不能打动你。哪怕我们能向你证明,你是躺在造你的神的忿怒之下,你仍不捶胸痛哭,也不肯迈出一步奔逃。你多么象一根盐柱,你多么可能永远也不会得救啊!
  2.许多人奔逃,是因为他们的朋友奔逃。但他们回头看,便失丧了。
  罗得的妻子就是这样。在所有唤醒这不幸的女人的因素当中,我相信最重要的是她丈夫的焦虑。如果他不是这样惊恐不定,她恐怕也会象那些邻居一样愚蠢无谓。但她看着她亲爱的主人那忧惧的面孔,看到他是何等慎重其事地劝说他们的女婿,不由得感染上了这焦虑。她与他同过患难,共过荣华,现在也不能离开他。她紧跟着他,手提着裙边,决定要与丈夫一起同生共死。这是天性中多么可亲可敬的感情,但天性不是恩典-天然的感情把她带出了所多玛城,但没有把她带入琐珥。她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也是会众中某些人的真实情况。他们的朋友奔逃时,他们也奔逃。但当他们回头看时,便失落了。
  对于正觉醒的灵魂来说,没有什么比看见其他被唤醒的人奔逃更有威力的了。路得就是这样。她跟定了拿俄米,说:"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得一16)。耶路撒冷的众女子也是这样。当她们看见新娘如此焦急地寻找着她的良人,就说:"你的良人转向何处去了?我们好与你同去寻找他"(歌六1)。"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在那些日子,必有十个人从列国诸族中出来,拉住一个犹大人的衣襟说:"我们要与你同去,因为我们听见神与你们同在了'"(亚八23)。在施洗约翰的日子也是这样,当许多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到他那里受洗时,约翰痛斥他们:"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太三7)
  看见自己所爱的人加入神的百姓的队列,很易让人感动。当他开始从他旧有的享乐的纠缠中逃离,不再为那些邪僻的恶作剧大笑,不再喜欢犯罪的伙伴时;当他变成《圣经》的读者,恒切地祈祷,如饥似渴地听道时,那对于他的朋友们来说真是感人。无需质疑,有些人会激烈地反对他,因为基督来,"是叫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太十35);但有些人会觉醒过来,与他一起奔逃。
  这里没有人因为一些亲爱的朋友奔逃而奔逃的吗?没有妻子觉醒过来,与丈夫一同奔逃,却变得疲倦,回头看,变成跟罗得的妻子无异的吗?这里没有人因为看见他们的同伴为灵魂焦虑,因此也开始真正为自己的灵魂忧惧的吗?他们哭泣,你也不能不哭泣;他们感到自己失落了,你一时也与他们有了同感。他们热切地追寻一位救主,你感染上了他们的热切。可你们的焦虑现在到哪里去了呢?消失了,就象早晨的云和露那样消失了。你回头看,现在就象一根盐柱那样动弹不得。
  与他们一起逃当然是对的,紧跟他们也没错,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你们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心硬。如果你拒绝这样感人的邀请,就没有别的任何道理可以说服你了。如果奔逃是对的,你应该继续奔逃。你为什么回头看?他们要去受祝福,你不同他们一起去吗?他们逃离忿怒,你不跟他们一起去吗?"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
  你定意要与他们永远分别了吗?如果不,为什么你会让他们走呢?为什么你会放弃心中刚开始时那良好的感动?继续奔逃,紧跟他们,说:"我们同你们一起去。"
  3.有些人让神拉住手,带着他们逃跑,但仍然要回头看,结果就失丧了。
  罗得的妻子就是这样。神不仅利用发生的种种事促使她奔逃,而且使用超自然的工具。她不仅为突如其来的惊恐攫住,被她丈夫所感染,而且被天使亲手拉出来:"二人因为耶和华怜恤罗得,就拉着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并他两个女儿的手,把他们领出来,安置在城外"(第16节)。她得到了丈夫所得到的神的帮助,神对她象对她丈夫一样仁慈。同一双大能的手伸出来救她,而且确实把她拉出来,就象把一根柴从火里抽出来一样。但是,注意了,同一双手并没有把她拉进琐珥,也没有把她拉到山上的岩洞里。恩典为她作了一些工,但没有替她作全部。她回头看,就变成一根盐柱。
  我担心,这也是你们中间一些人的情形。有些人似乎被神拉住,拖着跑,却回头看,就此失落了。我们中间还有为数甚多的人,我们甚至没有权利说或认为他们曾被神拉住。
  我们中有许多人似乎对自己失落的光景一无所知。即使死亡冰冷的手已经攫住了他们,他们还是要申辩自己的生活没有罪。有些可怜的灵魂似乎愿意在律法的审判下死去。他们会说:我生活端正,一直是一个于人无损,安分守己的人,我可看不出为什么神的忿怒要临到我的头上。弟兄啊,如果你是这样,很显然你从未被神唤醒。只有神的力量能唤醒你,催促你赶快逃命。
  我们中还有人每天都在犯罪。有些人会撒点小谎,或偶尔装腔作势发个誓,他们随从恶人的计谋。弟兄们啊,如果这是你的写照,很显然你从未被神唤醒。当一个人为自己的灵魂焦虑时,他常会丢弃那些明显的罪。
  我们中还有人忽视恩典的工作。有些人很少独自读《圣经》,或只在主日读;有些人不经常祈祷,也没有任何热切的心;有些人对神的家很不在意,只在主日去一次就心满意足;去的时候也不准时,也不预备好自己的心;或者,他们用一些愚蠢的借口不去,宁可到处闲荡,作不圣洁的事,或就在田里瞎走,使它成为一周中最不圣洁的一日。亲爱的朋友啊,如果你就是这样,很显然你从来没有被神拉住。你就象你在上面行走的那些没有生命,永远不醒的石头一样。你就生活在所多玛的中心,神的忿怒就在你身上。
  但我们中间也有些人,我们可以认为他们被神拉住了,飞快地逃命。有些人可以明显让人看到他们被神催促着,逃出所多玛。其标志是:
  他们深刻意识到他们失丧的处境。他们深刻地认识到他们过去的生活都是在创造他们的神的大怒之下度过的。不论走到哪里,他们的忧虑都沉甸甸地压在心上,流露在脸上。这是你的处境玛?如果是,你就是被神唤醒了。
  他们不敢回头犯那些公开的罪。他们突然不再撒小谎,不再骂人,或说坏话。他们从邪恶的伙伴当中分离出来,也不再脏话连篇。他们感到死亡就在杯中,因此不敢再喝。这是你的情况吗?如果是,你就有理由认为神唤醒了你。
他们急迫地使用恩典的工具。他们日夜查找《圣经》,恳切祈祷,他们参加礼拜时不呵欠连天,也不再努力远离神的家。他们寻求救主,如寻求藏在地里的宝贝;耳中捕捉祂的圣名,如同罪犯捕捉赦罪的声明。这是你的情况吗?如果是,显然神对你的灵魂施了怜悯,祂使你飞奔出所多玛,速速逃命。
  但经文告诉我,许多觉醒的人回头看,就此失落了。"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她被带出所多玛,但她回头看,变成了一根盐柱。她是觉醒了,但并未得救。我们有理由担心我们中间有人也是这样。
  有些觉醒的灵魂开始放弃寻求基督。他们开始责怪神没有把他们早些带入平安,所以他们放弃进窄门的努力。他们回头看,就失落了。
  有些觉醒的灵魂开始以为自己已经得救了。他们丢弃了许多外在的罪,热切地祈祷。他们的朋友注意到这些变化,他们就认为自己肯定已经得救了,不必要再跑了。所以他们回头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有些觉醒的灵魂开始厌倦于追随基督的艰辛。他们怀恋起过去的舒适和享乐,他们的狐朋狗友,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快乐,于是他们回头看,就被剿灭了。
  对那些觉醒的灵魂,我要说:
  有些正听我讲道的人也许正在神的唤醒工作之下。你深信自己失丧的处境,也放弃了外在的罪行,满怀热情地使用神的每一种施恩方法。我们有众多理由相信神对你满怀恩慈,并拉住了你。"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要从她那里吸取教训:(1)明白你还未得救。罗得的妻子在天使的牵引下,逃出了所多玛,但她失丧了。一个觉醒的灵魂还不是得救的灵魂。在神将你带进基督之前,你尚未得救。你逃出来还不够,还必须逃进基督。不要躺下来高枕无忧!不要回头看!"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2)知道神没有将你带进基督的义务。神只立了一个约,就是与基督和所有在祂里面的人所立的。但祂对在基督之外的人毫无责任。祂也许永远也不会把你带给基督,仍然永远不失为一位公平正义的神。不要要求神,好像祂有责任救你似的,而要无望地躺在祂的脚前,认祂为全权的主。
  对那些开始回头看的人,我要说:
  我们很有理由认为有些人虽然为神唤醒,已在回头看。
  你们有些人开始丧失对自己不幸和失丧处境的意识。你们对自己的认识与当初不同。
  你们有些人滑回了旧的罪行,旧的习惯当中,特别是与不敬虔的人交朋友;还有人竟对自己的恐惧感到好笑。
  还有些人开始对读经,祈祷和崇拜漫不经心。上一次圣礼很多人渴望听到基督的事,他们今天去哪里了?我们有理由担心他们的关心已经消失了大半,他们焦虑也消除了,这些人正回头看。
  "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
  一度焦虑,并不能拯救你。神也许使你焦虑了。罗得的妻子也是。但是她失丧了。
  如果你真的回头看,可能你永远也不再被唤醒了。想想约旦平原上那座复仇的纪念碑吧。你对她说话,她听不见,你哭,她不会理你。催促她赶快逃离忿怒,她一动不动。她没有生命。你也会如此。如果你现在真的回头了,我们对你说话,你会听不见。我们对你哭,你不理会。我们催促你快跑,你动也动不了。
  "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来十38);"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路九62)。
  圣彼得教堂,1837年

(Translated from "From the Preacher's heart" with permisson from 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 Fearn, Scotland.)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读经分享

谨防错误的热心 经文:罗12:11;撒下6:1-8;21:1-9

2016-8-8 20:40:00

读经分享

建立与拆毁

2016-8-9 17:34: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