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美意本是如此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创50:19伯42:5

我曾经写过一篇题目与此篇相同的作文,引用了圣经中耶稣使管会堂的睚鲁的小女儿死而复活的神迹的那段经文;讲述了人在遭遇环境时才能真正认识神并回转归向神。本文曾想题为《苦难中隐藏珍宝》或《死荫幽谷中的得胜者》,可总觉得不如《神的美意本是如此》能全面概括作文想阐释的内容,因此照搬。

睚鲁在以色列国宗教界中虽然也是个人物,但对耶稣这位旧约中所预言的弥赛亚却完全不认识;所以掌管一切的神用一场惊心动魄且刻骨铭心的经历来让他知道耶稣就是预言中的拯救者。而今天所要谈到的是我们最为熟知两个人物(即开篇两节经文的主人翁),这两个人的共同特点是我们在圣经中似乎找不到他们的过错,仿佛神是刻意和他们作对,总是无端地降灾于他们。殊不知:

一、环境是神用绳量给我们的地界诗16:6

约瑟是雅各最爱的儿子,缘由除了他母亲拉结是雅各一生的挚爱,相信他不与哥哥们同流合污也有决定性因素——“约瑟将哥哥们的恶行报给他们的父亲”。雅各派约瑟去探望众子,可见不光是约瑟,就连雅各也没有看出约瑟招致了众兄长的嫉恨。同简单、不设防、心无城府——“约瑟对他们说:‘你们请听我所做的梦”;“看哪!我又作了一梦”的约瑟相比,哥哥们笑里藏刀的工夫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约瑟正是因单纯、善良、坦诚的秉性让自己幸福、无忧的青少年时光走向终结。被卖到护卫长波提乏家后,约瑟因着神的眷佑和自己的忠诚、尽职,很快得到主人的赏识并提拔。可是好景不长,他很快就因不愿得罪神和不愿对不起自己的主人而遭到诬陷。被囚在狱的约瑟在给酒政解梦时一定因着这一线希望的曙光而心潮澎湃,却没想到酒政在荣禄重新加身后竟然“贵人多忘事”把他完全抛在了脑后。

看到这里,我们会觉得神无力保护他所喜爱且忠心向他的子民,神儿女在这些邪恶复杂的世界中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另外,在约伯的故事中,神仿佛是中了魔鬼的“激将法”而将义人丢进了炼狱。

真是这样吗?重新回顾一下他们的人生历程:

约瑟被哥哥们卖掉、被主母诬陷、被酒政遗忘前后一共整整十三年的时光,我们不知道期间他内心中有没有些微的苦毒的埋怨的时候,但从他在波提乏和司狱长面前都因有耶和华同在而百事顺利,能准确地为酒政、膳长乃至被酒政遗忘在监-/ y u中中两年后为法老解梦,可以知道他与神有完全正常的关系。他在荣登相位、娶妻生子后,为他儿子们起名叫“使之忘了”和“使之昌盛”。人只有忘记曾经的是非恩怨,才是真正的饶恕,如果总是将过去装在心里,想着“我是基督徒,应该饶恕他人,所以我已经饶恕他了”,这种“记帐式”的暂时放下并不能让人“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神儿女只有将过去的种种完全放下,灵生命才能长大、成熟,生活中才能有完全不一样的流露。最关键的是约瑟将自己的这一切改变完全归功于神——“神使我”,与在家时“我的人生我做主”——“我所做的梦”、“我又了做了一梦”和在监-/ y u中滔滔不绝、一连用了七个“我”来鸣冤呼救——“记念我”——因我曾帮过你,“救我”——因我可怜——“被拐来”、我冤枉——“没有作过什么”(创40:14-15)的那个约瑟相比,此时他已完全认识到自己的一切都是神在掌管,不应该为了曾经受的苦而觉得委屈,面对今天外在的盛况和内心的豁达,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不过,他此时关注的焦点似乎只是自己。

预言中的荒年来到,约瑟在籴粮中人群中遇见诸兄长的身影应该是意料中的事。为了同母弟弟便雅悯而对兄长们的刻意刁难,这可以理解。可留下西缅,则充分说明他要有人为自己曾受的伤害负起责任甚或付出代价,他非常清楚饥荒要延续整整七年,兄长们不可能一去不复返,因为作为长兄的流便曾提议“不可伤害那孩子”,所以他选择西缅。听到哥哥们谈话的内容,约瑟哭了,《创世记》后面这几章中多次记载“约瑟哭了”,相信这是情感最为复杂、心灵最为挣扎的一次落泪。阔别多年,与深深伤害自己的亲人重逢,才知道自己并没有真正地忘掉过去!

约瑟最终还是像几年前面对主母的勾引一样,选择了“制伏罪”。约瑟同哥哥们相认时说:“神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给你们存留余种在世上,又要大施拯救,保全你们的生命”;父亲死后,面对恐惧战兢的哥哥们:“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神呢?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可见约瑟靠着神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之后,先是从哥哥们的态度看到了自己家中的需要,设身处地地想,当他看见小弟弟的时候,除了惊喜、激动之外,也一定为家中老父亲的无奈和煎熬而痛苦;经历了七个荒年之后,他看到了天下人的需要。

约伯在一日之间从家境殷实、子女承欢膝下的幸福老翁变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穷光蛋的时候,圣经中说他“这一切事上,约伯并不犯罪,也不以神为愚妄”;但当他浑身长了毒疮,在回应妻子近乎咒诅的烦躁之言时,言辞和前一次一样,只是圣经中用“并不以口犯罪”来形容他,表明他内心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平和与感恩。直至在来看望他的朋友们面前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时,他已经因外在环境的死荫幽谷跌入灵性的死荫幽谷:不明白,神为什么要让人来到这个多有忧患苦痛的世上经历这一切;他不明白,慈爱、公义的神为什么没有在今生照各人所行的施行报应;他觉得自己对神敬虔、对人关爱,却无缘无故遭受了灭顶之灾,有权力觉得委屈与不公,有资格因着非常的遭遇向神提出埋怨与质疑。

“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这也是约伯的自我评价,所以在苦难中他不断地向神申明自己的无辜,直到最后他亲眼看见神的伟大奇妙,知道平凡、有限、不堪的人类在全权、全能、全爱、至圣、至尊、至荣的万物之主面前,只有虔诚俯伏的份儿,因此因自己的言语“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神让约伯经历这么多,目的就是要对付他的自以为义,只看前面,我们会觉得神似乎是受撒但的挑唆而让约伯陷入苦难,其实撒但是神所利用让他儿女“进到更完全地步”的工具。

套用前篇作文中的一句话:神比我们知道什么更适合我们,什么对我们最好。神让睚鲁经历死而复活的神迹是为了让他认识救主并从虚伪敬拜、繁琐教条式的宗教信仰转向虔诚信靠、全身心爱慕独一的真活神。让约瑟和约伯屡次陷入苦难是为了让他们“亲眼看见主”,认识自己生命中的不完美,操练他们更加敬虔、完全像主。

世间万物,都有最适宜其生长、繁衍和足以致其毁灭的环境;人亦一样,太过优越或恶劣的条件都会使一个天赋极佳的人一生庸碌。所谓“逆境”是神在给人关上门的同时为他打开了窗,他在爬上窗台的过程中锻炼了毅力,增长了阅历,使他可以应付“屋外”的惊涛骇浪。而且“窗台”的高度,也由神精心计算,太低了,度不够,太高了,爬不上去或被摔着。神儿女的属灵生命非常脆弱,成长路上的每一步,必须由神亲自测量,才能结实“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

试想一下,约瑟如果不是哥哥们的伤害,无从操练宽容与爱心,这位不谙世事的小牧童顶多在自己那个大家庭做个家长,不会想到到埃及那样的“大都市”去开阔眼界,更不会见识朝廷重臣的生存状态。主母的引诱、诬陷,同样既操练了圣洁,又相当于被送进了“z /-府干部培训班”,要知道约瑟所坐的监牢相当于我国清朝时的宗人府兼大理寺,被关进里面的多是犯了错的达官贵人或政界名流——“就是王的囚犯被囚的地方”。酒政如果记得在法老面前替他求亲,就算获得自由身的他没有回家探望年迈的父亲和年幼的弟弟,仍然留在埃及,那他也失去同诸多政界人物近距离相处、耳濡目染间熟悉政务的机会,与此同时他失去的不止是“学习班继续深造”的资格,还有对宽广胸襟的操练和对自己无知、短视的认识——酒政只不过是神所安排让法老知晓约瑟的线,约瑟却把他当作了可以扭转自己命运的“大贵人”,解梦前说解梦是出于神,解梦后却没有一个字见证神的荣耀,将酒政引到神前面,(多年后,当神宏伟的计划在约瑟身上成就的时候,约瑟回想这一段,应该会感到羞愧)。如果没有波提乏和司狱长的慧眼识珠,他要么累死在奴隶这一“岗位”上,要么将牢底坐穿。这些(从当下看)“好事”与“坏事”如果发生一样,约瑟都与最后的尊贵绝缘了!不认识人性的阴暗面,没有容人的胸襟,不学习爱那些不可爱的人,如何担当哺育众生的责任?对政务一窍不通,就算法老胆大、约瑟狂妄,一个敢任命,一个敢任职,那他得把国家治理成什么样子?今天在神家里做事,灵性和爱心固然重要,但恩赐、刻苦的学习和精心的装备等也是不可或缺的。约伯如果不经历一日之间什么都失去,不遭受好友们善意的批评、指责,没有神的旋风中对他的回答,还有什么方法能让他从自我良好的感觉中出来,“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雅1:3-4)既然神为各人所摆的环境都是针对我们生命中的缺陷来操练我们,所以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信有一位永不改变的全能、至大者每时每刻都在看顾、呵护着我们,坚信他对我们所存的意念是赐平安,永远都不会降灾祸。

“耶和华啊,你所管教、用律法所教训的人有福的。你使他在遭难的日子得享平安,惟有恶人陷在所挖的坑中。”(诗94:12-13)要牢记自己所信靠的是一位怎样的主,便不会忧虑、惧怕,如若偶尔有不良的情绪在心头闪过,要立马转向神,认罪并求神增加信心。切不可找借口自我原谅,因为那便是陷在了一个越挣扎越下坠的无底坑中。除了不埋怨、不怀疑,还要有平和、安静地等候,和清心而向神仰脸。一个大学生想提前毕业,必须加倍努力,除了修完课程,还要力求各方面的表现。约瑟就曾经落入这样的试探中,将见证神的时机用来求救,不过他最终还是安静地侍立在神面前学习功课,直至他可以肩负神要交托他的大使命的那一天。

“如果约瑟向酒政求救是做错了,那我在困境是不是要拒绝别人的帮忙,无视一切可以改变环境的机遇,每天除了祷告,就是蒙头大睡,等待神施行超然的神迹,才算正确吗?可神也是借着酒政让约瑟站在法老面前的,并没有用直接启示或托梦的方式让法老知道监-/ y u中的约瑟。是神的旨意还是人的意思,究竟该怎样分辨?”神不会刻意刁难我们,虽然他不一定会将正确的抉择明明地启示在我们心里,同样,“顺利”并不是合神心意的明证,当然,也不是“不顺”就是神要我们“愈挫愈勇”或魔鬼搞破坏。但他一定会借着圣灵的感动、圣经、属灵书籍或讲道人乃至平常看起来很不起眼的肢体,告诉我们是非对错。我们要做的就是求神赐智慧将所领受的真理同自身光景相对照,靠神恩竭力持守圣经原则,做事之前要以“是否有损神儿女的形象”为首要考量。

该隐杀亚伯之前,神曾明明地告诉他“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长子要得祝福,雅各不可能比以扫知道得多。我们会陷入试探是因为不愿克制自己的情欲,像该隐一样为了逞一时之气而不计后果,或像以扫一样用属灵的祝福来换取短暂的舒适。但是,为自己一些错误的行径找借口是亚当和夏娃堕落后的第一表现——“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创3:12,13)他们在埋怨神所赐的女人和所造的蛇,实际上就等于埋怨神,甚至是在跟神叫板——是你将犯错的诱因摆在我面前,现在反倒来怪我!却不回想神教导和嘱咐,承认自己没有尽到修理看守伊甸园的责任,也没有听从神的话。凡是在亚当里的生命都承袭了这一素质——不愿认错,怨天尤人;因为不想承当责任,甚或从不认为自己有错。

神让该隐知道他的祭物不被神看中,又告诉他若行得好,可蒙悦纳,甚至明知他已经残忍地杀害亲兄弟后询问亚伯在哪里,直到最后宣告对他的审判,其实神都是在等待他悔改。相信神只要该隐说一句“我实在错了,我该如何行,才能得神的宽容和怜悯”,就会立马接纳他,可惜他没有,因为他只在意身体的苟安,从此不再见神的面却无关紧要——“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创4:13-14,16)以扫亦同样,在知道福份被夺去时,没有反省是自己贪图一时的享受而铸成大错,甚至在父亲面前连一句“一时糊涂”都不承认,反而说是雅各欺骗了他,后来也动了杀心。

无须惊讶他们的意念、行事如此惊人地相似,他们都是亚当里的人,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一丘之貉”。

神的拯救、恩典无处不在,魔鬼试探的诡计则是无孔不入。神的试炼和魔鬼的试探,也可以说是同一事物的两面:神希望我们经过试炼后,生命更加刚强、丰盛,魔鬼则是要我们在它的试探面前软弱、失败。如果我们在环境面前持守在神的旨意中,魔鬼会诱导我们骄傲自满、放松懈怠;如果一时软弱陷入试探,魔鬼又会告诉我们“像你这样一个人,根本不配走进教会,不配进到神面前继续祈祷,因为你秉性就是这样不堪,就算神这次原谅你,以后还是会犯罪,你要神容忍你到什么时候?不如破罐子破摔,还能图一时的痛快”。请记住:当我们胜过试探,神会启示我们“自以为站立得稳”的危险;当我们没有走好神的道路,也要将认罪的祈祷、悔改的心志呈在神的面前,因为凡在世上存留的人,神便没有判他死刑——“神并不夺取人的性命,乃设法使逃亡的人不至成为赶出回不来的。”(撒下14:14下)

真理明白了,也诚心懊悔、认罪了,可就是做不到,或内心中没有甘愿、恬静。如果陷在这样的苦毒中,切不可凭自己的毅力来胜过,要向神仰脸——“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7:21-25上)只要我们立定心志尊主为大,在神眼中就已经是得胜者,因为他所赐予的活出他生命的能力可以毫无拦阻地进入我们生命中,关键就是看我们只是理智上的相信、知识上的认可,还是生命中的认定主是我们的全部与唯一,存心愿意放弃阻挡活在神旨意中的事物。

  二、为使我们配得天堂永恒的福份来11:13-16犹24节

“约瑟死了,正一百一十岁。人用香料将他薰了,把他收殓在棺材里,停在埃及。”这是《创世记》的最后一句话,它并不是约瑟生命真实的结局,只是借着形容约瑟躯壳的安置预表了历世历代普世人类的生命状态:“骸骨”预表世人的灵性光景,“收殓在棺材里”是说人的绝望,一切皆已尘埃落地,埃及预表世界。这同样也不是每一个对神有真信心、渴慕属天家乡的人的结局。

诚然,死是众人的结局,信神的人也不另外。而且,一生遵行神旨意的约瑟的寿数是一百一十岁,这在当时的时代不算长寿,亚伯被害时神似乎是袖手旁观,却保护残忍、凶暴的该隐的性命——“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因为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开始走向死亡,不信神的人是朝向无限恐怖的永恒行进,而属神的人则是歇下一切的劳作,脱下病痛、脆弱的身体,迎向一个更美的家乡,与基督永享福乐。约瑟寿数不长,从人的观点来看,是他太重的责任与操劳,透支了他生命的元气,其实是他完成了一切的使命,安息了!该隐一生亨通——“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平安,就算那时的人寿命长,也不过几百年,而且其中满了劳苦、愁烦,结束之后便是进入永火里哀哭切齿,相比于看似可怜、冤屈却在天父怀中安息的亚伯,他的人生有多么失策。

因神的参与,人类“收殓在棺材里,停在埃及”的死局被打破,因耶稣的牺牲与替死,人类有了选择永生与永死的机会与资格。

《启示录》中用各种珍宝玉器来形容天堂的荣耀、辉煌、晶莹与闪亮,其实其价值,我们眼见的这个物质世界中的俗物根本无法与之比拟。完全圣洁、光耀全城的神和羔羊,和如此圣洁、剔透的城,扪心自问,诡诈、贪婪、暴躁、凶恶的我们住进去相配吗?

“如果你还喜欢打麻将,天堂里没有三缺一”不是一句玩笑,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事实。“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启21:27)在相信、得蒙拯救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名字就已经记在这本册子上,在灵程道路上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神要炼净我们一切的不洁净,让一切的可憎与虚谎在我们生命中杜绝,让我们变成“这个世界不配有的人”。

“鼎为炼银,炉为炼金,唯有耶和华熬炼人心”“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箴17:3结36:26)神会做一切的工作,我们只要“定意顺服”,愿意交出自己的心,神所安置在我们里面的新心和新灵所带出的能力,会让我们整个人甘心乐意地接受圣灵——“真理的启示”与火——“洁净的熬炼”的洗礼。“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一个真正在基督里的人,必须是藉着这样的洗礼让一切“旧事”从生命中分离的人,即扭转世俗的风俗习惯,摒弃世界的价值观、道德观,曾经的恩怨情仇不能影响我们的行事原则。(“放下仇怨”这好理解,可是“恩情”,世人都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难道基督徒反而要忘恩负义吗?是的!“乐于助人”是神儿女应有的生命素质,不论对方是恩人、路人、仇人;如果曾受人恩惠,而对方要求的报恩方法需要违背神的教导,我们只能把他当作路人,其实,他眼中的忘恩负义才是真正的为他好。)

新妇在等候“全然美丽、毫无瑕疵”的新郎来迎娶,必然会精心地装饰、打扮,她知道自己不够美,配不上新郎,但她会尽最大的努力,好让变得最美丽的自己,能和新郎更配一点。新郎也会照新妇的需要,来为她预备首饰、美服和保养品:“火炼的金子”——信心、“洁白的细麻衣”——义袍、“眼药”——灵眼开启。

新郎的馈赠丰富而完美,新妇在佩戴首饰、穿戴新衣、擦保养品之前,必须先脱下原先的破衣烂衫,洗净满身的污垢。新郎只接装饰得高贵、美丽,且耐心、专心、迫切等候丈夫的妻子。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

2016-6-22 7:34:00

读经分享

五种冠冕

2016-6-22 16:13: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