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丧之人的春天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

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吏长,是个财主。

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

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

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

他就急忙下来,欢欢喜喜地接待耶稣。

众人看见,都私下议论说:“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

撒该站着对主说:“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

耶稣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10

税吏,是一个很特别的群体,不仅税吏的身份特别,而且与上帝呈现的关系上也很特别。犹太人对其恨之入骨,避而不及,与之同席吃饭都会被视为沾染污秽,“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路19:7)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夹缝中生存的税吏,好像被耶稣所特别关爱,在他的身边经常可以看见税吏的身影,“众税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稣要听他讲道。”(路15:1),就连十二使徒之一的利未也是个税吏。(参路5:27)耶稣从来不会看扁人也不会看错人,税吏经常出现在耶稣身边甚至被其称赞,说明税吏一定会有令他欣赏并值得借之教导会众的地方。

撒该的故事,恰好与富足少年官的故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富足的少年官因为很富有,而放弃跟随耶稣,但撒该这个税吏长兼财主,却欢欢喜喜地回应了耶稣的呼召,因而成为“亚伯拉罕的子孙。”(路19:9)显然撒该被拯救的故事,很好的回答了门徒的疑问:“这样,谁能得救呢?”(路18:26)。同时这个故事也是“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却能。”(路18:27)的惊人彰显。

“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是耶稣对自己道成肉身之使命的概括,撒该蒙拯救的故事正是这个使命鲜活的彰显。“失丧的人,”原文是“迷途者”(thelost),指在人生路途中迷失方向的人。“失丧的人”在圣经中既可指‘失迷需要悔转’的信徒“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小子里的一个。我告诉你们,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我天父的面。(有古卷在此有“人子来为要拯救失丧的人。”)”、“并那坏了心术,失丧真理之人的争竞。他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太18:11提前6:5),又可指‘失丧需要拯救’的罪人“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约12:25参太10:39);这里按上下文来看,应指后者。故这里的“失丧的人”,不是指沦落在世界和罪恶中的信徒,而是指在灭亡路上徘徊等待救赎的罪人;“失丧的人”,这个浅显的道理就连正走在迷途中的以色列人也明白,“众人看见,都私下议论说:“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路19:7),只是他们的举动是拒绝而不是接纳。

根据上下文来看,“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很明显的在指明救主耶稣来到耶利哥并不是随意而为的,乃是特意要寻找一个失丧的罪人,就如他在撒玛利亚寻找有罪的妇人一样(参约4:4),这个失丧之人正是税吏长兼财主撒该。

“撒该”,希伯来文名字的意义是“纯洁的”、“公义的”或“洁白无罪”的意思。我们中国人往往在给婴儿起名字的时候总会带有美好的寄托,寄希望名如其人,看来在犹太人的社会中也存在这种文化的土壤。只是撒该这个人,可能要违背父母美好的的意愿了,因为他的职业是个税吏,而且是个税吏长兼财主,更是个被犹太人看不起的人。税吏在当时的犹太社会中可不是一项美好的职业,乃是被人藐视的一帮群体,“人子来,也吃也喝,你们说他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路7:34);税吏一般代替外邦人或当时的掌权者向贫苦的大众收取例定的税项(参路3:13),他们一般在收取例定的税目后还额外的多收百姓的钱财据为己有,所以税吏在犹太人的社会中臭名昭著,被犹太人定性为“罪人”(路19:7);既然税吏被定为“罪人”,那么税吏的头目—税吏长,就是众人眼中的罪魁了,因此这个税吏长靠着佣金及搜刮来的财富成为了“财主”(路19:2)一点也不足为奇;只是这个财主的财富可能更多的是来源于勒索,“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路19:8),在暗示这的确是他曾经干过的事。勒索是犹太人的律法所明文禁止的,“若有人犯罪,干犯耶和华,在邻舍交付他的物上,或是在交易上行了诡诈,或是抢夺人的财物,或是欺压邻舍,……。”(利6:2),这也难怪犹太人称其为罪人。

很明显,犹太人把税吏定义为“罪人”是有一定事实根据的,也难怪他们经常诧异耶稣竟与税吏在一起“你们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呢?”(路5:30);事实却是如此,但在宗教层面上犹太人的这种狭隘观念有待更新。表面上看,因为税吏是罪人,所以犹太人拒绝与税吏同席吃喝;深层次看,犹太人不愿意与税吏同席吃喝,实则是在反应他们拒绝罪人也享有救恩权利的宗教观念。耶稣如何看待呢?“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路19:5),耶稣主动的拜访撒该,是在明确的表明拯救税吏群体也是他神圣使命的一部分。在犹太人的文学中,“身量又矮”可表示一个人“心胸狭隘”,路加亦可能在表示税吏长兼财主撒该在群众眼中低微的地位,这样路加随后的描述“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路19:8)就可以改变众人对撒该的看法,就如同他三次提及撒该的名字一般(路19:2、5、8),实则是在强调他虽然在犹太人眼中是个“罪人”,但在神的眼中却是一个清白的人;当然路加接着描述撒该“爬上桑树,要看耶稣,”(路19:4),指明这人的身量确实矮小。“矮小的身量”并不能阻止人来到耶稣的面前更不能阻止人得着救恩,相反这种人会干出一番惊天动地、令“高人”惭愧的事。这事缘起于,耶稣耶稣要住在“罪人”撒该的家里,“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路19:5)

耶稣要住在撒该家里的事,在犹太人中间引起了不小的抱怨,甚至有把耶稣归为与撒该同为罪人的倾向,“众人看见,都私下议论说:‘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路19:7)。“都私下议论”,很可能是指一种抱怨、批评,犹太人定罪撒该,认为他是一个罪人,而且也在批评耶稣,因为他竟然到这种人家里去做客;而与众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撒该,“撒该站着对主说:‘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路19:8)。犹太人特别是犹太人的宗教领袖喜好给人定性(参路18:11-12),但缺乏相应的实际行动,而被人厌弃的税吏,却往往是愿意付出实际行动之人(参路18:13)。撒该的这项表白起码在说明两个事情:“我把我所有的一半分给穷人,”,说明这个靠着搜刮别人财富而发家的税吏长,经过与耶稣的接触后对穷人产生了怜悯之心,间接的也在说明他的财富观由搜刮变成怜悯的转变;“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说明为了从前向人所作不义的剥削,现在自愿四倍付出赔偿,即便是按照要求只须偿还原数另加五分之一“他要承认所犯的罪,将所亏负人的,如数赔还;另外加上五分之一,也归与所亏负的人。”(民5:7),显然撒该欣然乐意做得更多。

撒该的故事里,看似失丧的人是撒该,实则是那些看似自己没有病的犹太人。这个故事的中心主题不是在描述一个人如何的悔改、如何的有信心,而是在在纠正大众群体对这个被藐视之人的看法,间接的在诠释谁才是亚伯拉罕的真子孙;所有的犹太人都可以自称为亚伯拉罕的子孙,但在基督里的真子孙就不只是血统上的纯正,而是要有亚伯拉罕的真品质,“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15:6)看似没有病痛的大众群体,他们在外表上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但内在却是道貌岸然,一毛不拔;看似伤痕累累而又身材矮小的税吏长,他在外表上与亚伯拉罕的子孙相差甚远,但在内在却有着与亚伯拉罕的相似之处,乐意在行动上回应神,这样的人才是天国的真子民,“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路19:9)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持守住所領受的福音

2016-6-8 12:47:00

读经分享

“人按神的形像被造”是指什么?

2016-6-9 19:32: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