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慈悲和正义(从生活小节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们今天题目是慈悲和正义,不过我不是讲这么大的慈悲正义,像哲学政zh i上所讲的。我要从生活,本来我想说从生活小节、细节来谈慈悲和正义,就是出埃及记22、23章里面的一些小节、细节,但是我又觉得这也不是小节、细节,只是我们通常不大注意的,我们希望能从这里来了解一下,圣经要求我们的慈悲和正义。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这22:21说,「不可亏负寄居的,也不可欺压他。」那么其中一个理由是他下面讲的,就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意思就是说:你经历过了作寄居的那个苦。这,我想我们能够了解,但是即使不加下面这句话,即使我们没有作过寄居的,我们也能够体会作寄居的那个苦,能够有同情心。这,我们都求主帮助。

各位,政zh i上如果讲经验主义,是好的,但也是要不得的。好的,就是我们从经验里面得到教训,这是很好;要不得的,就是你不能够经验了以后,才知道别人心里怎么想的。就是我们作弟兄的,我们不可能有机会作媳妇或者作婆婆,但是你应该能体会一个作媳妇或作婆婆的。事实上我们能经验的事情很少。我们也没有作过黑人,我们也没有作过奴工,但是我们应该不必经验,就能够体会。求神帮助我们,尤其是我们有圣灵在我们里面,希望我们能够有那个同情心。

中文讲「同情心」,英文是“sympathy”,“sym”是「共同」的意思,“pathy”是「感情」的意思。这个翻「同情」翻得很恰当。我们中国人也讲「同理心」,因为我们是被神造的,我希望我们不要只在强调自己的经验,甚至夸大自己受伤或痛苦的经验,我们能够多体恤到别人,而且也能够靠着主的智慧来行事。

这里我想就是我们常常罪人常常是相反的经验:我们没有作过寄居的,没有作过奴隶,我们不一定会体恤他们。甚至当我们作有权有势的人的时候,我们会欺压他们、欺负他们。

我常常讲,我觉得西方以前比较受基督教影响的时候,所想出来的这些政zh i理论、哲学理论比较合圣经,这传统里面有一个想法,就是权力是叫人腐化的。这六、七十年不这样讲了。现在大家都很喜欢有权力,而且觉得权力愈多愈好。有一个女哲学家HannaArendt还说权力不会叫人腐化的、多多益善,这都是不懂得我们信仰或者没有受到信仰的影响,才会讲这样的话。权力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好的东西就会叫人腐化,就是因为它好,就是因为它方便用。

寄居的会被欺压,那么有一天反过来的时候也可能,美国的底特律前一阵子破产了,其实这个情形跟南非的约翰尼斯堡(Johannesburg)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当我们只给弱势好的、方便的,然后如果不给他,他就也开始有权力抗议的时候,这跟权力在资本家手里一样,都会腐化人的。南非,各位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这国家二、三十年前,对不起我这讲出去,如果在外面,在美国是会被杀头的,就是在白人统治的时候很漂亮,尤其是那几个白人的城市,约翰尼斯堡是最有名的。其实不只是白人,我们黄种人、我们华人也相当被尊重,秩序啊、漂亮都很好。当黑人独立了以后,那个治安简直大乱,所以慢慢这些包括我们华商、华侨也都已经撤走了。我没有要说白人好、黑人坏,我也没有说我们华人好、黑人坏,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我们都是罪人。当我们有权力在我们手中,然后不顾一切使用的时候,我们都会造成社会和各方面坏的结果。

当这里说孤儿、寡妇不要亏待他们的时候,我们也想到,如果孤儿、寡妇一旦有权势,造反起来的时候,也很可怕。当寡妇如果有一天熬成婆婆的时候,恐怕也会很恐怖。那么当有些人童年的时候受过伤害,有一天有权力的时候,那个报复心也很强。

弟兄姐妹不要有那幻想,好像某些人就是天生永远可怜,有些人就是永远可恨。圣经里面、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不是这样。我们都是罪人。弱势,你要同情。正好你就是弱势、你被同情,当弱势变成强势的时候,你也要小心:你不要用你的强势来作不当的报复。耶和华在这里有很多的警告。

爱心行事需客观、中立,有智慧、耐心、信心

22:25,「我名中有贫穷人和你同住,你若借钱给他不可如放债的向他取利。」各位,反过来是不是也可能呢?反过来有人专门借钱、然后不还的,他也藉着他弱势的方式来欺负你,这也有可能的。

我听说在台湾和在美国都是比较同情弱势。我觉得这是对的,只是我们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是弱势。譬如说,我听说在台湾,房东和房客如果起了纠纷,在美国也是这样,基本上公权力是同情房客的,因为比较弱势。可是各位,我不是在帮房东讲话,你们有碰过恶房客!如果你是刚好就是碰到恶房东的话,我们也希望我们不是经验主义,不要觉得房东都是坏的,房客都是可怜的;也不要觉得房客都是坏的,房东都是可怜的。圣经上总是要我们就事论事。这,我们求主帮助我们,包括在谈政zh i上的时候也是一样,我们希望能够客观一点、中立一点。虽然现在这两个名词,大家都不喜欢听。我们求主帮助,让我们能够公平,「公平里面有慈爱,慈爱里面有公平」,而且这也需要智慧和耐心。

我在教会里常常碰到很困难的事情。有的是生病,有的是夫妻难以相处,有的是难相处的家人或者同事。我们也常常为这些事祷告,我们常常也是,「主啊!我们交在你的手里」,这些话都对,尤其是我们相信我们要把一切都交在主的手里,因为我们是脆弱的,我们需要信靠上帝。不过如果你觉得把一切交在主的手里,那个所代表的意思就是:「哦,那我们什么都不必做了」,那就错了!我们交在主的手里是一种信心的表现,「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7),我们需要很坚强的。

我是牧师,现在碰到这种事情是愈来愈多,包括有的是家暴的问题,有的是老板虐待员工的问题,有的是员工虐待老板的问题。对不起!各位这个也有。我有个朋友在矽谷以前开过公司,那么,哇!真的是有人真是这么厉害啊!他有一个工人就是常常迟到,后来他最后忍无可忍了,问过律师,律师说可以开除,他就开除了,哦,结果来了十年的官司。各位,这个世界有很多人,包括在美国这些坏风气我看都会传过来,制造假车祸、被撞伤,然后要狮子大开口;还有找一些理由,然后逼着老板把你开除,然后告的理由是你种族歧视。因为你是弱势,你的肤色是弱势,就可以告你。我觉得他们不是弱势,他们是强势,他们懂得玩法律的漏洞。

教会里面我也是听到,唉!非常的辛苦!被家暴啊!然后基督教的讲法常常就是说我们忍耐啊,我们要有爱心啊!各位也知道我的建议,就是找黑道把他打回去!要不然就是自己练空手道把他打回去!打得他腿都打断!各位我讲这话希望不是血气,我们争战的兵器不是用血气。我是在说,我多次讲过,我们希望我们总是带着爱心来行事。但是,爱心行事不是一种懦弱的态度,也不是一种信靠主就是消极、被动。

基督徒需要非常积极,非常努力的。事实上我看耶稣的生平、保罗的生平,还有旧约大卫、约瑟,我们统统不是交在主手里了,我们就无所谓。我们求主帮助,我们是祷告,如果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们也是只有祷告,求主替我们申冤。诗篇里有很多这样的话。

我们也求主帮助我们,当我们是强势的时候,我们求主让我们使用我们的强势能够造福人,能够跟人分享恩典,而不是用我们的强势和优势让别人不好过日子。可是我们喜欢这样,我们容易这样。求主帮助我们。

在22:21-25这里,都讲到你平常该有的同情心,和这个同情心其实就是正义感。那当然我们也有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不是我们这里能回答的。包括23节这里说:「孤儿、寡妇一向神哀求,神会听他们的哀声」。我们非常清楚记得,在新约路加福音18章,讲到有一个穷寡妇就是昼夜呼求官,官都不听。耶稣用那个比喻叫我们要有耐心。就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神允许这么多不公、不义、不仁、不爱的事情?(约伯记有讲,很多都有讨论。)我们并不知道。但我们知道这些都跟罪恶有关,跟神的刑罚有关,我们也知道神一定不会做错事。我们就在这种信念之下,求主让我们更坚定。我们也记得耶稣说:「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太26:11)也就是,我们行善必需常常存着对上帝的信心来行,否则作滥好人或不智之举都不恰当的。

不可毁谤你的神、牧师、长辈、官长

好,下面我们看22:28,「不可毁谤神,也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我从这里跟上面的对比:上面说「要怜悯、恩待弱势」,这里是「不要毁谤强势」。昨天晚上我跟康师母、跟我太太谈了满久的事,因为那个前两天的这个新闻,那个什么检察总长陈守煌的太太是灵粮堂的牧师。他们夫妻都是很敬虔的。好,我不会说因为他是基督徒,他很敬虔他就是对。我就跟康师母在谈。因为康师母和我都不看新闻的,不太知道发生什么事。我们还认识其中的检察官林秀涛,所以就谈了。然后我就跟我太太说,这年头,不要说这年头,从亚当、夏娃堕落开始,大概你能抓出一个大官把他打击一下,我们老百姓不管谁对谁错都说好。那个大官如果是好官,我们先天上也觉得这是无官不贪、无官不奸,打就对了。如果有个大商人他怎么样,反正打击就对了。我们通常都会这样想。可是我后来说,这样态度一定不对。

我们不去谈这个case,这个case我根本不了解。我只是说我们有一个倾向,如果弱者被欺负了,我们是很忿怒的;如果强者被打击了,我们会很高兴的。这也算正义感,这也是同情心,也不是错;但是我们需要小心,我们有没有滥用?滥用到:当强者是对的时候,弱者滥用他的弱,欺负强者了。

这里讲到说你对上帝不可毁谤,上帝是最强的强者,上帝是独一的强者。包括我们基督徒在内,也对上帝很喜欢毁谤,很喜欢发脾气。这其实也很奇怪,我们向强者或是向上帝发脾气,其实就是没把他当上帝。各位,我不知道我们当中,有谁敢跟一个全身刺青的流氓发脾气?起码我不敢!我一定对他客气的不得了。对他不敢惹!所以上帝显然不太是刺青的流氓。有的时候搞不好,我们很像是刺青的流氓对上帝。不过我在这里,我们也不去多谈这方面的神学,我们就求主帮助我们。

你可以问上帝的任何问题。圣经奇妙就在这里,你不敢问的,圣经帮你问了。约伯记就是斥责上帝的一本书。约伯记很清楚的告诉我们,有一个义人他的种种的不平,然后他对上帝的不满。而约伯记的奇妙是,上帝的三个辩护律师,说上帝没错的,最后都被上帝责备了,而约伯被上帝称赞,也有被责备,但是比他的三个律师还称赞。

这很重要,就是:我们基督徒不是说谎的;当我们觉得有不公、不义、不仁、不爱的事情,而且因为我们信靠神,我们知道神在这一切的事上是最后要负责的人,我们应该诚实的把我们的伤痛、不平、忿怒跟神讲,但是带着信心的,不是毁谤。如果是毁谤,那根本是矛盾了;试问你哪里敢毁谤一个恶劣的神呢?就像约伯妻子咒诅上帝「死了吧」,这个不是一个恰当的态度。我们相信我们的上帝是公义的、是全能的,所以我们把我们的问题带到他面前,很尖锐,很诚实,但是敬虔的,带到他面前。

你回去可以看约伯记,我们不毁谤神,也不毁谤百姓的官长。看现在,我觉得我们对老师、对长官不要任意毁谤,不管他配不配、好不好,也不是说我们该有口德。基督徒并不是鼓励人做优秀的外交官,基督徒是鼓励我们心口如一,心里想的口里就说出来。我们心里想的,倒不是说这些官、这些人,我们都觉得好人,我们太知道太多人都是恶人,每个人都是罪人。但是我们心里有上帝,以至于我们对任何事不是绝对的负面的,甚至我们对任何事是绝对的正面的。即使在百姓的官长中有很多不当的,我只能建议,包括对我们的牧师、家长、任何一个长辈,不要用毁谤的话。这是圣经讲的,犹大书讲的最清楚,当天使长正跟魔鬼争吵的时候,都不敢用毁谤的话,只说神责备你吧。

好,不毁谤你百姓中的官长,这些都是小事,怎么来应用,我们也求主帮助,起码字面上讲的我们应该很容易明白。下面可能是我们也有一点稀奇的。

22:29,「你要从你庄稼中的榖和酒醡中滴出来的酒拿来献上,不可迟延。」庄稼中的榖,酒醡中滴出来的酒,我不知道他为什为不直接说酒醡中的酒,他要说酒醡中滴出来的酒?我不知道他的意思是像我们说的,「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这个酒要献给上帝,每一滴都是滴出来的,是我的血汗哪!各位可能看过电影《血钻石》,我没有看过,我知道他在讲什么。那在早一点的时候恐怕也有很多血葡萄。那红葡萄酒,一瓶台币可以卖到几十万。我不知道在中世纪的时候酿那个酒的过程,那个是不是跟农民的血一样?我不知道有没有。

在这里,官长也好,给上帝的酒、五谷新酒也好,是我们血汗滴出来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上帝是不是敢羞辱他自己,说:「你要快一点献上,不可迟延。」记得柳宗元写的《捕蛇者传》,就是苛政猛于虎,苛政也毒于蛇!那苛政里面,最让中外老百姓诟病的,就是税吏。官家要税要钱。我们当中大概也不会体会太多。我听说在果菜市场的菜虫或者是果虫,也会这样,就是流氓抽那个摊贩的税。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我以前听过。上帝把自己比成流氓唉!你辛苦劳力收成,要赶快献给上帝,不可迟延。

我们要学习公义和慈爱、奉献、分享

然后下面这件事也是我自讨苦吃,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要提出来。22:30,「你牛羊头生的也要这样,七天当跟着母,第八天要归给我。」各位,你们带你们的小孩小时候看那个《夏洛特之网》(Charlotte’sWeb),讲到父亲要把小女孩弗恩(Fern)喜欢的那只猪杀掉了,那个猪很难过,大家也很难过。这段经文你再想想看,如果头生的羊一定要献给上帝,你什么时候献?我呢,我想,头生的羊要献,就一生下来就献,因为我是一个很小气的人,如果你要再过几天献,那个饲料都白养了,都给上帝吃掉了。所以既然要献给上帝,我吃不到,就趁它还很小的时候赶快献掉,如果非献不可的话。

然后他说,「七天跟着母,第八天要归给我。」你不觉得这很残忍吗?对我,我不想多花时间、多花饲料养那个羊。对母羊来讲,如果一生下来就拿走,痛也少一点。养了七天了,各位姐妹对不起啊,如果你的孩子非死不可,要就等到你死了以后再死;如果要年轻的时候就死,你也希望就一生下来夭折最好了或者是最不坏的。如果养了七天,上帝再把他拿走,那很痛苦。大卫的通奸生的那个孩子,差不多就是这样。这个母羊带了小羊带了七天,到第八天给了上帝,如果一定要拿,为什么不一生下来就拿?它喂了七天,舐犊情深了,有感情了,再拿走。

顺便讲一句,幸好不是拿走我们的小孩子。这个第八天归我,跟以色列人的男孩子第八天要受割礼应该是一样的。第八天男孩子受割礼,那是象征性的,好像割的地方不是他的脖子而已。因为割礼或者所谓归给上帝,就是不会再给你了。一个东西不会再给你了,就是那个东西死掉了。上帝用这个方式,来叫我们把头生的献给上帝。

好,那么我们现在试试看了,我自讨苦吃,要解释这个不人道的、残忍的,上帝又不需要的,因为上帝从来也不需要吃什么、喝什么,为什么还要这样?

第一个,其实这是慈悲。因为所有我们献的酒、谷,还有牛、羊,献上去,从来不是上帝吃,上帝从来不要吃这些、喝这些;这些都是给大家一起分享的。圣经很多地方讲到这些:奉献的东西都是给利未人、祭司,城里面的孤儿、寡妇,还有你们当中寄居的,当然还有工作者自己,我们欢喜快乐一起吃。那个比例我不太知道。不过一般来讲,以色列的一年三节,还有平常的一些头生初熟的献给上帝,那到底有多少是归给自己,这也是我们中国几千年来的问题。我不是农夫,所以我一直不知道怎么样的税制是最公平的。

各位,你觉得呢?三七五减租,(遏止了地主和佃农之间的种种不平等现象),应该很公平。也就是一个人帮人家耕田的佃农,耕完了田,(注意是帮人家耕田,田不是自己的),今年收了一千斤的谷子,三七五斤是缴给国家的地租,其它的是给自己,公平不公平?我不知道。你说公平不公平,不过如果你一个月十万薪水,三七五给国家其它给你,你一定说不公平。你一定希望百分之百是你的,对不对!我们大家都说要缩短贫富差距,可是如果抽税抽到你身上,我们都不愿意。抽王永庆,很好!应当!你是王永庆,你就说不应当。各位,我们都很自私的。社会上政zh i上的问题很难解决,就是我们没有以我们的上帝为上帝。

我不能够在这里回答这些问题,但是我非常清楚神在这件事上让我们学习,在每件事上学习以他为主。学习,包括我们辛苦工作的成果,那个是上帝的。然后上帝要把这些一些给弱势。有些的确在我们手里。在我们手里,我们能不能妥当的使用,这我们不知道。这是一个数字的分配;其实就质来讲,我们应该知道所有的,我的时间、凡我所有,全所有奉献,献上我的手脚,献上我的时间、生命,这是一个合理的,这是一个应当的。但是如果我们不认识上帝,我们会不觉得这是应当的;如果我们认识上帝,我们的生命、气息、动作、工作的机会、头脑的智慧、肌肉的体力统统来自上帝,那么我们就应当在我们自己生活上所需的之外跟人分享。但是我们也实在不知道生活所需的是什么。

对不起!各位姐妹又说了,您衣橱的衣服您都穿过吗?我猜都没有。我穿过的也是三七五之三吧,不知道穿过多少?是不是浪费了?是不是应该跟人分享?我也不知道。当然,你到穷人家恐怕也是一样,他家堆得可能更多。

不管是我们的牲畜,不管是我们的五谷新酒、我们的时间,神要我们学习尊他为大。人人都是主、都是自己的主,人人就都是小霸王,天下就大乱。一个独裁者是主,天下就大悲。大悲、大乱都不是好事。人间不会有完全好的制度,我们都是罪人,我们惟有在信靠主的情形下,希望在每一种制度下,包括在这里的学习,我们能够跟人分享、能够体恤弱势。因为给上帝我们没话讲。给了上帝,上帝再转手给城里的孤儿、寡妇、无业的,或者是穷困的,或者是寄居的,我们比较愿意。其实这里都在表达:我们不能公义,因为我们偏私;我们不能慈爱,因为我们自恋。所以我们要学习公义和慈爱。

学习尊主为大,分别为圣

好,22:31,「你要在我面前为圣洁的人。」圣洁的特点就是分别为圣。圣洁并不是指道德、生活一定是多么的好。圣洁最重要是在讲到,我们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凡事尊主为大,耶稣是我们的主」。因为圣洁,当然就可以引申很多很多事,所以你要单单敬拜上帝,所以你的生活要忠于你的配偶,所以你讲话要诚实,你行事要正义等等。

但是这里讲一件很小的事,作圣洁的人要怎样呢?因此,22:31,「田间被野兽撕裂牲畜的肉,你们不可吃,要丢给狗吃。」这我实在又不懂了。为什么?田间被野兽撕裂的牲畜,这我们今天是很少有。在以前畜牧的时代,你的牛羊常常可能被狼或者什么东西咬死了。咬死了,有的时候,主人来或者是牧羊犬或者是什么看羊的会叫,然后那个可能还没有吃,那个野兽就跑掉了,那剩的下这些肉呢?其码我会觉得,我们当然要吃掉啊!丢给狗吃,那还得了,太可惜了!「你们不可吃,要丢给狗吃」,为什么要在这里规定这件事情?不尽合理。对,起码我们会觉得煮了以后没有毒了,也不会有狂犬病了,其实狂犬病应该吃也不会传染的。那么为什么在这种小的事上有这种莫名其妙的规定呢?

各位,我都不觉得我一定能给各位一个好的答案。我也觉得你在看这些经文的时候,任何一个解经家的解释,你也不要全信。我们自己的解释也不一定都是恰当的。但是我们不管解释恰不恰当、我们接不接受,我们都先肯定这是上帝权威的话,然后我们试着去想一想。也许想不出答案,也许想得出来。

我在这里想有两个答案。一个,神要人不要把自己跟野兽同等,或者人不要把自己跟动物同等。我看现在的文化是愈来愈把自己跟动物同等,就是平等权已经愈来愈不是男女,也不是黑白而已了,而是人跟兽。我记得我曾经讲过,好像是美国卡特里娜飓风(HurricaneKatrina)之后,(我也看过类似),就是有人提了这个议案,就是在救灾的时候,救一个人的次序不可以优于救一只狗的次序。通过没有?听说有的地方通过了。这一定是爱宠物的人提出来的。所以不要以为把动物和人看得平等是很荒唐的事,这一点都不荒唐。

很多人觉得,唉呀,美国同性恋会怎么样,痛心疾首!各位,对不起,我先说美国不仅同性恋,如果他远离上帝,很快地,人兽结婚,然后向政府要求保险或者是福利,一定很快就会有。因为当人没有上帝的时候,人要自己作主的时候,天下会大乱的。

我前一阵子也是看到,就是一个网站上都是美国的一些哲学、神学的人讲:「给我一个好理由,说乱伦是错误的。」他说,他找不出好的理由。那他可以继续问,「兽交是错误的,你能找出一个好的理由来吗?」我看过很多这类的说法,他说,「你让你的宠物快乐,你很快乐,这有什么不对?」没有上帝,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各位,人不要自主。

我想这里一个理由,被牲畜撕裂的肉,不是神要人吃的,是神要狗吃的。因为原来要吃的也是牲畜,就是要让人不要像野兽一样。我有的时候也是说一些缺德的话,我觉得现在台湾你看到的广告、你看到的做法就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就是自己是一只猪,而且是一只种猪,除了吃,就是交配。对不对?就是你有许许多多的女性可以跟你交配,然后你的工作就是这个。你的工作不在耕田,你的工作不在设计,你的工作不在上班,你的工作不在创造,你的工作不在挤巴士,你的工作不在挤捷运;你的工作就是就是种猪!说起来天天吃和性爱,好像是很多人的梦。但是你再想想看,我们平常能够工作、能够辛劳、能够绞尽脑汁,「唉哟,这个project好难哦」,有挑战,不是我们人的特性吗?我们可以设计、可以去解决问题、可以去思想,这不是我们人的特点吗?而且我们人的特点,我们能够把我们辛苦得来的学习着奉献跟人分享,在这里学习慈悲和正义,我觉得是很好的事。

就这种被撕裂的,丢给狗吃,我们人不是吃这样的。好了,你要说:「啊!那你养了牛,有一天把它宰掉,然后一块一块切,是因为是你把它撕裂,人就来吃,这就合理吗?虚伪嘛!」你要这样说,我没有话讲。我们基督徒并不反对吃荤的东西,在饲养或者打猎以后得到的,我也不觉得这是错误的东西,因为圣经上允许我们这样做。你有人道精神,你不愿意吃这些也很好,但是当被野兽撕裂过的时候,我们不这样吃,因为我们不跟野兽一样。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另外一个解释复杂一点,脑筋要转好多弯。如果田间被野兽撕裂的肉,我们人可以吃,这创世记里面、还有诗篇里面有类似讲法,就是雅各特别提到,牧羊人、牧牛人帮人家牧羊、牧牛。雅各是帮拉班牧羊或牧牛。雅各向拉班讲过,说凡是被野兽撕裂的,我都带来而且我自己赔。就以色列人有这个习惯,你半夜三更,你一群牧羊人,譬如说五、六个人牧一群羊,假定在阳明山的某一个草场上,就像大安森林公园这么大一片,牧五百只羊。包括在新约耶稣的时候,不是野地的牧羊人按着更次看守羊群吗?以色列人有这看守羊群的规矩,我想很多的游牧民族都有这规矩,如果有野兽来了,那么把羊吃掉了,你只要把剩下的东西拿去给主人看,这是狮子吃的剩下一些骨头,这是狼吃的剩下一些蹄子,这是什么吃的剩下一些,你就可以不必赔。那主人一看,哦,这上面真的有什么狮子的爪啊或者是什么,不必赔。为什么?因为晚上或者白天或者任何时候有野兽,这个牧羊人自保都还来不及,要保护其它羊群也都来不及,你叫他再赔是不合理的。所以一般来讲,如果有一只羊不见了,然后后来发现被狼吃了,剩下一个耳朵啊,或者一个什么东西,你拿给主人看,主人看到上面有狼咬的痕迹就不必赔。

各位,如果不必赔,因为这是始于天然灾害。你们大概没有想到,我犯罪的头脑都比较好一点。五、六个牧羊人在冬天冷得不得了,冬天冷啊!晚上看羊很辛苦啊!这时候来吃涮羊肉是很好的,我猜牧牛牧羊的人想要吃涮羊肉是很常有的事。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人是以前台湾乡下人?我们教会同工有说,我们以前养鸡,从来没吃过鸡蛋。看了小孩子都会掉口水,妈妈会掉眼泪,因为吃不起,那个是要卖的,要维持家计的。牧羊人没有羊肉吃,没有牛肉吃,跟我们中国历史上农民耕田,没有五谷收,都是恶霸地主拿去了,(政zh i上是这样说)。但是主人可能很刻薄,牧人、工人也可能很坏,「天这么冷,我们的这个老板这么有钱,对我们苛刻,咱们杀一只羊或一只牛来吃。吃完了以后,拿个刀啊、什么东西刻一下,刻得跟狮子咬的一样。然后说,这个是被它们吃掉的,就不要赔。」圣经里说,被撕裂的,你任何情形下不可以吃,是不是也要防范人想要偷吃,然后捏造说这是被撕裂的?我不晓得有没有这个可能。不过我看这个经文的意思,我举出来的意思也是:上帝的话是很有权威,也很真实,是要让我们在生活中每个地方都能够学习的。

不是依个人喜好、环境、时代意识来做事

好,下面我们看23章。23:1,「不可随伙散布谣言;不可与恶人连手妄做见证。」这个我不想要多讲,但是我会说:这是我们常犯的毛病-散布谣言。我们都喜欢听这些、讲这些、传这些,然后在这些事上再做一些毁谤人的话。我们求主让我们避免。

23:2-3,「不可随众行恶;不可在争讼的事上随众偏行,作见证屈枉正直;也不可在争讼的事上偏护穷人。」注意看到这个字,不是叫你偏护穷人。不能偏护美女,也不能偏护丑女。不能因为她漂亮,你就巴结她;你们不能因为她丑,就同情她,要公平!对不起!我刚刚实在不应该举这个例子。这公平实在是很难讲、很难做,但是神要我们能够有一个客观、中立的看法,不要随众偏行,不要屈枉了正直。这些答案最基本的,(我们都觉得看起来很抽象),就是:你要尊主为大,生活中信靠上帝,以至于你不是用个人的喜好或者环境或者时代的意识来做这些事。不是偏护穷人的,希望能够很公平的做这个事。

23:4,「若遇见你仇敌的牛或驴失迷了路,总要牵回来交给他。若看见恨你人的驴压卧在重众驮之下,不可走开,务要和驴主一同抬开重驮。」不要说仇敌的驴被压了,老婆的车子漏了气,我都假装没看见了!就我们人很自私的!对我们有利的事,我们做得很积极;没有利的事,我们做得不积极。那么我们需要有一些第三者,就是像神所设立的公权力,来监督我们。他们也有很多罪恶,但我们必需相信神有更美好的旨意。我们希望在这里面,我们不是消极的,也积极的把恶法、恶官、恶民能够制裁。但是我们自己要尊主为大。其实在这里,我也觉得慈悲和正义也可以在一起。你帮你的仇敌的驴抬开,这个对你其实没有损失。花一点力气是真的。但是对你们以后的友善,甚至把炭火堆在他头上,可能都有这种好的果效。

23:6,「不可在穷人争讼的事上屈枉正直。当远离虚假的事。不可杀无辜和有义的人,因我必不以恶人为义。」「穷人争讼的事上屈枉正直」,我们会不会这样讲呢?政zh i学上有人这样提,分大饼的时候要怎么分最好?就是最有力、最可怜的人。这说起来很好听,但是是不是公平的呢?你们今天在公司里,做一个project,要怎么分?这个project总共赚了一百万,然后你们有十五个人要怎么分?你说:「家里小孩最多的、最穷的分最多。」这个你觉得合理吗?实在是很多政zh i学者很慈悲啦!但是,你作老师有这样改分数的吗?如果是这样,那我一定常常成绩很高,因为我们都会说,老师应该把最高的分数给那个成绩最好的人嘛!他考几分就是几分嘛!可是,因为他家很穷、他很可怜、他需要奖学金,我们就要给他的分数高一点吗?这些都不是那么好回答的。

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合唱团有没有比什么分数,我想你们也不会有这种打分数,那会让你们撕破脸。如果下一次有人说:「今年每次聚会前献诗的,你觉得哪个唱得最好,请你不记名投票。」如果有哪个混蛋提出这个建议的话,那一定完蛋了。好,如果有,我们应该投给谁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投给唱得最烂的那个人呢?因为他最需要掌声啊!我们绝对不要屈枉正直。这些都是很困难的事,但是我们生活中我们需要求主帮助我们。

「要远离虚假」,虚假就是不真实,不一定是不正义。

「不要杀无辜和有义的人」,这些他只是这样讲,并没有告诉我们因为他外在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

23:8,「不可受贿赂;因为贿赂能叫明眼人变瞎了,又能颠倒义人的话。」从有陈水扁的案子开始,我有的时候就跟康师母谈贪污的事。各位,我不懂法律。我们当中懂法律的请原谅我乱讲话。康母师那时候说:「贪污还不好抓吗?你把那么多钱放在自己家里,那肯定是贪污嘛!该杀。」我说:「太太,照我看,假如一个大工程,这个工程一亿,我是校长,我是最后决定哪个公司得标的人。在那个公司得标了以后,我妈妈收到了那个公司给她的一百万。这是不是贪污?这是不是贿赂?」我一个不懂法律的人,我觉得很难。如果那个公司得标了,得标以后或者以前,我妈妈拿到了那个公司给她的一百万的什么东西,你要说我他利图他人,或者我贪污,或者他受贿赂,你必须证明一件事,就是那一百万跟他得标有直接的关系;你不能证明就不行。然后在送贿赂的人,我们中国官场、商场送贿赂,哪有你想的那么笨!也许他会找到我妈妈的一个学生,送给老师,你能在法院上证明不是师恩吗?他找我妈妈的学生来送。也许再送一笔钱,给我的岳母,然后当然你可以继续写小说,然后岳母就黑吃黑把这笔钱拿掉了,我就拿不到了。

贿赂叫人眼瞎。我刚刚举的例子,我希望你们知道,尤其我们中国官场或者商场,贿赂叫人非常聪明,想办法削尖脑袋,怎么样受贿赂,怎么样不着痕迹,怎么样法院没办法办你。但是圣经上讲,贿赂、所有的罪恶都叫人眼瞎。弟兄姐妹,不要作那个智慧型的罪犯。没有这种事。犯罪就是愚蠢的。让我们敬畏上帝,走正路。受贿赂一定有好处,所有的罪恶,包括婚外的性行为,包括我们不节制的说话、不节制的吃东西,一定都有暂时的爽快,但是会有长期的痛苦,会让我们的眼瞎。好,这个是受贿赂。

上帝要我们因着信心,和人和万物有很好的关系,且心里有安息、能舒畅

  安息年

第9节又讲到说,不要不可欺负寄居的。到第10节讲到一些节期,「六年你要耕种田地,收藏土产,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这我们也提过,这也是基督教非常奇妙的地方。我们信靠上帝,我们上帝是什么事都管,我们上帝是主,我们上帝叫我们人和人之间、人和动物之间、人和植物之间,甚至人和土地之间,都能有一个很好的关系。土地会很疲倦的。河流会被人污染的。这些我们都希望因为人认识了上帝、信靠了上帝,我们不是只有想到我自己的利益。我们以前以为有利益的,后来都没有利益,而且那祸患能不能解决,我不知道。

我看过一个十九世纪曼彻斯特(Manchester)城市的一个照片还是画,那真恐怖哦!曼彻斯特,英国的工业g e命后的一个大城市。那个城市里特点,到处都是烟囱,因为是工业城!那不知道制造了多少财富,也制造多少工人的寿命好像不超过三十岁,大概都是肺病死的,但制造了非常多的富裕。我也听说,纽西兰曾经派人到台湾来考察,因为我们有经济奇迹。纽西兰跟我们差不多。纽西兰政府看了结果,「这不值得。」这么漂亮一个岛,因为发展了工业,发展了商业,赚了那么多外汇,结果赔掉了这么多绿色的土地和绿色的河流,这是很可惜的!

我们信靠上帝、我们不以自我为中心的时候,我们能够最有智慧、最慈悲、最怜悯的,对自己、对人、对动物、对植物、对河流、对土地。这几十年,讲什么大河、大海、大山、大江,然后绿色啊…,然后越讲愈多。但圣经早就讲了,11节,「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你要让地也休息。圣经里面讲到,那个安息年,不仅是「叫地歇息」,包括让人不要再有债务,让人心里也安息。

「不耕不种,使你民中穷人有吃的」,你看这两句话是不是矛盾的?「不耕不种」,我自己都没得吃了!这里意思,重点不在不耕不种,重点甚至不在环保。重点在:我们对上帝的信心是跟爱心连合在一起的。因为这一年不耕不种,所以这一年这个土里出来的东西穷人都可以吃、都可以拿。平常穷人只能在你收成的时候拣拣零碎的,今年他们都可以吃,连野兽也可以吃。

「你的葡萄园和橄榄园也要照样办理」,就是说我们对上帝的信心,使我们的心中的平安和跟人的分享会更多。

安息日

23:12,「六日你要做工,第七日要安息,使牛、驴可以歇息,并使你婢女的儿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畅。」我是最喜欢这种句子了,我最喜欢放假了!以前真的好残忍哦!小学的时候、中学的时候最希望台风来,因为台风来可以放假。这很残忍,你的放假建立在那么多的大水、淹水上面,但是那时候也只想到自己。

各位,民zh u政zh i一人一票,其实也是一个不得已的残忍,就是大家尽量自私,所有自私的、不同的人投票,结果就是多数人得到最大的福利就好了。其实这还不是公平,这也还不是慈悲,但这是不得已的,所以多数来表决。所以,也有很多人说,我们需要注意到少数人,因为少数人是弱势。我也觉得不一定是这样。我只是想到人在人间真是很辛苦,我们的主又很仔细的让土地歇息,做工的「牛、驴可以歇息,婢女的儿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畅」。

我也不是在批评政zh i或者在讲这些事。我们在台湾比较少看到。各位,你到中国大陆看到过吧?我在温州、上海都看到过,这些都是很发达的地方。那个老先生骑着一辆脚车或者是什么板车,那上面的东西真是多到那老先生恐怕也负担不起。有的是老太太、有的是中年妇女。如果是卡车,那也是堆得满满的。我们小时候也有,就是超载啊,警察常常会抓。那个汽车的引擎,我看也很累。人为什么会这样?一方面我们活得很辛苦,要汗流满面;另外一方面,我们很贪婪,我们很没有同情心。

23:13,「凡我对你们说的话,你们要谨守。别神的名,你不可提,也不可从你口中传说。」这节经文你以为是接着十诫的,或者是什么很重要的神学教义的,他居然只是在说,让你的牛和驴可以休息,让你家婢女的儿子和寄居的可以舒畅。「舒畅」这个字翻得很恰当,舒服一点、畅快一点。人生很辛苦,人生很无奈,人生也很空虚,但是我们信靠上帝,依靠上帝的人,虽然我们的辛苦、无奈、空虚并不会减少,但是我们的充实、我们的有目标和意义,可以在主的恩典中增加。

我们低头祷告。天父,我们谢谢你的恩典,求主同在,求主怜悯我们每个人,求主怜悯恩待我们,让我们能够有慈悲、有正义、有安息、有舒畅。在艰难中艰难的学生时期、结婚时期、养家时期、工作时期,甚至在我们退休,看起来可以舒畅,又因为身体不好的艰难,是我们一辈子都会有的。但是主,求主的恩典使我们能够在这一切的艰难中,因为相信你、认识你、尊主为大、跟随你,我们能够在艰难中有更多的舒畅、盼望、安息和丰富。奉主的名祷告。阿们。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神阿,你是谁?

2016-6-20 19:51:00

读经分享

你认识的最坏罪人

2016-6-21 4:27: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