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价值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们来读路加福音8章26节至39节,主耶稣在格拉森的旷野医治了一个被鬼附的人,藉着这一段经文我们来思考“生命的价值”。路加福音8章26节:他们到了格拉森(有古卷作“加大拉”)人的地方,就是加利利的对面。主耶稣为什么要到格拉森呢?祂是怎样来的呢?在这段经文前面有一段记载,主耶稣和门徒一同乘船渡过了大水,路加福音8章22节说:有一天,耶稣和门徒上了船,对门徒说:“我们可以渡到湖那边去。”他们就开了船。而且他们在路上遇到了拦阻,23节:正行的时候,耶稣睡着了。湖上忽然起了暴风,船将满了水,甚是危险。因着这大水上所起的风浪以至于门徒都害怕了,24节:门徒来叫醒了他,说:“夫子,夫子,我们丧命啦!”主耶稣醒了,斥责那狂风大浪,风浪就止住,平静了。那么,平静的湖面上为什么突然起了风浪呢?这让我们看到灵界背后那恶者的拦阻,他藉着狂风大浪企图遏制船的航行。由此我们就可以知道,主耶稣到格拉森有一个美好的目的,以至于魔鬼都要拦阻这件事。那么主耶稣要到格拉森干什么呢?祂到了加利利湖的对面。路加福音8章27节:耶稣上了岸,就有城里一个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来。这个人许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他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是因耶稣曾吩咐污鬼从那人身上出来。原来这鬼屡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铁链和脚镣捆锁。他竟把锁链挣断,被鬼赶到旷野去。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群。”是因为附着他的鬼多。鬼就央求耶稣,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通过这一段圣经的记载,我们看到当主耶稣上了岸的时候,有一个被鬼附的人就大声地喊叫起来。他为什么要喊叫呢?让这个人喊叫的不是别的,乃是附在他身上的一群鬼。这一群鬼因主耶稣的来到,就恐惧害怕了,他们对主说:“求你不要叫我受苦。”那么从这段话我们看出,主耶稣这一次来是有目的的,主耶稣决定要来救这一个被鬼附的人,主耶稣要把这一群鬼从这人身上赶出去,来医治这人。所以灵界里面的这些鬼已经感觉到不妙,于是他们就大声地呼叫起来。

透过这段记载我们来思想,在格拉森旷野的这个人他的景况如何?这个人是遭遇了双重捆绑的一个人。首先,我们谈谈他内在灵魂的捆绑。他内在灵魂的捆绑是什么呢?有一大群的鬼附在他的灵魂上,以至于他被折磨成一个疯子,一个神志不清的人,一个没有理智、失去正常人生活的人。所以这个人活在悲惨之中,活在可怜的境况之中,他的灵魂被一道一道锁链紧紧地锁着,因为他身上附着一大群的鬼,那鬼的数目多得可怕,仿佛在他灵魂上捆了一道一道的绳索;这是这个人陷入悲惨境遇,非同一般人生的内在原因。他真是太可怜了,他是一个活生生的灵魂,是我们上帝所创造的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但是因着人的堕落与罪恶,魔鬼便在人的生命中作了王;而且不只一个灵控制他,而是一大群的邪灵依附在他的灵魂上,紧紧地缠绕他,这是他内在的捆绑,内在的锁链,在他看不见的灵魂的深处他被可怜地捆绑着。其次,这个人还受到外在的捆绑。外在的捆绑是什么呢?因为他被鬼附着,已经失去了常人的理性,所以大家都藐视他,也惧怕他,把他赶到了旷野。怎么办呢?因为他常常去伤害人,鬼在他的身上,他是那样的可怕,他大喊大叫,于是人们就用铁链、用脚镣来捆锁他。他不但灵魂被捆绑了,他外在的手脚也被戴上了锁链,这是一个极端悲惨的人,他已经陷入如此一个可怜的光景,他的灵魂遭受了多么大的挫伤,多么大的压制,多么大的捆绑,更可怜的是他外在的手脚又被铁链、脚镣、绳索捆绑。然而即使是这样,“他竟把锁链挣断,被鬼赶到旷野去”,可见他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他从哪来的这么大力量?原来他的灵魂深处有一大群鬼在依附着,藉着那群鬼的力量,他居然把这些捆绑、锁链都挣断了。他是那样的不正常,他是那样的凶神恶煞般的一个人,大家没有办法,只好把他赶到旷野去。那么他住在哪里呢?他住在坟墓中,他不住在房子里,他过的不是常人的生活。他白日光着身子在那里嚎叫、奔跑;他夜间在旷野、在坟墓里出入,真如一个凶神恶煞一般。而且他光着身子,许久不穿衣服,已经完全失去了耻辱感,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上帝造他时所赋予他的理性被这一群鬼完全摧垮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精神彻底被摧垮了,他就在坟墓里大喊大叫,他就成为这样一个人。这个人被捆绑的何等悲惨!他内在的灵魂遭受了那么大的捆绑,居然没有一个人爱他,人也确实无法爱他,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人的理性;他的手脚又遭遇了那么大的捆绑,他被人打得遍体鳞伤,他就是那么可怜的一个人。他每天光着身子在旷野跑,半夜在坟墓里出入,令人毛骨悚然;甚至在别人安静入睡的时候,他在旷野大声地呼喊,像鬼一样在那里嚎叫。

这样一个人在我们所谓正常人看来还有价值吗?我们虽然没有到过格拉森的旷野,我们也没有亲眼目睹两千年前这个被鬼捆绑的人,没有看到他是何等的可怕,但是我们的经历告诉我们,我们也经常遇到类似的人。有时当你走在大街上的时候,甚至在角落中,你会看到那些浑身脏兮兮、污秽不堪、头发蓬乱、赤身露体的流浪汉,那些精神病患,那些智能不足的人,他们被赶到街头,赶到角落里。当你遇见这样的人,当你看着他的时候,你对这个人的反应是什么?你怎么看待这个人?你心里怎么思想这个人?在你看来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价值?你里面有没有怜恤他的心?这样一个人,就类似于格拉森旷野被鬼附的这个人,当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我们曾经一次一次地遇见过这样的人,我们看到他的第一反应往往就是:“这是一个没有用的人,这是一个毫无价值的人,这是一个不正常的人,他没有什么价值,他失去了人生的意义,这是个令人厌烦的人,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人;他浑身脏臭,他满身污秽,他的面孔抹满了污秽的油脂,他的头发是那样的乱,那样的脏,甚至他随便地披着一件破碎的棉袄,那一件破碎的棉袄可能是在垃圾堆里捡来的,可能披在他身上已经几年了,他的脚是那样的黑,他的手是那样的肮脏。”我们经常在大街上、在垃圾筒旁边看见这样一个人,我们看见过类似的人,就像格拉森旷野光着身子喊叫的那样一个人。你看到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是已经失去了人生意义的人。第二个反应就是你想赶快地离开这样一个人,你躲之不及,因为他是那样的污秽,他身上发出的臭气都令你赶快地要逃避,你厌恶这样的人。当你站在他旁边的时候你忍受不住,你要赶快地躲开,你要远远地离开,这就是你对他的反应,没有价值,没有人生的意义,要远远地躲避。第三个反应,你对这样的人甚至已经失去了普遍恩典中的怜悯之心,你连一丝一毫的怜悯之心都没有,你连送给他一个馒头都不愿意;你想做的就是赶快地躲避他,赶快地离他远一点,越远越好。在你的眼中,那些穿着豪华的礼服,那些有着高尚的学识,开着闪亮的汽车的人有价值;那些科学家有价值;那些企业家、百万富翁有价值;那些有名望的人有价值,人们对这样的人趋之若鹜。当一个明星来到一个城市的时候,大家像潮水一样涌向他,甚至相互拥挤,相互踩踏,挤破了门,踩掉了鞋。人们以用手来触摸一下这些有名望的人为荣耀。一个明星的签名,能让所谓粉丝的心无比喜乐,甚至有许多年轻人可能把它保存一辈子,因为那是他的荣耀。为什么当一个尊贵的、所谓有地位、有名望、有学识、有荣耀、有财富的人,当那些歌星、明星来到一个城市的时候,大家像潮水一般涌向他?这里面反映的是什么?反映的是人对人生价值观念的判断。你在用什么判断?你是用上帝造他的人生本身的价值来判断呢?还是用他外在所拥有的东西来判断呢?当你随同人们像潮水一样涌向明星、涌向那些伟人的时候,你判断人生的价值不是用人生内在的价值为标准来判断,乃是用其外在拥有什么而判断。像比尔盖茨这样有钱的人,大家都羡慕、都尊敬他,为什么?因为他拥有几百亿的资产;像赵薇那样的明星来了,大家趋之若鹜,为什么?因为她是有名望的人,她是红得发紫的人。为什么?因为你用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来判断人生。当你和大家一起像潮水一样涌向这些明星、伟人的时候,这里面反映的就是你人生的价值观念,事实上你就是以今生的骄傲、今生的虚荣、今生的财富这些外在的享受作为你人生价值的判断标准。

城里的人有没有像潮水一样涌向格拉森那个被鬼附的人呢?没有,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民族的人愿意到格拉森被鬼附的人面前,因为他没有名望,因为他没有财富,因为他没有地位,因为他没有健康,因为他污秽,他肮脏,他活得不像样子,所以大家轻贱他,瞧不起他,大家认为这个人毫无价值,一点人生的意义都没有。这就是人对人的判断。可是,这一天我们的主耶稣越过了拦阻,渡过了加利利湖,来到了格拉森的旷野,祂居然要拯救这个人人厌烦、人人躲避的人,要拯救这个被人赶到旷野、在大众眼中毫无价值的人。这个人处于悲惨的境遇中,他的人生受着双重锁链的捆绑。他内在的灵魂受到捆绑,密密麻麻的绳索、有力的铁链勒在他灵魂的脖子上;他外在的手脚也受到捆绑,人们用铁链和脚镣捆锁着他的身体。这是何等可怜的一个人!这是上帝所造的一个生命、一个灵魂,但是他就这样被捆绑着。当主耶稣来的时候,主耶稣的大能威胁了他里面的邪灵,所以他们嚎叫,恳求主耶稣不要把他们赶到无底洞。主耶稣问那邪灵名叫什么,他说他名叫“群”,“群”就是很多的意思,因为附着那人的鬼多。主耶稣为什么要问他呢?难道主耶稣不知道吗?主耶稣既然对一切都了如指掌,祂为什么还要问呢?因为祂要让这个被鬼附的人亲口告诉人们他身上的污鬼有多少;主耶稣要让人们知道这个人悲惨可怜的根本原因,在于他灵魂深处所遭受的捆绑。

32节以下:那里有一大群猪在山上吃食。鬼央求耶稣,准他们进入猪里去。耶稣准了他们。鬼就从那人出来,进入猪里去。于是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在湖里淹死了。放猪的看见这事就逃跑了,去告诉城里和乡下的人。当这些鬼央求耶稣准他们进入猪的生命里去的时候,我们的主允准了。我们的主一允准,这些鬼顿时就附在猪的生命上,这一群猪顿时就失去其生命的常态。从这里我们看到,鬼的工作就是专门毁坏上帝所创造的正常次序。这群猪活在正常的生命中,它们活在自己生命的次序与法则之中,它门在那里安然地吃着食,活出它们的形态来;但是当这群鬼突然进入它们生命深处的时候,它们的生命被鬼被依附,这一群猪顿时就失去了常态,它们顿时就被一种力量鼓动了,它们失去了上帝所创造它们的那种生活的次序,它们的生命顿时就混乱了,就处在一种极端的败坏中。它们突然狂奔起来,它们一个个嚎叫着,大力地狂奔,然后一个个冲下山崖,掉到湖里,一个个被淹死了。主耶稣为什么允许这个景象发生?祂要让祂的门徒,让门徒知道鬼的力量何等大,他又是怎样毁坏着上帝所创造的生命,破坏着上帝所设立的次序与法则。当这群鬼进入猪群的时候,这些猪的次序被打乱了,它们生命的常态失去了,主耶稣让门徒看到在那肉眼看不见的深处,那一个个邪灵何等大有能力。虽然你眼见的是一群猪嚎叫着奔向湖水,跳到水中,但是在你肉眼看不见的深处是那可怕的邪灵、堕落的天使,他们从那个被鬼附的人身上进入了猪群。当我们看到这一群猪嚎叫着冲向湖面,一个个落在水里被淹死的时候,我们来思想那个被鬼附的格拉森人,他生命的光景可怜到何等地步,污鬼对他灵魂的缠绕到了何等地步——这正是我们人生之所以愁苦的一个原因。主耶稣藉着这个功课教导我们,我们人生所受污鬼的折磨是何等可怕。上帝创造的人的灵魂处于多么优美的次序中,人应当活在一个正常的法则、一个美丽的道理之中。然而在这段经文中,当污鬼进入格拉森这个人的生命之后,人正常的法则就被违背了,他顿时就赤身露体,在旷野大声地嚎叫,他就无端地叫骂,他就失去了白天与黑夜的概念,他就半夜三更在坟墓中出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不正常的人,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赤身的人,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污秽的人,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大喊大叫的人;主耶稣藉着这个事情要告诉我们,灵魂的捆绑何等重,邪灵的力量何等大,当污鬼在人的生命中作王的时候,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情。

35节以下:众人出来要看是什么事。到了耶稣那里,看见鬼所离开的那人坐在耶稣脚前,穿着衣服,心里明白过来,他们就害怕。看见这事的,便将被鬼附着的人怎么得救告诉他们。格拉森四围的人因为害怕得很,都求耶稣离开他们,耶稣就上船回去了。鬼所离开的那人恳求和耶稣同在,耶稣却打发他回去,说:“你回家去,传说神为你作了何等大的事。”他就去满城里传扬耶稣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当这一群鬼从格拉森人身上出来之后,发生了什么景况呢?这个人就“坐在耶稣的脚前,穿着衣服,心里明白过来。”他恢复了正常,他的理智正常了,他的思维正常了,他的耻辱感恢复了,他穿上了衣服。他在主耶稣的面前心里明白过来,和一个正常人没有区别,一模一样,甚至比我们所说的正常人还要好,因为他灵魂里面的污鬼全部被主耶稣赶走了,主耶稣把束缚他灵魂的绳索一道道都砍断了,把捆绑他灵魂的锁链全部断开了,这个灵魂顿时就得到了释放,从没有次序进入了次序,从没有正常的思维进入了清晰的思维,从没有耻辱感进入有廉耻感,这个人明白过来了,正常了。这是多么令人欣喜的一件事情。原来被人看作没有价值的、没有任何办法医治的一个人,就这么简单地被主耶稣医治好了,主耶稣把那些鬼赶出去之后,这个人顿时就恢复了健康,我们看到这个转化是何等的奇妙。当主耶稣把这灵界的力量驱赶出去后,这个人顿时就得到了释放,这又让我们看到主耶稣那奇妙的大能。但在这之前你看到一大群猪嚎叫着冲向山崖,落在水里的时候,那个景象是何等的可怕,凡是看见了这样事情的人,必定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群污鬼的力量是何等大呢?但是,有一位力量比他更大的。比那一群鬼更大的力量就是主耶稣的力量,祂的威力何等的大,居然一句话就把这些鬼赶走,这些鬼在祂面前彻底地降伏。

透过这个格拉森人被医治,清醒、明白过来,你要思想我们的主是何等奇妙,祂的能力何等浩大,祂的荣耀何等华美。当人灵魂深处受到这样的缠绕的时候,谁能解开呢?世上的医学能解开吗?最伟大的医学家能告诉你这个人怎么样吗?他们所有的医学的判定和圣经的判定一致吗?所有的医学家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遍读世界上所有的医学书,给你下的病理的诊断都是错误的,因为没有一个医生的眼睛能够看到人灵魂深处的捆绑,连一个都没有。其实我们世界上这些疾病、这些患难,从根本上来讲都是从罪恶而来。当然从局部来讲,你今天的受苦不一定是罪带来的,但是从人类堕落的根源来看,人类所有的苦难都来自于亚当的堕落。自从这一堕落产生之后,人类灵魂深处就被罪恶、被魔鬼上了枷锁、捆了锁链,灵魂的脚被脚镣深深地锁着,没有一个医生的眼睛能够看见。人所有次序的毁坏、所有荣耀的失去、所有价值的丧失、所有尊贵的消没都是源自于灵魂的捆绑,在他灵魂深处有一道又一道的绳索在捆绑着。我们目睹的是人生命的不正常,我们目睹的是一个人凶暴、残忍,我们目睹的可能是家庭不合,我们目睹的可能是父母流泪伤心、夫妻反目成仇,其实这些背后是什么?为什么和睦的次序失去了?为什么夫妻的法则失去了?为什么父母、儿女之间不能和睦相处?为什么民族与民族之间要彼此攻打?为什么国家与国家要发生战争?那是因为我们灵魂的深处被捆绑了,被罪恶捆绑了,被魔鬼捆绑了,被一大群鬼捆绑了。有许多人为什么变成了面目疮痍的人?为什么活在那个死荫的幽谷当中?为什么许多人残忍凶暴?为什么许多人杀人成性?因为他的灵魂受捆绑,一股邪恶的势力深深地依附在人灵魂的深处,使他失去了上帝所创造的正常的次序,正常的法则,就像格拉森的被鬼附的人一样,他失去了理智,失去了耻辱感与人生的尊贵感,他就活在那一个令人厌烦的生活形态,令人恐惧的大喊大叫之中。然而世界上最伟大的心理学医生也看不见灵魂深处的锁链。主耶稣藉着这一群猪的投水,让我们看到鬼的力量何等大;透过医治这个格拉森被鬼附的人,让我们看到主耶稣才是伟大的灵魂的医生。没有一个人看见人灵魂深处的捆绑,主耶稣看见了;主耶稣远远地就看见旷野中那个人,他活在一个悲惨、不正常的次序中,那是源自于他灵魂深处的群鬼的折磨,他们依附在他的灵魂上,时时刻刻地、昼夜不停地在摧残着他的生命,在瓦解着他的灵魂,在折磨着他的理性、他的思维,那个人是何等的悲惨,然而除了主耶稣没有一个人看见这些。即使是今天你把这个人领到最高明的医生面前,也没有谁看得见他的病症是什么;但是主耶稣从高天上看得清清楚楚,祂决定释放他,所以这一天祂渡过加利利湖,来到了格拉森的旷野,祂决定要拯救这个人。在格拉森城没有一个人不惧怕这个人,没有一个人不躲避这个人,没有一个人不认为这个人没有价值,这个人已经完全失去所谓作人的价值,谁愿意拯救他呢?谁愿意靠近他呢?但是居然有一个人,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祂这一次专门到旷野要拯救这个人,而且祂一句话就把这个人拯救了,这个人顿时清醒了,顿时明白了,而且穿上了衣服。这是何等美妙的一件事情!

在我们想来,当这个人被医治,清醒过来的时候,格拉森城的人将是多么喜悦,他们要何等夸赞主耶稣呢?他们不应当把这样一个伟大的医生请到家吗?不应当把这样有奇妙大能的人带回家中来敬仰祂、称赞祂、夸耀祂吗?然而,我们来看一下格拉森城的人是什么反应,37节:“格拉森四围的人因为害怕得很,都求耶稣离开他们,耶稣就上船回去了。”这真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试问,今天如果我们城里来了一个奇妙的医生,能医治疑难杂症,那么会有多少人要用重金去聘请这个医生呢?格拉森城这个被鬼附的人,被主耶稣这样医治了、清醒了、明白了,这全城的人不应当欢呼吗?他们确实应当欢呼,因为这一大群鬼被主耶稣赶走了,试问这个城将多么安静呢?他们再也不必怕鬼的搅扰。这些格拉森城的男女老少不需要再惧怕了,当他们的脚走过格拉森旷野的时候,他们再也不需要惧怕了,因为这个人再也不会大喊大叫了,再也不会拿起石头砍自己,扔石头打他们了。孩子平安了,妇人不再害怕了,老年人也不再害怕了,这个人的清醒给全城带来多大的平安呢?那么按常理说,格拉森人应当高兴,应当喜悦,应当欢呼,把这个人请回城,然后把医治这人的主耶稣赶快迎到城中,以高贵的礼遇来待祂。可是,当主耶稣医治了这个人之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格拉森合城的人都求主耶稣离开他们:“耶稣啊,你赶快走吧,你赶快走吧,离我们远去吧。”为什么格拉森全城的人都要主耶稣赶快走?为什么?从这个医治的经过你就可以知道,因为他们害怕,他们害怕失去财富;因为他们家里还有猪、牛、羊,当他们看到那一群猪投到海里淹死的时候他们惧怕了,他们唯恐主耶稣再吩咐鬼进入他们家的牲畜身上,他们就会丧失了这些财富。这就是他们要求主耶稣离开的深层次的原因。那么透过这一段圣经又给我们一个比较,我们看到,格拉森人所追求的价值是什么?他们有没有看重那个被救过来的人的价值?没有。他们认为什么是他们人生的价值?财富是他们的价值。他们要什么?他们要财富,而不要清醒过来。他们宁愿灵魂被鬼缠绕,他们不愿意被释放。当然,在这里我们不妨来思想一个问题,主耶稣为什么允许鬼依附在猪的身上,让一大群的猪投在水里淹死?其实读到这里的时候,许多人心里顿时就要发出一个问题,你很快就要发出感慨:“这多么可惜,这一群猪就这样被淹死了,一大群的猪,它们值好多好多钱,多可惜!一定要这样吗?”难道主耶稣不知道这一群猪的价值吗?主耶稣不知道这一大群的猪能卖多少钱吗?主耶稣当然知道。那么主耶稣为什么要允许这一群猪活活地投在水里淹死,而让这个人清醒、明白过来,为什么?因为主耶稣要藉着这件事情教导祂的门徒一个功课,教导他们一个人生的道理,就是人的价值远远地胜过世间的财富;这就是主耶稣的价值观念,因为人的生命是上帝所创造的,而且是照着自己的形像所创造的。这个被鬼附的格拉森人,虽然在常人的眼中已经失去了人的价值,但是在神的眼中他依然是宝贵的,因为他是上帝所创造的一个人,他之所以活在一个不正常的光景中,是因为他的灵魂被污鬼折磨、依附缠绕,是因为他的生命受到了捆绑,受到了锁链的勒索,他需要的是释放,而不是藐视;他需要的是医治,而不是被赶逐。

主耶稣藉着这一大群猪的丧失,告诉我们人的价值胜过世间财富的价值。这就是基督教的人生观。当你没有这一人生观的时候,你会藐视人,你判断人生的价值往往都是用外在的东西来判断。你把这个人外在拥有的财富当做他人生的价值,你把这个人所拥有的外部的知识作为他人生的价值,你把这个人所拥有的社会上外部的名望、别人的评价作为他的价值,这就是世界的人生观,这就是世界的价值观,人生的价值不是从人的内部来判断。当你不认识上帝的时候,当你不晓得人是照着神的形像而造的时候,你绝对不会从神的形像来判断人生的价值;所以当你走在大街上,当你看见垃圾堆旁那个脏兮兮、污秽不堪的人、那个神经质的疯子的时候,你唯恐避之不及,你厌烦他,你觉得他恶心,你藐视他,虽然你不说,但你里面发出一个叹息,认为这个人已经毫无价值了。然而他真的毫无价值了吗?当主耶稣医治了这个格拉森人以后,他有没有价值呢?他的价值恢复了。可是格拉森城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还追寻着世界的价值观,他们用属世的价值标准作判断,来看待主耶稣,他们居然把医好这个人的主耶稣赶出城外,他们拒绝主耶稣进入他们的家,进入他们的城,他们“都求耶稣离开他们,耶稣就上船回去了。”这对我们是何等大的一个提醒,因着人们错误的价值观,他们居然拒绝耶稣。今天我们人类为什么普遍地拒绝耶稣?因为他活在错误的价值判断当中,他活在错误的人生观、价值观与世界观当中,当他以这个世界的标准来判断人生的时候,他必然拒绝主耶稣。这些格拉森城的人宁愿要猪、要财富,不愿意要一个被鬼折磨的人清醒过来;他们宁愿把耶稣赶走,不愿意那些污鬼离开这个城。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人们堕落之后的理性是何等的错谬,他们的价值观念是何等的颠倒!主耶稣的能力何等大,在祂的手中有何等大的价值!人生的价值何等大,被上帝所创造的那个神的形像的价值何等大!可是没有人要这个,人们宁愿要外部的财富与虚荣,不要这个价值。

我们不妨自问,你今天怎样判断人生?你以什么为价值?主耶稣用这一大群猪作代价,来拯救这个被鬼附的人,这给我们什么提醒?今天当我们教会传福音的时候,为了拯救灵魂,我们动用一切的财富都是值得的,因为主耶稣曾经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关于生命的价值,圣经给了我们两个公式,体现了造物主对人生价值的看法。第一个是在创造的时候神给我们的法则,“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创9:6),这是在旧约上帝给出的人生的公式,即人的价值等于人的价值,人的价值绝不等同于万物的价值。我们的上帝在旧约有没有这样说:“流人血的,用百万的资产赔付就可以了”?没有,如果我们的主曾给出这样一个价值公式,那就意味着人的价值等于财富的价值,等于万物的价值,但是主给出的价值的公式是“人的价值只等于人的价值”;所以在这样一个基础上,上帝给出了这样的律法,“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人的生命是等同的。这是上帝在旧约的时候,从创造的角度给出的我们人生价值的公式。那么在新约的时候,主耶稣以救赎主的身份又给出了另外一个公式,“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这是第二个价值公式,就是“人的价值大于所有财富的价值,大于万物的价值”。在神的眼中人的生命是宝贵的,宝贵到一个地步,值得我们的天父舍弃祂的儿子来成全这个救恩,把他们救赎出来。

格拉森城的人持守的价值公式是人的价值不若群猪的价值、小于群猪的价值,他们认为这个被鬼附的人、在旷野喊叫的人的价值小于群猪的价值。其实,当我们思想圣经的道理的时候,你要想到我们自己怎么看人,很多时候我们的眼光还是放在那些所谓的名人、尊贵者、有财富的人身上;你的眼光有几次能够卑微地、真诚地停留在那些贫穷的、可怜的、瞎眼的、赤身露体的人身上?当年主耶稣传福音的时候,正是行走在这些人之中。主耶稣不单单去拯救那些瞎眼的、贫穷的,那些被大麻风病折磨的,主耶稣居然到了格拉森的旷野,去医治那个被常人看作毫无价值的人,这就是主耶稣的价值观念、人生观念。其实格拉森城的人的价值公式,我们今天依然如此持守,全世界任何一个无神论者的心中都是这个公式:人的价值小于财富的价值。但是主耶稣藉着这个医治,藉着损失了一大群猪作代价来医治这个人,告诉我们人的价值大于所有财富的价值,大于万物的价值;就算你能赚得全世界,倘若你为此丧失了自己的性命,那有什么益处呢?你拿什么换生命呢?!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

所以,当我们在教会里作工的时候,我们要明白拯救灵魂是最有价值的事工,它值得我们耗费财富,我们纵然牺牲了一些财富的价值,若能够因此使一个灵魂得到医治与救赎那就是值得的。圣经也曾经以马利亚用香膏膏主这件事,来表达这样一个价值观念:只要是用在主耶稣的身上,只要是能够成全主的荣美,来恢复人的价值与尊严,耗费多珍贵的东西都是值得的,在我们天父的心中全宇宙的价值加起来还抵不上一个人灵魂的价值。

我们再看,这个被鬼所依附、所折磨的人接下来如何了呢?路加福音8章38节:“鬼所离开的那人恳求和耶稣同在”,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对比,所有格拉森城的人都不愿意与主耶稣同在,他们都要把主耶稣远远地赶走,但是恰恰是这一个曾经被人抛弃、被人藐视、被人看作毫无价值的人,他居然恳求与主耶稣同在,这是何等美好的一件事情!那么主耶稣怎么告诉他呢?38-39节:耶稣却打发他回去,说:“你回家去,传说神为你作了何等大的事。”格拉森被鬼附的这个人被主耶稣医治好之后,在格拉森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福音见证。假如主耶稣去医治一个躺在家里病床上的人,这个人不可能成为一个有名的见证,为什么?因为他不是人人皆知。但是格拉森城旷野的那个人对于格拉森城全城的人来讲,人人皆知,从老到少都晓得这个赤身露体、大喊大叫的人,他们都认为这个人毫无价值,唯恐躲之不及。但是当这个人清醒过来、完全恢复了理智的时候,全城的人都知道这个见证,主耶稣就让这个被人藐视、被人看作毫无价值的人在全城作见证。那么这个人作了什么呢?39节以下:他就去满城里传扬耶稣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当这个人被医治、被救赎之后,他居然把主耶稣大能的福音传遍了全城。我们这些从来没有得过这样的病患的人,什么时候曾经把主耶稣的大能传遍全城?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做过这个格拉森被鬼附的人曾经做过的那么伟大的工作,他把主耶稣的名声传遍了全城。当然这个城中很少有人得救,但是那无关紧要;这个曾经被别人看作没有价值的人,成为我们人类历史中少有的活出人生价值的人,成为一个能够荣耀造物主与救赎主的人,一个能够传扬主耶稣大能的名声的人。这个人的人生价值实现了,他成为一个在福音的国度里的大能的勇士,一个有重要价值的人。今天许许多多的传道人和这个人比起来微不足道,现在很少有一个传道人能把主耶稣的名声传遍他所住的全城,哪一个做到了呢?那么你和这个当年被看作毫无价值的人相比,试问谁实现的价值更多、更大呢?当年被格拉森人拒绝、赶到旷野的一个人,这个人居然在永世当中实现了伟大的价值;然而,可能格拉森全城的人,那些拒绝耶稣的人从此都沉沦在地狱当中。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对比,让人看作最最没有价值的人,反倒实现了最大最大的价值;最最贪恋价值的人们,却失去了人生的价值,这给我们何等大的提醒。

因而,今天如果你是一个卑微的人,被人藐视的人,被人瞧不起的人,你也不要在意;你只要到耶稣基督的脚前清醒过来、明白过来,你只要把主耶稣医治你的大能传扬出来,你就是实现人生价值的一个人。当别人藐视你的时候,主耶稣却看你为尊贵,看你为宝贵;当世人以为那些财富成了他们价值的时候,他们恰恰要落在虚无之中,你却要实现人生的价值。在这段简短的圣经里,我们的神给出了多么大的比较。祂首先比较耶稣对格拉森人的看法,以及我们世界对格拉森人的看法。主耶稣藉着猪的丧失来医治这个人,让你作比较,比较财富的价值与人的价值。藉着这个被医治的人把耶稣基督的名声传遍那一带来比较什么是人生的真价值。那些想实现价值的人,都变得毫无价值;那个被藐视、被认为毫无价值的人,最后却实现了最大的价值。这一段圣经还不需要我们默想吗?不需要我们来思想我们的主吗?祂是何等的荣耀。当我们思想了“生命的价值”这一道理的时候,我们不需要把荣耀归给我们的主吗?是谁这样提升人的价值呢?试想,当主耶稣这样宝贵一个旷野中被鬼折磨、被万人藐视、赶出去的人的时候,试问你这所谓活在正常状态中的人,主耶稣更是何等宝贵你呢?祂能宝贵这个格拉森被鬼附的人,试问祂不宝贵你吗?你还需要轻看自己吗?那么,谁能实现你人生的价值呢?谁能够真正地使你实现人生的目的呢?不是这个世间的财富,不是这个世界的歌星、伟人,不是这个世界的企业家,不是这个世界的科学家、政zh i家与哲学家,能够真正抬举你、使你的人生变得尊贵,让你实现你生命价值的就是神的儿子耶稣,你不需要把荣耀归给祂吗?在这个世界上,你今天可能没有格拉森被鬼附的人那么被人藐视,但是因着你的卑微,因着你是一个草民,试问那些所谓上层的人士谁瞧得起你?在他们看来你有什么价值?你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滴水、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草根而已,谁瞧得起你?谁认为你这个人有人生的价值?谁尊贵你?谁抬举你?除了神的儿子,再也没有人抬举你,你知道吗?

所以弟兄姊妹,今天透过这一段经文,我们来思想生命的价值,从而来思想我们的上帝因着以自己的形像创造了我们人类的生命,祂是何等宝贵我们,何等看重我们。以至于祂要差遣祂的儿子来救赎我们。透过这个被医治的人,主也提醒我们,你要定睛在人灵魂的深处,而不要到外部去寻找价值。为什么我们的主不允许你藐视一个贫穷的人?因为箴言书说:“欺压贫寒的,是辱没造他的主;怜悯穷乏的,乃是尊敬主。”(箴14:31)一个最贫穷、最卑微的人,他的身上都有神的形像,他的价值高过万物的价值,他值得人们舍弃一切的财富去拯救他,他值得主耶稣去寻找他,去医治他,因为他身上有我们天父的形像。那么,当你明白这个生命的价值的时候,你对于我们的天父应当何等感恩,因为只有祂这样地宝贵你、看重你、抬举你,只有在祂里面,你才能真正活出你生命的价值与尊严。这一个失去了人生价值,被人唾弃,被人赶逐,被人用锁链捆绑的人,居然成了格拉森城中最有价值的一个人,成为在永世中闪闪发光的一个人。这是何等奇妙的一件事!

藉着这一篇道理,我们来省察自己,我们有没有真诚地建立人生的价值观念,建立基督教的价值观念,你有没有从神的形像,从神的救赎来看我们人生的价值。主是何等宝贵、奇妙、大有能力,何等荣耀,人因为自己的堕落无知,竟拒绝主,赶主出城。只有主宝贵我们,抬举我们,恢复我们的荣耀,我们却不认识主,拒绝主。格拉森这样一个被鬼所附、被人藐视、视为毫无价值的人,主却渡过加利利湖去医治和拯救,主是何等宝贵人的生命;然而格拉森全城的人居然拒绝主,因为他们喜爱财富胜过喜爱生命,看重猪牛的生命胜过看重人的生命。求主怜恤我们,因为我们从前也活在这样的悖逆、无知、愚顽中,生活、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抵挡真理,不顺从上帝的律例、诫命、典章;虽然我们今天蒙救恩成为神的儿女,很多时候仍然轻贱自己,不以自己的生命为宝贵,很多时候仍在主面前灰心丧志,轻看自己。求主可怜我们,在这世上只有主真正尊贵我们、抬举我们,因为我们都是从外表来判断人,从属世的财富、名声、学识、地位来判断人,有谁是从灵魂的价值、神的形像来作判断呢?我们喜爱财富,喜爱虚浮的荣耀,却藐视人的生命,践踏人的尊严。虽然我们是得救的人,却不能活在尊贵中,不能活在对神的感恩、赞美中。我们应当知道,主耶稣更为宝贵,医治格拉森被鬼附之人的主耶稣更为荣耀,祂是世上最伟大的灵魂的医生,祂超越世上一切的政zh i家、哲学家、心理学家、科学家,超越一切英雄、明星,祂超越一切财富和价值,因为祂是万物的所有者、创造者和审断者。求主也恢复我们的心智,让我们常常如格拉森被鬼附之人一样清醒过来,明白过来,不要活在愚昧、无知、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愿主祝福我们,让我们将祂的话刻在心版之上,活在神的法则之中,使我们在神正常的次序中,成为一个清醒过来的人。惟愿我们的心活过来时,就能大大传扬神的手段和奇妙的大能,使我们人生的价值得以实现,从而在神的面前显得更为宝贵。愿神赐福与我们,阿们!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读经分享

腓立比城外河边的妇女

2016-3-22 11:40:00

读经分享

什么是受‘火的洗’?

2016-3-22 16:17: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