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罗波安的崛起与衰亡 《圣经》在王上11:26—14:20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圣经》在王上11:26—14:20及代下10—13章中记述了以色列国的北国首任国王耶罗波安的崛起与衰亡的史实。耶罗波安的父亲尼八早年死亡,留下幼小的他和母亲洗鲁阿,孤儿寡母,二人相依为命,应该说耶罗波安是在一个贫寒的环境里度过了他的童年时代。耶罗波安自幼聪慧过人,能力非凡,加上艰难的环境的磨练,造就了他那刻苦耐劳和殷勤肯干的良好素质。正是这种良好素质,使他在年轻时就得到所罗门王的赏识,从一个建造米罗工程、修补大卫城破口的民工到被委以重任成为监管约瑟家一切工程的官员。耶罗波安从一个平民起步、发迹、崛起,后来又成了国王,登上了以色列国的权力巅峰。遗憾的是因他的悖逆和犯罪,导致他的家族惨遭诛灭。耶罗波安的崛起与衰亡,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有益的借鉴和教训。

  权欲熏心沦为逃犯

耶罗波安是以法莲支派的后裔,所罗门是犹大支派的后裔。以法莲和犹大两个支派的矛盾由来已久,从士师时代起,以色列民族就有效忠支派的意识,即使是在大卫和所罗门统治的统一时期,各支派之间的紧张关系也从未真正消除,那时北方重要支派以法莲与南方显赫支派犹大之间的矛盾,常呈剑拔弩张之势。以法莲人认为:雅各曾在埃及为他们的先祖以法莲按手祝福,而且历史上带领以色列人征服迦南地的领袖约书亚和伟大的士师撒母耳都是以法莲人,他们的地位理应居十二支派之首。自从大卫作了以色列国王之后,以法莲支派不但失去了领袖的地位,而且成为屈居于犹大支派之下的臣民,为此以法莲支派对犹大支派产生的嫉妒和仇恨的情绪与日俱增。

因晚年的所罗门被异国皇后、妃嫔诱惑,为她们建造异教神庙,敬拜假神,不遵守神的律例典章,惹神恼怒,神要他的国从他儿子的手上夺回的小道消息,在以色列国内传播得沸沸扬扬,这对于北方支派,特别是以法莲支派的人更是一个特大的喜讯。

事情果然发生了,一天,耶罗波安从耶路撒冷城的路上出来,与先知亚希雅相遇。当时先知身穿一件新衣,为了保密,他们来到无人的田野,然后先知脱下自己的新衣,把它撕成十二片,把其中的十片给了耶罗波安。耶罗波安不明白个中缘由,惊讶地观望先知。先知对他说:“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我必将国从所罗门(后代)的手里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但我因仆人大卫和我所选择要居住的耶路撒冷城的缘故,仍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先知还特别强调:神不从所罗门手里将全国夺回,神仍要让所罗门终身为君王,但神必从他儿子手里将国夺回,以十个支派赐给也耶罗波安。如果耶罗波安能像大卫一样,持守神的诫命,遵从神的道,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神就与他同在,也必为他坚固家室,也要像为大卫所建立的那样,将以色列赐给他。听罢先知的此番预言,耶罗波安又是惊讶,又是兴奋。惊讶的是这个信息来的太突然了,兴奋的是自己将要成为治理十个支派(那可是国家的绝大部分)的一国之君,而所罗门的家只剩下一小部分国土。

与先知亚希雅一别之后,耶罗波安等啊等,似乎等得不耐烦了。此时恰逢一个非常的特殊时期,即所罗门因大兴土木、宫庭生活奢侈腐化,引发百姓不堪负荷,怨声载道,更因所罗门对南方支派的偏袒政策,沉重的负担主要落在北方众支派百姓的身上,致使原本南北的民族矛盾更加激化;加上晚年的所罗门,听从异国皇后、妃嫔,敬拜假神,遭先知严厉谴责。上述种种原因,使所罗门的民众支持率大为降低。等得不耐烦的耶罗波安认为推翻罗波安的时机到了,于是经过一番密谋策划之后,便发动出手攻击所罗门的暴动,因实力悬殊,此次暴动被所罗门镇压。耶罗波安虽逃过一劫,但也成了全国通缉的要犯。为了逃命,他流亡埃及,向示撒王朝请求政zh i避难。

耶罗波安之所以沦为逃犯的下场,究其原因是权欲熏心,被野心冲昏头脑,丧失理智。先前,先知明明告诉他,神要从所罗门的儿子手里将国夺回,而他却在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尚未继位时就提前动手抢权,在时间上违背了神的旨意;先知明明告诉他神赐给他十个支派,但仍要留一个支派给所罗门的后代,而他却要先下手为强,试图将所罗门拉下马,让其后代继承无门,好让自己当上十二支派的国王,在权力范围上违背了神的旨意;先知明明告诉他神仍要让所罗门终身为君王,而他却不顾神的吩咐,在所罗门健在时妄自攻击,试图取而代之,在对象上违背了神的旨意。另外耶罗波安因求权心切,忘乎所以,不能耐心等待神的应许,而是不自量力的去攻击强大的所罗门王朝,以“以卵击石”、“蚍蜉撼树”的方法也是愚蠢和不可取的。

  为民请命当上国王

公元前930年,所罗门王驾崩,罗波安登基继承王位,缉拿耶罗波安的风声也就渐渐平息。耶罗波安获此信息,深知先知亚希雅的预言即将实现,此刻的他归心似箭。北方的以色列人的首领见政zh i环境趋于和缓,便派人请他回来。回来之后,他立即会见各支派的首领,并深入民众了解民情,制定应对策略,力求万无一失。

经过几番的秘密商议,他们决定将最能代表民众利益,最能体现民众意志,最能反映民众呼声的“减轻百姓繁重的赋税和劳役负担”作为诉求,向所罗门王朝提起请愿。于是由耶罗波安为首的北方以色列民众请愿团,风尘仆仆地来到京城耶路撒冷求见罗波安王,当面向他提出:“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做苦工,现在求你使我们做的苦工、负的重轭轻松些,我们好事奉你。”罗波安没有立刻答复他们的请求,叫他们暂且离去,隔三天再来听候回复。

随后,罗波安分别召见了父亲生前的老臣和侍立在他面前的少年伙伴,希望他们献计献策。所罗门的前朝老臣们劝罗波安宽待众民,节缩国家财政开支,从源头上减轻人民的赋税和劳役的负担,让人民休养生息;而立在罗波安面前的少年伙伴,却怂恿他不要减轻民众的担子,反要加重民众的赋税负担,同时还要用更强硬的高压政策对付百姓。

第三天耶罗波安为首的北方以色列民众请愿团,遵照罗波安的吩咐,如约来听罗波安的答复,遗憾的是罗波安没有采纳老臣们的忠告,而是按照那帮年轻人的馊主意,傲慢、粗暴地对耶罗波安等人说:“我的小拇指比我父亲的腰还粗。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代下10:10)罗波安向他们表白,他不但要继承他父亲奴役百姓的政策,而且他的政策比他的父亲要变本加厉,他的镇压措施比他的父亲要更加严酷!罗波安此番表态的语气之粗暴,语言之凶狠,让他们看到了一个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独断专行,暴虐残忍的暴君的面目。

罗波安此番拙劣表现,对蠢蠢欲动的耶罗波安和北方各支派首领可谓正中下怀。以耶罗波安为首的北方以色列民众请愿团回到北方后,将耶路撒冷之行的结果在民众中广为宣传,引起了民众强烈的反应。为了表答他们的不满和愤慨,他们以拒绝归向大卫家和拒绝罗波安的管辖等强硬的态度和行动,向罗波安王朝作出强硬的回应。为了挽回分裂的局面,重新获得北方民众的支持,罗波安差派掌管劳役的官吏亚多兰为前站,亲自到北方以色列人那里去,试图以和平谈判的方式,争取北方民心的回归,但他误判了形势,更低估了北方人民的决心和力量,当亚多兰向北方人民宣詔和解时,愤怒的群众竟用乱石将他打死。罗波安见势不妙,急忙上车,落荒逃回耶路撒冷。

耶罗波安此次上耶路撒冷为民请命归来之后,成为一举成名天下知的公众人物,在百姓中有极高的声望。决心反叛罗波安政权的以色列民众将他视为救星。有一天众百姓聚集,群情激奋的百姓派人请耶罗波安到众人面前,拥立他作以色列众人的王,赋予他掌管物产丰富、经济发达、交通方便、土地辽阔、人口众多的北方的政权。从此北方民众与罗波安的耶路撒冷政权彻底决裂,耶罗波安也就真正的成为北方以色列十个支派百姓众望所归的首任民选国王,登上了以色列国的权力巅峰。

贪恋王权造金牛犊

耶罗波安登上王位后,得到以色列十个支派人民的衷心拥护,他的政令畅通无阻。为了与罗波安一比高下,他以他的雄才伟略,在约但河的西、东两岸建筑了示剑和毗努伊勒两座繁华的城市,并将示剑定为京城。在他的治理下,这个新国家出现了欣欣向荣的景象。然而令他担心的是以色列人要按照信仰上的传统习惯,一年当中三次上耶路撒冷守节和献祭。令他常常为此而烦恼、担忧。这是因为大批民众上耶路撒冷,从经济层面考虑是等于用北方人民创造的财富向政敌所罗门王朝输送经济利益;从政zh i层面考虑是因为耶路撒冷是所罗门王朝政zh i、经济、文化的中心,耶路撒冷的繁荣景象可能引起北方民众的羡慕与向往,从而可能减低百姓对他的效忠与支持,另外所罗门王朝的统战政策可能也会收买人心,导致百姓的心归向所罗门。如果这种状况不加改变,只怕天长日久,人民离心离德,将危及他的政权,甚至他的生命。

为了阻止百姓上耶路撒冷,他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了一个解决的方案。耶罗波安想到周边列国的百姓都在敬拜看得见、摸得着“神”,他何不也用看得见、摸得着的金牛犊放在以色列人面前来象征肉眼看不见的上帝,欺哄百姓呢?于是他下令在南方与犹大接壤的伯特利和位于北方的但,分别建设神殿和设立祭坛,又铸造成了两个金牛犊分别安放在伯特利和但的祭坛上,并妄称那两只金牛犊就是“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的神”。一切准备完毕,他便诏告百姓:“以色列人哪,过去为了敬拜神,你们要上耶路撒冷,路途迢迢,风霜雨雪,舟车劳顿,实在是难。如今我铸造的金牛犊就是领你们出埃及的神。从今以后南方的国民可以到伯特利去敬拜神,北方的国民可以到但去敬拜神。再也不用长途跋涉到耶路撒冷去守节和献祭了。”

耶罗波安这种诡诈的做法极具迷惑性,它满足了人们贪图方便的想法。既然在伯特利和但可以敬拜神,还何必再舍近求远,长途跋涉去耶路撒冷敬拜神呢?耶罗波安就这样用欺骗的方式,将金牛犊代替了神,迷惑了以色列人,使百姓不知不觉的离弃了永生的神,转而敬拜偶像。在他的劝诱下,虽然北方各支派的百姓不再上圣城去敬拜神,但他引诱不了在他境内的祭司和利未人,他们坚决反对耶罗波安要他们在伯特利和但的神庙里担任祭司,坚决拒绝事奉耶罗波安所设立的金牛犊。

因为祭司和利未人的不合作,为了填补祭司的空缺,耶罗波安竟明目张胆地不顾摩西律法的规定,私自将不属于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为了鼓励百姓向金牛犊献祭,耶罗波安本人还充当起祭司的角色,就像他们从前在耶路撒冷献祭一样,于自定节期,在伯特利带头向他所铸造的金牛犊烧香献祭。祭司和利未人见耶罗波安不听劝阻,一意孤行,在忍无可忍之下,他们选择了与耶罗波安政权一刀两断,纷纷撤离北国,投奔南国。,

为了巩固统治地位,耶罗波安并不因大批祭司和利未支派的人的出走而引以为戒,相反他还庆幸他们的出走,为他搞金牛犊崇拜扫清了阻力,从此以后他便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了。事实果真如此,不久金牛犊崇拜之风在以色列国盛行。

为了警告耶罗波安的倒行逆施,一位不知名的神人从犹大来到伯特利神庙,那日正是八月十五日,是耶罗波安自定的节期。那时耶罗波安正向金牛犊烧香,神人就向他宣告神的警告:南方将有一王,要上来毁灭这邱坛和祭司;又设下一个预兆,就是这坛必要破裂,坛灰也要倾散。面对这个泼他冷水的陌生人,耶罗波安怒气冲天,伸手下令捉拿神人,立时他伸出的手即刻僵硬,邱坛突然破裂,坛灰撒满地上,神人所说的预兆迅速应验了。这时候,耶罗波安惧怕了,他求先知为他祷告,求神怜悯他,叫他的手复原如初。神听了先知恩慈的祈祷,耶罗波安枯干的手立刻复原。

可惜耶罗波安很顽固,也很健忘,这事之后,他仍无视神的管教和怜悯,拒不离开恶道,依旧不按照神的旨意管理国家、治理百姓,而是继续离弃真神,违背摩西律法,将凡民立为祭司;继续玩弄阴谋诡计,以假乱真,欺骗、愚弄、迷惑百姓,以致犹大全地的金牛犊崇拜风生水起,叫百姓深深地陷在罪恶之中。

  屡教不改祸及家族

神屡次藉先知之口警告、管教耶罗波安,但他依旧继续犯的罪,倒行逆施,惹神愤怒。为了他的缘故,神的忍耐已到了极限,于是神严厉的惩罚临到他和他的家族。

有一天耶罗波安发现心爱的、素常健康活泼的长子,不知什么时候得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怪病,请遍举国名医,竟无人能治。一天,他突然想起那位住在示罗,曾经预言他会做王的先知亚希雅,或许他会知道儿子的预后和吉凶。他跟妻子说起了往事,要她到示罗去问问先知,说不定他会知道儿子的将来。临行前,他嘱咐妻子要乔装改扮,不要让人认出她是王后。要她像普通妇人那样,带一些饼和薄饼,还有一瓶蜂蜜做为礼物。不要让先知看出是他派她去的。不警虔的耶罗波安只知道先知有先见之明,但却不知道先知只有借着神的能力,才能预知将来的事情。耶罗波安叮嘱妻子乔装改扮可以欺骗普通人,但欺骗不了先知,欺骗不了神。

其实王后也根本不必乔装改扮,因为亚希雅年纪已经老迈,几乎没有视力,不可能认出她来。因神已将先前的事告诉了他,他知道王后要来见他,因此当他听见门前的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就知道是她来了。先知对她说:“耶罗波安的妻,进来吧!你为什么要乔装改扮呢?我知道是你来了,而且我奉差遣要将不祥的坏消息要告诉你。”

王后侧耳静听。此刻,她为自己的身份被揭穿而羞愧,更为先知所说的坏消息而焦急。先知又对她说:“回去告诉你的丈夫耶罗波安,”说到这里,先知颤抖的声音变得洪亮,因为现在他要传达上帝的话语,“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从民中将你高举,立你作以色列的君王,将国从大卫家分出来赐给你,你却不效法我的仆人大卫,遵守我的诫命,一心顺从我,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你反倒行恶,超过在你之前的王。你为自己铸造、侍奉偶像,把我丢在背后,惹我发怒。因此,我必使祸临到耶罗波安的家。你家的男丁都必被剪除,他们的名字都不在延续。他们中没有一个能安息在坟墓里: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吞吃;死在田野里的,必被空中的鸟啄食。你起身回家去吧!你的脚一踏进城,你儿子就必死了,因着他曾向神显出善行,众人必为他哀哭,将他埋葬。你的家中唯有他得入坟墓。”先知接着说:神必另立一个王,治理以色列。到了日期,他必剪除耶罗波安的家。还必将以色列人从这美地上赶走,因为他们没有遵守神的约,却制造偶像,惹他发怒。因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又使以色列陷在罪里,神必将以色列交给仇敌。

对王后来说,先知的信息犹如晴天霹雳。因为她的爱子将会死去!她的丈夫将被废黜!她丈夫的家族将被剪除!她的同胞将被赶出自己的国家!这是何等的可怕恶讯!这是何等沉重的打击!赶回得撒王宫的王后,刚到家的门槛,儿子就死了。但他的灵魂得救,与神同在了,他将不会面临将来的厄运。百姓们为死去的年轻王子而哀哭。又为这位善良可爱的年幼王子举行了盛大的葬礼。正如先知亚希雅预言的,他的名字不会被遗忘。无论神的惩罚有多么严厉,但他总是怜悯那些敬畏他的人。

虽然在耶罗波安的身上和他的家庭中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但都无法使他悔改。耶罗波安作王二十二年后病逝,其子拿答继承了他的王位,也继承了他的衣钵,行神眼中看为恶的事,继续敬拜金牛犊,使百姓陷在罪里。拿答作王的第2年,因以萨迦人巴沙叛变而被弑杀。巴沙篡位登基作王后,便杀了耶罗波安全家,无一幸免,凡在在城中被杀的,其尸体被饿狗吞吃,凡出逃到田野、山岗被杀的,其尸体被空中的饿鸟啄食。完全应验了先知亚希雅对耶罗波安王朝及其家族悲惨结局的预言(王上15:25-30)。

平心而论,年轻的耶罗波安是幸运的,神在众多的贫寒子弟中抬举了他,赐给他莫大的福分,借着所罗门的赏识,让他从卑微中崛起;借着为民请命的机遇,让他成为民众拥戴的领袖,登上了以色列国的权力巅峰。当他偏离神的旨意时,神又以祂的恩慈,藉着先知的警告,管教和挽救他。如果他能听命于神,立即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停止作恶,或许他可以运用他的雄才大略,书写一卷以色列的灿烂历史。然而,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和既得利益,他继续违抗神的旨意,成了“陷以色列百姓在罪里”的千古罪人。

神是慈爱的,又是公义的,耶罗波安及其家族的悲惨结局,正是对神公义法则的诠释。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余民的信仰 读《以斯拉记》随感

2016-7-29 21:27:00

读经分享

从亚伯拉罕献以撒看献上与赐下 经文:创22:1-19

2016-7-30 15:51: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