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波安的败笔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公元前930年,以色列十二支派的联合王国分裂为南北二国。大卫的孙子,所罗门的儿子,四十一岁的罗波安,成了南国犹大的开国君王。《圣经》在王上11:43—14:31及代下9:31—13:7中记述了罗波安十七年的执政生涯。《圣经》中的罗波安给人的印象,总是毁多誉少,几乎尽是败笔,现择要作一简述:

  败笔一:拒绝忠告,导致国家分裂

公元前930年,所罗门王驾崩,罗波安登基继承王位。回顾所罗门王执政的四十年,的确是以色列王国的鼎盛时期。作为一国之君,对外,他是一位卓有建树的外交家,在位40年,与邻国和睦相处,几乎没有战事,为国内建设赢得和平的环境;对内,他是一位大有智慧的执政者,他强化了国家的统治机器,将全国划分十二个行政区,增设各种官职,便于行政统治和收取中央赋税;他注重军事防御建设,除了扩展耶路撒冷城墙外,还建立了米吉多、夏琐、基色等六座设防城邑,并修建了积货城、车辆库、战马场等;他善于经商贸易,以埃拉特港为基地,发展海上贸易,他的贸易船队航行于红海、地中海,远达非洲、印度等地,为国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他重视文化艺术的繁荣发展,他本人写下了大量的艺术著作,《圣经》中的《箴言》、《传道书》、《雅歌》都是他的贡献;他重视市政建设,将耶路撒冷建设成一个繁荣的都城,不仅有金碧辉煌的圣殿,还有宏伟豪华的王宫和其它建筑群,圣殿除供民众敬拜耶和华外,还陈列有无数的稀世珍宝。在所罗门王的统治下,以色列由一个穷国,逐渐发展为一个威名远扬的经济和军事的强国,吸引各地的达官显贵前来朝圣瞻仰。许多国家纷纷派使前来耶路撒冷签订友好条约、贸易协定及进贡送礼。毋容置疑,所罗门王留给罗波安的不仅是一个统一富强、繁荣昌盛的以色列王国,而且还有他那丰富的治国经验。

然而,所罗门王也给罗波安留下了许多的隐患。所罗门王在位期间,因大兴土木和维持长期的宫庭奢侈腐化的生活,加重了百姓的赋税和劳役的负担,由于所罗门对南方支派的偏袒政策,沉重的负担主要落在北方众支派百姓的身上,致使原本的民族矛盾更加激化;加上所罗门王晚年,被异国皇后、妃嫔诱惑,为她们建造异教神庙,敬拜假神,遭先知的严厉谴责,也引发百姓的不满。为了消除这些隐患,兴利除弊,开创治国新局,一些前朝遗老纷纷向罗波安献计献策,有的说:“王若恩待这民,使他们喜悦,用好话回复他们,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代下10:7)有的说:“现在王若服事这民如仆人,用好话回答他们,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王上12:7)。这些前朝老臣的建言:一是恩待民众,必须叫停劳民伤财的工程建设和改变宫廷奢侈腐化的生活方式,节缩国家财政开支,从源头上减轻人民的赋税和劳役的负担,让人民休养生息;二是要建立君王与百姓互为仆人的新型关系,不是只要求百姓要当君王的仆人,而君王也要当百姓的仆人;三是君王要有亲民的风范,对百姓不能居高临下,而应该平等相处,互相尊重,作为君王应该尊重百姓的人格,相互对话时要用好话回答百姓,使他们喜悦。只有这样,“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这些建言对罗波安的新政权无疑是一副缓和矛盾、化解对立、争取民众支持的良方,不但体现了老臣们的经验、智慧和谋略,而且体现了老臣们对罗波安新政权的拥戴和期待。

令人遗憾的是罗波安不是从善如流,采纳老臣们的肺腑诤言,而是听从那些与他一同长大的纨绔子弟的无知谗言。当耶罗波安第二次带领北方以色列支派的代表,专程来耶路撒冷向他再次提出:“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做苦工,现在求你使我们做的苦工、负的重轭轻松些,我们好事奉你。”平心而论,当年所罗门为筹集巨大的建筑计划和奢侈的宫庭生活的经费,不顾百姓的承受能力,课于繁重的赋税和无偿的强迫劳工是不得人心的。面对耶罗波安等北方支派的代表的是正当和合理的要求,罗波安竟按照那帮年轻人的馊主意,不但不依从北方代表的请求,反而粗暴地对他们说:“我的小拇指比我父亲的腰还粗。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代下10:10)罗波安此番答复的言下之意就是他不但要继承他父亲奴役百姓的政策,而且他的政策比他的父亲要变本加厉,他对不顺从的百姓的镇压比他的父亲要更加严厉!罗波安此番表态的语气之粗暴,语言之凶狠,让他们看到了一个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独断专行,暴虐残忍的暴君的面目。可以肯定,他们此次的耶路撒冷之行,不仅是失望和寒心,更多的是不满和愤慨!

从罗波安那里,北方支派的代表得不到的满意答复,无功而返。为了表答不满和愤慨,北方民众以拒绝归向大卫家,拒绝罗波安的管辖权等强硬态度和行动,向罗波安王朝作出强硬的回应。为了挽回分裂的局面,重新收复北方的管治权,罗波安差派掌管劳役的官吏亚多兰为前站,亲自到北方以色列人那里去,试图以和平谈判的方式,争取北方回归,但他误判了形势,更低估了以色列人的决心和力量,当亚多兰向北方人民宣詔和解时,愤怒的群众竟用乱石将他打死。罗波安见势不妙,急忙上车,落荒逃回耶路撒冷。为了与罗波安政权彻底决裂,耶罗波安振臂一呼,民众立即响应,决心反叛,并拥立耶罗波安为王,自称为以色列国,或称北国。此时只有南方的犹大和便雅悯两个支派表示要继续效忠大卫的后裔,愿意接受罗波安的统治,自称为犹大国,或称南国。因着罗波安的愚昧自大、骄横霸道以及违背以色列民族尊重老年人及其智慧的优良传统,以致在所罗门尸骨未寒之际,统一的国度就此瓦解分裂,辉煌的时代就此一去不再复返。目睹国家分裂,坐失半壁江山,让物产丰富、经济发达、交通方便、土地辽阔、人口众多的北方的政权落入平民出身的耶罗波安之手,而自己作为合法王位的继承人却只获得偏僻闭塞,地处高原和丘陵的南方地带的管辖权,罗波安的心里一定不是滋味。鉴于和平的政zh i谈判方式险些丧命的教训,于是在回到耶路撒冷后,罗波安便从犹大和便雅悯支派的人中挑选十八万精兵强将,准备以武力讨伐北方政权。就在开战前夕,耶和华藉着先知示玛雅对罗波安和犹大、便雅悯支派的人说:“你们不可上去与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争战,各归各家去吧!”因为神的拦阻,武力讨伐无法实施,避免了南北两国的全面内战。从此,统一王国分裂的历史长达三百五十年(约公元前933~586年),直到公元前722年北国以色列亡于亚述,公元前586年南国犹大于亡于新巴比伦。

败笔二:骄傲自大,最终离弃真神

统一王国分裂之后,罗波安由以色列十二支派联合王国的国王降级为南国犹大二支派的首任国王。因接受无情现实的教训,罗波安在执政的最初三年里,率领南国人民,行敬畏耶和华的正道,蒙耶和华喜悦。此时,因北国王耶罗波安另立祭坛、搞金牛犊崇拜,明目张胆地违犯摩西律法,将祭司的职位授予不属于利未支派的人,激起大批利未支派的人和忠于犹大支派的祭司们的不满,以致他们相继撤离北国,投奔南国。面对这一良机,罗波安不遗余力,以宽洪的政策欢迎他们回归,又让他们继续在耶路撒冷的圣殿侍奉。这项统战举措,既维护了摩西律法中关于祭司任职的世袭制度,又安抚了利未支派,从而赢得了他们的衷心拥护。北国利未支派和祭司们的全部回归,使南国敬畏耶和华的信仰仪式更加符合正统的摩西律法,举国上下敬拜真神也就蔚然成风。

因着罗波安在位的头三年,尽心顺服神,他的执政也就分外顺利、成功。在军事方面,他加强备战备荒,为巩固他的国土,在伯利恒、以坦、提哥亚、伯夙、梭哥、亚杜兰、迦特、玛利沙、西弗、亚多莱音、拉吉、亚西加、琐拉、亚雅仑、希伯仑等多处修筑了军事堡垒,坚固了保障和防御能力,并在其中预备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和充足的粮、油、酒等战备食品,大大地充实了军事实力。为了解决两国的边界纠纷,尤其是争夺原来属于便雅悯支派的缓冲地带,罗波安不断对北国实施进攻性的军事骚扰和威胁,在这些零星不断的小规模战事中,罗波安取得了军事上的优势,将边界有纠纷的领土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

经过三年的励精图治,犹大的综合国力有较大的增长,在与北国的争夺中也占了上风。按理罗波安应该为神的恩典而感恩,遗憾的是,他却为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骄傲自大,完全忘记这一切都是神极大的祝福,因而放松了信仰原则的坚持,漠视上帝的义怒,久而久之就背离了正统的信仰,离弃了耶和华的律法,以致在他执政的第四年,所罗门晚年敬拜偶像的歪风邪气再次在南国复辟。许多百姓在山丘上和树荫下建造祭坛,立起柱像、木像,为这些形形色色的假神献祭,行各种各样可耻的事。其时北国耶罗波安王也因担心北国民众上耶路撒冷圣殿献祭,同他离心离德,而危及他的政权,故借敬拜金牛犊假装侍奉上帝。虽然北国以色列人也在敬拜偶像,但南国犹大人当时的状况并不比以色列人好,甚至比以色列人还要糟糕,因为以色列人是把金牛犊当作上帝来敬拜,而犹大人却完全像迦南人那样,一心一意地敬拜偶像。罗波安和他的百姓们,面对国力的逐渐强大,就完全忘记曾经因国家的分裂而遭受的耻辱,也完全忘记耶和华曾经与他们的列祖和大卫所立的约。

信仰上的放纵,必然导致私生活的放纵。罗波安放纵的私生活表现在步其父亲所罗门晚年的后尘,虽然他没有像他的父亲那样有一千多的外邦妃嫔,但也算得上是妻妾成群,儿女众多,一共有18个妻子、60个妾侍、28个儿子和60个女儿,并将他们分别安排在各个坚固的城里,享受着奢侈豪华的生活(代下11:21-23)。不仅是国王罗波安的私生活奢侈腐化,他的百姓也沉迷于罪中之乐,行耶和华眼中看为可憎恶的事情,连那同性恋的现象,人们也是见怪不怪。

因为罗波安的骄傲自大、离弃真神,敬拜假神,行耶和华眼中看为可憎恶的事情,触动了神的愤怒,,故在他执政的第五年,遭受了一次外敌沉重的打击与劫掠。那一年埃及王示撒率领一支强大的军队入侵犹大,以摧枯拉朽之势,连连攻取数十座设防坚固的城邑后,大军直逼首都耶路撒冷,全国上下一片恐慌。在此国难临头之际,罗波安紧急召集各方首领和谋士商讨退敌之策。其时,先知示玛雅来见他们,对他们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们离弃了我,所以我要把你们交到示撒手里’”。先知的话果然产生了应有的效果。罗波安和众首领、谋士,顿时幡然醒悟,都承认犹大人的骄傲自大,都自卑地说:”耶和华是公义的”,都承认他们理该承受如此惩罚。耶和华见他们自卑,并承认了自己过犯,怒气转消,便允许让他们略得拯救,答应不灭绝他们。为此,耶和华只允许示撒进入耶路撒冷,但不毁灭耶路撒冷。因为耶和华的惩罚只是要罗波安和百姓们能认识到他们犯罪的严重性以及犯罪带来的严重恶果。后来埃及军队攻取耶路撒冷,将圣殿和王宫里的金器财宝洗劫一空,又夺去所罗门制造的金盾牌。这些宝物都是大卫和所罗门时代珍藏的国宝,其中不乏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示撒的军队劫掠了圣殿和王宫里的宝物后,得意洋洋地绕开耶路撒冷,满载而归,耶路撒冷终于解围。示撒撤兵后,犹大的国家元气大伤,一蹶不振,但是罗波安并没有从此接受教训,他先前的悔改也只是口头和暂时的。在耶路撒冷围困解除后,他便好了伤疤忘了疼,并没有履行向神做出的悔改承诺,继续行恶。为了粉饰太平,他制造了廉价的铜盾牌来代替昂贵的金盾牌,虚张盛世国君的威仪,每逢进圣殿时,护卫兵就拿着这铜盾牌为他开道与随行,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依然像以前一样富有、尊严。

罗波安从四十一岁登基作王,到五十八岁驾崩,在位十七年,用他的人生败笔写下了“拒绝忠告,听从恶言,导致国家分裂以及骄傲自大,离弃真神,行神眼中看为可憎恶的事,屡次触动了神的愤怒”的执政的生涯。在罗波安执政的十七年中,有十四年是与神偏离的,所以《圣经》代下12:14用“罗波安行恶,因他不立定心意寻求耶和华”的负面评语,为他的一生盖棺定论。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以善胜恶;以撒挖井的启示 创26:12-33

2016-1-20 21:28:00

读经分享

小谈节制

2016-1-21 5:51: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