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约定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13.6.21周五小雨22~28?C

为什么不能穿羊毛和细麻搀杂的衣服呢?同样的问题,一年前文静也这样问过,她是在我女儿得到的回答中,得到了回答。还有娟娟,她在遥远的黑土地上一直忠心地服侍着,服侍着大家庭,也服侍着学校。每次想到她,想到她的学生们,我就感恩。我与她之间是有一个约定的,那就是彼此代祷,彼此扶持,坚定地走这条不好走的义路。这样的约定,好得无比。

大家庭里有四个“艳”,为了把她们区分开来,我称刘艳为“艳”,称徐艳为“艳儿”,称艳艳为“艳艳”,还有一个艳,更名为慕义了。一大早,艳打来电话,想请我女儿午餐,我婉言谢绝了,因为女儿明天就要返回新加坡了,我渴望与女儿有更多独处的时光。何况,晚上的聚会中大家就能见面了,何况,女儿高考之后,十一月底就能回来多呆一段时间了。

我热了烧鲅鱼和糙米饭,也热了两只粽子,作为我和女儿的早餐,又将床铺整理好。吃完早餐,我就端坐桌前灵修,那里说:“世人不能恨你们,却是恨我,因为我指证他们所作的事是恶的。”我们这些罪人就是这样的,不去恨自己所作的恶事,不去恨自己所存的恶心,倒是恨那指证这恶事和这恶心的人,恨那洞察人心的造物主。这岂是合理的吗?什么时候我们敢于认清自己的本相了,什么时候我们肯认自己的罪与恶了,什么时候,真正的和谐就开始了,世人就有救了。

写完笔记,我去阳台收衣服,熨衣服,老公和女儿各有一条牛仔裤要熨,老公的两件衬衫和一件T恤要熨。我一边熨一边在想,为什么我的衣服都不需要熨呢?结论是,我活得太不精致了。想到这里,我傻呵呵地一个人在偷着乐。

收拾好衣服,我转回桌前继续读《约伯记》,女儿偎在我的旁边做作业。这时读到约伯的第三个朋友琐法在攻击他了。琐法的攻击较之前两个更甚,他直接认为,约伯是因为犯罪而受到刑罚,并且约伯所受的刑罚还远远赶不上犯罪所该受的。这样的论断也太狠毒了。但是撇开约伯没有犯罪这个前提,琐法的话语是多么美啊,他在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只要离弃罪恶就能得着平安:“那时,你必仰起脸来,毫无斑点,你也必坚固,无所惧怕。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你因有指望,就必稳固,也必四围巡查,坦然安息。你躺卧无人惊吓,且有许多人向你求恩。”

我只是可怜约伯,他遭了那么大的罪,经了那么多的难,不但没有得着从朋友而来的安慰和力量,反而要担当他们这样可怕的论断。他已经坐在灰尘里用瓦片刮自己的疮了,还要省出力气来应对朋友的妄言狂语。他的朋友们只知道一般性的真理,那就是有罪的要受灾祸,悔改的就享亨通,但是恶人有时在世也享亨通的,这个世界这样的恶人比比皆是。强盗有时也会兴旺的,直到最后的审判来临。“恶人为何存活,享大寿数,势力强盛呢?他们眼见儿孙和他们一同坚立。……他们度日诸事亨通,转眼下入阴间。”所以,我们完全不必为作恶的心怀不平。所以约伯回答说:“你们所知道的,我也知道,并非不及你们。”

相进今天坐完月子了,我打电话祝福她。她的精神状态极好,说小宝已经长到五十七公分了,重十斤了,可见她这个月子坐得大有成就。我和她约好了,改天和慕义一起,再去看望她和小宝。

新加坡的污染已经超过了400PSI,原因是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群岛上的森林着火了,不晓得是人为的退林还耕,还是别的原因引发的林火,烟雾笼罩了整个新加坡,据说一直要等到九月旱季过去。这就意味着,女儿将要回到那个浓烟弥漫的地方。我在思考,要不要让女儿带几只口罩回去?

因为早餐吃得晚,下午近三点,我带女儿去家附近的景福宫吃韩国料理。这一向是女儿喜爱的。饭后,我们去为欣然买她要的药膏,转了两家药店,才买齐了她要的数量。又去给女儿买眼镜润滑液。娜的老公有眼镜要带过去给娜,我们约定了明天上午见面交接。到了大家庭里,荟颜和霞已经做好晚餐了,家人们一起用餐,我和女儿就在教室里学习和预备。我们一起歌唱赞美,一起分享听课,一起有满满的得着。

涛凌晨就出差了,晚上还是赶回了大家里聚会,海鹏也来了。聚会结束,元吉和文静小俩口在厨房里善后,涛开车送我们回家,再送艳艳和荟颜回家。涛和霞想请女儿吃饭,我们约了待下次女儿回家时补上,因为女儿明天下午就要飞回新加坡了。

老公打来电话,说已经赶到北京了,正在入住酒店,明天一大早就往青岛赶,为的是能送女儿去机场。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再辛苦也甘之如饴。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信是称义唯一的方法

2016-1-8 11:09:00

读经分享

跟随基督的代价

2016-1-8 18:58: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