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好律法的瘫子和显神作为的瞎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讨好律法的瘫子

毕士大池边的那个病了三十八年的人,我们都知道,他在那里躺了多久,无人得知,当年,他为了寻求医治,也许是靠人的帮助,来到池边,他病了三十八年,也失望了三十八年,他在池边曾经看到过水被搅动,有人在他之前跳了下去,那个人痊愈了。因为他是瘫子,身子移动不方便,所以,在这里的很多病人,机会一来,都会先他一步,一场“跑步比赛”,他每次都落在最后。他很懊丧,也很无奈,但他不死心,继续把希望放在下一次。当他看到神迹再次发生在别人身上时,他由羡慕转为难过,然后是嫉妒,再后来,可能就是埋怨和苦毒了。

毕士大池边靠近羊门,旁边有五个廊子,他在那里躺了那么多年,等待了那么多年,在漫长的等待中,他经常看到的是那“五个廊子”,五个廊子通向五个方向,五个方向连接着五条路,五条路连接着世界的五个地方,五个地方给了他五个梦想。

五个廊子里面,来来往往走着形形色色的人,有“行走挺项,卖弄眼目,俏步徐行,脚下叮当”的锡安女子,也有“戴着金戒指,穿着华美衣服”的富贵商人,有娶妻生子的平民百姓,有佩刀带枪的勇士,有……而自己——失望之余,心里开始产生幻想,也可以说是梦想。

他心里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无庸置疑,梦想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样,起来行走。当他躺在地上,腿虽然不能动,但他的眼睛能动,看到的是世界,世界也给了他属肉体的情欲。于是,他在心里有了很多假设:如果我能走路,我会怎么样,如果我能走路,我要去干什么,如果我能走路,我会选择走向五个廊子中的哪一个……他梦想能够走路之后,他会拥有常人有所拥有的一切,直到财富,娶妻生子,他认为,目前之所以得不到这一切,根源就是因为自己这双腿。

可是,他等了三十八年还是没有机会,他终于知道,不是他拒绝了世界,而是这个世界拒绝了他,把他爱世界的机会剥夺了,他出局了,他这一生可能都没有机会实现他的梦想,他的心死去,心虽然死了,但梦想还在不断地衍生。他在池边就这样无望地在梦中等待着,日子和时间对他已经失去意义。一天是不是安息日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不能动,他没有犯安息日的机会,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安息日。

机会来了,耶稣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他痊愈了,他可能开始对耶稣的话并不相信,但他的痊愈在他的肉体上确实发生了,他意识到神迹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沉浸在惊讶之中,也在惊恐之中,又在惊喜之内,这些心情使他忘记了一切,也忘记了今天是安息日,他不敢违背这个给他带来神迹的人,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生怕一旦违背,他一发怒,他会失去这个从天而降的“痊愈”,他战战兢兢地拿起褥子,没有一句感谢,头也不回地走向那一条他最想去的廊子,是五个廊子之中的一条,也是他梦想中的一个,方向是羊门外的世界。

只要能走路,一切梦想皆有可能,他穿过人群时,吸引了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但在毕士大池边,聚集了很多人,他们大都是生病在池子边等待着水动的人,当他们看到这个瘫子起来行走时,没有为他鼓掌喝彩,而是想到幸运没有落到自己的头上,自己还在病中,没有痊愈,就心生妒嫉,心里说:他陪我们在这里这么多年,是我们中的一员,如今他想一走了之,不行,不能让他走得这么轻松,我们得挑一挑他的毛病,最好一棍子把他打死。一下看到他手中的褥子,又知道当天是安息日,终于抓到了他的把柄。所以,这些犹太人责怪他说:“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他懵了,好像被当头一棒,从梦中惊醒。

他知道他陷入到了危险之中,按照律法,他面临着被石头打死,这样,他的一切梦想不仅都破碎了,而且性命难保。梦想刚刚萌芽,就要面临着死亡,在梦想与现实之间,在生与死之间,于是,他选择了他认为的“生路”,选择了肉体,选择了亚当和夏娃的路——推卸。他回答说:“那使我痊愈的对我说,‘拿你的褥子走吧!’”犹太人放了他一马,但他知道,他违背了律法,有一笔帐还记在那里,还没有还清,他还欠着“律法的债”。他也知道,即使他有幸实现了所有的梦想,只要这笔“死亡”的债还没解决,有一天,犹太人照样可以要他的命。

“冤有头,债有主”,他想到,所要面临的死亡,一切都归咎于那个叫他痊愈的人,应当找那个叫他违背律法的人,让他来担这个罪,我是无辜的,找到他,至少我的罪罚可以减轻,或许能免一死。

他是个犹太人,他知道有神,他也知道违背律法的结局,这个“律法的债”成了他的心结,他走出羊门后,罪债在他心里压着,使他无力把心思放在世界上。他也是个聪明人,他想到了解决,他认为他违背了律法,只有回到律法里解决,靠着律法解决。我们看到,他来到了殿里,他回到殿里的目的,不是像那个在美门被彼得医治的瘫子,走着,跳着,赞美神,为主大胆作见证,他悄无声息地回来,看看是否有希望,解决他犯安息日的罪。

但律法的作用是让人知罪,也定人的罪,叫人伏在神的审判之下,律法没有办法解决他的罪,但他不知道律法如训蒙的师傅把人引到基督面前,使人因信称义,但真理的本体知道他的难处,于是基督来到了他的面前。

耶稣来到他面前,他没有半句感恩,像那得洁净的第十个撒玛利亚大麻疯病人一样,“见自己好了,大声归荣耀于神”,而是用了他的办法,一心要去解决他的罪,一心要守住律法,他去告发,使他痊愈的是耶稣,惟一的目的是要耶稣担当他的罪。

耶稣来到世上的目的,是要担当信他之人的罪,免去人的死,拯救人的灵魂,但要世人要他面前悔改,信靠他,但这个人不是通过信靠他,悔改在这位“能救他免死的主”面前,而是想倚仗着律法和宗教的权势,要耶稣来为他担罪,把恩人送入死地。

他这一举动,充分证明了他回到了律法之中,不是活在恩典之中,不惜出卖“满有恩典的主”,凭着己力,要还清自己所欠律法的债,讨好犹太人,讨好“律法”,好使自己能保全性命,以期无后顾之忧地走进世界,走进这个曾经拒绝他的世界,因为他的梦想还在世界上。

这就是这个得到医治,心还在世界上的瘫子,我们今天很多来到教会中的人也和他一样,虽然在教会里,但心还是在世界上,得到耶稣的好处,会说耶稣好,一旦得不到,就会离开教会,离开耶稣,甚至出卖耶稣,来到主面前,不是要信耶稣,得生命,而仅是要得耶稣的好处。主耶稣说过:“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

我们可能会有一个疑问,主耶稣明知那天是安息日,为什么还要他痊愈之后,要他拿褥子违背律法呢?这不是一方面要救他,一方面要害他吗?俗话说,救人救到底,主耶稣这么做不是自相矛盾吗?

如果主耶稣不给他出难题,当主看到他在池边躺着时,一想到今天是安息日,主耶稣不会让他起来,就是让他起来,也不会让他拿褥子,或者我们认为这件褥子是病人挡风御寒唯一的一件盖在身上的东西,主医治他后,出于神的怜悯,为了他晚上能拥有盖在身上的被子,必须要他拿走带在身边,所以,主才叫他拿褥子起来走。这种解释似乎也有道理,但若是这个原因,主耶稣可以再等一日,第二天来叫他起来拿褥子起来行走,这样,又不违反安息日,又能使他拥有褥子。所以,这样的解释比较勉强。

我们知道,这个瘫子病了三十八年,躺了三十八年,对他来说,每天都是安息日,他天天都在守安息日,这三十八年来,没有人在遵行律法上能和他相比,那么,我们要问,他的灵魂得救了吗?显然没有,外表虽没有违反律法,但心里的问题很大,人只是被看守在律法之下,“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着”(尼9:29),行律法不能使人的灵魂得救。

主耶稣要救一个人,不是只救他的肉体,而是要拯救他的灵魂,改变他的内心,因为主耶稣知道人心,知道这个瘫子起来之后,方向是走出羊门,走向世界,而走向世界之后的最终的结局,我们都知道仍然是灵魂的死亡,主耶稣不是单要救他的肉体,而是要拯救他的灵魂,不希望他走向灭亡。

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所以,主耶稣在救这个瘫子的时候,同时也赐给了他一个“十字架”,这个“十字架”就是他拿在手中的褥子,使他一起来就遇到律法的难题,让他知道行律法的结果仍然是死亡,在律法与主耶稣之间作出一个选择,让他知道真正的安息只有来自于“安息日的主”。

律法的作用是“如训蒙的师傅,把我们引到基督面前”,主耶稣第二次在殿里之所以还要见他,这不是一次偶然的相遇,是“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的真理的本体与罪人的相遇,目的是要把自己给他,把自己的生命给他,而瘫子所躺卧的池子靠近“羊门”,“羊”预表着献祭与牺牲,圣经之所以把“羊门”记载下来,意思是要这个人在生与死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主耶稣也知道他拿起褥子的后果,但主这样要求他,就是要他在主与律法之间做一个选择,在主与世界之间做一个选择。

手拿褥子,最多是肉体死亡;主再一次来到他面前,不仅要救他的灵魂,也必会为他沙漠开江河;是要律法,还是要这位决定他命运的生命之主?主耶稣尊重他的选择,给他一个自由的意志,要他来做这个选择题,主在他做这个选择题的时候,也给过他提示,要他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对他说:“你已经痊愈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这是主在给他提示答案,也是给他的警告,因为主医治他的目的是要他跟随自己,是要他信靠主,把他的难处告诉主,也就是把自己交给主,正如我们今天在主面前的祷告一样。

但他没有把他的难处告诉耶稣,而是把耶稣当作他犯律法的起因,结果我们都看到了,他与救恩失之交臂,弃绝了这位生命的主,宗教领袖要把主交给律法,同样,这个处在社会最底层“痊愈的瘫子”,也要把主交给律法。所以,在彼拉多面前,上至宗教领袖,下至平民百姓都喊出了相同的一句话:“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

瘫子活在律法时代,和他一起在池边躺着许多病人,也是活在律法时代,池子里水动的时候,这些律法时代的人,没有一个人把他抬起,把他第一个放下去,律法改变不了人心里的问题,耶稣要他起来行走,不是要他走向世界,而是希望他走出律法,来到自己面前,改变他的内心。但可惜的是,当耶稣再一次到他面前,他没有接纳耶稣,不明白神在他身上的旨意,也不把自己交给他,因为他不知道耶稣是神,是律法的制定者。

他三十八年来,眼睛里充满了世界,当他与真理分离后,离开耶稣,回到律法,继而走进世界,踏上寻梦之旅,若不悔改,“恐怕遭遇的更加厉害”。

  二.显神作为的瞎子

这个瞎子生来是瞎眼的,我们感到这个瞎子很安静,耶稣和门徒到他面前时,他也许正在路边乞讨,他安静地听门徒和主的对话,但我们没有听到耶利哥“巴底买”的叫声,也许他从未听说过主的名。

和上面的瘫子一样,主耶稣主动来到他面前,救恩主动临到了他,和瘫子不同的是,对瘫子的拣选,神尊重人的选择,尊重人的自由意志;神对瞎子的拣选,神则行使了他的主权,瞎子对神的拣选无法抗拒。

主在他眼睛上抹泥巴,他很配合,叫他到西罗亚池子去洗,他没有问为什么,很顺服。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神定意要拣选一个人,首先会赐给他一颗顺服和安静的心。

主耶稣告诉他:“你往西罗亚池子里去洗”,“西罗亚”翻出来的意思是“奉差遣”,奉差遣表明,被差遣的人身上,领有差遣者给他的任务,瞎子“奉了差遣”,神的恩典临到这位瞎子,因为神在他身上有计划,有目的,要在他身上成就神的旨意,主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

主耶稣开了他的眼睛,与他开别的瞎子的眼睛,过程有些不一样,开别的瞎子的眼睛时,有时是说了一句话,有时是摸了瞎子的眼睛,有时是按手在瞎子的眼睛上,但主耶稣在开这位瞎子的眼睛时,“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我们知道,“泥”土来自于世界,“唾沫”是口腔毛细血管里分泌出来的,来自于人的血液,“唾沫”里面有主耶稣的生命。

我们都有一个常识,在公司里“奉”了一项“差”,差遣他的人就要付给他足够的“经费”,日用补贴和车马费都是公司为他预备好,使他有能力顺利完成这项差遣。

同样,主耶稣差他之前,也是先把足够的“经费”付给他,就是通过“唾沫”把来自他的生命赐给了瞎子,瞎子的生命得到主的供应之后,他的生命立刻就被改变,瞎子有了能力,在法利赛和犹太人面前没有丝毫畏惧,并且让我们看到,他不仅站稳了自己的本位,而且他在语言表达上的幽默和逻辑思维上的严谨,可谓是令人捧腹,滴水不漏,让犹太人抓不到任何把柄,反而碰了一鼻子灰。

我们有没有想过,他生来瞎眼,一天学也没有上过,饭都吃不饱,平时路人都远离他,也不会有多少人和一个瞎子交朋友,在犹太人面前,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勇气和智慧呢?圣经说:“若不是从上面来的,人就不能得什么”。“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这些只能有一个解释,是从主那里来的。

他的眼睛一被打开,心情的喜悦使他感恩,他大声地向对他的“我存”产生疑问的人说:“是我。”话中带着自豪,旨在告诉人们,虽然“是我”,但说“是我”的“我”,已经是一个和过去的“我”不一样的“我”,“我”是站在一个新“我”的地位上,向世人宣布一个全新的“我在”。

我们不知道是谁告诉了他耶稣的名字,当人问这种改变的源头时,他毫不顾忌地就开始向人传福音,我们对别人传福音时,开口时说:“有一位真神‘名叫耶稣’,他可以拯救你的灵魂”。我们这样说,表明我们在向人传福音。我们也同样看到了这位瞎子,眼睛一开后,说出了和我们相同的话,他对问他话的人见证说:“有一个人名叫耶稣,他和泥抹我的眼睛……”。

瞎子生来瞎眼,人性的丑恶,世人的虚假他看不见,他心知肚明,但他没有融入这个世界。他每走一步路都很艰难,他不能靠着自己的手或脚从世上抓取什么来满足自己,他的每一顿饭都来自于人的施舍,人们给他什么,他拿什么,他碗里有什么,他吃什么,当他碗里有食物的时候,他能吃饱,没有食物,就得挨饿,他比病了三十八年的瘫子活得更艰难,当他碗里有食物时,他心存感恩,也懂得感恩,主藉着打开他眼睛的同时,把生命的力量加给了他,更使他不能不去传扬主的名。

法利赛人对瞎子说:“他既然开了你的眼睛,你说他是怎样的人呢?”他脱口而出:“是个先知。”在他的心目中,先知是最大的,也是最有能力的,大过王权,大过宗教,因为通过会堂教法师的口,他知道先知来自于神,先知为神说话。

“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当光的本体来到世上的时候,一切预言到约翰为止。先知的职份没有了,但先知的功用还存在,这个瞎子心目中最尊重的就是神的先知,他没想到的是,因为神的作为要在他身上显明,他领受了这个先知的功用,担当了“先知”的角色(这个“先知”和旧约里的先知不同,所以带了引号)。

他的心思很简单,他的思维却很清楚明白,事实论据,三段论,演绎推理,反证法,他说的话不多,就那么几句话,但这些辩论方法,他都灵活地运用在犹太人面前,“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事实作为论据,击中要害,让犹太人的说法站不住脚,无力反击,“我们知道神不听罪人,惟有敬奉神、遵行他旨意的,神才听他”,这个三段论,说的无懈可击,让犹太人难以招架,“从创世以来,未曾听见有人把生来是瞎子的眼睛开了。这人若不是从神来的,什么也不能作。”这样的反证法,以及在他在对话中运用的反问,让犹太人捉襟见肘,顾此失彼,直至恼羞成怒,粗暴地将他赶了出去。

主耶稣一再对犹太人说“他是从神而来”,犹太人不仅不信,还在不断地要抓他的把柄,如今神的作为显明在这个瞎子身上,藉着他的复明,活生生地站在犹太人面前,主耶稣透过一个处在社会最底层,和社会最边缘人的口,向世人再一次宣布这个真理,耶稣是从神而来,这一点不容置疑。

主用唾沫和泥抹在他的眼睛上医治了他,泥土来自于世界,泥土抹在眼睛上,在他眼前打开了一个属世的世界,唾沫来自于主的生命,主是生命的光,光进入到他的里面,在他心里照亮了一个的心灵世界;主耶稣不仅开了他肉体的眼睛,也同时打开了他的“灵眼”,不仅让他看透人心的险恶,也让他在被犹太人赶出去之后,用心灵的眼睛,去寻找光,去寻找人生永恒的归宿。

他被赶出会堂,好像一只流离的羊,飘荡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心情失落,如同以利亚在罗腾树下,沮丧求死,自己到底要走向何方,要去干什么,这一切都成了他的疑问。他的心灵是单纯的,世界曾经拒绝他,现在仍旧赶出他,他没有融入这个世界,他的心田没有什么荆棘和杂草,是一块可以撒好种的田地。主看中了这一块美好的田地。于是,主来到他面前,问他:“你信神的儿子吗?”他回答说:“主啊,谁是神的儿子,叫我信他呢?”耶稣说:“你已经看见他,现在和你说话的就是他。”他说:“主啊,我信!”就拜耶稣。他又一次顺服在主面前,用心灵和诚实把耶稣接到了心里。

能够为神所用,得到主最大的赏赐,就是主把自己给了他。当他跪在主耶稣面前时,一只迷羊找到了主人,一个罪人接受了主,一个灵魂得救了,一个曾经的“瞎子”,眼中饱含着泪水跪在耶稣面前,多么感人和美好的一幅画面。

神的作为在他身上显了出来,神的名在他身上得了荣耀,天上的众天使都在为他欢呼雀跃。

  结语

最后,我们做一个比较,瘫子和瞎子都生活在律法时代,两个人都是被世界拒绝的人,两个人都与真理的本体相遇,都得到了医治,一个心中背着律法的债,重新回到律法,一个为神所用,奉差见证荣耀主名,向世人宣布耶稣是从神而来。

一个人活在律法中,律法如训蒙的师傅将人引到基督面前;一个人是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需要一个灵魂的好牧人。两个人都再一次遇到了主,当主第二次来到他们面前时,是要把自己给他们;但一个去告发了主,讨好律法,要耶稣为他担罪,一个接纳了主,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主,主一定会为他担罪;一个走向灭亡,被自己身上的十字架压垮,一个走向永生,前面有主的光引领。

神给人以自由的意志,尊重人的选择,尊重人的主权,同时,神为了成就他的旨意,也对人行使他的主权,“爱他就爱他到底”。我们尝过天恩的滋味,与神的灵有份,是心中有圣灵的人,愿我们不要成为被主医治后,再去出卖主的“瘫子”,却要成为被主医治,为主所用,身上有圣灵印记的人。

哈利路亚,荣耀归主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家庭主妇的最大权利

2016-2-26 5:44:00

读经分享

雁子:《雅歌》是个谜

2016-2-26 7:44: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