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女士师底波拉 士2:8-9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士2:8-9,4-5章

以色列人的首领约书亚率领以色列人过约但河,进入迦南地,首先攻下耶利哥城。他们没有死一兵一卒,只是绕城七天,城墙就倒塌了。接着,他们继续与迦南七族争战,赶出迦南人,好得着那块美地。后来约书亚年岁渐老,活到一百一十岁时死了。但是还有许多地没有得到,仍被迦南人霸占着。他们一同求问耶和华,耶和华指示他们,并且与他们同在,使他们争战得胜,继续得地。以色列的各支派逐渐都归到自己该拥有的地业上。

但是可惜以色列人没有完全听从耶和华神的话,他们没有把迦南人全部赶走,反而让许多迦南人住在他们中间,这就为他们带来极大的难处。耶和华也因为他们没有听从祂的话,不再将这些迦南人从他们面前赶出去。

不但如此,约书亚死了之后,那些跟着约书亚一起过约但河,进入迦南地的人也都死了。新的世代兴起来,他们不认识耶和华,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他们的祖先所作许多奇妙的事。反而跟住在他们中间的迦南人通婚,并且叩拜事奉迦南人的假神,作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所以耶和华把他们交在四围仇敌的手中。他们受敌人欺压,日子过得非常困苦,天天哀声叹气。

耶和华神听见他们的哀声,就怜悯他们,为他们兴起一些勇敢并且有神同在的人,作他们的士师,出去争战,拯救他们脱离那些抢夺、欺压他们的敌人,使他们能过太平的日子。可是等到士师一死,他们又转去作恶,比他们的前一代更严重,仍然去事奉叩拜那些假神。惹动神的怒气,把以色列人交在敌人的手中受欺压。以色列人就是这样翻来覆去,没有办法一直听从神的话,照着神的心意生活,讨神的喜爱。难怪诗篇里要说,『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16:4。)

在这些士师中,有一位女士师,名叫底波拉。底波拉(Deborah),意即「黄蜂」,是一位女先知和女士师,是拉比多的妻子。在她那个时代,欺压以色列人的是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底波拉传达神的吩咐,要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领军对抗耶宾的将军西西拉。巴拉要求底波拉同行,底波拉答应了,不过她说,既然如此,要制伏西西拉的将会是一妇人,而非西西拉。这事果然应验在基尼人希百之妻雅亿的身上,雅亿用计亲手杀了西西拉(士4章)。底波拉的故事在全本圣经中是很独特的,这里特别强调了女性在成就神的事上有崇高的地位,这是古时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难以想象的。

一、多重角色的妇人:圣经描述她是先知、士师、人妻,这里特别说明「她是拉比多的妻」。她未因事奉工作而忽略为人妻的角色,她是一位端庄贤淑的好妻子,料理家务及本身的工作,也没有阻碍她的事奉。她是一位睿智尽责的领导者,家庭与事奉的工作她都兼顾并妥善处理,过着平衡的生活。圣经又说,她在棕树下行判断之地,众人称为「底波拉的棕树下」,可见众人对她的爱戴与敬重。在巴拉要求底波拉同去他才出去争战的事上(士4:8),可看出她在以色列众人心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她是一位名孚众望的领导者。

神兴起女先知底波拉来作以色列的士师。以色列人遇到争论,都到她那里去听她判断,可见她很有神的智慧,神也借着她说话。她虽作首领,但是她守住女人的地位,知道必须找一个男人来作她的头。所以,她派人去把一个住在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名叫巴拉的军长召来,对他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吩咐你,率领一万拿弗他利和西布伦支派的人上他泊山去,祂要将耶宾的将军西西拉所率领的车辆和全军带到你那里,祂必将西西拉交在你手中。』

巴拉听了这话,有什么反应?他很愿意遵从,但是却有一点胆怯,信心似乎不够,所以他对底波拉说,『你如果同我去,我就去;你如果不同我去,我就不去。』底波拉实在是一位勇敢又有信心的女士师,她就对巴拉说,『我一定与你同去,只是这样一来,你在所行的路上就得不着荣耀了,因为耶和华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

对于家庭与事奉,我们是否有取得平衡?还是成为一个没有翻过的饼,一边烤焦,一边不熟?是否因家庭事务繁忙、被工作事业累住、拼命加班兼职,以致没有时间安静下来亲近神、事奉神?或是一头热地(没按真智能、知识)做事奉的工作,而忽略了家庭?这都是不正常的现象。对于底波拉的美好见证,我们应好好做一番省思,重新调整生活态度与作息,才能过着得神喜悦祝福的平衡生活。尤其是身为领导者,更应该在家庭与事奉有平衡的生活,作众人美好的榜样。

二、黑暗时期的明灯:当时以色列是「耶和华的仆人、嫩的儿子约书亚,正一百一十岁就死了。以色列人将他葬在他地业的境内,就是在以法莲山地的亭拿希烈,在迦实山的北边。那世代的人也都归了自己的列祖,后来有别的世代兴起,不知道耶和华,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2:8-10)

士师时代是以色列人最黑暗的时代,神的选民「不知道耶和华」意为没有体会、经历神,神对于当时的以色列人是没有特别意义的。而底波拉是在这种情形下教导以色列人,并且用神的律法来规范以色列人。底波拉既是先知,也是士师。她既能在法律和行政的事上给以色列人作裁决(士4:5),又担任神的代言人,传讲祂的信息,这是相当不容易的角色,尤其她又是一位女性,她的言谈若没有神的同在,没有对律法深入的了解,如何能够赢得百姓的信服。因此,底波拉在那一个「不知道耶和华」的时代,乃是信仰的一盏明灯。

三、战场上的巾帼英雄:当时的以色列是一个很松散的联邦组织,群龙无首;底波拉是一个女流之辈,不是什么巾帼英雄,她虽被称为士师,职责似乎着重听判断(士4:5),而不是作统帅。在以色列遭受迦南敌人欺压的时候,神使用一个女先知底波拉,作为他的代言人,宣告神的信息:「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吩咐你说:你率领一万拿弗他利人和西布伦人,上他泊上去。我必使耶宾的将军西西拉,率领他的车辆和全军,往基顺河,到你那里去,我必将他交在你手中。」(士4:6-7)因此以色列军便在他泊山集结,神诱使西西拉从夏罗设出兵,进入以斯得伦平原,在他们看到巴拉领兵下山,以为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把以色列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神行神迹奇事,在非雨季时降下暴风雨,使基顺河水涨(士5:20-22),把铁车陷在泥沼,动弹不得,任由以色列兵宰割。

只有西西拉下车逃跑了,跑到一个基尼人希百的妻子雅亿住的帐棚那里。希百和夏琐王耶宾有交情,所以,西西拉认为雅亿一定会帮助他。可是雅亿却站在以色列人这边,神使用她来除去仇敌,雅亿先迎接西西拉到帐棚里,给他奶喝。等他睡熟了,就拿一根固定帐棚用的獗子,用锤子从他的鬓边钉进去,他就死了。等巴拉赶到时,看到的情形正像底波拉说的,耶和华把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西西拉一死,耶宾王也就被制伏了,以色列人得以享受四十年的太平日子。

女子通常不是战场上的勇士;但在一个道德败坏的黑暗时代,她被神使用。正如圣经记载别的士师一样,以色列人在困苦中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兴起她作以色列的拯救者。

四、作歌赞美神的诗人:底波拉不是一个好大喜功的领导者,基顺河之役的得胜,她没有归功自己、荣耀自己,她谦卑地将功绩归众人,感恩地将荣耀归给神。她与巴拉作歌说:「因为以色列中有军长率领,百姓也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士5:2、9)。她深知争战的得胜是神的应许及人的配合(士4:7、14-15),她的计划与领导没什么好夸口的,只是无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尽职责所应分做的(路17:9-10)。

底波拉在得胜后,立刻作歌赞美耶和华,歌里面说出神如何不喜欢以色列人事奉别神,说出神是公义的,兴起她和巴拉掳掠敌人,也说到以色列人如何乐意跟随她同巴拉与仇敌争战,并称雅亿为有福的。最后她说,『耶和华阿,愿你的仇敌,都这样灭亡,愿爱你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士五31。)愿我们都作爱神的人。

底波拉和巴拉作了一首歌来记念整个事情的经过(士5章),并庆祝耶宾的胜利。这是圣经其中一首最古老的诗歌。底波拉之歌以生动的方式记录了击败迦南王耶宾的故事,其中背景的描述、战争的场景、基顺河的泛滥(使铁车陷入泥淖而无法发挥功能)、敌人的败退以及敌人将领的母亲倚窗望儿的情景,都以极细腻的笔调描述出来,是希伯来诗歌的杰作。底波拉之歌美妙感人,是一首信仰之歌,但很难理解。一位现代释经学者这样说:「研究底波拉之歌的一份目录,读起来就像是从事圣经的名人录研究。」旧约历史学家认为,底波拉之歌对于我们重新组织以色列的初期历史有部份帮助。

在士师时代的社会习俗下,神竟拣选女性为先知、士师,这对我们现今的教会有何启发呢?底波拉和雅亿是两个在不同地点、不同身份的妇人,但她们都被神所使用。底波拉被神兴起,作以色列的士师,她能上前线,为神争战;雅亿是家庭主妇,也有用武之地,能用智慧杀死敌人。我们要求问神对我们的带领,明白自己现阶段的角色,在自己的岗位上为神发光。

让我们祷告纪念教会中的每一位姊妹,都能够成为丈夫的贤内助,并且成为丈夫事奉神的一股支持力量。当她们被神使用的时候,能够像底波拉一样充满能力。让我们为姊妹们拥有平衡与得力的人生代祷!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警醒谨守,与主同活

2016-1-7 17:32:00

读经分享

宗教的来源

2016-1-7 17:42: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