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撒母耳记下第五章查经小记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

——太23:37

人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我就欢喜。耶路撒冷啊,我们的脚站在你的门内。耶路撒冷被建造,如同连络整齐的一座城。众支派,就是耶和华的支派,上那里去,按以色列的常例(或作“作以色列的证据”)称赞耶和华的名。因为在那里设立审判的宝座,就是大卫家的宝座。你们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爱你的人必然兴旺。愿你城中平安,愿你宫内兴旺。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缘故,我要说:“愿平安在你中间。”因耶和华我们神殿的缘故,我要为你求福。

——诗122:1-9

经文概述

扫罗元帅押尼珥死了,扫罗儿子伊施波设也死了,以色列人已经看不到扫罗家的希望了,他们众支派来到希伯仑投靠大卫,并膏大卫做以色列的君。大卫离开希伯仑,率领跟随他的人攻占耶布斯城,耶布斯城是个易守难攻的城垒,大卫从水沟上去赶出骄傲的耶布斯人,从此耶路撒冷城成为大卫的城,并成了锡安的保障,大卫给耶布斯城改名为耶路撒冷,并在耶路撒冷建造宫殿、立了妃嫔、生儿养女。然而一直与以色列人为仇的非利士人听见以色列人膏大卫为王,就来寻索大卫,但大卫寻求耶和华,并遵耶和华吩咐的去行,二次打败非利士人,从迦巴直到基色,于是巩固了疆域,并统一了国家。

本章是大卫苦尽甘来的一章,耶和华十四年前对他的应许,终于在许多的眼泪后姗姗到来。虽然圣经没有记载大卫那时的心境,但对于我们每一个经历过主话得成的基督徒来说,一定会相信当时的大卫在神面前流下许多感恩的眼泪。而神的旨意仍然向前,大卫坐上宝座的第一战,神便带领他旗开得胜,后来的两场与非利士人的争战,更是胜而又胜。现在我们跟随大卫的大军,来找寻一路凯歌的秘诀。

属灵浅见

一、这日子

【路19:41-42】41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它哀哭,42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

“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这句话是耶稣进耶路撒冷之前哭着说的,其中包含着无尽的悲哀、无穷的期盼,因为当时的耶路撒冷城徒有平安之名,却不知道关系自己平安的事!

同样,在大卫等候神应许应验的日子,许多人的眼睛也看不清楚,少有人知道关系平安的事,那是……

1.扫罗作王的时候

【撒下5:1-2】1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希伯仑见大卫,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2从前扫罗作我们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

以色列众首领来到希伯仑拥立大卫为王时说的话,很值得我们回味。他们提到了三个理由:“我们原是你的骨肉”、“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民以色列”。可是我们稍作留心就会发出疑问:三个理由并不是在他们到希伯仑的时候才成立,之前他们去哪里了?

原因很简单,在大卫登基之前,甚至登基之后还有另一个“时候”,那是“从前扫罗作我们王的时候”。

那个找驴出身的君王,高人一头是他的标志,他非但国权、势力无限,还几乎将大卫逼入绝境。只是如今,扫罗的王国土崩瓦解,他们才意识到所追逼的大卫原来是我们的骨肉,我们的元帅,是神应许中的王。

这日子,是否我们的生命亦然,扫罗的势力依然猖獗?

这日子,能否给真正的君王一席之地,不只是客店、马槽,还有全人全心的完全归依?!

2.大卫登基的时候

【撒下5:4】大卫登基的时候年三十岁,在位四十年。

大卫的一生中经历三次的被膏。第一次撒母耳奉耶和华所托在伯利恒暗暗膏他,后便历经常年旷野逃难的道路,亡命天涯。直至扫罗被杀,大卫在耶和华“可以”的应允下上犹大去,在希伯仑被膏为犹大王。此后又安静等候了七年零六个月,到以色列的仰赖都尽失了,大卫才被众支派膏作以色列全地之王。

而立之年,大卫终于登上了王位。在这长长的十四年当中,我们并不知道大卫受了多少的苦,流了多少的泪,神让我们看到的只是大卫每每遇事时流露的美好性情与浓浓的生命膏油,于是我们便不禁感叹说:这人是学了极深功课的。这一幕仿佛荆棘中的百合,又如旷野中的烈焰,却正是述说着神为祂的王者谱写的一首“神曲”,也见证着祂心意的杰作。直到“日期满足”,神才将祂的王子置于宝座之上,显于祂的国度。而他的眼泪,神已暗暗地收藏于永世的皮囊,等有天换作荣耀的冠冕。

十四年啊,漫漫的长夜,得救的指望常是绝了;委屈、忧伤、恳求的眼泪常将床榻飘起。我吃过炉灰,如同吃饭。“我所喝的与眼泪搀杂。”(诗102:9)……似乎神藉撒母耳带下的应许只是一场噩梦。这时,智慧的心岂不指教:代神掌权的岂能不服神的权下,坐于王位的岂能不是王的生命?像主一样在苦难中学习顺从,不就是通向宝座的唯一“捷径”吗?

此时,等候应许的兑现就成了莫大的考验。按照自己的时候去成全还是等候神的时候到来常常成为两难之间。最后的抉择也往往成为是否配坐宝座的条件。不能不受感动的是,大卫非但没有主动击杀仇敌扫罗的意愿,甚至当耶和华神将非致大卫于死地不可的扫罗放在大卫手中的时候,大卫却把扫罗仍然放回神的手中。宁可继续漂泊于死亡的阴影下,也不愿选择神许可的时候来脱离苦难,这是一个完完全全伏在神旨意之下走十字架道路的人。这样的人,王的生命自然在他里面不断成形。

神子耶稣在地上时常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你们的时候常是方便的。”但愿今日我们不但是:“主啊,照你旨意。”更是“主啊,也照你的时候。”将自己的方便放在主的手里成为不方便,将自己的自由置于主的爱索下变成不自由。终有一天“日期满足”,当君王基督显现的时候,我们也要与主一同显现在荣耀里。

二、锡安大道

【诗84:5-7】5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6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7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

1.心中想往

在流亡的岁月中留下累累伤痕的心本应在登上王位的那一刻安息了,然而大卫的脚步并未停止。想必神已将大卫的心带向了锡安——神的居所(参诗132:13),神圣之力催促继续前行。虽然注定通向锡安的路是崎岖难行,也明知巴迦的泪谷会再一次把我深深破碎。然而十架,是为成就冠冕;破碎,是为给予生命;踏上,是为面见那位朝夕思慕的神;认定,更是因为这是神的旨意。不愿再让“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这句话只是成为一种口头的誓言。

所以,此时的大卫和跟随他的众军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那条崎岖窄路。

不禁想起,曾漂流在异国他乡的锡安众子,孤独地坐在巴比伦的河边。琴早已挂在柳枝,歌声宁愿埋在心底。那时,他们“一追想锡安就哭了”(诗137:1)。

爱什么,就想往什么;想往什么,定走什么路。今日,神儿女心里想往什么?是想着如何到世界去分一酌,还是到锡安去见神一面?想着如何过安逸的生活,还是思念着为我受死的恩主?是为自己天花板的房屋操劳,还是挂念着神的约柜仍在帐篷?是切望得着名声、富足、荣耀、友朋,还是默默跟随羔羊?

但以理的窗户依然开向耶路撒冷;皇前的尼希米还是面带愁容,“为她我常哀哭,为她我常操心劳碌”的歌声仍然激励着坚定持守……

“起来,我们走吧……”

2.经过流泪谷

扫罗的王位轰然倒塌之后,大卫统一了整个以色列,但神的旨意并不止于此,祂还要大卫带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勇士继续向前!

踏向耶路撒冷的这条路上,历历在目的是无数个让人刻骨铭心的场景:那里有杀败歌利亚后的辉煌,在妇女们“大卫杀死万万”的歌唱声中,曾经收获过无上的荣誉、至纯的友谊和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那如梦的幻影破碎在米甲送走他的那刻,然后是在旷野、山寨、洞穴、树林的流离失所;挪伯祭司亚希米勒的帮助,迦特王亚吉面前的装疯;亚杜兰洞内的情谊;基伊拉百姓的寡义;玛云旷野命悬一线的体验;隐基底洞内割下扫罗衣襟的那刻……太多太多的经历,如今已汇聚成神“皮袋”里的眼泪。

“我们没有后悔,踏上这条路;我们没有后悔,走过这一程。尽管崎岖波折,荆棘石头漫布;尽管门窄路狭,十架伤痕处处……”

大卫在神暗自引领中学习各样的功课,神也在暗中擦干了他一切的眼泪。诗篇半数以上出自大卫之手,大量赞美称颂的诗歌便是佐证。有疼痛,有伤痕,但大卫因活在神面前的缘故,他能够向神说:“在祢面前有满足的喜乐。”(诗16:11)恭恭敬敬十四年的雕刻,大卫的生命丰盈到一个程度,他所有同胞与兄弟最后都到他面前说:耶和华立你作以色列的君。

这是大卫受冕的道路,也定会是所有有心跟随主走窄路的蒙爱儿女必经之路。

锡安大道啊,你是“流泪谷”变成的“泉源之地”啊!

3.到了耶路撒冷

【撒下5:6】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到了耶路撒冷……

“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到了耶路撒冷”,那是在时空上脚步的跨入,更是在神应许里等候的成全。流亡的岁月里,大卫到过无数的地方,但在神的应许里,耶路撒冷才是大君之城,是神旨意成全的所在。

从背景看,当时以色列人的心已归向大卫,大卫若要统治整个国家必须寻找一个都城,所以他率领跟随他的人从希伯仑起行北上,到了耶路撒冷城,这城位于神所应许赐给祂百姓迦南美地的中部(从现在地理位置看这城也是全世界的中心),建立锡安山上,而且三面环山,只有北面需要防御,从战略方面讲这城易守难攻,是作为都城最理想的地方。迈尔在《圣经人物志——大卫》中,对耶路撒冷的历史有过精彩的描述:

对犹太人而言,没有一城像耶路撒冷这样特殊。那是他们神的城,座落在神的圣山之上。“在北面居高华美,为全地所喜悦。”(诗48:2)巴珊的高岭要嫉妒锡安的低丘,因为耶和华已拣选它作为居所。环绕这城的众山似乎象征了耶和华的同在和护庇。被放逐流落异乡的人在跪下祈祷时,都打开向着耶路撒冷的窗子,并许下心愿说:他若忘记耶路撒冷,情愿他的右手忘记技巧(参诗137:5)。每年无数的朝圣客步向它,渴望自己的双脚站在它的城门之内。他们遥遥望见它的城垣时,火热的心不禁涌出祈祷,祈求平安与昌盛永远与那些爱慕住在这城里的人同在。当耶稣想到耶路撒冷即将面临的毁灭时,也不禁流下真挚的泪水。祂望着这城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太23:37,路13:34)

但并非自古以来即如此。它座落在迦南地,曾有赫人和亚摩利人住在其上。它一向默默无闻,好像被丢弃在旷野的婴孩。不过曾有一段时期,它由祭司君王麦基洗德所统辖,那时已预表了它将来的荣耀:祭坛升起的烟预表全国的敬拜中心圣殿将建于此;麦基洗德的祭司职分也预告耶路撒冷将长久有祭司事奉。之后有很长的黑暗期;当全国其它地区在以色列人手下安息时,耶路撒冷仍被耶布斯人占领多年。约书亚初度占领这地时,名义上曾征服这城,但为时甚短,很快这城又落入他人手中。

几千年风霜雪雨的洗刷,耶路撒冷却仍在耶布斯人的统治之下,麦基洗德的祭物早已不在,约书亚的刀剑也已收回,在耶布斯人的肆虐之下,埋藏着“流奶与蜜”之地的无尽荒凉……

神旨意终必成全,无奈在漫漫的岁月之中,神多少次的“愿意”都毁坏在人的“不愿意”之中,锡安大道上依然少人问津!

三、脚在门内

【诗122:2-3】耶路撒冷啊,我们的脚站在你的门内。耶路撒冷被建造,如同连络整齐的一座城。

1.进这地方

【撒下5:6】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到了耶路撒冷,要攻打住那地方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对大卫说:“你若不赶出瞎子,瘸子,必不能进这地方。”心里想大卫决不能进去。

那时住在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因着地理优势就得意忘形,嘲笑大卫想要攻取,门儿都没有,就连瞎子和瘸子都可以把他们打退。然而大卫元帅约押从耶路撒冷城下汲仑谷那条基训河的水沟上去,沿着阶梯而上成功攻占这坚固城,并赶出了骄傲的耶布斯人,就是被大卫称为“他心里所恨恶的瞎子和瘸子”。

大卫就在耶路撒冷城建都,住在这个锡安的保障里,并给它起名为大卫的城。其实,在耶布斯人统治下的耶路撒冷城就是我们的本相,借助所谓的优势忘乎所以,没有神只有偶像,抗拒神,也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当日我们的大卫王极度痛恨地说了一句话:“谁……攻打我心里所恨恶的瘸子、瞎子!”瘸子有看见却不会走路,瞎子会走路却看不见,那是活在自以为是、自以为能的境地里的人,骄傲透顶,却一无所能。在神眼中,祂所恨恶的瞎子和瘸子都必须赶出去。

当时的耶布斯人对大卫这项攻打耶路撒冷的计划百般嘲弄,因他们对多年来建立的铜墙铁壁自信十足。便向大卫夸口说“你若不赶出瞎子、瘸子,必不能进这地方”,意思是“即使这城只有瞎子、瘸子防守,你的军队也无法攻陷”。然而,高墙并不能保护他们,大卫从水沟突袭进城,将城夺下。今日何物是我们的保障呢?银行的存款吗?舒适的家庭吗?安定的事业吗?可谁能预测明天呢?我们与神的关系才是唯一的保障,是没有人能夺去的!

那日耶布斯“恶人”被驱逐出境,“荣耀的王”大卫进城去,全城立马焕然一新。自此后,那城被称为保障,不再是因为它的地理优越,乃是万军之耶和华住在其中。那里,有神的同在;那里,是另一个天地。

扪心自问,我们里面有没有祂所恨恶的瞎子和瘸子?是否这些耶布斯“恶人”依然霸占耶路撒冷?今天,求主使我们彻底倒空,将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死在十字架上,使圣灵内住,使这必死的身体改变成为平安的居所、神的殿(参林前3:17)。

2.周围筑墙

【撒下5:9】大卫又从米罗以里,周围筑墙。

大卫采取的第一个行动是加强防御工事。他“从米罗以里,周围筑墙”,约押则致力修葺及美化城内的建筑。这第一场胜利奠定了大卫的丰功伟业之基础。“他日见强盛,因为耶和华万军之神与他同在。”确是如此,邻国都震慑于他日益增强的国势,纷纷前来寻求联盟(参代上11:7-9,撒下5:11)。

圣经中提到耶路撒冷建造时,常常提到它的城墙。墙是分别,划清了以色列民与外族人的界限,“这是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民23:9);墙是保护,所有一切在墙内的都因这墙而得蒙保守。当耶路撒冷城门拆毁、城墙被火焚烧的时候,那些被掳归回剩下的人在犹大省遭大难,受凌辱,仇敌随意地进出,侵犯攻击他们,整座城陷在极大的困苦之中。由此可见城墙的重要,今日教会的城墙是否完好无损?仇敌是否仍能任意地进出往来、攻击神的儿女?

但是,墙也是阻隔,一道主安置在我们与世界间的防线。当魔鬼将世上的万国和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你看的时候,你是否能说: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祂”?

也许有一天,这墙成为我们前途的阻隔,梦想的阻隔,甚至成为我们一生的阻隔。然而,祂在世为我一无所有,我是否也愿与主一同卑微贫穷?即使对自己有许多的雄心壮志,即使为自己有再多的计划安排,但是为主,我愿意一一放下。这背后虽然有痛苦的挣扎与割舍的眼泪,但起初的心愿怎能改变?无论墙外如何“美丽”,你我只愿享受墙内的安息,不断用生命修筑四围的城墙,相信终究必如大卫一样日见强盛,因为我们有耶和华万军之神的同在!

3.建造宫殿

【撒下5:11】推罗王希兰将香柏木运到大卫那里,又差遣使者和木匠石匠给大卫建造宫殿。

“城中平安,宫内兴旺”这是神应许给爱慕耶路撒冷之人的祝福。我们的神没有失信,在大卫经过无数苦难之后,神亲自成全了所应许的一切。

赶出了瞎子瘸子,修筑了城墙,大卫王需要一个宫殿作为居住之所。于是,我们的神就感动推罗王希兰将香柏木运到大卫那里,并差遣使者和木匠、石匠给大卫建造宫殿。不仅如此,神还赐福他的全家,大卫在耶路撒冷又得了十一个儿子,其中有接续他王位的所罗门,也有出现在路加福音主耶稣家谱中的拿单。感谢神,祂所赐给人的福分,及于全家,且绵延后代。

神急于祝福那些配受祝福的人。感动希兰帮大卫建造宫殿,是因为神所挂念的是爱祂之人的一切需用。可是今日的你我,有无留心神的需要?有无挂心耶路撒冷的平安?

主来时客店无房、降生马槽,主在世居无定所、无处枕首;辉煌的耶路撒冷圣殿成了贼窝,只有贫穷的伯大尼之家才是主过夜的地方。

灵胞啊,别忘了我们自己就是圣灵的居所,主自己要住在我们里面。

可是在主为我们成全了一切的今天,我们的心间有无祂的房间?

4.使他的国兴旺

【撒下5:12】大卫就知道耶和华坚立他作以色列王,又为自己的民以色列使他的国兴旺。

这里我们看见神寻得大卫合祂心意,祝福也临到耶路撒冷,乃至整个以色列国,可见神的目的不单是大卫一个人,更是耶路撒冷,是整一个以色列国。神藉着一个人,目的是要得着一个团体,一个国度。

一人成为多人的祝福,一直是神作工的法则,古时如此,今日亦如此。因着挪亚,神拯救了全人类;因着亚伯拉罕,神得着了整个以色列民;因着撒玛利亚妇人,主得着一城的人;因着你我,神……

是的,因着大卫,神改变了耶路撒冷的整个局面。可是,如今的耶路撒冷仍在耶布斯人的统治之下,只是少了亚伯拉罕的掳物、约书亚的心志、还有大卫的勇士!

此时,不禁想起《田地里的庄稼》中的那句“主在千万人中,竟找不到一个合神心意的人”歌词,为着大卫家倒塌的帐幕,为着日渐荒凉的耶路撒冷,为着永生神的教会,你我愿否效仿大卫,用破碎今生缤纷之梦的代价,成全神的应许!

锡安大道上的人哪,我们理当力上加力!

四、锡安的保障

【诗125:1-2】倚靠耶和华的人,好像锡安山,永不动摇。众山怎样围绕耶路撒冷,耶和华也照样围绕祂的百姓,从今时直到永远。

1.住在保障

【撒下5:9】大卫住在保障里,给保障起名叫大卫城。

攻入耶路撒冷的大卫,仗着天然的屏障完全有松懈的理由,尽可以城门洞开,挑战各路好汉。然而,在这里我们却看见了一位“胆小”的英雄。

当年,面对巨人歌利亚的是那位弃掉战袍、布衣上阵,除了甩石、手无寸铁,单枪匹马、昂然前行的少年大卫;今天,没有外敌的惊扰,没有内忧的困顿,有的是地理上的优势,还有大能勇士的保护,我们所看到的却是住在保障里的大卫:前后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还给保障起名叫大卫城,这简直是对自己身份、所处位置和身边人的一种轻视!

那么,这里的大卫,到底是走过辉煌后的怯弱,抑或是身经百战后的谨慎?答案皆非如此。

给保障起名大卫之城的那刻,大卫已深谙保障的真意。那是成熟生命所彰显的稳重。没有鲁莽、没有冒失,只是隐藏,只知遮蔽。

“住在至高者隐秘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诗91:1)这里那位住在至高者隐秘处的所彰显的生命特质是在全能者的荫下,因为除了“在祂荫下”,我们别无他路。

当日曾欲离开遮蔽的撒但,换来的是坠落到无底坑的下场。今日愿意住在锡安保障之中的大卫,必将走回神的心意之中。

谨慎啊,走在天路上的客旅,因为失败可怕,得胜更可怕,但最可怕的是得胜后的失控。

2.下到保障

【撒下5:17】非利士人听见人膏大卫作以色列王,非利士众人就上来寻索大卫。大卫听见,就下到保障。

倘若一个人在属灵的事上可有可无,在分别为圣的见证中与世妥协,那就不会对撒但的国度产生威胁,仇敌往往对他提不起兴趣。然而一旦有人被圣灵膏抹,在神国的事上显出属天的功用,不停“扩张神帐幕之地,张大神居所的幔子”(参赛54:2),撒但、世界、肉体就立刻警觉,群起攻之,甚至不惜任何代价要寻索攻击他,如同诡诈的希律要将“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耶稣扼杀在摇篮之中一样。这在大卫受膏时遭受非利士人的攻击的事上已是彻底地显现出来。二千年教会的血泪史也一直地诉说着这一场仿佛看不见却又那么真实的属灵争战。

已在争战的事上有较多学习的大卫,早已洞悉了仇敌的阴谋,这不只关系到大卫个人生命的存亡,更是关乎耶和华神之国度的见证和强盛。在流亡的旷野中逐渐学会如何隐藏于耶和华这大能之堡垒和山寨的大卫,没有因着被膏为王而骄傲自恃,此时面对非利士人的寻索,大卫仍然活出藏于祂、赖于祂的生命,下到保障去侍立在耶和华的面前。似乎“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在祂的殿里求问”(诗27:4)早已成为他生命和生活的准则了。

“求问”总显得那么宝贵。这是一个不凭自己行事的人,作王之前如何凡事上仰望神,作王后仍是如此谦卑信靠。所以即使在非利士人已千军万马地布散在利乏音谷,大卫仍能平静地下到保障中,求问耶和华,像孩子般问父亲:“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吗?祢将他们交在我手里吗?”(撒下5:19)短短的问话中,我们看到大卫在求问神能否行动的同时,也清楚知道耶和华使他得胜,不在于他的军事才华,更不在于刀枪铜戟。

3.出来争战

【撒下5:20】大卫来到巴力毗拉心,在那里击杀非利士人,说:“耶和华在我面前冲破敌人,如同水冲去一般。”因此称那地方为巴力毗拉心。

大卫来到巴力毗拉心,大败非利士的军旅,使其如水冲去一般。无庸置疑,大卫得胜的秘诀就是耶和华在前面冲破敌人。非利士人虽也带着自己的神(参撒下5:21)来到战场,但他们的神不过是泥塑木雕,非但不能帮助,反倒成为累赘,最后被丢在战场。这是一场国与国的争战,其实也是真神和假神的较量,基督终究得胜,仇敌终必抱愧蒙羞。

“非利士人将偶像撇在那里”(撒下5:21),其实这更是逃脱的非利士人为以色列人布下的网罗。从前亚干连累过得胜后的以色列人,扫罗在当灭的物上也曾手下留情,然而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把这些偶像拿去焚烧了(参代上14:12),没有让这些偶像成为自己的绊脚石。其实,这就是属灵争战得胜的关键一步。

所以,面对属灵的争战,我们需要属灵的争战兵器:积极的方面需要我们不住求问,消极的方面还要我们除净偶像;内在的生活是与主联合,外在的见证是弃绝偶像。因为当偶像焚烧、牵绊尽弃、完全信靠、时时儆醒之时,黑暗的势力定会退却,基督的得胜必会彰显!

4.胜而又胜

【撒下5:24】你听见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就要急速前去,因为那时耶和华已经在你前头去攻打非利士人的军队。

下到保障的大卫并非畏惧敌人的凌厉攻势,迎敌出战的大卫军队胜而又胜就是最好的明证。那时的他预演着启示录中第一印被揭开的时候,那位骑着白马、拿着弓、接过冠冕、出来胜了又胜的元帅的角色(参启6:1-2)。

但是,大卫深知得胜的道路全赖于“耶和华已经在你前头去攻打”(撒下5:24),换句话说是“耶和华万军之神与他同在”(撒下5:10),也就是大卫击杀歌利亚时的那一句“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撒上17:45)。

值得我们效法的是,面对非利士人的第二次攻击,大卫在几乎相同的情境下,并没有因为前一次的大获全胜而自信充沛,也没有因为以往任何一次的得胜而省略求问的步骤。经验不是他的倚靠,他的神依然鲜活地在他的面前。正如神的使者在以色列百姓进攻迦南之前回答约书亚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书5:14)。这是所有争战得胜的秘诀,也是持久在得胜里的不变原则——唯祂是。

感悟之语

在耶路撒冷得王位是所有人艳羡的,在耶路撒冷得建造是所有人盼望的,在耶路撒冷得坚固更是所有人追求的,但荣耀背后的代价,是必须的。“为了永生,什么代价都值得付”……

一、没有十架就没有冠冕

没有十架就没有冠冕。有苦难才有荣耀,有十字架才有五旬节,这路几千年来一直没有改变,十架血路,是通向宝座的唯一归途。离开十架,就是拒绝冠冕,逃避苦难,就是远离荣耀。“天天背起十字架跟随主”,不单是主的吩咐,更是主的赏赐。难怪,每一次唱到“怎能祢无伤痕?仆人不比主人更有希望,先生蒙羞,学生何能堂皇?而祢却是容易,完整,无恙!怎能祢无伤痕?”(选本附录27首)总是这样扎心。

遥想大卫所走的路,一段的终结,更是另一托付的开启。神知道这一器皿预备好了,多年的磨砺已然能担起重大的责任,便将大卫放上以色列的宝座。可是大卫接过的,是支离破碎的国家,崭新而艰难的道路瞬时开启,大卫仍需力前。其实我们何尝不是这样呢?正如以色列人正按站往前行,前面的道路总是不知道,但在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小站,主的手总是挽拉着你我,所以我们尽可“勿恐、勿馁,仍力前……”(选本186首)。

二、没有赶出就没有建造

没有赶出就没有建造,如同一个器皿若不倒空就不能充满,这是符合神一直作工的法则。旧约仿佛一幅幅的“零散”的画面,今日藉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将这一幅幅的画面连结成实体——基督显现出来。未被大卫征服前的耶路撒冷充满了“耶布斯人”不就是你我在亚当里充满各样罪恶私欲的真实写照吗?大卫进驻后,耶路撒冷日见强盛、胜而又胜的情形,岂不是一个活在基督里,让基督掌权之圣徒的真实光景吗?那么大卫如何藉争战赶出满城的“耶布斯人”,救主耶稣照样藉着十字架,败坏仇敌一切的作为,且把我们的旧人带到十字架上,与祂一同钉死。同时,藉着圣灵的内住将基督那测不透的丰满组织在我们里面,并使我们在基督的身体里同被建造,如同耶路撒冷被建造成联络整齐的一座城。

今日,甚愿有人甘心乐意地唱说“将我倒空,将我剥夺”,时时刻刻地站在基督的一边向己死,不停地活出“待自己最严,舍自己最深”的生活。我们若是宝贝己,爱惜己,可怜己,就如同宝贝那些“耶布斯的瞎子、瘸子”,那么,生命的建造就会被拖延,基督的身量在我们里面就不能长成。

三、没有求问就没有得胜

求问,是一种联合的过程。无论何样的争战,上去前我们求神一同前往。不仅如此,大卫的二次争战、二次求问,带给我们更大的启示:更新求问。属灵的行走不可墨守成规,拘泥于遗传与积习,唯恐失去神随时随地的引导,当活在灵中,并能随灵行走。这便是大卫得胜的秘诀,于是耶和华在他面前冲破敌人,如同水冲去一般。

“幔内的生活”仿佛已是很久的事了,“没有求问”似乎同样过得心安理得,也能将工作开展得轰轰烈烈,偶尔的得胜掳物还能献在神的面前。只是这一切是扫罗王国的昙花一现,还是大卫国度的永久记念?是巴别塔似的私欲膨胀,还是山上样式的谨慎建造?

大卫说得真好,“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诗27:4)以西结书的那一幕真美,“灵往哪里去,他们(活物)就往那里去,行走并不转身。”(结1:12)惟愿你我所有的得胜,都源自于不住地求问,“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阿们。”(罗11:36)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那九个在哪里? 路17:11-19

2016-6-21 17:44:00

读经分享

神的美意本是如此

2016-6-22 11:45: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