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中之歌(10)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身睡卧,我心却醒。这是我良人的声音;他敲门,说: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因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头发被夜露滴湿。(歌5:2)

耶稣以从客西马尼园中来的那位的身份,来到新妇面前。耶稣的头满了露水,代表祂整夜都在外面,所以祂来的时候,头被夜露所浸透。而祂的头发也被露水滴湿了,这是所有整晚都在外面的人都会经历的事。而耶稣还经历了另外一种“夜露”,就是祂的“汗珠如大血点”,因为祂已经预知十字架的苦难(路22:44)。耶稣呼召新妇来进入与祂同受苦难的亲密关系。

耶稣呼召新妇,要对圣灵更深入地将自己的心敞开来。耶稣敲门的用意,就是吸引我们的心对祂有一个全新的敞开,而不是被新的情况吸引。耶稣要我们对祂敞开,使我们的心能在爱中成长。忍受苦难,是既甜美又有力的真实(译注:表示我们的心完全向耶稣敞开所带来的事实)。向耶稣敞开心门的结果,很可能会减少别人对我们正面的回应;但这是为了耶稣。因为耶稣已经为我们付出了一切,所以祂也要求我们全心全意。故此,祂也要我们向祂生命的另一层面敞开,也就是那位在客西马尼园受苦的耶稣。

新妇经历到“信心中的安息”。“我身睡卧,我心却醒”,是指在主里面带着信心安歇。新妇在完全的平安里睡卧,因为她深信耶稣是一位值得信赖的神。能够在灵性上警醒,不需要从灵性迟钝中被唤醒,是多么地有福(弗5:14)。保罗劝告我们,要对属灵的事警醒(帖前5:6;罗13:11)。耶稣在暴风雨中能够熟睡,是因为祂明白什么是“信心中的安歇”(太8:23-27)。

新妇心中对属灵的事情完全警醒。在雅歌4:6她祈求:“我要往没药山去”。在雅歌4:16中,她又祈求:“北风啊,兴起”!在这两处祈祷中,她承诺,一生都要拥抱十字架。她说:“我会遇到北风,但是我会信赖耶稣”。就此而论,她虽然在睡卧之中,但是内心却是全然警醒。她行事完全顺服,只要是在意识范围之内,她就毫无妥协。新妇对耶稣的声音,或是圣灵在她心里的催促,十分敏锐。耶稣的声音正在吸引她进入一个全新的季节,一个在神恩典中的新地位。耶稣再次以她“良人”的身分,将自己显现出来。

耶稣敲新妇的心门,以回应她之前祈求北风兴起的祷告(歌4:16)。敲门就是指神采取了主动,要带领我们在圣灵的经历中更上一层。耶稣敲门,好让我们一同享用祂的盛宴(启3:20);而在这里的敲门,则带出酷寒的北风。耶稣先敲门,然后我们开门,这是指我们得以进入在神里面的新境界、新领域。神来敲门,有时候可能十分温柔、安静;但有时候也可能是非常用力又大声。祂的敲门有时候会将我们带入艰困的处境之中,但仍不改其中所含的美意,因为这终究会带领我们进入与圣灵更深入的交通。

耶稣所说的重点是“给我开门”,而前面的四项称谓,便说出祂是从神的眼光来肯定新妇,因为祂要让新妇对神的爱有信心,藉此得到力量,好让她能够对在客西马尼园中受苦的耶稣敞开心门。耶稣对我们的鼓励之中,对我们影响最大的,就是让我们知道这是“为祂做的”。在雅歌5:1中,耶稣要新妇属于祂,于是问她:“你愿意拥抱基督所有的苦难吗”?也就是,她虽然祈求北风兴起,但她是否真的愿意拥抱北风呢?而新妇在之前刚刚走出生命中一个震撼的季节,其中充满对她预言性的肯定(歌4:1-15);换句话说,她从此绝无妥协之意,而耶稣也看到她坚决的顺服。

耶稣在此处用了四次“我的”,来形容新妇四种不同的身分。耶稣赐给她“我的妹子”这个称呼,来表示耶稣与她同样具有人性(来2:16-18)。“我的佳偶”,则是提醒新妇,耶稣对她有炽热的爱。恩典的鼓励,就是用爱与感激来激励人,而不是用惧怕与审判。“我的鸽子”,是指新妇温柔、毫无狡诈的性格。鸽子眼代表专注的心志,完全放在耶稣身上(歌4:1)。“我的完全人”,这是宣告,新妇愿意尽全心全力,照她所知道的,完全顺服神。“完全”也可译为“成熟”,因为她已经有成熟的顺服之心。所以“我的完全人”也可以翻译为“这位全心归向神的人”。请注意,在神的试炼之前(歌5:2),与试炼之后(歌6:9),耶稣都称她为祂的完全人,因为新妇完全顺服,毫无妥协。

我回答说:我脱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脚,怎能再玷污呢?(歌5:3)

圣经NIV版本的英译会令人以为,新妇好像有所妥协,因为她这时拒绝起床;而有些解经家也认为新妇在此妥协了。不过,这里的前后文非常清楚,新妇在此已经成熟、完全,并且顺服。耶稣在这次试炼结束之后,马上对新妇所说的话,让我们十分清楚地看出,她实在已经顺服了(歌6:4-5)。虽然耶稣离开一段时间,不过当祂再一次对新妇说话时,并没有责怪她。耶稣首先对她所说的话显出,新妇深深地打动了耶稣的心,因为新妇在试炼中对祂十分忠心。

新妇的衣裳代表她的举止或行为。“我脱了衣裳(英文:I have taken off my robe)”,由此可以看出这是新妇的行为,而不是耶稣的。我们蒙耶稣的义袍为遮盖,然而我们自己的衣服既是破烂又污秽(亚3:1-5;赛64:6;赛61:10)。新妇话里的意思是:“我自己的衣服已经脱下,现在穿的是你的。我不会再穿回我自己的衣服,因为我已经穿上了你的”。新妇说:“我站在你面前,并不是靠我自己有什么好。以前我真的是自行其是,但是我现在要穿上你的衣袍”。新妇问道:“我怎能再回到从前的过犯与妥协之中,也就是还穿着自己的衣服,再我行我素呢?我的衣服已经污秽了,怎么可以再穿上呢”?

耶稣每天都洁净我们的生命。“我洗了脚”,当我们努力地事奉神时,双脚就会因为接触到这个堕落的世界,而沾染污秽。耶稣告诉彼得说,他已经洁净了,但是他的双脚还需要洗净(约13:6-14)。彼得说:“连我全身都要洗”,而耶稣的回答是:“不必,只要洗脚”。换句话说,洗脚代表从灵性的污秽中重新得到洁净。新妇拒绝再次因为妥协而弄脏了她的双脚。“怎能再玷污呢”,新妇在此并不是说要拒绝顺服耶稣,而是宣告要决心避免玷污。所以耶稣在雅歌5:2中称她为完全的或是无玷污的。在耶稣这么伟大的爱里面,新妇怎能再次因为不顺服而玷污了自己?

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我便因他动了心。我起来,要给我良人开门。我的两手滴下没药;我的指头有没药汁滴在门闩上。(歌5:4-5)

“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我便因他动了心”。“祂的手”所指的是神的恩典;这里是指神的手在她身上释放出恩典。使徒行传中也提到,神按手在安提阿教会上,所指的就是祂的伟大恩典(徒11:21-23)。门孔就是指她的心扉,因为心就是永恒的门,是向着王敞开的(诗24:7)。现在神的手按在她的心锁上。她的良人,或是她所爱的人,现在正按手在她心上,所以她不会再妥协。在这个时刻,神的手正吸引着她。神恩典的手使她渴求神、爱神。

她马上回应,替耶稣开门。“我起来”形容她完全顺服,不会待在床上;她的反应与妥协正好相反。在新妇成长过程的前段,耶稣呼召她起来,往山上去(歌2:10);新妇却没有起来,并且在雅歌2:17中用不顺服来回应神。直到雅歌3:2,新妇才终于展现出顺服的心。在此处,恰好与前面成对比,她现在立即起来。

耶稣在雅歌5:2中要求新妇向祂敞开心门,而她现在顺服了。新妇已经说过愿意接受北风,也愿意向客西马尼园的耶稣说“是”,这就表示她已经向耶稣敞开自己的心,愿意完全随从耶稣的吩咐行事。她称耶稣为“我的良人”,动机并不是畏惧或是律法主义,而是真心爱耶稣。耶稣喜悦她生命所结出的甜美果实(歌4:16),而她现在就要活出这样的生命来。

神恩典使新妇心中充满能力,能够甘心地牺牲自己。没药指死亡,因为这是埋葬所用的香料;这说到向己死。新妇已经说过愿意往没药山去(歌4:6),又愿意迎向北风(歌4:16),现在她更向客西马尼园的耶稣说“愿意”。新妇说:“主,我要我心上的锁浸透了没药。我要不计代价,随你的吩咐做任何事”。这就是完全成熟新妇的心。我们可以从这样的祷告开始:“主,我们愿意你来成就我们愿意的心。主,帮助我!请你按手在我心上;求你藉着神的恩典打开我的心锁,让我的心更加渴求你。我会向你敞开心门,即使是客西马尼园中的耶稣”。

新妇的手被没药所浸透,甚至滴下没药,这表示她彻底地委身于一个向自私死的生活(即十字架的生活)。液体的没药丰沛地流出,成为拥抱十字架的恩典。其实没药并非液态,只是因为流出之丰沛,如同液体。换句话说,神赐给新妇许多恩典与大能,所以她才能完全地拥抱耶稣的苦难。新妇的指头滴下没药,是指她所有的行事,都带着活泼的信心,能够在爱中拥抱十字架。

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他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叫他,他却不回答。(歌5:6)

在最严格的双重试炼中,这是第一重试炼。神对于每一个成熟、完全的基督徒都会有这样的试炼,因为这是神作事法则的一部分。为了能够得到圣洁的热情,我们都要经过这个过程,只是这个法则,应用在每个人生命中的方式都不一样。在雅歌全部八章圣经中,神只有两次掩面不看(歌3:1-2;歌5:6-7),而在雅歌5:6-7中,主给予新妇的训练乃是因为新妇的顺服;这和前面雅歌3:1-2中对新妇不顺服的管教完全不同。在第五章此处,耶稣称新妇为“我的完全人”(歌5:2),因为新妇现在对耶稣完全顺服了。新妇在追求达到完全顺服的过程中,经历到耶稣收回他的同在;而耶稣这种回应,是新妇前所未见的,令她非常讶异。这与耶稣之前在雅歌2:3-4中的回应正好相反。

新妇说出她顺服耶稣的心声,“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这是她第二次强调“我已经对耶稣敞开了心门,我要起来去开门”。现在她再次顺服耶稣在雅歌5:2的吩咐:起来为祂开门。新妇这时已经将心完全向耶稣敞开,不但拥抱祂,也拥抱北风。她大致的意思是:“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我要迎向北风,因为我知道你现在身上所穿的,是在客西马尼园受苦的衣服。我的双手,就如同你的手,都滴下没药。我的一切都是属你的”。

新妇的心立即跳起来顺服地回应,丝毫没有抗拒之心。耶稣一邀请她起来,她立即就顺服了。耶稣突然收回祂显现的同在。在新妇爱神的早期阶段,她生命中最大的渴望,就是能够感觉到神的同在。所以她绝没想到现在神会这样,实在令她讶异。在雅歌2:3-6中,新妇只要经历神的同在,别无它求;而现在神竟然对她掩面不顾。新妇明白,耶稣的产业乃是成熟、完全的新妇,所以她现在深切地渴望,能够成为一个在顺服上成熟的新妇,来爱耶稣。

“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这是神主权的行动,藉着收回祂显现的同在来试炼新妇。然而,即使神显现的同在已经收回,祂永远不会真正地离开我们,离开的只是我们在感官上能够感受到的神的同在。我们很喜欢在心中感觉得到神的热情,好让自己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对神的热情、以及从神来的热情。人性之中最强而有力的热情与喜悦就是,能够感觉到自己为神所爱、而且也能感觉得到自己对神的爱;但是这些现在却消失了。这并不是像雅歌3:1-2中神的管教,也不是魔鬼的攻击;其实,这是神所预定的试炼,因为新妇在前面雅歌4:16中祈求过,希望能够完全成熟。

中世纪的天主教徒提到一个观念,也就是十字架的圣约翰所谓的“灵魂的黑夜”;而更正教信徒却常认为,如果神对你掩面不顾,必然是因为你犯了某种罪。更正教里欠缺一种神学解释,就是为何在热切追求神、顺服神时,神的同在却是隐而不见。当神在向最敬虔的人掩面时,更正教信徒有时候很可能就会像约伯的那几位朋友一样,我们会说:“你一定是犯了罪”。其实神的有时候向最敬虔的人掩面不看,为的是要激励他们的心,让他们能够完全属于神,别无所属。

当约伯蒙受苦难时,他是行在义中,神给他一项特殊的功课,因为神要用最亲密的方式,将祂自己向约伯显现。“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伯记42:5)。神希望将世上最敬虔的人,也就是约伯,领入一个与神最亲密的关系中,超乎他所有的同辈。所以神允许约伯的信心受试炼。神的策略之中,包括一项,就是即使你在顺服神时,祂依旧向你掩面不看。神有时向公义的人掩面,好激发出他们心中对神的渴慕。有时候神掩面的目的,为了是要显明我们心灵深处的光景,或者显出我们顺服的真正动机。

新妇是否能够在无法感觉到神同在时,依然热切地顺服神?新妇寻求神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自己灵性的享受,还是单单为神的缘故而顺服神?不论环境如何困难,她是否能够忠实不变的顺服?神要问的是:“你是否在只有感觉到我同在的时候,才会顺服我”?对许多信徒来说,这是他们的底线,因为他们只有在心里能够感觉得到神,并且环境顺利的时候,他们才会顺服神。而神所要的一群人,乃是不论生命或顺或逆,永远能够屹立不摇地顺服的人,这是成为耶稣的产业最重要的一点。

耶稣要的是能够与祂同负一轭的新妇,要能够说:“不要照我的意思,但求你的旨意。即使我感觉不到你,我依然会顺服你”。这才是与耶稣共负一轭的顺服。耶稣在阿爸父面前做到了,我们也要在阿爸父面前做到,成为共负一轭的同伴。

新妇热切地寻求主,却在灵性上无法突破。这一场试炼不会因为她更加热切的寻求主而提早结束。所以新妇即使双倍地加增她的祷告,但禁食与祷告仍然无法挪开这个困境,因为这不是由魔鬼而来,也不是由罪而造成的,乃是由神而来的。所以,虽然在第二章中,她因为起来寻求主,主的同在就回来了,但是现在寻求神就无法奏效了。在此处新妇起来寻求主,但神的同在依然没有临到她,因为主要带领她,如同带领约伯一般,在灵性中更进深,得以与神有共负一轭的亲密关系。因此新妇愈是寻求神、呼求神、而不见效果,就愈为痛苦。

“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叫他,他却不回答”。“神的沉默”也是神训练的一部分,使我们的心达到成熟。在这样的时期之中,魔鬼会用种种的指控来否定神的爱,我们一定要拒绝。我们一定要坚定地用信心来宣告:“祂以爱为旗在我以上”(歌2:4)。也就是说,神在我身上所有的作为,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要显明祂对我的爱,并且用更深入的方式将祂的爱分赐给我。

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打了我,伤了我;看守城墙的人夺去我的披肩。(歌5:7)

巡逻看守的人是指教会中有属灵权柄的人,也就是在基督身体中负责治理职责的人。教会中这样的守望者(领袖)有两类:一是能够帮助人,“大卫型”的守望者;如雅歌3:3中的人,他们帮助新妇找到与神更亲密的关系。而另一类则是属肉体,又心藏嫉妒的“扫罗型”守望者,他们想打击、伤害她。“遇见我”,他们搜捕她,因为他们早就计划要打击她。“在城中巡逻”,他们地毯式的搜捕她,跑遍了整座城;城是指整个教会全体。也就是他们不放过整个教会中的任何地方、任何人、任何线索,为的就是要诋毁她。

神的城有围墙,以标示界限,并保护城中的居民。看守城墙的人是指神所命定的领袖,行看守围墙、保护其中人民之责。城门或开或闭,都由他们负责,决定谁能够进出这座城。而且他们也站立在城墙上,观看所有走近的人。他们身居高位,地位突显,因为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他们高踞在城墙上。此处看守的人与守望者意思一样。

在基督身体内的属灵权柄起来反对她。“打了我”,他们指控新妇为异端,公开说她是邪恶、危险、且错谬。新妇就这样的被教会中有属灵权柄的人所拒绝,并且被不公义地迫害。基督身体中地位崇高的人,也就是看守的人或守望者,他们的职责本应当是保护她;但现在却重重地击打、苦待她。

他们不但冤枉地击打了她,而且打得很重,以至于伤了她。这些人之所以能够伤到她,是因为在此之前她与他们有真诚的属灵关系。如果是陌生人公开发表不实的控诉,那只会打到她,只有朋友的攻击才会深深地伤害我们。在朋友的家中受到伤害,也是神做事法则的一部分,是耶稣所顺服的。这种伤害有时候是来自原本是朋友,现在却成了敌人的不公义攻击(诗55:12-21)。新妇发现连在基督身体中的朋友都来迫害她。

请注意,有时候有人也会被“不成熟的大卫”这种人所伤害,因为他们缺乏智慧与温柔,来与所牧养的羊群相处。这些人虽然真诚地爱神,也爱教会,然而有时候还是会意外地伤到羊群,因为他们作为守望者的领导能力还不成熟。新妇的属灵遮盖被抢走了,我的披肩(英译为veil,帕子、面纱)是指她的属灵遮盖;这是代表与属灵权柄有对的关系(林前11:10)。

新妇觉得现在她不能够在地上享受她的产业了,而这份产业就是雅歌1:4中所说的:“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也就是说,能够感觉得到神,然后去事奉祂,而这两样新妇现在都做不到了。所以她好像已经失去了她的产业,所有神给她的应许都在她眼前消失了,她现在无法感觉到神,而且又失去了她的服事。神显现的同在已经离开了她,而且基督的身体也起来反对她。因此,新妇暂时失去她在基督身体中的功用。

主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因为祂要将我们灵命深处那尚未察觉到的软弱揭露出来,好比说骄傲及自我陶醉。主说:“你愿意拥抱客西马尼吗?你愿意单单事奉我,不为其它吗?我并不是你为了达到目标的手段;我就是你生命的目标。如果你失去了一切,你还愿意属于我吗”?

这项试炼极为清楚,这是藉由基督身体来的迫害,来试炼新妇。她会不会对教会产生苦毒呢?还是即使受到如此的痛苦与伤害,新妇依旧说:“我的神,我为你受苦。神啊!你是我的热情,也是我的分”。信心如同肌肉,需要一次又一次的使用,才会刚强。所以新妇得到许多机会来肯定自己对耶稣的忠心,不受感情的影响,并且即使教会苦待她,依然持守对教会的委身。

新妇的谦卑,可以从她对耶稣和教会的忠心委身看出来。如果我们知道基督的身体,是神的荣耀与喜悦,自然就会对它有耐心。如果我们的着眼点只是教会里不完全的人,我们就会抗拒教会的生活。如果我们看见基督是教会的头,那么我们就必须知道,当我们罔顾在基督身体里的生活,就是罔顾主自己了。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嘱咐你们:若遇见我的良人,要告诉他,我因思爱成病。(歌5:8)

新妇向不成熟的信徒求助,要找到主。“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指的是不成熟的基督徒。“我嘱咐你们”,新妇并没有因为苦毒而退缩、封闭自己,反而请求众女子(即教会)来帮忙,由此可见她的谦卑。耶稣收回祂的同在,而且容许她遭受教会极大的苦待,但是新妇的反应,却只是因为思念耶稣成病,未尝有任何反感。“请告诉他,我因思爱成病”,她的意思是:“我并无反感;我没有因为耶稣收回祂的同在,又让这些不公义的事发生,而被触怒到”。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读经分享

如何解决夫妻间的难题

2016-1-21 9:18:00

读经分享

爱情与冲突.

2016-1-21 15:21: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