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祢客此地——读亚伯拉罕人生经历有感(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同祢客此地

——读亚伯拉罕人生经历有感(下)◆ 农夫(接上期) 六、割爱以撒的生命带出了神的应许,见证了神话语的牢靠。又一颗信心的果实,实现在这一对老人的生命之中。喜庆总伴随着宴乐,在以撒断奶的日子,亚伯拉罕大摆筵席。同时喜庆的场面,也酝酿出长子以实玛利内心的嫉恨苦毒,曾经的受宠,激动他对以撒揶揄嬉笑。这个场景,令主母撒拉非常生气,她要求亚伯拉罕赶出夏甲和以实玛利。曾经的错误,到了今天必须做出选择了。神的手未曾停止过,亚伯拉罕信心之路依然布满艰辛,我们的神似乎不达目的不会放手。祂的手像园丁手握的剪刀,所有不结果的枝子,都要剪掉,剪得又准又深。十多年的父子感情,岂是说割就能割的。亚伯拉罕面对家庭的这件难事,深感忧愁。我们无法知晓他内心的痛苦,无可言喻的孤单,痛彻心扉的挣扎,这些恐怕只有神才能体会。这一次,满有怜悯的神却不放过他,祂让亚伯拉罕按照撒拉的话去做!面对已经长大的以实玛利,以及为自己生下儿子带来希望的夏甲,这是一份难以割舍的爱。可清早起来之后,亚伯拉罕用行动表明他对神话语的无比坚定。饼和一皮袋水,给了夏甲,握着爱儿的手,领到夏甲那里,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茫茫旷野,这一对母子将如何度过?作为丈夫、父亲的责任将不能再尽。心如刀割,迦南地的山风,吹在脸上,这位经历沧桑的父亲越发显得沧桑、艰涩! 信心之路,缘何如此艰难!我们的神所要的,为何是如此彻底,不肯留下一点,让我们独自享受,苟且得安。亚伯拉罕所有的,已被一层一层剥下,留下孤独、破碎的心,无依无靠独自面对神! 七、燔祭可是,剥夺的手并没有在这里停止,长子以实玛利离开后,神又将一个极大的试炼放在祂朋友亚伯拉罕的身上:【创22:2】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这是一个令所有奔走在信心路上的人动容的故事。人一生有许多考试。有平时的小考,随机的临考,但也有毕业的大考。亚伯拉罕一生经历了许多的试验,几次略显失败的考试,不能改变他在信心路上直往前走的方向。“这些事以后”(创22:1)——小考过后,他迎来了人生的大考。考官是神,是他的老师、朋友,也是评分者。考题很难,一下刺到亚伯拉罕至深处,并且神毫无保留地点明了以撒在亚伯拉罕心中的地位:“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创22:2)这句话像一把利剑,直抵亚伯拉罕心里最脆弱、最敏感、保护最严密的点上。罗得离开了,以实玛利赶出了,仅剩的以撒,是这位老人心中的至爱,是无法割舍的宝,所有的一切,将来的盼望,都寄托在了以撒身上。夺去以撒,就是夺去了亚伯拉罕的一切。【创22:3】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备上驴,带着两个仆人和他儿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或许一夜无眠,辗转反侧,但清早起来,却未曾犹豫缠绵。即将面临的失子之痛,被强大而坚决的顺服所淹没。这位信心之父,竟未给自己留一天的时间思考、论证或者挣扎,毅然决然地带着以撒往摩利亚山去了。试验我们的信心是否简单,最明了的方法就是我们的行动是否迅速、彻底。对于神的话,我们是否愿意立即顺服,毫无保留,不计代价地追随祂?让我们时常想起,在这里有一位先祖,是如此不计代价、简简单单地顺服神。【创22:5】亚伯拉罕对他的仆人说,你们和驴在此等候,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从别是巴出发,到摩利亚山,四人走了三天的路程。这三天足可以让他回转,或让他与神理论。但信心的脚步一踏出,就越踏越坚定。山下,亚伯拉罕留下仆人,也留下一句话:“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这是圣经中第一次提到敬拜。当亚伯拉罕的双眼触及摩利亚山顶的时候,内心对神充满极大的敬拜。这一天,他带着他最珍爱的礼物,前去敬拜神。在亚伯拉罕心中,神配得着他一切的所有。因着最深的敬拜,生发出最高的奉献。一个懂得敬拜的人,要称颂神配得一切的尊贵荣耀丰富,也配得我们一切的所有。你我今天所有的一切,应当在我们俯伏在祂脚前敬拜的时候,一概献上!希伯来书的作者告诉了我们藏在亚伯拉罕心里的信心的实际:【来11:17】亚伯拉罕因着信,被试验的时候,就把以撒献上。这便是那欢喜领受应许的,将自己独生的儿子献上。【来11:19】他以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没有人会将自己儿子的生命作为信心的试验品。亚伯拉罕的信心是建立在神话语的根基上,神曾经对他的应许,他深深相信一定成全。如今要献上以撒,相信神也必亲自负责。信心,不是简单立个决心,也不是靠毅力,而是看神怎么说,然后让神的话在我们里面成为信心的根据,抓住不放,就开出信心之花。高高举起的刀,表明亚伯拉罕爱神胜过一切。 神在最紧要的关头阻止了亚伯拉罕,考试到此为止,随后神当场宣布了成绩:“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为你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创22:12)解开绳子,走下祭坛,以撒活活地回到父亲身边。或许是抱头流泪喜极而泣,或许是一起跪下祷告感恩,此情此景,我们如今无法确切知道,但知道父子必定喜乐,为生命可以延续而感恩,更为神的信实而敬畏。但旁边的祭坛已筑,柴禾已备,坛上却没有祭物。亚伯拉罕举目一看,正好一只公羊,被扣在树中。这正好可以献上,代替他的儿子以撒。从此,这里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耶和华以勒!意思是在耶和华的山上必有预备。这个故事到这里并不应该结束,二千多年以后,各各他山上的故事,才是这个故事的实际:天上荣耀神的儿子,基督耶稣,神的羔羊,被钉在各各他的山上。这一只公羊就是神所预备的羔羊!在神永远的旨意里,祂差遣祂的儿子,荣耀的基督,成为神的羔羊,被杀献上,来代替我们。你我本该是被杀的人,现今可以活着,都因这“代替”的恩典!天上的神丧失了爱子,天父的心,无人能体会,能安慰。然而在亚伯拉罕献以撒的图画中,天父似乎在地上摸着一颗心,破裂、痛苦,却又心甘情愿、义无反顾。这难道还不足以感动天上那位朋友的心吗? 八、葬妻摩利亚山回来之后,亚伯拉罕住在别是巴(参创22:19)。之后的日子,平静安稳,这样度过了二十年左右的时间。直到有一天,噩耗传来:撒拉死了。【创23:2】撒拉死在迦南地的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仑。亚伯拉罕为她哀恸哭号。之前的圣经从没记载这位信心之父如此伤心,不管是离开家乡,还是父亲去世,抑或是罗得离开,甚至是献上以撒。而当撒拉去世时,亚伯拉罕竟然哀恸哭号!是啊,这一百多年来,他们经历了无数风雨,无论是在法老、亚比米勒面前对撒拉的伤害,还是以撒出生时二人的喜笑,每一个回忆,都让他流泪不止。共同的经历,使二人深知对方的情感意念。这地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像撒拉那样能了解他,共同承载痛苦或者喜乐。眼泪不是懦弱,反而正是亚伯拉罕被炼净的人性的光芒。属灵人不是板着一张无怒无哀无情的冷脸的人,而是内心充满怜悯情感丰富而细腻的人。然而,我们终要来面对人生不可避免的这些伤痛。哀哭之后,必须得站起来。当亚伯拉罕从撒拉面前站起来的时候,惊觉自己在这一块地方,竟然无处可葬埋他爱妻的遗体!哦,走在十架路上的天之旅客,当他们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拿撒勒人耶稣的时候,暗中的眼泪,现实中的磨难,不能改变他们向天而往的脚步,但回头看到自己的亲人,也陪伴自己经历这许多的艰难,心中难免流泪愧疚。这位信心的伟人,此时到底作何感想呢?这足以让那些缺失信心的人抓狂呐喊,连发疑问埋怨:神啊,祢的应许在哪里呢?祢岂不是曾应许“凡你所看见的一切地,我都要赐给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创13:15)吗?可如今,却连葬妻之地都没有。这位高贵的人,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疑问。他让我们看到什么是不凭眼见的信心,什么是不讲理由不看环境不顾现实的信心。亚伯拉罕可以选择回到哈兰,把撒拉葬在他父亲他拉埋葬的地方,所谓落叶归根。但他深知神的旨意,知道如今虽在地寄居,但神的旨意确是要将此地给他和他的后裔。在赫人那里,他办妥了手续,购得了麦比拉洞作为他们的坟地。在那里,亚伯拉罕埋葬了撒拉;以撒和以实玛利埋葬了亚伯拉罕;以撒和他的妻子利百加也葬在其中;在那里,雅各埋葬了利亚,约瑟埋葬了他的父亲雅各。亚伯拉罕这一生,唯一属于他的地,就是他花钱买的这一块坟地,此外并无其它的得着。这就是亚伯拉罕的信心! 九、安逝岁月如梭,经历了许多艰难坎坷的亚伯拉罕,人生即将走到终点。【创25:7-8】亚伯拉罕一生的年日是一百七十五岁。亚伯拉罕寿高年迈,气绝而死,归到他列祖(原文作本民)那里。亚伯拉罕出哈兰的时候,年七十五岁,去世时,年一百七十五岁。在迦南地的日子,正好是一百年。出生之地吾珥是他的祖籍,早早就离开了,不曾回去过;哈兰地停留过,也离开了,是个过渡;埃及去过,非利士地也居住过,但都离开了;最终住在迦南地,是神所应许的地,但亚伯拉罕对此地的认识,却还要来得深刻,这可透过他对赫人说的话表明出来:“我在你们中间是外人,是寄居的。”(创23:4)哦,原来这地无论如何长久,我们终将离开。神藉摩西教导百姓说:“地不可永卖,因为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25:23)大卫祷告说:“我们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与我们列祖一样。我们在世的日子如影儿,不能长存(或作没有长存的指望)。”(代上29:15)大卫又说:“耶和华啊,求祢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祢不要静默无声,因为我在祢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列祖一般。”(诗39:12)这些信心伟人,对这个世界有个共同的看见:我们是客旅,是寄居的。这个世界,任何的事或物,都有一特点:有限!你我在这里得到的,无一例外都是有限,都会过去。罗得花尽心思苦苦经营的一切烧毁在硫磺火中,财主的一切荣华富贵,在哀哭切齿里也灰飞烟灭。如果我们真看透这个世界,必能理解保罗所说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8)若没有一个更强力的吸引,气球不能胜过地的牵绊飞向天空。所有拥有一双信心翅膀的人,他们的心早已飞到那一座极其美丽的城那里了。亚伯拉罕一生切切企盼神的圣城,因此他拒绝一切不属于神的次好。所以,神被称为他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为他预备了一座城。在亚伯拉罕一百七十五岁时,他的人生划上了句号。但是,死亡对亚伯拉罕却不是终结,死亡不过象一座桥梁,带他通向对岸美地;死亡也像一条渡船,涉过黑水,滑向另一边的更美家乡。 十、传承回顾亚伯拉罕的一生,正如倪柝声弟兄总结的,这位天路旅客,一生经历的概括,可以用两件事物来表明:祭坛和帐棚。他拥有极其多的财富、人口、牲畜,但他所有的一切,不是放在祭坛上,就是放在帐棚里。在迦南地,亚伯拉罕一共筑了四座坛:示剑坛、伯特利坛、希伯仑坛、摩利亚坛。祭坛是亚伯拉罕对神的态度:献上一切。这四座坛,正是见证了他奉献的一生。而帐棚,则表明他对世界的态度:不扎根的生活。“他等候一座城,却住在帐棚,这位天城旅客一直奔前程;他有美好证据,前途实堪夸,难怪他不寻求虚浮的荣华。”“他等候一座城,他神的住处,他没有、也不求地上的房屋;因神岂非说过,天上的家乡,是那不离正道旅客所安享。”这是一首令人唱来备受感动的诗歌,出自选本诗歌第二百六十九首,作者是和受恩教士,一位追随基督、将一生献在中国、埋葬在中国的神的使女。这首歌描绘的就是这位先祖亚伯拉罕一生祭坛和帐棚的经历。在现今人人追求房屋,追求不动产,为在城里有几套房而暗自得意、人前炫耀的时代,相比亚伯拉罕帐棚的经历,这难道不能给我们极大的震撼吗?这位信心之父,他用一生所筑的祭坛及居住的帐棚,表明了他的立场:我在地上是寄居的,我所仰望等候的,是天上那座有根基的城!哦,但愿我们的心,被天上之城所吸引。“有时因跋涉苦、丧失多,不免有叹声,但一想到那城,就仰天歌唱!” 古时的犹太男子,当他们得到心仪女子父亲的许可,可以娶他心上人的时候,就会告诉他的爱人:“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我父亲那里,预备我们的房子,我预备好了,我就来接你到我那里去,从此以后,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同奔天路的亲爱肢体,你是否记得我们的爱主也曾用安慰的话应许我们:“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约14:2-3)“他等候一座城,我们今亦然:望能在祢城中,同祢永为伴,享受祢的预备,因此也愿意以帐棚为寄庐,同祢客此地。” (全文完)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临终遗训之以撒篇

2016-7-16 6:35:00

读经分享

关于罪的论述

2016-7-16 18:41: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