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拼命,为谁哭?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撒母耳记下第三章查经小记

扫罗家和大卫家争战许久,大卫家日见强盛,扫罗家日见衰弱。

——撒下3:1

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又斗殴争战,也不能得。

——雅4:1-2

……求祢把我眼泪装在祢的皮袋里……

——诗56:8

一、经文概述

在扫罗家与大卫家持久战的大背景下,双方争战不断,内部矛盾迭起。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卫后宫与伊施波设后宫的戏剧化对比。正当大卫在希伯仑建立后宫,伊施波设却不能控制他后宫中的妃嫔。在某种意义上,这两段是对第一节——大卫家日益强盛、扫罗家日渐衰弱的具体阐述。

接下来的笔墨主要用在伊施波设与押尼珥、押尼珥与约押这两组矛盾上,傀儡君王与实权元帅的矛盾终于愈演愈烈,到了一拍两散的地步。而押尼珥的归顺使其与约押的矛盾上升为全章的主要矛盾,至终迎来的是押尼珥的死期。

而在这两组矛盾中间,衔接着一段凄楚动人的情节,缠绵悱恻的插曲,那就是大卫寻回昔日之妻。忘不了一百阳皮聘取的新娘,得国之日总望寻回。

最后大卫为押尼珥举哀,或是惜才,或是出于政治目的,或二者皆有,但不得不承认,押尼珥的死在大卫心中有了烙印,而这个烙印是属于约押的。

二、属灵浅见

(一)争战,靠谁得胜?

大卫虽在希伯仑受膏,但他的王权只及犹大家。扫罗家仍占据大部分势力,持久战成为必然。这象征着基督虽在十字架上已败坏了掌死权的魔鬼,但撒但并未立即消踪灭迹,相反地却力图作最后的挣扎。因此从军的交火,还得忍耐着长期应战,方能有一日和基督同掌王权。

感谢神,祂的旨意必要成就,虽然还得经过许多争战。在持续不断、艰苦卓绝的争战中,大卫家日见强盛,而扫罗家则日见衰弱;最终是扫罗家败亡,大卫荣登宝座。这告诉我们神所应许的一切必要应验。祂曾起誓应许说,大卫要作以色列全家之王。神的旨意虽然曾一时遭遇到拦阻和打岔,但绝不因此废去,终久必完全成功。哈利路亚!基督已经得胜,教会也要在祂里面得胜。

(二)性命,因何而丢?

值得战兢的是,在撒母耳记下前三章圣经中每一章都有被杀之人:第一章的亚玛力少年人,第二章是亚撒黑和379个少年人,第三章死临到了以色列国大元帅押尼珥。贪心伪善、好胜虚荣、私欲野心,引他们滚滚走向死亡。如今我们当慎思明辨,何以真值得我们丢了性命,今日的劳碌是为何,拼命又当为谁?

1.愚顽人之死

王为押尼珥举哀说:“押尼珥何竟像愚顽人死呢?”(撒下3:33)

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篇14:1)圣经中的愚顽人不是低能儿,或者缺乏智力者,而是指错误地选择了忽视神或怀疑神应许的人。大卫评价押尼珥之死像愚顽人之死,其实押尼珥本身就在走愚顽人的道路。

他并非不晓得神的应许。他在受到伊施波设责备后,发怒说:“我若不照着耶和华起誓应许大卫的话行,废去扫罗的位,建立大卫的位,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犹大,从但直到别是巴,愿神重重地降罚与我。”(撒下3:9-10)可见其早知神的心意,但明知故犯。

他立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为王,给人的感觉是很忠于扫罗,其实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伊施波设只是一个傀儡,他才是当时政权真正的掌权者;他带兵出战飞扬跋扈,“让少年人起来戏耍”的玩笑,引来战争与仇恨;他为人刚愎自用,亲近扫罗妃嫔(在中东,亲近王妃,就是觊觎王位。),不仅不思悔改,还反过来责备伊施波设,可谓罪上加罪;他发怒时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句句在理,但是其动机、其行为,完全是背道而驰。

最后他招聚以色列各支派归顺大卫,似乎回归到了神的心意里面,但“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我们并不能光看其所为,更要看其所是。他的死亡是不遵神应许所导致的结果,是自己狂妄、放纵所撒之种收取的果子。

押尼珥何竟像愚顽人死呢?押尼珥他就是愚顽人,他为自己的愚顽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2.约,压不住仇恨嫉妒之火

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弗4:26-27)

那一天,亚玛山巅,在押尼珥的呼叫声后,确实是约押的角声止住了那一场无谓的战斗。无奈,日落时分,约押收回了兵器,并没有收回怒气,那一次休战不是饶恕,只是隐忍,杀弟仇恨之火熊熊蔓延……

如今,大卫和押尼珥已立约为盟,但他们的约无法阻挡约押报杀弟之仇的脚步。赫赫战功,是他为所欲为的理由;保护大卫,是他冠冕堂皇的借口。

城门的瓮洞,说机密话的地方,约押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留下的是押尼珥鲜血一滩。

刺透肚腹,心机、速度何等之快!是什么力量能让以色列的元帅死得如此惨烈?答案很明显,仇恨,仇恨的力量!

刀刺透押尼珥的那刻,约押也许在仰天长笑:“曾经,我弟弟的肚腹,也是如此刺透,今天,押尼珥,你也有今天?!”

含怒到日落,是在为魔鬼留地步;绝不饶恕,是撒但的宣言。

爱里有忍耐,更有包容。

今天,你我的心田,是仇恨的战场,还是绽放爱的玫瑰?!

忿怒为残忍,怒气为狂澜,惟有嫉妒,谁能敌得住呢?(箴27:4)

约押杀押尼珥此举实在一箭双雕,既能为兄弟亚撒黑报仇,又除去了心中一大隐患。显然,押尼珥的骁勇善战将来势必威胁到约押的元帅地位。担忧嫉妒使他不顾一切地要将押尼珥除去。

骄傲和嫉妒乃一个硬币的两面。当自己觉得比别人强时,骄傲就会自然生成。甚至有时自己都觉得没什么值得骄傲的,自己跟自己在那里怄气,但骄傲还是如此自然地存在着,似乎无孔不入。而当自己不及别人时,又会产生嫉妒。骄傲和嫉妒本是出于一个源头,那就是人的自己——无善足称的本相。实在说,每一时刻里,我们都要求主的怜悯,救我们脱离可怜的自己,天天在祂的生命里得救。

约押在大卫手下争战多年,但他始终凭着自己的意思行事。只在外面服于大卫的权柄,内心却不效法大卫敬畏神、顺服神并寻求神的心意,因此约押的所作所为全凭天然,不能满足大卫的心意。今日在神的教会中,并不乏约押这样的人,带进许多的难处。

“噢求主救我,脱离可怜的自己,好使我从今天起,完全充满了祢。”(选本141)

(三)寻回,何等怜悯!

全章圣经中,也许最使我们动容的,是那句“她是我从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阳皮所聘定的”,米甲的寻回在我们心里激起无限地感怀。爱是永不止息!我们得以保全,全赖于主一次又一次地寻回!

……祂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

押尼珥来见大卫,答应帮助大卫使以色列人都归顺他,大卫欣然答应,但他还加上了一件:“你要将我的妻米甲归还我”。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质疑:“大卫,你的妻还不够多吗?何必一定要带回米甲?”

当然,我们可以认为这一举动是大卫对米甲的保护,因为当时以色列和便雅悯人以为杀扫罗家的人可以讨好大卫,为避免米甲落到伊施波设的下场,大卫要求带回米甲。我们也可以认为大卫是一个受恩报恩的人,他不会忘记扫罗王要杀他的那一夜,是米甲冒死协助他逃跑,现在他做王了,他想让米甲一同享受福份。

但是大卫的理由很简单:“她是我从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阳皮所聘定的。”

聘定的,这就是全部的理由!

当初,英雄大卫和公主米甲,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他们的爱情轰轰烈烈,引来多少人的称羡!为了米甲,大卫答应了扫罗阴险的条件,冒死杀了二百非利士人,取了阳皮作为聘礼;为了大卫,米甲违背父亲,冒死协助大卫逃跑。从此,他们劳燕分飞、杳无音信,这样的爱情怎不刻骨铭心?

然而,在大卫流亡的十几年间,米甲改嫁了,她软弱了,她屈服了。因为大卫没有了,爱情没有了,家没有了……战乱中的米甲,无奈于亲人间无休止的追杀,“扫罗天天寻索大卫,神却不将大卫交在他手中”。她宁愿、宁愿在软弱里停靠在帕铁那暂时的港湾之中,活着,就是活着,哪里还有心思顾及神的旨意?

旷野漂流,灵肉相争。扫罗死了,押尼珥也已归顺。此时的大卫他要什么?国权?他深知那是神的国!他只要一个女人——他的妻子,他的米甲!

“若不将扫罗的女儿米甲带来,必不得见我的面!”那里埋藏着无尽的思念和深深的记挂,那是更改不了的爱、夺心的爱,永不止息、撕心裂肺……

世权在真正的爱情面前算什么,什么能与之交换,家中的财宝?全被藐视!以色列的王位?在所不惜!沧海桑田、海枯石烂,米甲,还是大卫无法释怀他的所爱!

那一天,他们终于重逢,重逢在十几载岁月的洗涤之后,重逢在无数次的梦想之中!因为,他们有牢靠的基石——聘定的代价!

不老的故事依旧。2000年前,有一位良人也为深爱的我们立下过新约,祂曾用十字架上舍命流血的重价买赎了我们罪人。年年岁岁,祂无数次召唤;岁岁年年,祂无数次等待,盼望着祂出过重价的我们离别不是丈夫的丈夫,重回祂的怀抱!

岁月匆匆,人生几何,蒙恩的我们是否已经启程,迎接良人得国,准备赴祂的婚宴?

(四)眼泪,为谁而流?

在撒下3:里,两个男人的眼泪带给我们无尽的感概。帕铁,当最爱的妻子被带走的时候,他一面走一面哭,眼泪俨然成了其仅有的安慰,那泪里,包含着多少的深情,多少的无奈;大卫,当昔日的对手,今日的盟友押尼珥被杀以后,面对百姓的游移、众人的猜疑,他没有选择比眼泪更好的辩白,他的眼泪,换回了清白,更换回了众人的心。

1.眼泪,仅有的安慰

大卫要求押尼珥带回米甲,无疑把深爱米甲的帕铁推入了悲剧的核心。当那位用情最深的丈夫,面对残酷的现实,除了无奈地送别心爱的妻子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圣经上没有记载米甲的反应,我们只看到了一个多情多泪的帕铁,一面走一面哭。

当最爱被夺,送别的脚步不再,还有什么能安慰如刀割、铁烙的心灵?无可奈何的瞬间、撕心裂肺的那刻,任何言辞苍白无力、任何举动无动于衷,唯独眼泪,能疏通心的郁结,弥补心的创伤!

你我何等有福,即便生活上还有太多的无奈,内心中总有无尽的哀伤,甚至最爱被夺、人生末路……但,亲爱的,放心吧,彼得所见的泪眼依然定睛在你我身上,流泪吧,在祂面前倾心吐意,向祂倾诉向祂哭,祂的册子上有你的名字,祂的皮袋里有你的眼泪!

2.眼泪,最好的辩白

以色列和便雅悯全家因扫罗的元帅押尼珥的劝说,他们的心刚刚愿意归顺大卫,押尼珥却在犹大希伯仑城里突然死亡,这一事件无疑给合一蒙上了一层阴影,大卫也因此成了众矢之的。

但大卫并未采取轰轰烈烈的举动,他只是闻讯吩咐约押和跟随他的众人说:“你们当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棺前哀哭。”大卫自己也跟在棺后,他们将押尼珥葬在希伯仑,大卫在押尼珥的墓旁放声而哭,众民也都哭了。

那天日头未落的时候,众民来劝大卫吃饭,但大卫起誓说:“我若在日头未落以前吃饭,或吃别物,愿神重重地降罚与我!”那日以色列众民才知道杀押尼珥的是约押,并非出于王意。

大卫被猜疑的时候没有为自己申辩,却用真诚的眼泪换回了众人的理解和喜悦。历代圣徒在遭受误会、猜疑和不理解时,也没有为自己争辩,却把这些难处和十字架带到主的面前,如约伯般“我的朋友讥诮我,我却向神眼泪汪汪”(伯16:20),最后由圣灵印证,带出了美好的见证。因为伸冤在主,祂必报应,用自己努力去澄清反会搅得更浑,唯有在主前的眼泪才会带给我们真正的清白。

全章最后大卫在悲痛中对臣仆说:“我虽然受膏为王,今日还是软弱。这洗鲁雅的两个儿子比我刚强,愿耶和华照着恶人所行的恶报应他”。神知道大卫的忧伤,也知道他的处境。他一生在这危难中作王,神却一直作他的保障和拯救,所以他始终没有受洗鲁雅两个儿子的谋害。神实在是可信靠的。

三、警戒与榜样

1.强盛,还是衰弱?

扫罗家和大卫家争战许久,大卫家日见强盛,扫罗家日见衰弱。基督徒也有两种光景或两条路,是越照越明还是越走越暗。灯火应越挑越旺,而不是渐渐熄灭,这在乎我们对神的态度,是合祂心意,还是顽梗悖逆?

2.荣耀,还是羞辱?

伊施波设名字的原文意思是蒙羞之人,他被押尼珥如此羞辱,大失君王的颜面,只因他的王位传承于他父亲,而实际没有能力作为一国之君,成为名副其实的傀儡。基督徒也是这样,我们的信仰是遗传的还是自己实际得着的呢,今天王的生命在我们里面,还是挂名?若没有真实的生命,在环境面前,我们不能高举真理,只会遭羞辱。

3.饶恕,还是记恨?

押尼珥是以色列的元帅,经过与大卫家的多年征战,俨然成了大卫家的死对头,甚至可以说是大卫的仇敌。但是,当押尼珥由于受到伊施波设的责骂而心生怒气,转而想以此转变方向投奔大卫时,大卫非但不计前嫌,还为押尼珥摆设筵席,并且对押尼珥的做法深信不疑。在听说押尼珥被杀后,大卫放声而哭,并且禁食哀悼,足见他是真心为押尼珥感到可惜。

押尼珥在基遍杀了约押的兄弟亚撒黑,杀弟之仇,成了约押心头抹不去的恨。约押听说押尼珥来后,他向大卫提出了质疑,觉得押尼珥就是来诓哄大卫的,还差人去追赶押尼珥,然后把他带到城门的瓮洞,假装要与他说机密话,就在那里杀了他。他杀押尼珥只是为了报杀他兄弟亚撒黑的仇。最后,约押在大卫的命令之下勉强哀悼押尼珥,可见其并不为自己的过错有丝毫悔意。

从以上的对比我们可以发现人对待“仇敌”(原是弟兄)的两种不同表现。大卫是以爱和宽容包容仇敌的那等人,约押是以嫉妒和仇恨报复仇敌的那等人。我们是哪一等呢?我们以什么量器量给人,神也必以什么量器量给我们。

4.共勉

为着大卫的谦卑、宽容,我们感恩、学习、追随;为着约押的心术不正、偏行己路,我们惋惜、谨慎、警醒。在教会中,不免会碰到这时代的约押,愿我们能像大卫一样,以神的旨意为重,放下个人的成见。用爱融化仇恨的心,以宽容的度量接纳一切主所接纳的人。不要像约押那样,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仇恨嫉妒,最终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场。

但愿我们牢记神的旨意,彼此切实相爱,在爱中相互联络,彼此建立,成为主荣耀的居所,成为在地上基督美好的见证!

【来源】《杏树枝》电子杂志总第二期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这里真好

2016-7-4 15:56:00

读经分享

《玛拉基书》讲义

2016-7-5 9:42: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