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在背后——读罗得人生经历有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跟随罗得出生在米所波大米平原上的迦勒底吾珥,这里享受着两条大河的滋润,出产丰富,是一个繁荣又富饶的地方。罗得的父亲哈兰离世较早,使罗得比其他人更多地懂得了生活的艰难,也使他更多地为自己考虑。当亚伯兰得着启示,将要离开米所波大米的时候,罗得面临了他人生第一个大的选择:跟随亚伯兰离开,到亚伯兰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去;或者是留在吾珥,与另一个伯父拿鹤、还有他的两个亲姊妹密迦与亦迦在一起。或许是亚伯兰奇妙的异象吸引了罗得,最终他决定跟随亚伯兰前往他乡。经过哈兰的停留,待祖父他拉死去后,罗得又跟随亚伯兰进入了迦南地。由于亚伯兰没有儿子,在跟随叔叔的这些年间,亚伯兰可能早已将侄儿视为儿子,预备让他承受产业。可以说,罗得的将来,因着他的叔叔,将有极大的祝福。精明的罗得,看到了神对亚伯兰的祝福。藉着亚伯兰对神的认识,罗得也开始认识神。罗得与神的关系的起头,正是许多神家下一代的经历:因着父辈的影响,通过他们的教导、行动认识了神。这是极大的祝福,我们当做的,就是感恩,并且紧紧地跟随。二、埃及迦南山地,受到西面的地中海及东面沙漠的影响,下雨不定,时常会遇到干旱。亚伯兰和罗得的生活,被一场饥荒打乱了。无奈之下,亚伯兰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暂去埃及躲避饥荒。下埃及这一段的经历,使罗得认识到:首先,迦南山地不可靠,需要靠天吃饭,根本没有生活的保障;第二,除了迦南,原来还有埃及。埃及在古代的发达程度,对于罗得来说,具有极大的杀伤力,这里能让他想到他的故乡吾珥;第三,亚伯兰对他妻子撒莱的方式,使罗得在叔叔面前缺少了安全感。这使罗得更加的现实。此时的罗得,越发觉得需要依靠自己,为自己争取。当他随着亚伯兰从埃及再回到迦南地的时候,他的心依然想着埃及。以至于当他一眼望见约但河全平原的美景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埃及:“罗得举目看见约但河的全平原,直到琐珥,都是滋润的,那地在耶和华未灭所多玛、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创13:10)罗得对于住在哪里,没有像亚伯兰那样有清楚的异象。一个缺少异象引导的人,就会随便(参箴29:18),就会更多地考虑自己的需要。亚伯兰与罗得的区别,是亚伯拉罕有启示,而罗得没有启示。罗得认识神,但不跟随神;罗得认识祝福,但不认识祝福的源头。罗得失败的根源,是他对神缺少第一手的认识。 三、分离罗得的精明与努力,最终换来他的富足。【创13:5】与亚伯兰同行的罗得也有牛群、羊群、帐棚。从埃及回来后,罗得的家产已经达到可以与亚伯兰相当的地步。以至于当他们的仆人在放牧的时候,开始为有限的青草和水资源互相争吵。罗得对叔叔丝毫没有显示礼让的态度,他已经学会了事事处处为自己争取,绝不让步。从伯特利高山上望下去:一边是连绵的山地,伴随着旷野;一边是绿色的平原,中间一条约但河,犹如蜿蜒的银轴,展出河两边的葱绿美景。罗得被约但河的平原深深吸引了,如果在这里生活牧羊,真是值得期待。但约但河两岸看起来丰富,却暗布撒但许多的网罗。或许罗得不知如何向叔叔开口,但亚伯兰以一颗宽广体谅的心使罗得仅存的一点歉意消失殆尽,他毫不犹豫地将约但河的全平原收入囊中。【创13:11】于是罗得选择约但河的全平原,往东迁移。他们就彼此分离了。可以想象,当罗得放眼望去,想到底下所有的一切,将供自己随意使用,他的心正如路加福音的那个浪子,心中对那个“远方”充满无尽的想象。可罗得不曾想到,接下去他将经历无尽的痛苦,无法弥补的悔恨,而这些的起头,皆因他在此的选择。选择自己觉得好的,结果不一定好,关键在于选择的根据。我们判断的标准如果只是自己的感觉、自己肉体的舒服,往往就是错误。从亚伯兰的坚定,我们可以看到,真正能成为一个人判断标准的,就是神给人的启示,或者神的话语,也可以说是异象。这个异象,使亚伯兰能及时纠正错误,把握选择的方向。神的儿女必须藉着神的话,来做我们选择的根据。 四、挪移沿着约但河走,两边是平原,有非常肥沃的草原,正适合牧羊。但是罗得似乎对艰辛枯燥的牧羊生活渐渐失去了兴趣,当他看见那些住在城里面的人衣着光鲜,住天花板的房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生活形态,深深被吸引了。这些城市中,所多玛、蛾摩拉正是约但河全平原的代表,那里罪恶满盈,婚姻混乱,人人贪享罪中之乐。其中同性恋盛行,英文的同性恋单词“sodomite”,正是所多玛这个词。圣经用四个字来形容所多玛的光景:罪大恶极!【创13:12】亚伯兰住在迦南地,罗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如果罗得安心牧羊,如果罗得不去所多玛,或许结局并不会那么悲惨,但罗得一步选择错了,接下去继续错了。他远离迦南,远离叔父,渐渐地、渐渐地、挪移他的帐棚,一步步靠近所多玛,靠近那令他丧失一切的罪恶之城。一个渐渐,凸显出罗得心中那种挣扎。他没有一步到位,没有笑着跳着去所多玛,他心中犹豫。凭他生命的直觉,他知道这个地方他不该去。但在犹豫中,罗得的方向没有改变,他的趋势是一步步靠近所多玛。哦,多少人面对这个世界,心中挣扎,可脚步仍没有回转,不知不觉中,犹犹豫豫中,抬头一看,自己的脚已然踏入了所多玛的城门!神的儿女,应当小心渐渐的趋势!你的聚会,你的祷告,是否渐渐变短变少?你的爱好,是否渐渐变深?你对物质的追求,是否渐渐变重?这些渐渐的中间,你与主的关系,是否渐渐变远变疏?同时,你对罪恶渐渐变得麻木而无所谓? 五、被掳【创14:12】又把亚伯兰的侄儿罗得和罗得的财物掳掠去了。当时罗得正住在所多玛。当罗得住在所多玛的时候,来自东方迦勒底的以基大老玛王为首的四王来的时候,席卷遍地,锐不可当,将五王掳去,其中就包含了罗得和他的一切!他们将被带到示拿那里,也就是罗得当时出来的地方,巴比伦之地!这场战争显出撒但的目的。将亡城的王是不甘心走天路的基督徒从他眼皮下走掉的,他要飞过来抓他回去!撒但动员一切巴比伦的势力,要来将罗得和亚伯兰带回到巴比伦。幸而亚伯兰凭着他的信誉,同亚乃、以实各、幔利一同出去,将四王打败,夺回一切掳物,将他的侄儿也救了回来!这一次的被掳,一面是撒但的诡计,一面也是神恩慈的手。神藉着亚伯兰的得胜,愿意罗得的心回转,离开所多玛的罪。可叹的是,罗得并不回转!他不久又坐在所多玛的城门口,或许这一次的经历,藉着叔叔亚伯兰,他反而更加在这个城里有了地位。因为整个所多玛人都知道:我能活着,全因为罗得叔叔的缘故!他们因为尊重亚伯兰的缘故,也自然尊重他的侄儿罗得。以至于他能与长老、有名望的人一起坐在所多玛的城门口!这真是可怕的结果。做过父亲的人,知道最使一个父亲伤心的,就是管教自己的孩子以后,孩子痛了,自己也心痛了,可孩子仍浑然不知自己的问题,丝毫无回转之意。 六、挣扎所多玛人从基大老玛手中获救后,失败的痛苦转变成了得拯救后的欣喜若狂。对于不认识神的人来说,这样的经历只让他们发现:明天不知会如何,趁今天还活着,尽情享受快乐吧。这个城市的罪恶已经满盈,以至于神要来查看,并且要毁灭这城。两个天使奉差遣去到所多玛的城门口,罗得看见,一眼认出这两位的与众不同。他们一定有人无法想象的容貌,以至于所多玛全城的人要这两个人。罗得强留二人,并且尽力款待他们。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超出了罗得所能应付的:“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创19:4-5)罗得作为主人,想当然要保护他们。罗得首先与这些罪人套近乎,称他们为:“众弟兄”,并且劝勉他们:“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创19:7)另外,他想出一个办法:“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创19:8上)这一些话,可看出罗得当时的一些可悲光景:首先,罗得称所多玛人为众弟兄,说明他已经认自己是所多玛人了,但所多玛人却并不认可他,他们骂他、讥诮他是“来寄居”。其次,罗得深知他们所做的是恶事,这是他生命的本能反应。因此,罗得仍是有一颗义心的人,但他却住在罪人的中间。彼得点出了这个事实:“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彼后2:7)还有,罗得盼望以自己的女儿换取这二人,可知罗得对付罪恶的方法竟是用一种罪行换另一种罪行,这一面是罗得对所多玛罪恶的无奈,另一方面也是罗得对罪的妥协。在所多玛这样的罪恶之城,罗得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这实在是不容易的。从罗得女儿后来与罗得的不伦之事可知,他的两个女儿在所多玛已经完全与所多玛人一样,对罪毫无羞耻之感。因此罗得作为父亲,不知花了多少的代价,来维持女儿的贞洁,这位有义心的父亲,不知忍受了多少讥笑与反对。可以想象当他说出愿意献出两个女儿的贞洁给这些罪恶之人的时候,恐怕他的心是在滴血!罗得在这个看似可以使他满足的所多玛城内,并没有满足、喜乐,他的心承载更多的是痛苦和忧伤。他无法认同他们的价值观,无法融入他们的生活,他极力要保护他的家庭免于这个城的罪恶。他活在对罪恶的忧伤中,也活在对家庭的担心中,这个所多玛城,成为一个极大的网罗。他想脱离,却被羁绊;他想挣扎,却没有力量;他想突围,却没有出路!我们可以想象:夜深人静时,罗得回想起从前与叔叔一起时艰辛,却喜乐、自由的生活:绿色的草,湛蓝的天,清澈的溪,一群群的羊,又肥又健。走到哪里神都赐福给他们!罗得下决心要回到叔叔身边时,转眼望见自己的妻子,整天数算他们的财产,还会离开吗?还有两个女儿呢?她们已经许配给了所多玛人,还愿意离开吗?想到这里,罗得留给自己的,只能是一声叹息!这条路,似乎一走就没有了回头路!哦,亲爱的天路旅客,你的心告诉你,这些罪恶之中的享受,与你无份无关,在这个看似可爱的世界中,除了以神为乐,再也没有什么能使我们有真正持久、可靠、深处的喜乐。我们消耗自己的生命给世界,世界最终带来给我们的,只将是无尽的叹息、一生的悔恨! 七、盐柱两个天使经过所多玛的一夜经历,深知这个城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创19:13】我们要毁灭这地方。因为城内罪恶的声音在耶和华面前甚大,耶和华差我们来,要毁灭这地方。审判已出,结果已经无法更改。但神垂听亚伯拉罕的祷告,知道祂朋友的心挂念他的这个侄儿。因此他将这个信息预先告知了罗得。【创19:29】当神毁灭平原诸城的时候,祂记念亚伯拉罕,正在倾覆罗得所住之城的时候,就打发罗得从倾覆之中出来。这位叔叔,借着祷告,再一次救了罗得。但罗得却没能救自己的女婿和妻子。首先是他的女婿,他们认为自己的岳父说的是戏言。罗得无法影响自己的女婿听从他的话。这跟他的见证有关系:罗得已经走在错误的路上,在错误的地位上要做对的事,其见证的影响力想必非常微小,因为人一眼就洞穿了他言语后面那脆弱的心。如果我们盼望能有强的见证,不仅在于我们的言语,更在于我们本身所行的,是否与我们的见证相符。否则,见证就变得苍白无力!还有一个就是罗得的妻子。当天火要降下的时候,罗得的妻子估计还没来得及整理好所有的财产,却被天使拉走,结果回头一看,成了一根盐柱。当主耶稣介绍祂再来的时代光景时,提到挪亚的日子,也提到罗得的日子。接下去祂就有一些的劝勉警戒。在这段话中间他忽然插了一句:“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路17:32)这句话是带着命令的口吻,令我们不得不来思考这位罗得的妻子。罗得的妻子在圣经里没有用多少的笔墨,我们无法得知她的来历,但是显然她在跟随丈夫的道路上,渐渐走在了前头。她对所多玛的留恋,也远超过罗得。作为女性,天生有一股坚韧的特性。或许因为天性之中的软弱,相对男性缺少安全感,也更有危机感。女性极力要为自己找到依靠,或许是丈夫,或许是财物,或许是自己,也可能是神。因此,圣经中有许多女性,表现出对主坚韧的信心和爱。但同时,女性如果爱世界,也同样有极强的坚韧性质。罗得的妻子就是这样的光景。寄居的生活使她不得不为自己和自己的家好好考虑。缺少与神的关系,也使她比罗得更认可和享受所多玛的生活。因此当硫磺火降下时,她顾不得天使极力的劝告,回头一看,结果成了盐柱!主教导我们:“因为你们的财宝在哪里,你们的心也在哪里。”(路12:34)罗得的妻子,身体虽然被天使拉走离开了,但她的心依然留恋所多玛。回头望,不过是她心里留恋的一个反应。保罗说:“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3-14)当罗得和他的妻子奔跑时,天使吩咐他们要往山上逃跑。可罗得又要求逃往琐珥,可知此时他们的方向依然不定。一个人如果奔跑没有定向,就容易走偏,也容易回头。主又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路9:62)过去的事物不应当再回头注意。基督徒的路应当一直往前,过去会有失败也会有得胜,但这一切,都应当成为过去,不要回头看,不要站住!我们的路,是一直往前! 八、结局【路17:29】到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把他们全都灭了。在圣经中,火是审判,火也是洁净。罗得苦心经营的一切,与所多玛城一起被焚烧了。焚烧说出了我们在这个世界所得的财宝都是脆弱、无价值。主说这些财宝会“朽坏”,会有“贼挖窟窿来偷”。恋世的罗得,最终却远离世界,和两个女儿如野人一般住在山洞里,他的妻子成了盐柱立在旷野,两个女婿早已被焚烧在所多玛城里,已经成为灰烬。而他的后代摩押人和亚扪人,成为以色列的仇敌,成为被咒诅的人。如此精明的罗得,怎能想到自己最终走到这样凄惨的地步。他的生命,已经被极大的痛苦与孤独笼罩。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时间可以再返,罗得的人生,绝不会再是这个样子。路加福音的那一个浪子,用自己的财物,换得一时的快乐,但当他穷困潦倒之后,世界对他哪怕一点点起码的同情,都吝啬给予。世人皆知这个世界极其残酷,它花尽我们的健康、青春,消耗我们的感情,废掉我们的精力,最终却什么都不会留给我们。因为这个世界的王,乃是撒但,从牠手里,人妄想得什么呢?圣灵似乎特意把罗得的人生和亚伯拉罕的人生放在一起,亚伯拉罕虽然经历试炼,也经历过失败,但他在信心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定,也越走越荣耀。而罗得在诱惑面前,渐渐迷失了,他深深扎根在所多玛城里,在属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圣经中,有两个非常明显的对比:创世记第十八章和第十九章的开头,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对比:【创18:1】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创19:1】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所多玛城门口,看见他们,就起来迎接,脸伏于地下拜。一个是帐棚门口,一个则是城门口。这个对比说出了亚伯拉罕和罗得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也说出了他们二人对世界完全不同的看法。另一个对比是罗得与所多玛人的对话和亚伯拉罕与赫人的对话:罗得称所多玛人为:“众弟兄”,而所多玛人回答他:“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创19:9)在亚伯拉罕要埋葬撒拉时,他对赫人说:“我在你们中间是外人,是寄居的。”(创23:4)而赫人却回答他:“我主请听。你在我们中间是一位尊大的王子。”(创23:6)罗得认自己是所多玛人,所多玛人却连名字都不屑叫他,称他是寄居的。而亚伯拉罕自认是外人,是寄居的,可赫人却称他为主,为尊大的王子!罗得的道路,是恋世,是趋向世界;亚伯拉罕的道路,是在世却不属世,是背向世界。我们是愿意过像罗得一样,向世界摇尾乞讨,恳求施舍一点呢?还是像亚伯拉罕一样,拒绝所多玛王的“好意”,活得简单而尊贵?是的,我算万事为损,为要来得祢的注意;丢弃万事虽如土粪,为着爱祢,有何可惜。——选本诗歌176首 世界的路再宽广,求主禁我们脚步;十架的路虽然窄小,求主禁我退缩。行走在这条路上,前面永远是荣耀的天家,在我们的背后,永远是世界,当我们日渐接近那荣耀之境时,世界已经远远在我们背后了!我今转身背向俗世,和它一切的欢娱;我今心向更美的事,就是天上的储蓄;一切宝贝,一切荣显,不能使我再逗留;我今越过分别界线,世界丢弃在背后;远远在背后,远远在背后。……——选本诗歌185首 【世界岂会因你忽略了你的永生利益来谢你?你可以牺牲一切,冀能博取它的笑脸,饮于它的水池;但是当那磨炼的日子来到——当你站在永远的边缘上的时候——你十分清楚世界现在对你已是无能为力了。它没有永久的喜乐,就是一时的亦属少有。对于永远,世界确是一个庸医。在你山穷水尽的时候,它竟是一枝折断的芦苇,全不足持。在死亡叩门的当儿,它不能给你任何安慰。它也不能保证你在末日审判可得安稳。因此,你何苦拣选世界呢?拣选基督耶稣罢,现在就拣选祂罢!】── 江守道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读经分享

哥尼流蒙恩 经文:徒10章

2016-4-21 17:08:00

读经分享

伸冤在主,主必报应

2016-4-22 7:55: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