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乎情,止乎信─谈诗篇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向神倾心吐意 牧长常勉励信徒,如果不会祷告,看诗篇可得帮助。因内容真情流露。如:求神「敲碎恶人牙齿」(诗四7);怨神「为何儘睡呢」(诗四十四23);自述可怜「眼泪把床榻漂起」(诗六6);耶和华生气时,「鼻孔冒烟」(诗十八8)。想像力之丰富,可比白居易的「我有裘衣长千丈,与君共盖洛阳城」。又蒙福的人走过的路径「滴下脂油」(诗六十五11);坏蛋「坐车轧我的头」(诗六十六12);人四顾无援时,「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诗一○二7);上帝能力之大,「看地,地便震动;摸山,山就冒烟」(诗一○四32)。这样的诚实,对不敢、不会祷告的基督徒有鼓舞作用。我们对神绝不需要掩饰隐藏真情(亚当、夏娃犯罪后如此),只管坦然无惧的到神面前倾心吐意;如此,神称许我们还来不及,哪会责备? 诗人祷告时,不是天马行空自由发挥,而是把祷告建立在纯正的神学和神拯救的历史上,所以诗篇有伦理教训(如诗一)、历史叙述(诗七十八、八十一、一○五、一○六、一三六篇等)、神学命题(散见各篇)。无论是涕泗纵横、手舞足蹈、欣喜若狂的情感,都在上帝的旨意下发挥。牧长说,祷告不是只对神说话,更要听神对我们说话,免得我们「求也得不着,因为妄求」(雅四3);免得「神向百姓的祷告发怒」(诗八十4)。 因此,诗篇与其他民族文化的诗有同有异。相同在:「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嗟叹之;嗟叹之不足咏歌之,咏歌之不足手舞足蹈之」(〈毛诗序〉,意谓诗把心志用言词、叹息、歌唱、舞蹈表达出来。这些动作,大卫全都有)。相异在:诗篇不是纯自发自创之作,而是对上帝流露真情的回应,是经历上帝真理与恩典后的结果。 神配得颂讚 笔者曾遇过中国留学生,对诗篇中称讚上帝的话,深为反感。他们说:「文g e时,早请示,晚汇报,时时刻刻歌颂毛z huxi。回想起来,噁心死了,上当透了。为甚麽基督教还有这一套?」我们为甚麽颂讚神呢?有两个理由: 第一,因为那是真的。歌颂讚美感谢神,因为神真的配得这些。祂的创造、管理、拯救及一切作为,无不美好公义,圣洁良善。当听到女高音咏叹调唱得好,怎能不报以如雷掌声;当看到舞蹈家优美的舞姿,如何不忘形叫好;当领悟科学家、文学家、工程师的绝妙创作,真要五体投地,口服心服;当经验良师益友、父母亲人的厚爱,又怎能不自然而然的对其爱戴与感恩。上帝的恩惠比这些都大、都多。不,应当说上帝是独行奇事,唯一施恩的。上述的好处,终极来源都是上帝。诗人明白这一点,所以对上帝唱出多情的诗歌。 第二,显示讚美者是蒙福的。常吃美食、听美声、看美景、度美日的人,必觉得自己幸福。基督徒在神美好的安排下生活,便以讚美来证实自己的蒙福。人不应因噎废食。毛等夺取神的荣耀,我们不能因而拒绝归荣耀于神。 神的儿女在世除了感恩讚美外,也因自己犯罪而需认罪,或被人得罪而需祈求。诗篇中充满了这些悔罪及祈求的诗。这些认罪和祈求的句子,同样赤诚,也同样是基于正确的神学而发的。神能赦罪 为甚麽要认罪?不只是做错事的内疚,而是面对圣洁上帝的亏欠:「我向祢犯罪,惟独得罪了祢」(诗五十一4)。事实上,大卫是在淫人妻、杀人夫之后写此句,他得罪的似乎是那个丈夫;但正如荣耀要归于神,犯罪最终伤害的也是神;这个伤害,人无力赔偿:「祢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诗五十一16)。罪,只有慈爱的神能赦免,所以,人向神认罪:「祢赦免了祢百姓的罪孽,遮盖了他们一切的过犯」(诗八十五2)。 神乐意施恩 为甚麽要祈求?不止是需要者的无力感,而是知道上帝听祷告,乐意施恩,所以才祈求、感恩:「祂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鹰返老还童」(诗一○三5)。换句话说,因为对神有信心,我们才讚美、感谢、认罪、祈祷。 诗篇不单使我们信仰丰富而已,也使我们整个人生丰富。 摘自《圣经内外─从信心入门》,康来昌着,友友文化出版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命长进

妻子必须顺服丈夫吗?

2016-1-18 13:59:00

生命长进

做个“守信”的基督徒

2016-1-20 9:09: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