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课 撒迦利亚书 之一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
题示:先读本书一遍,再用一新译本读一至八章。



 「很多人都相信预言是宗教历史上最奇特的一种现象。无论「先知」一词(nahi)的字源是怎样,它的意思乃是:一个直接从神得到信息,又受命向人传说的人……早期辩惑学的一个错误乃是把先知放在「预测」的类目下。事实上先知第一个责任是向他时代的人传递神的话的……近代圣经批评对先知的研究各有优劣。其优点乃是像上述的,强调先知的首要任务是对他那一代的人民。这样一来,先知的信息就变得活起来,对我们了解先知的话极有帮助。但另一方面来说,因为他们尽所能的把先知的话解释成为纯属于人的远见或洞察力,这样就因否认圣经的预言本质而对圣经不公允了。」

——俄尔博士

撒迦利亚书: 「我为锡安心里极其火热」



早期之预言:圣殿正重建(一~八)

七个异象:

四马(一8~17)金灯台(四)

四角与四匠(18~21)飞卷与量器中之妇人(五)

准绳(二) 四车(六)

衣蔽约书亚(三)

四信息:

七1~7八1~17

七8~14 八18~23

晚期之预言:圣殿建成后(九~十四)

牧人——君王之再临及锡安蒙恩(九~十)

得罪牧人——君王及其恶果(十一)

锡安辛劳及得胜:神为全地之王(十二~十四)

读完简短精悍的哈该书,再翻到又长又复杂的撒迦利亚书,霎眼看来真是叫人泄气。这是一般人的感觉,而这感觉的形成有点是累积的。第一次看它看不懂,以后就怕再看它,年久月累,我们便觉得它是难得不可想像了。很多人碰到圣经的预言文字(好像以西结书、但以理书、撒迦利亚书,和启示录)会望而却步,快快翻过去,原因就在此。但只要我们一生有一次肯压下这种感觉,用祷告的心加上一些好解经书的帮助,耐心地读一下上述各书,很多人就会因此被吸引着,一生去研究它了。

我们若照本课之题示来做,先细读本书一遍,立刻就发觉它是很有条理的。先知的说话中精句极多,信息又是满有安慰、应许及提醒的话,值得多用点篇幅来研究它。撒迦利亚与哈该是同时代的人(拉五1);不单如此,二先知所论的,基本上是属于历史同一页的事情(圣殿之重建),就如我们在上一课指出的。这件事是以色列史上一个转折点,关系至大。我们若抓紧哈该书的中心信息「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15一19)——对了解撒迦利亚书之信息就没有困难了,因为撒迦利亚先知正是由那一点间始,来对哈该先知所说的,加以补充、发挥的。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短短的哈该书可以作为撒迦利亚书的导言呢。

 撒迦利亚——祭司与先知

撒迦利亚书和哈该书一样,都是在玛代波斯期间,即大利乌王第二年(主前五二○年)开始记的。撒迦利亚和哈该先知二人跟为数约五万左右的犹太「余民」自波斯回犹大地,重建圣殿和耶路撒冷城墙。他们二人在回归的民中扮演的角色十分重要,不单鼓励民心、指导他们该怎样恢复敬拜,更向犹太人的领袖工作,以神的话教他们如何领导人民。

从撒迦利亚先知的话,我们知道他不单是个先知,也是个祭司。一章一节说出他的身世:「易多的孙子,比利家的儿子,先知撒迦利亚」。这个易多就是与所罗巴伯和约书亚自巴比伦回耶路撒冷的祭司(尼十二4);这就是说,撒迦利亚是出身祭司之家,是亚伦的后裔了。尼希米记更告诉我们,在约雅斤的时代,撒迦利亚是以祭司的职分而作族长的(尼十二12、16);这样看来,他更是集祭司、族长,和先知于一身了。

在选民回国之初,百废待兴,非常需要有一些人能同时负起祭司和先知的责任。一般说来,祭司原是专责于献祭和向耶和华祷求的事宜,先知则是负责传递和解释神的律法。二者在民间的宗教生活均占有领导的地位,但作祭司的很容易惯于礼仪的重复而忘记礼仪所代表的精意。有些甚至与民勾结,为非作歹,先知就要起来斥责他们陷民于罪。这就是为什么在先知书中常见先知与祭司好像最对立一样了。撒迦利亚是亚伦家的后裔,自要履行祭司一切的责任,他又是神的先知,有先知的权柄及热诚,在回归的民中没有比这样的领袖更重要的了(他还是族长呢)。

当时民心散涣,失望与失败之阴影笼罩着每一角落。圣殿的根基仍在,但四周荒凉,而圣殿之丁未竟,他们何等需要一个有权柄,有神的话语,而又能带领他们去侍奉敬拜的领袖!撒迦利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要与哈该先知一起带领他们重建耶和华的殿,

我们要注意,在这个时期的以色列的领袖人物是祭司阶级的。从以色列人的历史看,他们之政府组织共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摩西到撒母耳时代,领导国家的是士师;第二个阶段是从扫罗到西底家,领导国家的是君王;第三个阶段是从耶书亚(即余民归回耶京时起)到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城被灭,领导以色列人的是祭司们。



 关于九至十四章

开始分析撒迦利亚书的内容前,让我们为九至十四章说几句话,因为有些圣经批评家对这段经文颇有怀疑。他们根据的是自己的信念多于真正的证据。对他们说,这一段经文不是出于一至八章同一的作者手笔;有些说是由一个至多个作者合写成的。至于写的时间,有些说是早至主前七七○年;另一些则说是迟至三三○年。有一学者根据两部分经文的体裁不同而说是出自不同的手笔。他说前一部分的是散文体,笔调柔弱而贫瘠,而后面六章则属诗歌体(不全是,下详),笔调沉重而生动。但另一批评者的理由却认为后六章比前八章呆板,「文字没生气」我们真是不能不怀疑整个圣经批评的原则及体系:为什么同一的资料竟会产生如此不同的结论来!圣经批评在研究圣经的日期及文体时,为什么其结论总是有这么大分别的?

我们不必在这里一一细说他们的理论;很多敬虔而又有学问的圣经学者对他们的理论都予以一一解答,再次证明圣经的完整性及无误。就撒迦利亚书的问题而言,我们特别推荐读者参考艾利葛的释经书(G J. Ellicott’sCommentary),和讲坛圣经的撒迦利亚书导论,相信都有很好的解答;哈理逊的「旧约导论」R.K. Harrison,The In-troductiontotheOldTestament.IVP)讨论经文的问题亦十分到家,可作参考用。以前我们讨论新派学者攻击约拿书、以赛亚书,和但以理书时,已经看出他们的错误和偏见,现在他们对撒迦利亚书的质疑亦是出于同一的「原则」来。我们真要说,他们愈是攻击圣经,圣经的真实性就愈发显明,这就是真理——圣灵启示的真理:

 内容及分析

我们若小心细读本书二至三次,不久就会发现它的分段是简单而清楚的。譬如说:在八至九章中间便明显地是一个大分段,绝对错不了。因为前八章与后六章所论的是全然不同,很容易看出来。前八章主要是以异象来说预言,但后六章却是直接地说。前八章是当圣殿重建的工程还在进行中时写的,而后六章则是圣殿建成后好一段日子才写。前八章多是直接对回归之犹太余民而说,后六章则是普遍性的,也预指颇为遥远的将来之以色列国而言,其中亦有涉及列邦的话。前八章的说话都是小心记下与内容有关的日期(一1、7,七1),但后六章就全没提及。



 两大部分

前一大段(一至八章)共有七个异象(一至六章),另加按七个异象而对「国内的众民」的劝戒(七5,八9、11、12)。有些圣经学者认为前八章共有八个异象。他们把第五章之飞卷及量器中之妇人分为两异象:但按我们看,这章所述的三件事——飞卷、量器及妇人——其实同属一个异象的,不过是从三方面来分说吧了(参第六节)。无论怎样,像司可福之把它说成十个异象就很勉强的了,他把一章十八到二十一节之四角及四匠一分为二,又把约书亚的异象分为二(第三章);再把第五章之飞卷及量器分为二,便多出三个来,我们认为很不合理。最后,值得注意的是七和八章,约书亚按他前见之七异象来分别加以解释、引伸,这段写得十分美丽。

第二大部分(九至十四章)是一绵延不断的预言,由先知撒迦利亚那一代起,一直说到亚历山大大帝的征讨、希腊国的盛衰;又从玛加比朝英勇的挣扎,说到以色列的牧者君王弥赛亚的来临。先知先说到以色列大君第一次的降临,再以较为隐秘的言语说及它之被弃,然后说及他第二次的再临。他所说的不单包括了我们这一代,也言及锡安之辛劳和最后之凯旋,到那日,马的铃钝和锅碗都刻有「归耶和华为圣」这句话了。

对一般读者来说,本书后一大段真不是容易了解的,其原因很多,就像对圣经一般之预言没有起码的了解,对将要发生的事不大熟悉(主要记在启示录),因此不明白那一个预言是指那一时候的。这样就很难在读撒迦利亚书时没有困难了。除上述原因外,我想圣经之翻译也是一个问题。中文读者实应感谢神,如果我们觉得和合本难明,撒迦利亚书的英文钦定本就更不用提了,很多地方实在译得无法读出意思来。我们若能找到一好的近代中译本,再加上一两本好的近代英译本作参考,本书就没那么困难了。本段共分三小段,第一段是九至十章,写牧人及君王的弥赛亚要再临,锡安蒙恩;第二段是在十一章,写得罪牧人君王的人所受之恶果;第三段是十二至十四章,写锡安之辛劳和最后得胜,那时神就要作全地之王了。

撒迦利亚书预言的中心在什么地方?研究哈该书时我们指出:该书的钥节是:「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二10)经过七十年的荒凉,耶和华要再赐福给耶路撒冷;撒迦利亚接续说:「我为耶路撒冷心里极其火热,现今我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怜悯。」(一14~16,八1~3)到我们分部去研究本书时,就会看见「我为耶路撒冷心里极其火热」这一信息,实际上是贯穿全书的主题。



 七个异象

本书前八章所记述的七个异象,其实是七个为一体的。看来撒迦利亚还是全在一夜之间所见的呢。它是在「大利乌第二年十一月,就是细罢特月,二十四日,耶和华的话临到易多的孙子,比利家的儿子,先知撒迦利亚。」(一7)当时正是重建圣殿工程开始后五个月(该一15,另参哈该书之「本书大事记」,这些异象对当时之撒迦利亚和犹太人有什么重要性呢?它们要传的又是什么信息?我们不必猜想,只要逐个异象找出其要点,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第一个异象是四只马及骑马者。撒迦利亚看见在洼地番石榴树中间有两只红马及黄白马各一只,每只马上面都有一个骑者,因此只有四个骑马者,不像钦定本的翻译,给人一种很多骑马者的感觉。这些骑马者有一个任务,就是要在「遍地走来走去」,看看全地的情形如何,他们看完后,就回报耶和华说:「全地都安息平静。」(十一节,但请与十五节比较)天使要撒迦利亚得到的信息乃是:邻近的列国已经在安逸享乐,而神的「余民」仍饱受颠沛流离之苦,虽是到犹太地,但寝食难安。纵看国际情势,他们又不像会有什么大祸临头的迹象,如哈该所预言的(该二22)。但神藉异象要撒迦利亚知道,在我们肉眼看不见的境界,神的眼仍然遍察全地,事实上他已预备好,要施予报应了。看看下面天使问耶和华的话,就知道上述的正是这异象要说的了:「万军之耶和华啊,你恼恨耶路撒冷和犹大的城邑,已经七十年,你不施怜悯要到几时呢?」(12节)耶和华的回答乃是:「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为耶路撒冷,为锡安,心里极其火热。我甚恼怒那安逸的列国,因我从前稍微恼怒我民,他们就加害过分,所以耶和华如此说:现今我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怜悯,我的殿必重建在其中,准绳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上。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12~16节)很明显的,第一个异象的中心信息就是:

耶和华现在要为耶路撒冷大发热心,且要起来惩罚苦害他选民的列邦。

第二和第三个异象要说的也是同一个信息,不过是从另一角度来说吧了。在第二个异象(一18~21),撒迦利亚看见「四角」,和「四匠」;四个匠人是要来「威吓」四角的。四角是代表那些「打散犹大,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19节)。四个匠人是耶和华的刑杖,要审判苦害选民的列邦。在第三个异象(二1~13),撒迦利亚看见一个「少年人」手拿准绳,「要去量耶路撒冷」,但又有一位天使跑来,立即告诉那少年人说:「耶路撒冷必有人居住,好像无城墙的乡村,因为人民和牲畜甚多。」(4节)意思就是说,因为耶路撒冷之人及牲畜太多了,就是要量也无法量,这就是耶路撒冷将要蒙的福。第五节说,耶和华将要成为耶路撒冷的城墙——「耶和华说,我要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并要作其中的荣耀。」因此第二和第三个异象的中心仍是:神要兴起刑罚列邦,却对耶路撒冷大发热心(参六至十三节)。

跟着是第四个异象(三1~10),撒迦利亚看见「大祭司约书亚(回归的余民之一)站在耶和华的使者面前,撒但也站在约书亚的右边,与他作对。」我们不必详细研究本异象的细则,其中心信息是非常明显,不会错过的。在七十年荒凉期的耶路撒冷,她饱受苦楚、管教,其人民及祭司都尝到耶和华愤怒的滋味。但现在不同了,约书亚在这个异象中是代表全部选民的,如今神要以华衣覆盖他。这乃表示他们现在受的苦楚不是耶和华的管教,而是撒但在与他作对,因此耶和华责备撒但,指着代表全部余民的约书亚向撒但说:「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么。」跟着,约书亚身上污秽的衣服被脱去(第4节),其意即是「我使你脱离罪孽」。跟着神使他穿上华美的衣服,又将冠冕戴在他头上(第5节);并给他一个新使命和对将来的应许。这个异象的信息若不是与前面的几个相同,它就真是没有意思了。明显地,这个异象要说的,仍是耶和华如今要回到耶路撒冷和他的子民中间,为他们「大发热心」。

第五个异象是一个金灯台和两棵橄榄树(四1~14)。这个异象是给余民之政治领袖所罗巴伯(6~10)的,正如前一异象是给余民之宗教领袖约书亚一样,目的就是要鼓励他们。大山要在他面前变作平原,他一定要完成重建圣殿的工作。本异象的中心在第十节:「谁藐视这日为小事呢?(意思即是重建圣殿之规模虽小,却是不能藐视啊)这七眼乃是耶和华的眼睛(金灯台中的七盏灯),遍察全地,见所罗巴伯手拿线蛇就欢喜,」这个异象仍是论神对锡安要再施怜悯,因为第十二节说:「我二次问他说:这两根橄榄树枝在两个流出金色油的金嘴旁边是什么意思?他对我说:你不知道么……这是两个受膏者,站在普天下主的旁边。」——约书亚与所罗巴伯二人分别代表着全部选民,神的灵要藉着他们来赐福。因此这异象又是再一次强调「耶和华为锡安大发热心」。

第六个异象中(五1~11),撒迦利亚看见一个极大的书卷,有二十肘长,十肘宽(即三十尺乘十五尺),在空中飞——「这是发出行在遍地上的咒诅」(第3节),是要审判地上的罪恶的。当神在地上设立他的圣殿(如在前五异象所言的),他要发出他的言语(如本异象所说的)来作审判的标准,一切与他之殿不合的,必受咒诅。罪恶未除,神就不能施恩。本异象之书卷是那样巨大,且是打开的,意思就是人人都可以去看,也应该去看,因为它要解释为什么到当时为止,犹太余民仍然备受苦难:原因就是罪恶仍存,现在所罗巴伯就要看见,神将怎样对付罪恶。他看见一个人量器(钦定本及修订本均作「Ephah」,新英文圣经译作「大桶」前一译法若是对的话,那就是以色列人最大的衡量物体的东西,中文称作「量」,和今本译作量器大概是根据这一点的,似中译没说出是那一种器量,如钦上本及修订本译法是对的话,那就约等于六至七加仑水之容积),天使说这量器是代表「恶人在遍地的形状」在量器的口有「一片圆铅被举起」「圆铅」,修订本译作「铅碟」或「铅盖」,先知就看见量器内有一妇人坐在其中。负责解释的天使说:「这是罪恶」(八节)。之后他把妇人扔回量器,再把铅盖扔回量器上。突然问,有两个妇人从量器走出来,她们各有鹳鸟(不洁之鸟)的翅膀,就把量器抬起来,带到巴比伦去。

这个异象有非常丰富的意思在其中(看其描写的细致),但其中心信息是十分明显的:巨书卷记述了神要灭的罪,包括了偷窃及起假誓(第3节);它要飞到罪的城市——巴比伦去。量器是昔日贸易的代表,而其中的妇人则代表巴比伦(贸易之都)内的败坏,那么书卷、量器及其中之妇人所属之地就不是耶路撒冷,而是自宁录时代就开始的巴比伦(创十10),是一切反对神言行之中心地,是撒但的首都。现今神要重向耶路撒冷施恩典,岂不也要向罪恶之城讨罪吗!

最后是第七个异象(六1~8),和跟着的以冠冕戴在约书亚头上的圣礼(9~15)。在这两段经文中,我们看见耶和华要审判列邦和要再向耶路撒冷施恩典。本异象中的四战车是代表耶和华的审判必速速来到。四天使驱战车就是「天的四风,是从普天下的主面前出来的」(5节)——因此与启示录第七章的「四天使」同是执行神审判的媒介。神对「北方」的国家有特别的刑罚,因为外邦侵略者是从北方来的(6、8节)。

与此成为一强烈对比的,是耶和华要撒迦利亚——可能是在黎明时分——用冠冕戴在约书亚头上(9~15节),他要向自巴比伦而来的人身上取金和银,作成冠冕戴在约书亚的头上,然后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看哪,那名称大卫的苗裔,他要在本处长起来,并要建造耶和华的殿……」(12节等)。这本是预指基督而言的,但按当时之实情来解释,这异象乃是神用人使套车刑罚列邦,好再施恩给耶路撒冷。

这就是撒迦利亚所见七异象的信息,其中心思想都是一致的,且与全书之钥节相符,那就是——「我为耶路撒冷,为锡安心里极其火热,我甚恼怒那安逸的列国,因我从前稍微恼怒我民,他们就加害过分,所以耶和华如此说,现今我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怜悯。我的殿必重建在其中,准绳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一14~l6)读第七、八两章,就更说明这个思想必是全书之要义无疑(尤其是八1~3,9~15)。

我们要注意,这七个异象中不少地方也是预指基督而言,且是指他第二次之降临而言(参二10~13,三8~10,四12~14)。在下一课我们会详细点来讨论这方面的信息。

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释经解经

罗马书注释--约翰加尔文(4)

2016-6-29 6:35:00

释经解经

第一百三十三课 加拉太书 之一

2016-6-30 7:22: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