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课 哈该书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第一百课 哈该书



 题示:读本书三遍,再读新译本一次。



 来崇拜大君,至高荣耀王;
 主权能慈爱,须同心颂扬;
主亘古如盾牌,护我免灾害;
荣光璨若宫廷,颂声环如带。

——罗拔·格兰 (Robert Grant)

 哈该书: 「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


第一信息——起来(一1~15)

日期:六月初一日

要点:「建造这殿」(一8)

第二信息——支持(二1~9)

日期:七月二十一日

要点:「因为我与你们同在」(二4)

第三信息——坚固(二10~19)

日期:九月二十四日

要点:「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二19)

第四信息——保证(二20~23)

日期:九月二十四日

要点:「我必以你为印」(二23)

哈该书像朵芬芳的小百合。它写的历史前后不过经历四个月的时间,却把以色列历史中最重要的转折点勾划出来,是神对待耶路撒冷和选民最重要之一页历史。因为它写的正是犹太「余民」归回圣地重建圣殿的事情,我们必须连着以斯拉记一起读,才知全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时维主前五百二十年,一个本是籍籍无闻的先知得到耶和华的默示,便站出来对领导犹太人回国的官长们传递神的信息。大约在他之前十三年,波斯王古列曾下旨,给所有愿意回国重建圣殿的人一特准,使他们可以得各省长护送及供给材料之便,在所罗巴伯带领之下回犹大地实行他们的夙愿(拉一、二章)。当时就有五万人之众回去参加,两年后圣殿之根基打好了,他们有的欢呼,有的流泪(拉三8~13);建殿之工程看似十分顺利。

但十四年后,光景完全不同了(公元前五百二十年),从撒玛利亚来之仇敌诸多诡计要中断圣工。他们不惜请来谋士上告波斯王,说犹太人心谋不轨,企图作反。到了承继古列作王的亚达薛西时,整个建殿圣工就完全停顿下来了(拉四章)。十四年光阴就是这样的白白过去。圣殿只立了地基,仍然没有天花板;秋去春来,圣殿之根基也荒芜了,杂草丛生,乱石横堆,无人关心未完之工,当时之犹太人好像接受了宿命论之看法,以为他们是注定失败了;人人就忙于自己的家事,为自己盖大楼房。圣殿之地基仍然年复一年的呆视着地中海的蓝天,无门亦无枝盖。圣殿之荒凉也有另一原因的:他们说:「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该一2)这不完全是个藉口,也是他们错读了先知的预言,误解了日期。耶利米曾预言耶路撒冷要有「七十年荒凉」(耶二十五章);但以理也说过(但九1、2),而撒迦利亚也这样说(亚一12);因此这七十年荒凉期就深深印在他们脑海中。上述(该一2)一句话的意思就是:七十年荒凉期仍未满,所以他们就是有心要建殿亦受到波斯的干涉(当时犹大仍是波斯之管辖地);到七十年满了,说不定便可再兴工建造。就这样,他们长途跋涉回国建殿的雄心,就给误解的预言而瘫痪了。

我们要知道,圣殿之于犹太人尤甚于祠堂之于中国,或家之于每一个人。他们的国是神所选立的,圣殿是神与他们同在的标记,一直都是他们政治与宗教的中心。圣殿被毁,圣器被掠,其惨痛之经验是他们有生难忘的;现今他们竟因一时之拦阻便停工不干,无怪乎神要以各种天灾攻击他们(一5~11)。

 本书大事记

为帮助我们对犹太人回国建圣殿和城墙之先后次序有个概念,我们要把与本书有关之大事分列如下(年分全是主前)——

五三六年:所罗巴伯领五万犹太人归耶京。

五三六年七月:重建祭坛献祭。

五三五年二月:重建圣殿,被阻。

五二○年六月一日:哈该劝勉百姓动工。

六月卅日:建殿工作重新开始。

七月廿一日:第二次劝告。

八月一日:撒迦利亚第一个信息。

九月廿四日:哈该第三、四次劝告。

十一月廿四日:撒迦利亚见异像。

五一八年九月四日:撒迦利亚再见异象。

五一六年十二月三日:圣殿完成。

五一五年一月十四至廿一日:欢度逾越节。

四五七年:以斯拉重立律法,施行改革。

四四四年:尼希米重建城墙。



从上述之大事记,有几件事值得一提:第一、在一切工作之前,他们先重建祭坛献祭。一切属神之工作均自敬拜起,建圣殿或圣城是一件大工程,按今天一些所谓现代头脑的圣工人员,他们第一件想到的事,大概是开个筹委会,再组织圣工策划小组,经济委员小组,工程组,甚至是宣传组,人事组等,无组不组;只是最重要的献祭却无人注意。二十世纪是个组织的世纪,教会十分乐此不疲,我们不是说这些不好,忘记了神,不注重属灵一方面的工作,什么组织都没用处。第二、从上述大事记,我们看见神的组织力确是无与伦比。神要除去七十年荒凉,再度复兴圣民,他便引导他的仆人们按事情重要性的轻重,一一顺序完成;先是建祭坛,再建圣殿。

然后差遣以斯拉文士回国重立律法,编订圣经。有了圣殿又有了神的话,才有神的城,于是在十三年后差尼希米回去建城墙。我们这一代好组织贪功名的人第一个着眼点,总是要做出一些成绩来好作报告,全不理会属灵工作的质,真是一个大悲剧。为着分工合作而开会是需要的,为着开会而乱打报告就是不对了,为着报告而工作更是罪恶,因为这些都会叫我们只注意工作的外表及数字而漠视工作的实质,徒然浪费信徒的奉献,上述两点只是与「大事记」有关之教训,下文再述哈该书之属灵信息。

时代的特征常是先知信息的先影,在哈该的时代,生活程度高,生产不够应付(一6、9~11,二15~17)他们就说非建殿的时间。在政治上也不是个安定的时代,自大利乌王登基起,各处爆发暴乱,不少地方对当时之波斯王朝来说是鞭长莫及的,因而以色列人说不安之世纪也不是建殿的时候。但哈该说,不,建殿的时间已到,是上山取木料建造这殿的时候了(一8)。经济不佳?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二8)。局势不定?耶和华说,我岂不是天地的主?看哪,「我必震动万国」(二8),「我必震动天地」(二21)。你们若今日建殿「我就因此喜乐,且得荣耀」(一8),而且「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二19),多庄严又慈爱的信息!

本书之分段十分清楚明朗;全书共由四篇讲章组成,在四个月中,耶和华的话曾四次临到他的先知;每次先知都清楚地记下日期,而每篇都有它独特的信息中心,本课前之表应能帮助我们研究。



 四个信息

我们现在要分别地研究先知信息的中心。先知对回归的犹太人第一个信息是责备他们忽略圣工,并督促他们立刻动工,完成建殿的工作。他们说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为什么建造自己的房屋的时候又到了呢?当初他们说此话时可能是实情,但不久就心里冷淡,成为藉口了。先知给予三个提醒;第一、回想:他们以为经济不景,因此不宜建殿,但为什么建造自己的房子就可以,建造耶和华殿宇就不景?再者,先知也叫他们回想:当人人为自己的谷仓和房子谋算时,他们是不是就因此丰富起来了?不,他们实际上十分沮丧,因为「你们撒的种多,收的却少;你们吃却不得饱;穿衣服,却不得暖,得工钱的,将工钱装在破漏的囊中」(一6)。这都是耶和华要他们省察的。

第二、勉励:耶和华并非不察民情,他也知道物质生活的暴涨叫民生十分艰苦,但这些不全是自然界的失调以至他们失败,而是有神的旨意在其中的(二9)。他们若以神的工为念,神又岂会不看顾他们?再者,神给予一个最坦诚的保证:「你们要上山取木料,建造这殿,我就因此喜乐,且得荣耀。」这样的话不就像父对儿子说的体贴话吗?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以作神的殿,何况是人手建的殿?耶和华这个保证能多温暖人心。

第三、应许:神在鼓励他的子民之后,还恐他们不能领会,就赐他们合一的心,使他们一同来建殿,又应允必给予需要的帮助。他们只要愿意举起第一步,神就赐他们力量走下去。

这正是今天服事神的人要学的功课。神若呼召我们去事奉他,我们逆拒,道路就会愈走愈觉黑暗。这时便该停步下来省察。属神的人只有一条路是通达的,就是属神的路,是他呼召我们要走的一条路。我们就是走上了,岂旨增加他什么?但神说,「我就因此喜乐,且得荣耀。」保罗说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传福音好救一些人;这并非凭血气逞英雄说的,乃是出于经验,因为实际上没有一个时候真是「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对不肯建造的人没有一个是建造的时候,但神正是要我们在「不得时」建造,在不是时候的时候去传福音,因为教会都是在「不得时」建起来的。事奉神最困难的就是走第一步,我们若举起脚,踏下去就不那么困难,走第二步亦更容易了。不是因为我们多了一步的经验,而是在我们背后加力的神,正是那个呼召我们的神。我们若一直坐在那里思量挂虑,结果就一步都走不成。今天多少年轻人迷醉于所谓带职事奉,这是逃避呼召的一个新名词?

哈该时代与我们这一代人对预言的看法有一点是相同的,今天有人仍以预言为根据说:「时候尚未来到」,因此人怎样努力也没有用,只要等候神,祷告,到了时候他就会成就大事。就这样,他们不肯努力作工,带领这一代人归主,反而变得非常消极、被动;强调外面的工作与活动是属血气的,只有内面的等候才是属灵的。这真是谬解神的预言。我们都知道,预言是神启示的,因此是错不了的,但我们对预言的解释却不是启示的,因此是可能错的,须要谦卑地与众教会一同学习,好能互相配搭,完成神未完之工。从回归的犹太人被先知责备的话,我们都应该好好学习这一功课。预言本是与我们有益的,是神给我们的提醒,好能努力完成神的国度。我们若把它变作一种麻醉剂来逃避神,我们就错了。因为这种对预言的看法会叫我们对神的工作容易感到灰心、无望;以为人真是一事无成,结果就对每件事情都里足不前,只是消极地坐在那里,等神的预言到了他预定的时间去自己应验。我们就会变得冷淡、不关心;神的工作也因而受损了。昔日犹太人的危机乃是:他们习惯了一种没有圣殿的生活;我们今日的危机乃是:习惯了一种无神的社会气候,还有比这个更叫人心寒的吗?

克理威廉在英国的时候对海外宣教有着无比的负担,他在一教会会议上提出来,自愿作海外宣教士。当时一个来自诺坦普顿的赖莱博士(Dr. RylandofNorthampton)就对他说:「年轻人坐下吧,神若真要叫异教徒悔改,他自己不行吗?何用你我的帮忙?」——也许我们因为知道神真的用克理威廉来拉开近代海外宣教的序幕,因此觉得赖莱博士是错的,以为自己不会像他那样说法。但我们会不会这样说:「今天我们不能希望教会内有像上一世纪那种复兴的了,因为神的话从来没有说在末日会有复兴运动的,反之,它不断说人心只有愈来愈刚复,各种不法之事只会愈来愈槽,直等到基督的再来……」我们若是这样说或这样想,跟赖莱博士对克理威廉说的又有什么两样?多可怕的失败论者!多无望的宗教观!它简直把我们瘫痪了,叫我们祷告的热诚冷了,对失丧灵魂的爱心僵毙了——多么愚蠢的看法?昔日那荣耀的复兴又怎么样呢?我们能否打开圣经指出那一章那一节有预言这种复兴的可能吗?圣经又那里说末日不能有,也不会有这种复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哈该说:「你们要上山取木料,建造这殿。」我们不能让谬解的预言来冷却为基督工作的热诚啊!

不久前有一班传道人聚在一起,商量全国性传福音的可能性;他们为国内的属灵和道德的生活普遍之低落而感到极其难过。大会分好几小节,每一参会者分别以不同的题目来演说,而一般意见都是颇协调的。到了最后一节时,有个讲员强力地指出神的时间若未曾到,人为的组织及努力全是无用的。他讲完后大会就进入激烈的争论中;最后他终于达到一致的结论:重生与复兴不错是神的工作,但宣教却是教会不变的责任。这结论真值得我们恒守不渝!引起大会争辩的讲员错在什么地方?他把两个不是对立的命题放在对立的地位。神的主权跟人的努力不是对立的,乃是相辅相成的。我不是说神非要我们帮忙不能达成他的计划,乃是他乐意又命定要跟我们合作。他连天使也不用来传福音,而要用我们,因此他的主权跟我们的努力就要像火车路轨一样,平行地伸展开去。二者之间的关系不是「这一个……或那一个……」不是「等候神……或为复兴而努力,乃是「等候神和为复兴努力」,二者缺一都不行。单单等候神而不为复兴努力,复兴就永远像是海市蜃楼,单为复兴努力而没有等候神,教会亦只会变得像墟场一样,热闹而没有圣灵的声音。等候与工作,祈祷与传道二者必须并行,复兴才是可能的。我们千万不要以神的主权为藉口而逃避他已交付我们的责任啊!哈该先知要告诉我们的,正是这一个真理。

哈该书第二个信息亦是重要的(二1~9)。神兴起了政治及宗教内的领导人物来与哈该同心(一14),他们就努力动工了,回归的犹太人当中,有些是超过八十岁的,他们见过以前圣殿的荣美,比起现今所建的殿,他们就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哈该先知为了鼓励他们,说了三个十分重要的真理:(1)耶和华与他们立的约没有废掉,耶和华仍是他们先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因此他仍是忠于所立的约的(5节);(2)神的灵仍在他们中间(第5节),叫圣殿华美的不是银子不是金子,也不是宏伟的建筑物,是耶和华的灵;(3)神应许再一次震动万国,万国所羡慕的必要来到,「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6~9)这三点对我们今天作主工的人十分有安慰——神与我们立的约;他的灵在我们中间;他要再来得荣耀。我们事奉主的非常容易忘记主,工作时容易与前人或左右前后的同工比较,因而忘记了差我们去工作的神,我们就容易灰心或骄傲了。但叫我们的工作有荣耀的不是外边的规模,而是与我们立约,又住在我们里面,并应许再来的神啊!这岂不是身处蛮荒无人知闻的宣教士的支持力吗?

哈该先知第三个信息(二10~19)是在九月二十四日传讲的。其背景乃是:他们听从了神的命令,动工兴建神的殿,但遇上缺乏便怀疑神的应许是否真能实现,他们认为既付上了他们该做的一份,神也该供给才是。神就在这时候发言了(11节):神要他们向祭司问律法,问圣洁与沾污之例(12、13节;参利五2)。他们已因忘记神而变为不洁,现在神之收纳他们建殿之工,只是出于恩典吧了。他们不应看之为给神「赏光」,人无论作什么都不可能把神的恩典看成为工价。我们侍奉神时又多容易向他记帐,要他还这还那!神坦白地告诉我们,他要供给我们实在一点也没困难的,困难的是我们心思不正;我们原不配侍奉的,是他的恩我们才能成为今日侍奉他的人。在十四节就更清楚地指出:我们的一生,我们手中所作的一切工,以及所有的奉献其实都是残破不全的。蒙悦纳纯是出于恩典;有了这个态度,神才能施恩,我们才能存谦卑感恩的心去领受。他们了解其中的关键,神便说:「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神是多愿意耐心跟我们讨论,好使我们明白!

哈该第四个信息是对所罗巴伯而发的(二20~23)。他是回归之犹太人的领袖。这信息虽是向他而发,他却是代表全犹太人而听;因为信息所指的,明显是指末日神应验与大卫所立的约而言的。神的应许是:「我必震动天地,我必倾覆列国的宝座」(21、22节),却要以所罗巴伯为印(权力之代表)。按当时情势来说,他们正处于动乱的时代,唯他们按兵不动,大利乌王因而安抚他们给与建殿之方便。但神要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出自耶和华。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神说要立所罗巴伯为印;这句话当能引起所罗巴伯的回忆,因为耶和华曾对他的祖父那哥尼雅王说过同样的话(但意思是完全不同的):「耶和华说,约雅敬的儿子哥尼雅(即耶哥尼雅)虽是我右手上带印的戒指,我凭我的永生起誓,也必将你从其上摘下来」(耶二十二24)。神现今以所罗巴伯为印,是不是他比那哥尼雅更配?神说:「因我拣选了你」,这是他之为印的唯一理由。神要每个侍奉他的人不可忘记,不是我们的势力,不是我们的才能,纯是他的拣选我们才能在他面前侍立。近代教会慢慢发展成的一种「明星制度」是十分不幸的。有的是大明星,有的只是配角,充充跑腿,这就忘记了我们一切都是领受的,这种忘记常是神至终要递夺我们一切权利的陷阱呢?

神向所罗巴伯应许的,必须在基督身上才能完全应验,基督是神最高也是最后的印。他再来的时候就要印在万国上,叫我们知道他的尊严及权能,万膝就要跪拜,万口就要颂扬,哈该书所预言的就完全应验了。

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释经解经

《诗篇》第49篇浅析

2016-2-8 10:36:00

释经解经

第廿六章 保罗的传道旅程

2016-2-10 5:16: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