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课 约珥书 之一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第八十八课 约珥书之一



 题示:请读约珥书两遍。



 「对那些肯深思的人,圣经确是一本深刻的书。但基本上说,圣经不是只为有深度的人预备的。它最重要的信息都是浅而易明,它用很简单的希腊文和希伯来文来写……我们若肯留心阅读,我们就能得着了。」

——约翰·纳斯钦(近代画家)



约珥书

「耶和华的日子临近」

一个警告——天灾的打击(一~二11)

现今之荒凉(一1~20)

将来之威协(二1~11)

一个呼吁——子夜的希望(二12~27)

请求:「归向我」(二12~27)

应许:「我要补还」(二18~27)

一个补篇——以后的日子(二28~三21)

末日之情况(二28~三16)

锡安之尊荣(三17~21)

无论从文体或信息中心来看,约珥书都是十分突出的。本书描述之生动和逼真,是小先知书中的皎皎者;「书中有画,画中有书」,它可以堪当无愧。举例说,作者描述天灾过后地土之荒凉,读后就如我们是置身废墟一样。此外,书中预言蝗虫大军的进攻,末日万国聚集在审判谷的惶恐,都是有形有声的,确是文学中之杰作。

约珥的名字就是「耶和华是神」。他说他是昆土珥的儿子(一1),我们知道他的是这么多了。但从书中所写的背景,我们相信他是在耶路撒冷城或城之附近传道,因为他传道的对象就是耶路撒冷城之居民(二23)。他警告当时的人审判要临到这城(二9),因此要他们在锡安吹号(二1、15);并说在将来救恩必临耶路撒冷和锡安(二32),那时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被掳流亡的日子就完结(三1),并且犹大和耶路撒冷「必要存到永远」(三20)。作者屡屡提及耶路撒冷和犹大,对十支派的北国就一点都没有提起。

 成书日期

约珥先知是什么时候写这本书的呢?学者的意见十分纷杂;有些人说这本书之成书日期是最早的,可能是小先知书中最早的一本,但也有人说是最迟的。我们仔细地衡量二者之论据,还是觉得前者较为可靠。我们不必在这里详论二说之证据,只举出一些最明显的事例就可说明了。本书只提及犹大最早期的外敌,如腓尼基人、非利士人、以东人,和埃及人;不错,他们都是十分厉害的仇敌,但比起后期兴起的亚述人和巴比伦人,他们又算得什么呢?他们的兴起就是巴勒斯坦地列国的逐一败亡,连犹大和以色列都给掳去了。若说约珥书是在这些列强兴起后才写的,作者又怎能只字不提他们:还有,若约珥是在犹大国亡给巴比伦之后才写此书,而他又全不提及如此重大的一件事,简直就没有可能了。

史密夫爵士(SirGeorgeAdamSmith)所著的「小先知书诠译」不接受此说。他认为约珥书是被掳后期的作品,并说该书三章二节即证明此书不会是被掳前期的。该节说犹大国已被列强瓜分,选民流散异邦,因此耶和华才说要「聚集万民」到审判谷。我以为史密夫爵士引用这一节时有点大意,断章取义。这节暗指的敌人不是亚述或巴比伦,而是非利士人和腓尼基人(参第4节)。以色列人是被他们抢掠,和掳而为奴,是他们把以色列人驱散至异地(参5~7节)——这些都是远在巴比伦大军来侵之前的!我们若多要一个旁证,看看阿摩司先知书就成了(史密夫爵士承认阿摩司先知是被掳前期的)。该书一章六和九节就说到约珥书所指的环境,当时非利士人和腓尼基人把以色列人掳而为奴,又卖给别人作奴隶。那么在别的圣经中可有记述在亚述和巴比伦兴起之前,以色列人确曾被别国侵入,掳人为奴吗?有,在历代志下二十一章十七节就说到非利士人陷城,把皇室的众子掳去,只余下最小的仍留耶京。当然,他们若掳去了皇室的众子,绝无理由不连百姓也掳去的。

就算约珥书三章二节真如史密夫爵士所说的是指到巴比伦和亚述的入侵,这也不能证明约珥书是在被掳后期才成书的。就如史密夫爵士指出,这一部分的经文是约珥书全部预言的一部分,那又怎能说约珥必然是在被掳的事情发生后才写的呢?预言意思就是预先说及将来必成的事啊!事实上,就约珥书三章二节的事,具同样内容及笔法的,在先知的预言中也屡见不鲜。它们都是在事发之前就按神所感动的来写下。这样的文字不单是我们熟悉和接受的,在先知那一代也是普遍的,而且随着历史的推进,它们都一一地应验了。

说约珥书是被掳后期的作品的理论还有很多,这里无暇一一细说了;我们相信有足够的证据来说明此书是被掳前期的作品。确立此信后,我们就要继续研究本书之内容及其分析了。

 内容及分析

让我们仔细地阅读本书一遍,好知其内容及分析其思想,

第一、当我们再读第一章时,先知描写地的荒凉,及蝗灾之可怖(第4节),实在叫人惊心动魄。我们要思想的乃是:先知描述地的荒凉,是当时已经发生了的呢,还是像其他的预言一样,是日后才会发生的呢?他是不是为了使描述生动而用现在时式去描写那将来必成的事?我个人的看法是:作者是用生动的现在时式来写将来必成的事,亦即是那要临到犹大国的审判;就像以赛亚先知在主前几百年前,即以现在时式来说「必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一样。我这个看法是有根据的。第十五节作者就转用将来时式来写了——「哀哉,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这日来到,好像毁灭者(将要)从全能者来到。」但大多数约珥书的解经家都认为第一章是只写到他当时之实际情景,我想读者要小心思想后才好作决定了。事实上到了二章二十五节,就很清楚地表明那些事将来仍要发生的:「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蝻子、蚂蚱、剪虫。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

另一个看法是:约珥当时确实目睹蝗灾为害,但更大更重之蝗灾还要临到,因此先知警告他们要悔改,我想这看法也是可靠的:总之,约珥警告的意思就是说,以色列人若不悔改,更重之审判就要临到。



 第二章

第二章前十一节所预言「耶和华的日子将临」的光景,生动而叫人害怕;这日必不是过去的或现在的,而是将来的,第二章字句所说的清楚得很。这章一开头就说:「你们要在锡安吹角,在我圣山吹出大声!」事情若己发生了,还吹什么角,发什么大声?这些警告都没有意思了,先知继续说:「国中的居民都要发颤,因为耶和华的日子将到,已经临近。」跟着,作者就描述那可布的大军怎样蹂躏犹大地。先知的文笔确实叫人瞻裂心惊。不管这个大军是代表什么,其可怖之程度确实只有用「耶和华的日子」方能形容。这句说话在本书中常常出现,第十一节说:「耶和华的日子大而可畏,谁能当得起呢!」这就是本书之主题。

十二节是一个明显的分段,应该不难看出;英文钦订本用「所以」一词作开始。由这节到第十七节,先知呼吁犹大国悔改归神,免得更大的灾祸要临到他们;他说:「耶和华说,虽然如此,你们应当禁食、哭泣、悲哀,一心归向我。」这是子夜的呼吁。在神的恩慈下,他在每一沉重之审判降临之前,都给我们这种子夜前的机会,叫我们悔改。在犹大和以色列的历史中是如此,在我们个人的经验上也是如此。我们若能从历史中看见神手的工作,近代中国教会的景况岂也不一样?

十八节又是另一明显的分段,那是一个满有恩典的应许他们若肯听从那子夜的劝告,救赎的应许必然成就在他们身上。很多人认为这应许(18~27节)是已经应验的,他们认为犹太人听从了约珥的警告,因此这个应许便临到了他们身上。我想这个看法不大可靠,不错,十八节是用过去时式来写——「耶和华就为自己的地发热心,怜恤他的百姓」。但十八节之后的就全不是用过去时式写的了,那么么什么十八节又用过去时式呢,原因只是作者想强调神应许的实在,就如他们已经悔改了,神也就救赎了他们。这种用法在先知书也是普遍得很的,最明显的例子莫如以赛亚了,先知全用过去时式来写弥赛亚受苦的情形。

 一个补篇(二28~三21)

这一段是独立的,因为这段说的,全是超过约珥那一代(无论是约珥时代已经发生的,或将要来临的)。全书中只有这一段说的乃完全预言人。使徒彼得在五旬节的讲道中,就明显地引用约珥书,说到约珥先知的预言就在五旬节时应验了(参徒二15~21)。就此点来看,新约圣经可证实我们解释约珥书的方法是正确的。因此,从约珥书二章二十八节起,就是一个关于末日的补篇了。

看过这三大段的解释,读者应该回头看看本课前开列的分析表,好把本书的中心信息牢牢记住。

但本书仍有一个问题是要解决的。本书第一大段的题目是「天灾的打击」,第二章便说这个天灾是蝗虫。问题是:到底这个蝗虫是照字面意思解释呢,还是一种喻意,以蝗虫比喻作一队军队?这个关系颇为重大,不同的解释亦有三个。

第一、有人认为这段经文全是预言性质的(apocalyptic),是指到在「耶和华的日子」才发生的,亦即是说,是在末世时发生的。他们称这个为apocalyptic,乃从希腊文的apocalupsis一词而来,意思就是把启示的幔子拉开(启示录一书之题目即如此)。司可福圣经就是赞成这一说法;他给这一段经文的题目是:「耶和华的日子:从北方来的大军,是哈米吉多顿的前奏」。他在注解中说:「约珥书第二章不再说真的蝗虫了,代之而入的是耶和华的日子的光景。」「整幅图画都是说末世的情景的。」

但我们不能接受此说。除了其他经义上的困难外,有一件事叫我们无法相信约珥在第二章所描写的是末世的光景。当先知正面对国民实际的堕落,而耶和华的警告又是真确地临到他,他岂能拿三千多年后才发生的事来警告他们?这又有什么果效呢?这又岂是启示?事实上,约珥当时面对的背道情形和灾难即临的风声鹤唳,都是随处可见的。他为什么不直说?反要提那么遥远的事来警告他们?他又岂会希望他的听众看这些都是三千多年后才会发生的审判?

不管我们怎样应用这段经文在现今的情况,作者对他那一代的信息必要先抓紧了,解释圣经时才不会离题万丈。我们若为要从圣经中找寻预言的亮光而罔顾圣经的历史性,这不但对圣经不忠,对听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到底是圣经能帮助人,而不是我们的解释或灵训!

另一个解释这蝗灾的就是喻意法(allegorical)。根据这一看法,先知是用蝗虫的意象来说明将临之危机。在约珥的时代确曾经历蝗灾的蹂躏,先知便用这一意象来说明那更大更可畏的「耶和华的日子」。他们又说,这个描写虽是根据蝗灾的,但文中有很多地方根本是不可能指蝗虫而说。第二章所说的,有些地方是指到「外邦」而言,另一些则是指「军队」而言,因为第二节说那些入侵者是「有一队民,又大又强壮」;他们被消灭之法不可能是指蝗虫(20节)。先知又叫祭司们祷告,免得「列邦管辖他们」(17节)。一般说以色列之蝗灾都从南地而来,但这里却说是从北方来的(20节)。所以,这一切都说明他们不是单指蝗虫而言的,而是指到将来之亚述、巴比伦、波斯,及罗马的大军而言。他们甚至有人说是指到将来哈米吉多顿大战中的军队呢!

这个喻意法的解释也是不妥当。他们说第二章之描写与蝗灾不符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下一课我们会详细地举例说明。约珥说:他们「爬上房屋,进入窗户,如同盗贼」(九节),这个又怎能说是军队的所为?还有,全章圣经根本没有提到军事的问题,如杀掠、屠城等,却详细地说及农作物的损失等等。此喻意法最难解释的一点,就是二到七节所说这些大军的「形状如马」,又说它们「好像强盛的民,摆阵预备打仗」。

不单如此,我们若比较十一节和二十五节,就知道预言法和喻意法这两个解释都站不住脚。十一节说「耶和华在他军旅前发声,他的队伍甚大……」,到二十五节他立刻又说:「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蝻子,蚂蚱、剪虫,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先知是说得再清楚也没有的了。第二章一至十一节所说的灾害,亦即是第一章所说的蝗灾:二者之程度虽然有别,但耶和华应许要补还给他们。

因此,约珥所说的蝗虫,既不是预指末日的灾难,亦不是喻指某强国之大军队,而是真真正正的蝗虫。下一课我们会多举例子来说明这一点。但现今让我们记牢了,这个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所发生的,是真正的蝗灾。而本书之分段也是:(1)一个警告——天灾的打击;(2)一个呼吁——子夜的希望;(3)一个补篇——末日之光景。




上一章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释经解经

旧约浅说(24)归于沉默

2016-7-11 20:57:00

释经解经

使徒行传圣经注释

2016-7-11 22:21: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