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08-04-22

我的父亲回家不久,就害了很重的病。我的母亲,身体也不好。所以只有我一个人,陪伴着父亲,我真愿意为父亲的缘故,做任何事。当仆人不在跟前的时候,我就做最卑贱的事(指仆婢所做的事),但是不让父亲看见。我这样作,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要治死这个“己”,二是因为要照主的话行,──“我来不是受人的服侍,乃是来服侍人。”──有时候,他要我读圣经给他听,我读的时候,因心受感动的那一种敬虔的情形,叫我的父亲很希奇。

我有一位堂姊姊和我们住在一块儿,对于德性上的事,她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她的遭遇,实在和她的出身与品德,一点也不配(意即她的出身高贵,品德又好,而遭遇反而很苦)。她所干的事情,常常是带着热切的爱。但是我的母亲有些嫉妒她,恐怕我太爱她了。所以当她生病的时候,就乘机送她回家。我的心因此受了一次大打击,但是恩典却在我里面起首作工了。

我母亲的行为,虽然这样,但是她却是一位有好品德的妇人。神应许她这样行,是为着造就我。她是一位最肯施舍的人,不但肯将多余的给人,就是家里不能省的东西,也肯给人。凡求她的,没有一次不给的,有时候,甚至将最后的一分钱,也给了人。虽然她有一个大的家庭需要供给,但是她的信心永不失败。

母亲最注意的一件事,就是要我住在家里,因为这是女子的一件美德。这一种习惯,在结婚之后,对于我有极大的帮助。

我的堂姊姊离开之后,在短期内,我仍继续有好的德性与敬虔。神赐给我恩典,叫我能宽恕那些因妒忌而诽谤我的人。有机会的时候,还替他们说好话。神也给我能力能隐藏,忍耐,也许是继续“悟性的祷告”的果效。

一年之后,我们到乡间去了。那时父亲带着一位亲戚和我们同去。他是多才多艺的青年人,很想和我结婚。可是父亲不愿我嫁给一个亲族。这位青年是很敬虔的,每日早晨必到童女马利亚前礼拜。我也跟着他去,因为这事是费时间的,我就不再祷告了。这是叫恶进来的第一道门。

我对神冷淡了,我以前的脾气又活了,又加上了一个虚荣心。因为自爱的心进来,爱神的心就出去了。哦!我的神哪,如果人知道祷告的价值,与同祢说话的利益,谁都要尽力去做了!这是坚固的营垒,仇敌所不能破的。它可以攻击,可以在墙外吼叫,但是它总不能伤害我们,只要我们肯忠心就好了。

让那些贫苦的人来,愚笨的人来,没有知识的也来,不知道理性的小孩子也来,又蠢又笨又硬心的人都来学习祷告吧!这样你们必定得智慧,因为这是众善的泉源。不必到人那里去求帮助,因为他软弱无能,不能给你什么。请你来祷告,将你的难处告诉神,求祂的恩典,并爱祂。

我离开祷告就是弃绝那活水的泉源。好像一个葡萄园,篱笆已经拆毁,谁都能进来掠劫。我曾在神里面已经得着的东西,现在反倒到人中间去寻找了。祂离开我,是因为我先离开祂。祂让我沉在深坑里,是祂旨意所许可的,好叫我觉得藉着祈祷亲近祂的需要。我现在是最不幸的时候,因为对神愈来愈远了。

我的年纪一天一天长大,天性也跟着长大了。所以我的脾气也比以前更坏了。我常常说谎,心又充满了虚荣。常常花很多的时间,对着镜子看自己,因为这是我特别喜爱的一件事。神将一个极美丽的外表赐给我,是要我藉此更爱祂,可是我不但不爱祂,反而将此作为虚荣的原由以自恃。我只看见我身上一切的美丽,而没有看见包在里面的是一个腐臭的灵魂。我的虚浮到了一个地步,甚至心里猜疑说,不知从古到今,世界有没有一个人能比我更美丽!我外面的举止行动,矫饰得很文雅合度,这更使我能欺世而盗名。

因为我这样地高看自己的美丽,就叫我看不起别的女人。我的眼睛看自己,无处不是美的,看别人,无论她是谁,总能找到一些缺点。我对于过错不是隐藏,就是原谅,甚至看为完全没错。我对人对己所有一切的意念,都是虚假的。我很爱看小说,特别是那些浪漫史记,常常看得通宵达旦。为着要满足小说欲的缘故,巴不得早一点看完。但是我越看越想看,这一个欲,永远都填不满。这些小说真是败坏青年人的奇巧发明,如果没有别的害处,至少也将宝贵的光阴虚掷了,岂不可惜?

哦!我的神哪!祢真是满了丰盛的怜悯,还肯在我的心里叩门。当我看见我败坏的情形的时候,我的心何等地伤痛呢!哦!我的光景和从前享受祢同在的时候何等的不同!我虽然忧伤痛悔,多多流泪,但是眼泪于我无补,伤心于我无救。我虽用力挣扎,要想脱离我的败坏,但是当我越用力挣扎,反而沉得越深。每一次的奋斗,不过更显出我的无能,更使我受痛苦罢了。

哦!因为这一次的大失败,叫我对于罪人,能表何等的同情呢!这真教训了我,使我知道为什么从堕落和败坏中出来的人是这样的少。魔鬼所最反对的,就是祈祷和实行祷告的人,因为牠知道,祷告是掳掠牠的工具。牠肯让我们做其它的工作,但是你若祷告,──进入祷告的生命里,──牠就要替你预备出人意外的十字架,凡世界所能想得出来的逼迫和藐视,都要临到这生命(祈祷的生命)了。

我很爱听人说到神的事情。听这一类的话,我永不疲倦。当我父亲谈到神的事的时候,我真快乐得神不守舍。如果我父母在明天早晨去敬神,我就在那晚,或者整夜不睡,或者叫人一早就唤醒我。我的父亲在有一个时期,常常谈论神的事,这常使我快活得真够销魂。我虽然不好,我却很爱穷人,极肯施舍。也许有多人要希奇,因为这是何等矛盾的事呢?
《馨香的没药》连载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灵修分享

装潢

2016-9-29 8:35:00

灵修分享

医生

2016-9-29 10:34: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