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08-04-23

后来我们到了巴黎,在那里我的虚荣心就更加增了,差不多一切的见闻都使我在虚荣上进步。现在我的父亲将我许配给那位从前向我求婚而未曾应许的那位青年了,原因是怕我和一位富有的青年私奔出国,虽然父亲做这事是他自己和母亲所不愿意的。他们将我许给他,是没有得我的同意的,他们要我签订婚约的时候,我还一点都不知道。但是我心里却是很喜欢,因为我一结婚,必得自由,就能脱离母亲的虐待了。

在巴黎的时候,我没有一次见过我的未婚夫。直到结婚前三天才会面。自我订婚后,多人议论说,要知道神的旨意。哦,神哪!我爱祢的旨意,祢肯宽容我,祢的慈爱何等的广大,祢允许我自由勇敢来到祢面前,和祢交通好像知己朋友一般!

因着我们的结婚,全村的人除我之外,没有一个不喜乐的。我呢,不会吃又不会笑,心里沉闷得很,也不知道什么缘故。但是这是神给我预尝我所要遇见的,那时我记忆中充满了从前要做修女的意念。那些到我面前来恭喜祝贺我的人,都因着我痛哭的缘故嘲笑我。我回答说,我本盼望做修女,却为什么结婚了呢?临到我身上的是什么命运呢?我一进我丈夫的家,就看到这地方要作为我哀哭的场所了。他们家庭的生活,和我娘家绝对不同。我的婆婆是一个寡妇,她不管别的,只是爱钱如命,而我娘家的生活,是很优越阔绰的。

我结婚的时候不过十五岁多一点,后来使我更惊奇的,就是我在父家所学习的一切风度,非失去不可。因为在父家的时候,无论说话行事,都有上流社会人的风度;而在这里我是他们所不齿的人,他们总是反对我,找我的错处。如果我要讲德性,他们就争辩,使我羞辱,使我闭口不言。我的婆婆从早到晚一直辱骂我,有意在凡事上反对我。为着要使我更难受,她就要我做最下等的仆役。她一切的事业就是刺激我,也唆使她的儿子照样待我。他们将那些最下等的人抬高在我之上。我的母亲是很要面子的,她若知道必难忍受;所以我没有将我的事情告诉母亲。但是别人却告诉了她,她就责备我,说我不知道保守自己的家门,好像无灵性的人一样。我虽然不敢告诉母亲我实在的情形,可是我心里的愁闷和痛苦,几乎叫我预备死了。有一件事,特别叫他们发怒的,就是我记念那些以前向我求婚的人的可爱,文雅,和他们的不同。这一切都使我的情形更悲惨,我的担子更沉重。婆婆常因着我的家庭责骂我,不住的说我父母的坏话,我也不常归家,若是去了回来,我就要忍受更苦毒的话了。

我的母亲也埋怨我,说我不常回去看她,不爱她,出嫁的女儿,好像泼出的水一样,太爱夫家了。哦,神哪!我受两面的磨难!

我的丈夫勉强我一天到晚在婆婆的房间里,绝不许我到自己的房间去,以致我连片刻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她在每一个人面前说我的坏话,使他们恨恶我,并且在很文雅的人面前用最粗俗的法子侮辱我。但是她却并没有得着她所盼望的结果,因为他们看见我这么忍耐,反而更看重我。为着要加重我的痛苦,他们就差一个使女和我在一起,她是绝对听他们的话的。她待我好像管理员待他的下人一般,用奇怪的方法恶待我。多半我都是逆来顺受。但是有时候我的回答稍为急一点,就要成为我的十字架,要受又长又严厉的辱骂了。如果我出外一次的话,这些跟着我的人,就得将我每一件事都报告出来,因此我吃的是愁苦的饭,喝的是眼泪的杯了。在吃饭的时候,他们常常使我非常难堪,同时我又不能不流泪,因为我有两重的难处:一是因为受不住他们所说的冷嘲热讽,二是因为我又禁不住掉泪。我心里的痛苦既没有人可以给我申诉,又没有人能安慰我,帮助我,使我能忍受得住。当我稍微在母亲面前吐露一点的时候,我就得预备着背新的十字架了。所以我索性定了规,什么苦难都不告诉人。我的丈夫实在是有热情爱我,他所以苦待我,并非他天性有那样残酷,实在因为他的脾气急躁,加之婆婆的挑唆和刺激,就有不能自约的冲动了。

这些沉重的十架,倒使我回头倾向神。我为着我已往所犯的罪,甚觉痛心。但是赞美神,自从我结婚之后,我没有故意犯一次罪。现在一切的小说也不看了,无益的书一概丢弃了。这些东西不过是欺人,使人堕落的工具。我重新在神面前学习祷告,并且努力追求,再也不想得罪神。慢慢地,我觉得神的爱充满了我的心,将其余的东西驱逐出去了。可是我还有最难堪的虚荣和自恃心,这就是使我最忧伤,最觉难除的罪。

十字架一天一天加重,我的婆婆在公众,在私下,总是以恶言恶语论断我。不仅如此,只要我有一些最小的事发生,她就大发烈怒。我们处在一起从无一次能够相安超过两礼拜的。

本来很活泼的我,现在被磨炼到像一只被剪羊毛时的羊羔一般。他们的年龄比我大(丈夫比我大二十二岁)他们有这一个资格,我就没有一点办法来劝他们。我无论说什么,他们总是反对,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有一天只有我一个人,因为我太忧伤失望的缘故,预备割去自己的舌头;这样,就可以不致于以言语激动他们了。但是,神指出了我的愚昧,并且禁止了我。

婚后,我过的简直是奴隶的生活,没有一点自由。我的丈夫,常患风痛病。这病给我不少的十字架。这病一年要发作两次,每次总要六个礼拜。发的时候很厉害,不但不能出房门,连起床都不能。我虽然年轻,但是懂得很细心地看护他。他有一个缺点,就是一听见人说我坏话,就发脾气。然而他还是有理性的,也是实在爱我的。我害病的时候,他为我有难以慰藉的焦急,这是神恩待我。假若没有婆婆那位使女的话,我婚后的生活或许是快乐的。因为多半的男人大概总有些脾气;忍耐地接受,该是女人的责任。总不该应嘴,以致激动他们的怒气。

在婚后第一年的时候,因我不能利用我的痛苦,所以它们于我毫无益处,有的时候,为着要得婆婆和丈夫原谅,我也说谎,有的时候,发脾气。哦……我的神哪!祢开了我的眼睛,叫我看见在祢里面所受的苦,决不是徒然的。但是,照人的看法,谁能知道呢!后来我清清楚楚地看见,并且也很喜乐地知道,这一种无理受苦,是我所需要的。因为如果我在这里被人称赞像在娘家一样,我就要长出不可思议的骄傲了。我有一种女人的通病,就是不愿意听见人称赞别的女人的美丽,而不找出她的缺点。

正当我生第一个孩子之先,他们就特别看顾我,所以我的十字架减轻了。实在说来,那时候我害病,身体最软弱,这一种情形也够叫最不关心的人发生怜悯。他们盼望有人能继承他们的产业,所以望子之心,非常迫切。他们很怕我伤害自己,我发烧的温度很高,使身体大受亏损,甚至在床上转动的力气都没有。后来身体稍微强健了一些,可是乳房上长了一个疖子,烂了两个洞,叫我疼痛难当。我又常常很剧烈地头痛。但是这些身体的上的痛苦和家庭里的痛苦比起来,真好像鸿毛之比泰山了。

这些疾病虽然都能致死,但是我一点也不怕,因为我极其厌世。

因着害病,反而使我长得更美丽,虚荣心也跟着长进。我喜爱受人恭维,在街上时,因为受虚荣心的驱使,会将面罩除去,手套脱下,为的要使人看见我的美丽,真是再愚蠢也没有了!我这样失败之后,回家时,虽然哭得很伤心,但是机会来到,我又会照样失败。

有一次,我的丈夫,大受亏损(译者注:大概是物质上的损失),这又叫我背了不少十字架。并不是因为我舍不得所失去的,而是因为我又成了他们的笑柄。如果我要述说我所受的苦,就得另写一本书了。

若不是祢──属灵的指导者──吩咐我写这本自传,对于他们待我的一切,我绝对愿意闭口不言。

现在我头发的装饰很适度(不作时髦的装饰),也不擦什么脂粉,为着要克制虚荣心,也很少去照镜子。所读的书只限于属灵的书籍,例如多马甘佩斯传,弗兰塞斯传等。当使女替我梳头的时候,我就对着她们高声的读。我不让虚荣心再有机会起来,任凭她们怎样梳,我一点也不管。哦,多少时候,我上礼拜堂去,并不是去敬拜神,是为着出风头。有的女人,因为妒忌我,说我擦了脂粉,并且告诉教父们叫他们来责备我,其实我是无罪的。有时,我说话为要赞扬自己,藐视别人。但是每一次犯了这一种过错之后,心里总是自责,将所有过错一一都写出来,每礼拜比较一次,看我有否进步。因为我倚靠自己的努力,深想改良这“自己”,结果都是“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有一次我的丈夫出外很久,我的十字架和苦楚也实在太大,我就立意要往我丈夫那里去。我的婆婆尽力阻止,不许我去。但是有一次,我的父亲来干涉了这件事,她只得许我去。到了丈夫那里,就看出他因着困苦和烦恼,改变了许多。他觉得他的事业办不了,又不能自由办。所以他隐居在浪葵味旅馆里,差不多想要找死,那旅馆的主母,待我有非常的情份,起初的时候,因为我这样彰明昭著的来找他,他很怕自己不能隐藏,所以发脾气,要我回去,但是因着爱和长久分离的缘故,他就温柔下来,叫我和他同住了八天,在这八天之内,他不许我越出房门一步,一直等到第九天,才许我和他到花园去散一散步。

我在这旅馆里,所得良好的待遇,是述说不尽的,差不多每一个当差,都尽心服侍我,赞扬我,想法子使我快乐,照外表看起来,再好也没有了,可是我的丈夫却是愁眉不展,终日忧闷,以致我仍不断地背负十字架。有时候他甚至威吓我,要把我吃的饭摔到窗子外去,但我陪着笑脸说:“我的胃口很好,你要害我吗?”这就使他发笑,我也陪着他一同笑,才使他安静下来,挽回了他怒气。从前我虽用尽了方法,总不能叫他不忧愁,他的忧愁实在过于对我的爱,但是神恩待我,叫我能忍耐,在他发怒的时候使我一声不作。哦,恩典有这样的“表记的”助力,魔鬼只得羞愧退避了!

我的心爱神,不愿意使祂不喜悦,但是不能除去的虚荣使我非常难过。因为里面难过和外面压着的种种十字架,就使我精神萎顿而害病了。我不愿意妨碍旅馆里的人,所以就移到外面去住。病症很沉重,医生们都束手无策。他们请了一位神甫(原文祭司)在半夜向我行圣礼,预计我在数小时内,就要去世。那位神甫是一位敬虔的人,看见我心里向神的这种情形,很满意,并且说我是一位圣人,虽死犹生。他们看见我要死,都为我着急。我自己倒漠然视之,一点也不怕,我的丈夫,因为看我没有希望,心里伤痛更甚,谁也不能使他得安慰。但我忽然好了,似神迹一般。这一次的害病,变成了我最大的一个祝福;不止叫我在疼痛的中间学习了伟大的忍耐,而且使我认识世界的虚空,脱离了“自己”,还给我新的勇气来受苦。在我的心里,充满了神爱的能力,使我有一个志愿:专一讨祂的喜欢,并向祂忠心。病虽然好了,可是每天还有些微热,这样继续了六个月之久。别人以为我总要死在这个病里,岂知没有。
《馨香的没药》连载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灵修分享

我真是苦啊—基督徒成长的必由之路

2016-1-19 21:50:00

灵修分享

拯救

2016-1-20 12:20: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