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08-04-15

八个月之后,我的父亲,又带我回家,母亲就叫我在她的身边;可是她爱我的弟弟过于爱我。就是在我生病的时候,若是弟弟要什么东西,母亲就从我手里夺去给他。他常常使我受苦,有一次他叫我骑在马车顶上,后来把我推下去,跌在地上,受了很重的伤。有的时候,他就打我,但是他无论向我行什么,无论有多少错,总是有最圆满的话替他解释。这就叫我的脾气也变坏了,我(同母异父的)姊姊一面宠爱我的弟弟,一面逼迫我,因此她就得了母亲的心。我也就在此再一次的堕落到说谎,发脾气的地步了。虽然我有许多的过犯,但是对于穷人倒很肯施舍,对于祷告也勤奋,喜欢读好的书籍,也爱听人谈到神的事情。

我不愿意听见有人说:“我们不能抵挡恩典”这句话;因为我有够多的经历,告诉我是能的。我曾将我的心关起来,不叫它听见那呼唤我向着神的微声。我从最小的时候,就经历了不少的苦情。那位看顾我的使女,当她替我梳头的时候,常常打我,她并不叫我的头转过来,她只用打的办法使我的头转动。这一切的事,我的父亲绝对不知道,若是知道了,他必定不让我如此,因他极其爱我。我也顶爱他,同时也顶怕他,所以我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母亲常在父亲面前控告我,不满意我,但是父亲总是回答说:“一天有十二个小时,她会慢慢地聪明起来的。”

我父亲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就预备要在复活节接纳我和乌斯林院子里的人一同有交通的聚会。为着这件事,我(同父异母的)姊姊特别看顾我,叫我在交通的聚会前,有最好的预备。现在我想我要最热忱地侍奉神了。到了复活节,我就被接纳,和他们有交通,心里非常喜乐。那位(同母异父的)姊姊是第二班的领首,她就要我在下一次的交通聚会,到她那里去,但是她的样子,就使我很不敬虔。我也不觉得有第一次交通的聚会那种热切的喜乐。

我现在长得很高,但只有十二岁。母亲也比以前欢喜我了。她把我装饰起来,带我去看朋友,也常带我到远处去。她因着神给我的美丽,就分外的夸张。那时有几个人向我求婚,但因为我年纪太轻的缘故,父亲连听都不听。我自己就顶喜欢关上门,独自看书。

在我的身上有一次最大的转机,叫我能完全侍奉神的,就是因为有一天,有一位表兄要到中国去传道,路过我们的家。那时恰巧我不在家里,因为我偶然和一位朋友到外面散步去了。等我回来,他已经走了。家里的人,就谈到他是如何圣洁,爱神,并将他所说的话,都告诉了我。我非常受感动,甚至我在那一天哭了一日又一夜,心里十分难过。

此后我就尽我的责任,做我该做的事。我的生活,有很明显的改变,连一点都不敢失败。神也真恩待我,使我在很多的事上得胜,虽然还有一些脾气,但是我若稍微对人有些不客气,我就向他们认罪,请他们饶恕,就是对家里的仆人们,也是如此,这样就使我不发怒,也不骄傲。

怒气实在是骄傲的女儿,一个真真谦卑的人,就不该让任何事件使他发怒气。在人的里面,骄傲是最后死去的,在人外表的行为上,脾气是最后死去的。一个人,若真实地向“己”死,就没有怒气了。

有的人,充满了恩典的膏油和安息,进入了亮光和爱的道路上,就想他们属灵的生命,已经登峰造极,岂知他们错了。其实在他们里面,还有怒气的冲动;他们所以不发出来,是因为恩典的甘甜,有一种奥秘的能力,将怒气压住了。如果一放松,立刻就要犯罪。有人的想,他们顶温柔,其实是因为没有东西去刺激他们的缘故。一种没有证实过的温柔,不过是假冒。那些人,当没有事情发生的时候,真像圣人。若有什么事刺激的话,立刻就要犯非常的罪了。他们想他们的脾气已经死了,其实不过睡在那里,没有什么激动它罢了。

我一直在主的面前追求,关上门,在那里一面读书,一面祷告。我读过圣弗兰塞斯的工作,也看过张叨夫人的传记。在这传里,我学习了什么叫作悟性的祷告。我很恳切地求神赐我祷告的恩赐。张叨夫人传里所有的东西,我都觉得可爱,也愿意都拿来实行在自己的身上。有一天,读到“她为着要照‘将我放在你的心上作印记'这句话行,她就用一条烧红的铁条,将耶稣的圣名,刻在她的心上。”我就觉得很痛苦,因为不能照她那样作。但是我想出一个变通的办法,就将主的名,用笔写在一张纸上,用钉子和丝带,扣在我的皮肤上,这样有很久的时候。
《馨香的没药》连载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灵修分享

基督信仰(二)

2016-5-30 16:29:00

灵修分享

一基督徒事工机构分享感人圣诞故事

2016-6-1 13:17: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