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和盼望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08-01-23

这会儿我在梦中看见基督徒不是单独走着;因为有一个叫做盼望(由于看到基督徒和忠信在市集上受苦难时的话语和行动而有了盼望),他接近了他,跟他结为盟兄弟,说要做他的伴侣。这样,一个人为了替真理作见证而死去, 另一个人从他的灰烬里起来做基督徒旅途中的伴侣。 盼望对基督徒说,市集里有许多人慢慢地都会跟着来的。
于是我看到他们从市集走出来以后, 不久就追上一个在他们前面走的、叫做私心的人; 他们问他,先生,你是哪儿人?往哪儿去?他告诉他们,他从花言巧语市来,往天国去,可是不肯说出自己的姓名。

基督徒说:从花言巧语市来!住在那儿的有好人吗1?

私心说:有,我希望有。

基督徒说:先生,请告诉我你的尊姓大名。

私心说:我们彼此都不认识;要是你也走这条路,我很高兴做你的伴侣,不然的话,我也只好满足。

基督徒说:我听说过花言巧语市;据我所记得,他们说那个地方很富有。

私心说:是的,我可以向你保证是这样情形;在那儿我有很多有钱的亲戚。

基督徒说:恕我冒昧,请告诉我哪些人是你的亲戚。

私心说:几乎全城的人都是我的亲戚;尤其是我的激进主义爵士,我的随波逐流爵士,我的花言巧语爵士,这城市的名字就是从他的祖先来的;还有圆滑先生,两面派先生,无所谓先生;我们教区牧师骗人先生是我的舅舅; 老实说,我已经成为上流绅士; 可是我的曾祖父不过是个船夫,一边张望,一边划船,我也是从同样的职业获得大部分的财产。

基督徒问:你结了婚没有?

私心说:结了,我的妻子是个非常贤慧的女人,是个贤淑女人的女儿;她是做作夫人的女儿,因此出身名门,她受到的教养非常高超,她知道怎样在任何人面前占上风,不论是王子或农民。我们在信仰方面的确跟那些比较严格的人多少有些不同,不过那也只是在两个枝节上:第一,我们从不反抗潮流。第二,当宗教盛行的时候,我们总是非常热诚;要是天气晴朗,而且人家都称赞他,我们就很喜欢跟他一起在街上走。

接着,基督徒走到旁边跟他的同伴盼望说,我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花言巧语的私心;如果真是他的话,那我们可有了住在这一带的真正的恶棍做我们的伴侣啦。于是盼望说,问他好啦,我想他不至于对自己的名字感到可耻。因此基督徒又走到私心跟前说,先生,听你讲话,好像你比全世界的人知道得都多;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我想我大概猜到你是谁了。你岂不是花言巧语的私心先生吗?

私心说:那不是我的名字,那是一些跟我合不来的人给我的绰号;我只好平心静气地忍受这个耻辱,就像在我之先别的好人也曾经做过的那样。

基督徒问:不过,你从来没有理由让人家叫你这个名字吗?

私心说:没有,从来没有!他们之所以有理由给我这个名字,充其量也不过是因为我总是及时地投入到时代的潮流中去,不管它是怎么样的潮流;而且我运气很好,总是没有错;如果我因此得到了各种名声,我认为那倒是福气;所以人们别恶意地责备我吧。

基督徒说:我的确认为你是我所听说过的那个人;坦白告诉你,我倒觉得这名字用在你身上很恰当,也许你不愿意我们认为是这么恰当吧。

私心说:啊,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假如你还让我做你的朋友的话,你会发现我是个好伴侣的。

基督徒说:你要是跟我们同路,那你就得反抗潮流;可是我看得出你不肯这样做。你还得承认宗教,不管他是衣衫褴褛还是大出风头的时候; 不论他戴上脚镣手铐, 或者在街上到处受人称赞的时候,你都得支持他。

私心说:你不得干涉我的信仰;我有我的自由,让我跟你一起走。

基督徒说:再同走一步都不行,除非你照我建议的那样做。 私心说: 我决不能放弃我原有的原则,因为那是无害而有益的。如果我不能跟你一起走,我就得像在你没有追上我的时候那样——单独地走,直到有人追上我而愿意跟我作伴。

这会儿我在梦中看见基督徒和盼望丢开了他,在他前面保持着一段距离行走;可是他们当中有一个回头去看,看见私心后面还有三个人;而且他们赶上私心的时候,私心向他们鞠了个九十度的躬,他们也向他还礼。他们的名字是:恋世先生,爱钱先生,吝啬先生。私心先生从前就认识他们;因为他们小时候是同学,他们的校长是求利城的支配人先生,那是北方贪财州的一个市镇。这位校长传授他们搜刮的技术,不论是利用强力、欺骗、谄媚、谎话或者披上宗教外衣的手段,他全都教给他们。这位校长的技术大部分都传给这四位先生,因此他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办这样一所学校了。

他们,像我说过的,互相招呼了之后,爱钱先生问私心先生,在我们前面走的是谁?因为他们还看得见基督徒和盼望。

私心说:他们是两位远乡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奔走这条天路。

爱钱说:哎呀!他们为什么不停下来,那样我们就可以有很好的伴侣。因为我想他们,我们,还有你,先生,都在走天路。

私心说:我们的确是;但是前面那些人可真严格,思想又顽固得不得了,并且非常不尊重别人的意见,不管一个人多么好,只要跟他们不完全一致,他们就拒不为伍。

吝啬说:这可不行;我们看到有些人过分正直;这种人的严峻使他们专爱判断人,责人严而责己宽。不过,请告诉我,你跟他们不同的意见在哪方面,有几点?

私心说:他们顽固地断定,不论什么天气他们都得拼命赶路,而我是要看风势。他们轻而易举地愿意为上帝冒一切危险;而我要利用一切机会保住我的生命和财产。他们要坚持己见,尽管所有的人都反对他们;而我只在时势和我的安全跟信仰不发生冲突的时候才赞成它。他们支持宗教,即使他衣衫褴褛、受人蔑视;而我只在他衣冠楚楚、在风和日暖受人喝采的时候才拥护他。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灵修分享

取去

2016-5-23 20:22:00

灵修分享

建筑模型

2016-5-24 3:50: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