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人如已
给予比接受更快乐。

不允许更改的福音

jpg.jpeg
上次看到圣灵藉着保罗说出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基督的福音是绝对不能更改的,只要有一点点的更改,那就不是基督的福音;稍微作一点修改,那就不是福音。我们感谢赞美神,祂给我们的福音,称为“基督的福音”,也就是说,这福音是基督自己作内容;基督自己作方法;基督自己也作目的。
圣灵用着保罗说出那么绝对的话,乃是因为基督的福音的本身,就是非常的绝对的。这一个绝对的福音,是不允许任何人来改变它。因此我们看到这个福音的绝对性,不仅是不能更改,而且这是神给人唯一的救法,这一救法乃是神的儿子。所以圣灵感动彼得在传福音的时候,很清楚的说出,“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四1~2)这是神的方法,这是神为人预备的,这是神付出了代价,叫人去享用的。既然是神付出了代价,人就不能在上面增加什么,或者减少什么。这是非常严肃的事。
这一点我们上一次已经稍微提了一下,我们看到这福音的绝对性,我们接着又看到这福音的本身,对传福音的人是有要求的。要求他们什么呢?要求他们绝对的忠心;要求他们毫无保留的把福音传讲得清楚;并且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权柄,可以把福音扣留一部份。所以我们看到圣灵在保罗里面,给他一个很清楚、很清楚的领会,如果有人把他从前所带给弟兄们的福音作一点点的更改,这个人不管是谁,不管他是从地上来的也好,从天上来的也好,就算他自称是神的使者这样的身份来也好,甚至是保罗自己,都要受咒诅。
弟兄姊妹,这的确是非常严肃的事,说是从天上来的,要把它修改,这样的一个人要被咒诅。地上有一个人跑出来,他说福音不够完备,要增加一点;或者说,基督的福音好像太繁复了一点,要把它减掉一点,这样的一个人,他所能接受的只有一样,就是被咒诅。宝贝的是保罗不是单单在说别人,他把自己也包括在里面,就是连我保罗,如果我现在说的话跟以前所说的话不一样,那并不表示我保罗是进步了,而是我这个人改变了,我离开了主的话,我保罗也该受咒诅。弟兄姊妹,你看到这里所说的福音的绝对性,绝对到一个地步,不能允许任何人来变动它。
神的话是不允许作任何的更改
弟兄姊妹晓得,人的天然最喜欢去改变神的话语,因为在人的天然的背后,有一个专门与神作对的撒但,牠巴不得人能出一个主意来把神的话语修改一下,那怕是轻轻的一点修改,牠也感觉不错。所以我们看整个属灵历史,一直以来,有多少人要改变神的话语。感谢主,一般来说,我们的弟兄姊妹很少会接触到那些环境,如果你有机会进到基督教的世界里,你就会碰到许许多多修改神话语的光景。有时候你听到一些很有名望的人,他们在那里讲说一些道理,他们说,这个是保罗神学,这个是彼得神学,这个是某某人的神学。弟兄姊妹,这些话对不对呢?你要是听人家说的理论,好像蛮有道理,保罗的确是这样说,彼得也曾经说过这些话。但是我们不能不留意,什么叫作彼得神学,什么叫作保罗神学,这些东西都没有办法在神的话里找到。人家说,我们是归纳出来的。从哪里归纳呢?他们作这样的功夫的时候,故意忽略一个事实,忽略一个什么事实呢?这些话不是保罗发明的,这些话不是彼得发明的,这些话乃是圣灵把神要说的话托付给他们,然后他们就把神向他们说的说出来。这些不是他们的话,这些乃是神的话。
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跑出来呢?我们不能不说,好多好多年前,新派的神学出来了,他们不仅是在那里研究圣经里面的字句,他们也研究圣经里面的一些文意的结构,要确定是否真的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他们这些人作这样的所谓学术研究,乃是这样作结论,好像以赛亚书的篇幅很长,读起来好像不是一个人在那里讲,而是很多人在讲,有人把这些话编起来,就编出一卷以赛亚书来。历史上有没有一个人叫以赛亚,他们要打一个问号。正因为人对神的话没有尊重的态度,所以在他们作的所谓学术的功夫上,就产生一个叫作神学思想的研究。他们研究这个人的思想是这样,他写出来的东西应该是这样。但是在同一卷的圣经里,好像看到有一些话是另外的人说的,因为那里的思路和这里的思路好像不完全一样。这些研究慢慢的扩展成为所谓神学思想的研究,就是说到神学思想的发展。
我们要注意什么叫作思想?思想乃是人脑子里跑出来的东西。人对一种事物有一个认识,按着这个认识,他就在那里发展,慢慢的从一点发展成一个东西,从一个东西就发展成了一大堆的东西。这些所谓的思想,就是从人脑子里面跑出来的东西。现在他们就说是神学思想。保罗是这样想,彼得是这样想,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想呢?因为他们生活的背景不一样,所以从他们对神的观念,再加上他们自己的经历,他们就在思想里面发展出一套东西来。或者说,发展了一个有系统的东西。这些发展出来的东西,如果是从保罗那里出来的,就是保罗神学;如果是从彼得出来的,就是彼得神学。
神的话对人的要求
弟兄姊妹,我们回到神话语里去的时候,你没有办法看见彼得神学,你只能看见彼得前书和彼得后书。你没有办法看见保罗神学,你只能看见罗马书,看见哥林多前后书,还有许多保罗具名写的书信。虽然是保罗具名写那些书信,但是我们不能忽略一件事,乃是圣灵在那里管理着保罗的思想,不是保罗自己在那里想。我们读哥林多前书的时候,很容易就发现这个事实。哥林多人问保罗一些问题,保罗说,“对那一件事,我没有主的命令,既然你们问到,我就把我的感觉、我的意见告诉你们。”保罗就按着他的意见开始在那里说,但是他越说越觉得好像不是他在说,乃是主的圣灵在他里面说。所以保罗说,“我也想自己是被神的灵感动了。”虽然保罗说是“我的感觉、我的意见”,那些还是神的意见。弟兄姊妹你看哥林多前书第七章,就可以清楚看到保罗那一段的经历。我们感谢神,神藉着使徒们所留下的话,没有一样是从使徒们自己的心思里出来的,都是神托付给他们的。既然是神所托付给他们的,他们就必须接受这一个托付,忠忠心心的传讲。这是福音对传讲福音的人的要求。
保罗在这里说,“如果我现在向你们再传讲福音,跟从前我所传讲的不一样,不是福音进步了,乃是我退步了;不是福音丰富了,乃是我这个人错了。我不能这样,所以我必须非常严肃的接受福音的绝对性。”当然,我们也晓得,当人对福音存着一个不太同意的眼光的时候,为了要满足他们,我们可以不照着福音讲,我们可以照着他们喜欢听的来讲,保罗说,“别人可以这样作,但是我不可以。因为我深深的知道,福音是不能更改的。”弟兄姊妹们,我好多次碰到一些称为传道人的,别人批评他们说,“这些传道人,他们见人就说人话,见鬼就说鬼话。你需要什么,这些传道人就给你什么。”这话说得是不大好听,但却是事实。弟兄姊妹们,这不是传讲神的话。传讲神的话,就只能讲神的话。
保罗在这里说明他自己的心思,“我是被主召出来的,我一切的服事只是为了满足召我的主,不是为着满足人;我只能讨神的喜悦,因为是祂把我召出来的,并且在祂召我出来以前,祂为我付了很重的代价,连祂独生的儿子都交出来了。祂付了那么重的代价,才把我召出来,并且把我带到这样的一个位置上,我怎么可以不照着祂召我的目的,来传讲祂所要我传讲的呢?如果我不照着神所托付给我的去传讲,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因为我没有站在一个仆人的地位上,来接受主人的差遣。既然我是受差遣的,我就不能作主人。我是神所差遣的,我的主人乃是神,我只是神的仆人。既然我是仆人,我就只能作主人要我作的事,我就只能说主人要我说的话。”弟兄姊妹们,这是保罗的心思。我们看到这福音的要求首先显明在传福音的人身上,福音的绝对性不仅是要求在传福音的人身上,也同时显明在接受福音的人身上。所以,福音对接受福音的人来说也是有权柄的。
福音的准确内容
我们回头来看福音是什么?上一次我们已经提过,按着福音的内容,“基督照着圣经所说的,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着圣经所说的,第三日复活了”,“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就必因这福音得救”。这是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开头那几节的话,福音就是说出神的儿子为我们死了,埋葬了,第三日复活了。整个的事实,就是神给我们的福音。我们如果不是徒然的去接受这个福音,我们就一定得救。这样,我们听见了福音,我们就说,“神真好,神爱我们爱到这样一个地步,连祂的独生子都为我们交出来,太好啦!祂钉在十字架上,我们的罪就解决了。因此,钉十字架的耶稣,我非接受不可。”弟兄姊妹们,不要以为我在这里乱说话,如果你接受一个福音,这个福音只有神儿子钉十字架,我就保证你不能得救。
这是什么话?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为我死了,我相信祂,我还不能得救?这话听起来实在太惊人了。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真知道什么是福音,我们就知道,光是钉十字架的主耶稣不能救人。为什么我能这样说呢?凭什么说钉在十字架上那一位叫做耶稣的人能救人呢?因为祂是神的儿子啊!凭什么证明祂是神的儿子呢?这个就不知道了。如果一个人钉在十字架上,他能救你吗?他能救我吗?说得更清楚一点,如果今天我告诉弟兄姊妹们,“只有我钉在十字架上,你们才能得救,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你们就不能得救。”有人就要问,“你是谁?”我若说,“我是神的儿子”,你要问,“凭什么说你是神的儿子?”我说,“我说是就是”。弟兄姊妹,你能接受这样的事吗?连我自己都不能接受。
弟兄姊妹,你看见了,光是钉十字架的耶稣,不能救你。因为福音不是只有神的儿子钉十字架,福音是包括了神儿子的埋葬,更重要的是,祂也从死里复活了。是这一位死而复活的主耶稣,祂以这一个复活的事实来证明祂是神的儿子。是这一位真真正正的神的儿子,替我死在十字架上,我就得救了。因为祂不仅是为我而死,祂也为我复活。在祂死的事上面,我的罪解决了。在祂复活的这一个事实里,我接受了生命。我是得着真正的拯救。
弟兄姊妹,我说了这许许多多的话,乃是要指出一个事实,就是福音对接受福音的人,也有一个严格的要求。要接受福音,就要接受一个完全的福音。如果你只是接受福音当中的一部份,你等于没有接受福音。弟兄姊妹,如果我们看到这个,我们就看到福音的绝对性。它不能更改,因为它是把神藉着祂儿子所作的,来表明祂所要的。所以传福音的人,必须要传准确的福音,完整的福音。接受福音的人也一样,你必须接受完全的福音,你不能只接受福音当中的一部份。
福音是耶稣基督的启示
为什么保罗在这里说得那么严厉呢?这就牵涉到福音的源头,也就是牵涉到福音是怎么来的。从十一节开始,我们就看到圣灵用着保罗来说出一个非常严肃的事实,我们留意圣灵在这里如何藉着保罗说话。“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一11~12)保罗在这里非常明显的见证一个事实,他所传的福音,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也不是别人教导他的,彼得没有跟保罗说过这样的话,雅各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保罗说,“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过福音的话,我所以能接受这一个福音,乃是直接从主那里得启示的。所以我所传给你们的福音,乃是一个从启示里出来的福音。”
什么叫做启示呢?启示就是揭开来。有些东西原来封闭在这里,你看不见里面有什么,现在有人把它揭开,一揭开来的时候,你就看见那些东西了,这个是启示的意思。神在创世以前,祂保留了一些秘密,在以前祂没有向人解开,一直等到有一天,神的时候到了,神找到能领会神启示的人,神就把那一个隐藏的宝贝揭开,这样一揭开,人就看见了。保罗说,“我领会福音,是这样从神那里来的,是神向我揭开祂的秘密,让我明白的。”
弟兄姊妹们,你留意,保罗在大马色路上遇见主的时候,他只是认识主是谁,因为他在那里倒下来的时候,他就问说,“主啊,你是谁?”主就告诉他说,“我就是你所逼 -/迫的耶稣”,所以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就认识了主是谁。在那一个时候,主向他说了什么话呢?主没向他说太多的话。祂说,“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保罗去了,就到了亚拿尼亚的家。他在那里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三天三夜在那里忧伤。虽然圣经在这里没有说他是忧伤,但是我相信他是在那里忧伤,在那里很深的悔改,痛悔自己为什么这样愚昧?竟然去对付神。
在启示里认识主和祂的福音
那三天三夜过了,神怜悯他,他也从里面苏醒过来。然后,你没有看见神对他说什么话,你只看见他因遇见主而显出格外的热心。他觉得,“本来我是要践踏主的,本来我是要把主从地上连根拔掉的,我起初以为主根本是假冒的,但竟然主是真的,我遇见了主,我看到我的愚昧,我看到我的无知。我的主宝贝到一个地步,祂说,’扫罗,我赦免你。扫罗,你不要惧怕,我还要用你。’这一位主实在太好了,祂的恩典是这样丰富,祂的怜悯也是那样深,像我这样罪人中的罪魁,祂仍然如此的恩待了我。”
你能想象得到扫罗当时心里面火热的情况,他到处去传讲前阵子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位耶稣,的确是神的儿子,人把祂钉在十字架上是做错了。祂从死里复活也是真实的,我保罗遇见了主,所以你们都要接受这一位耶稣是神的儿子。他热心得很,但是很可怜的,因为他过去的历史,耶路撒冷的那些基督徒不敢接待他。一个遇见主的人,他不能失望,也不能灰心,当然神也不会让他无路可走,所以神就藉着巴拿巴来把他带到弟兄们那里。
当然弟兄们接待他是有了一个开始,在这个时候,保罗对主的认识并不太多,保罗对主的所作的认识也不太清楚,他只是有一腔的热情,再加上对旧约的知识。但是对死而复活的主来说,那就连边都没有摸到,这是保罗当时的经历。说清楚一点,也是当时的基督徒的经历。耶路撒冷的教会对主的认识,也不会多到一个什么地步;对主的所作的了解,也不会多到一个什么地方。所以耶路撒冷教会才产生这种说法,“信耶稣加守律法才能得救。”但神的怜悯,把保罗带离开耶路撒冷,然后又把他带到亚拉伯的旷野,三年在亚拉伯旷野的日子,他就是在那里寻求神,在那里等候神,他这样的寻求神,神就向他解开神所隐藏的。
所以保罗在这里说,“我传的福音,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也不是别人教导我的,乃是神亲自启示给我的。”怎么个启示法呢?在加拉太书里面有一个信息,跟罗马书是非常连在一起的,我们就说它是“因信称义”吧。罗马书带出“因信称义”,加拉太书在这方面有更多的交通。因信称义乃是主在旧约的时候已经说过的话,因信称义的事实在旧约里也有好多件,但在旧约里的人,读旧约圣经的时候,读来读去,读不清楚。保罗在亚拉伯旷野里仰望等候神的时候,圣灵就把“义人必因信得生”这话里的意思向他解开。“义人必因信得生”,义人必须信才得生,按着字面上的话,好像是说,“你相信,你就能继续活下去。”这一点是没有沾到永生的问题,也没有牵连到在神面前被称义的问题,但是神当年对先知哈巴谷说这话的时候,神实在是要藉着这话,说出以后神所要作的事。但是因为没有启示,人不懂,读了千百遍“义人必因信得生”,读来读去就是说,“一个义人可以继续的存活。”但是存活到什么时候呢?人没有很清楚的知道,人以为只是存活在他的一生里。但是有一天,神向在亚拉伯旷野的保罗揭开了。哦,“义人必因信得生”,不仅是生存在他当时的年代,而且继续不断的生活在神的面前。
有启示就有看见
弟兄姊妹们,这就是光。保罗在那时,就是这样的看见神心里所存的意念,“因信称义”的事就给带了出来。弟兄姊妹们,你不要说,“旧约的人怎么读圣经读得那么胡涂?”我们读圣经还不是一样胡涂!多少神的话给我们读了许多遍,我们读来读去,就是读不到神的心思里去。但是我们的弟兄给我们交通他在神面前所看见的,他一交通出来,我们里面就亮了。我们就说,“为什么我们没有从那里看到这个光?”弟兄姊妹,我们是不是常有这样的事呢?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也是相当的愚昧,还不知道启示对我们的重要性有多大。
我们常说,我们信了主的人都应该读圣经,我们就读了。但读圣经作什么呢?作基督徒就要读圣经嘛,不读圣经怎么是基督徒呢?弟兄姊妹,事情不是这样的。如果你是得救的,虽然懒惰不读圣经,你还是一个基督徒,是一个不读圣经的基督徒。当然,你得了救,你是基督徒,你也读圣经,但就只是读而已,虽然读过了跟没读也差不了多少,这个是读圣经的基督徒,好不好呢?总比不读圣经的基督徒好一点,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我们读经有一个最低的要求,乃是我们要知道神向我们说什么话。说得清楚一点,准确一点,我们需要从神从前说过的话,得着今天神要给人的启示,如果我们在神面前不能得着启示,我们读经几乎是白读的。当然这话我也许说得太过份,你读了,不懂,还是有好处,等到有一天,圣灵在那里点你一下,你就有条件被点亮了。不然的话,圣灵点你一下,你就是亮不起来。
前几年,我跟弟兄们一起去罗马,那印象是太深刻了。过去只是听见马丁路得的故事,那时在罗马,就亲眼看见马丁路得的故事所发生的地点,也就是马丁路得接受“因信称义”的光的地方。在圣约翰教堂里,有三十来级的石阶,当年马丁路得就是在那里爬上去的。因为那时教皇说,“你们要得着生命的释放,得着拯救、赦罪,就必须好好的在那里一级一级的爬到顶,并且要念玫瑰经;念完一遍就爬上一级。再念,念完了,再往上爬一级,一直这样的爬到顶,就可以得拯救。”马丁路得那时是神父,别人没有圣经读,他有,他读了好多好多遍圣经。他的确是一个寻求神的人,对神的话语也很用功,但是并不知道“因信称义”,一直等到那一天,他爬到一半的时候,圣灵向他说话了,“义人必因信得生”,他眼睛就亮了。因信得生,不是爬石阶得生,是因信得生。所以他就起来,走了,他也得释放了。他不再爬那个阶梯,他就是抓住神自己的话语,他得释放了。马丁路得那一件事,到现在已经有三、四百年了,你没办法想象,现在到罗马去,你仍然看见那些天主教徒在那里爬。不是一个人在那里爬,是一堆人在那里爬。
弟兄姊妹们,你看到了,为什么保罗那样严肃的指明福音的真理不能更改,因为他有清楚的经历,他是从启示里来接受这福音的真理。感谢赞美我们的神,福音乃是从启示显明出来的,因此保罗自己就是一个福音的见证人。或者说,他是福音启示的见证人,所以他是非常严肃的说明,福音是不能更改的,因为福音是从神那里来的。福音不是人的意思,福音不是人的主张,福音也不是人讨论出来的结果,福音乃是神自己把祂的话语向人解开,叫人知道,神为人作了什么事。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保罗对加拉太众教会说话的时候,他是非常严肃的来说明这一件事。
弟兄姊妹,看到这里,我们回头再来看一遍,我们看过了,在开始的时候,我们看见保罗说明了他是怎样作使徒的。他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乃是藉着耶稣基督,和叫祂从死里复活的父神。他是福音的见证人,也是神差遣的人。他受差遣,是直接从神那里接受差遣的。现在他说,“我受差遣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意的,也不是别人教导的,也不是跟写这书信的人商量出来的结果,乃是直接从神那里接过来的。”
啊!弟兄姊妹们,我们看圣灵在保罗身上所作的带领,带领出一个福音的事实,这一个事实,无论从受差遣的人这方面来看,或者是从福音的启示的本身来看,都是直接从神那里来的,都是神直接作印证的。因此弟兄姊妹们,我们今天对福音该是怎么来认识呢?我们对神的工作是怎么来认识呢?当然我们现在看到这里,只是看到与福音有关的,还是外表的东西,我们要往下看,然后才看到福音的内容。但光是这些外面的东西,已经是非常严肃了。所以弟兄姊妹们,我们求主给我们里面实实在在有一个很清楚的看见,对于神的话语,绝对不能拖泥带水,也不能马马虎虎,随随便便。我们必须非常清楚知道,神的话语是绝对的。我们也知道,神的话语是需要藉着启示,我们才能明白的。
因此我们在神面前常常该有这样的祷告,“求主把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更多的赏给我们,叫我们能真知道祂,实实在在的去认识祂和祂的所作。”尤其是我们活在这个主快回来以前的日子,多少人的道理打乱了我们,骚扰我们,叫我们落在一个犹疑的光景里,甚至有人就迷失了。我们求主救我们脱离这一个世代,因为福音也实在是要救我们脱离这个邪恶的世代。但愿主怜悯我们,在我们还没有直接进到加拉太书里的具体内容以前,求主先建立我们向主的话语有一个绝对的心思。以这样的心意来等候主在我们身上作工,让祂用祂从前说过的话,现在向我们再说一遍。
── 王国显《得着儿子的名分──加拉太书读经札记》

【作者简介】王国显(Kwok-Hing Wong)是一位华裔美籍基督教传道人和多产的福音作家。王国显早年是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林献羔的青年同工,1957年获释后,他获准到香港,然后移民到美国。现居三藩市,服事当地的教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祁东基督教 » 不允许更改的福音

分享到:更多 ()

谈经论道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对于你来说,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申请投稿者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