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人如已
给予比接受更快乐。

在两律争战中靠主得胜

  引子:一位印度老人对孙子说,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两只狼,他们残酷地互相搏杀。一只狼代表“愤怒、嫉妒、骄傲、害怕和耻辱”;另一只代表“温柔、善良、感恩、希望、微笑和爱”。小男孩着急地问:“爷爷,哪只狼更厉害?”老人回答:“你喂食的那一只。”

  前言:

  你曾经历过内心的挣扎吗?你曾经历过在挣扎中失败的痛苦吗?那滋味是不好受的。想必基督徒都有“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的无奈经历,有时候我们在读这段经文时,心中所发出的感叹往往是“这就是我”!

  基督徒活在这样的挣扎中,我们不仅要想,既然神福音的大能已经将我们从各样的困境中拯救出来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原因在哪里?应对的办法是什么?

  在此,我们有必要先简单回顾一下之前六章的内容:

  罗1:1-3:20节——普世的人都陷在罪中,伏在神忿怒审判之下;

  罗3:21-4:25节——因神的恩典,以耶稣基督为挽回祭的福音,使人藉着信脱离神的审判,因信称义,蒙恩得救。

  罗5章——因信称义的信徒站在神的恩典中被圣灵的爱浇灌,充满活泼荣耀的盼望。

  罗6章:神将我们拯救出来后,我们不但在神面前的地位变了,我们的本质也产生了改变,我们都经过了一道“手续”,“受洗”归入基督的死,并且一同埋葬,一同复活,使罪身灭绝,完全地与基督联合。这是神所作的工作,只一次完成,便永远成就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有了新的主人、新的生活、新的环境、新的目标,完全改头换面,过上平安喜乐的幸福生活。

  至此,本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可保罗却来了一个反高潮,到了七章又提出了沉重的罪与律法的问题,继而又提出了罪与肉体的问题,罪、律法、肉体这三股势力绞在一起,又把我们仿佛带回了原来的地方,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因信称义所带来的那幅美好新生活的画面,与我们的实际相比较起来,并不是这么轻松如意的。保罗用自己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在基督徒成圣的道路上,我们身上有“两只狼”,他们残酷地互相搏杀,互有胜负。一只是“罪的狼”,它不甘心自己的失败,要借着我们的肉体来骚扰、偷袭我们;另一只“狼”,是蒙恩后的“我”,他站立在神的恩典中,喜欢神的律。然而,在我们还作小孩子的时候,却常会因着自己的遭遇发问,到底哪只“狼”历害呢?

  让我们展开这卷属灵的“两只狼的故事”,在恩典中一同踏上得胜之路。

  一、“肉体”是争战的源头

  当神的福音帮助我们解决了神的忿怒、死亡、罪、以及与律法原有的关系之后,基督徒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身体的问题暂时无法解决。

  因为我们身体得赎的时间还没有到,神所赐的这一切的新,依然还住在一个旧造里面。就我的身体而言,非但不欣赏新的一切,而且还很不合作,因此从经历上来讲,只要我们还活在肉体当中一天,这身体就会成为我们的拦阻,但这跟之前所说的并没有冲突,就是我们在神面前新的地位和身份,不会因此改变。

  这里是指着蒙恩信徒个人的属灵经历,说出了我们和这个败坏的肉体之间的矛盾,以及它的出路在哪里。

  所以,从罗马书七章后半段开始,保罗不再用你们、我们这些复数组词,而开始用单数的“我”,虽然是单数的,但却代表着每一位基督徒,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亲身经历的事。

  保罗首先提出了四个“知道”,这也是我们必须知道的:

  第一个“知道”:“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罗7:14)

  第二个“知道”:“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

  第三个“知道”:“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罗7:21)

  第四个“知道”:“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罗7:23)

  这四个“知道”虽有不同,实质却关系紧密,它们沆瀣一气,如同一辆车子上的四个轮子,紧紧地捆住我们,叫我们虽然已经来到了美好的应许之地,却又是常常动弹不得。

  保罗在此用了三个动词:“晓得”、“知道”、“觉得”,这些都是在提醒和要求我们必须在悟性上明白,在经历上认同。

  首先我们来看第一个“知道”:“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罗7:14)

  保罗之前已经讲明了罪的权势就是律法,但罪还有一个工具,就是我们的肉体。

  保罗说:“……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罗7:14)

  什么是“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呢?

  原来,就人的总体来讲,肉身与灵魂是一种从属关系,肉体是老大。而这个肉体是已经卖给罪了,于是罪便借肉体来作我们的王,罪是肉体的王,肉体又是我们的王,使得我们在律法面前完全没有胜算。罪不但借外在的诫命来引诱我们,还利用里面的内应,就是你的肉体来驱使你。

  既然我卖给罪是既成事实,那么第二个“知道”就显而易见了: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

  也就是说,这个肉体好比是一个卖国贼,在关键时刻,它一定会出卖你。

  仅这两点,就足已令我们举步维艰了。但保罗还有更不好的消息要告诉我们,就是除了以上所说的,还有“二道律”,这四个因素绞在一起,使得我们常常陷于绝望之中。

  第一个律,也就是第三个“知道”:“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罗7:21)

  我们好比都是处在黑暗中的人,根本不知道周围的环境如何。但是,只要我们一开灯,就马上会发现头上有块大石头,灯不打开,我们看不见,灯一打开,我们就必然看见。无论我们愿意为善的时候有多少(是天天开灯,还是一年开一次),只要我产生这个念头(开灯),没有一次例外,一定会发现大石头(恶)在我的头上摇摇欲坠。

  这就是罪的律,它如影随形,只要你想行善,它就出来抵挡你行善的念头,你什么时候准备行善,什么时候就必定能发现它的存在。

  而发现它的结果就是保罗所说的第四个“知道”:“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罗7:23)

  简单地说,当我发现头上这块大石头的时候,它就一定会落下来把我砸死。这个“律”它一定与我交战、一定把我掳去、一定叫我服从它。

  这个律的名字叫“死的律”!

  保罗在此告诉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是属乎肉体的,而且这个肉体是已经卖给罪了,那么就必然导致你在这场属灵的斗争中判断错误,以为得胜的方法就是靠肉体去满足律法的要求,导致最后陷入困境。即便是出了问题,也找不到问题的原因,不明白自己错在何处。如果你不认定了“在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的话,你就不能清楚地明白肉体对你意味着什么,这样就导致你对肉体非但不设防,反而还关爱有加、体贴入微,最终必然导致不好的结局。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好好想想,有多少基督徒在这条路上走了弯路呢?费那么大的劲,花那么大的力,天天想尽办法要靠肉体去满足律法的要求,心甘情愿主动去跟“罪”和“死”的律作伴,到头来得到的,非但得不到成圣、成义的生活,反而却惹动了律法的忿怒。这便是我们落在“我真是苦啊”的境地里的根本原因。

  那么怎么办呢?我们有可能得胜吗?当然有!保罗告诉我们,只要我们认清肉体和罪的丑陋本相,我们就找到了问题答案的一半了。至于怎么解决,方法其实很简单,由“我”与圣灵一同来解决。

  二、“我”当负起的责任

  以上这样的景况,促使保罗发出了“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这样的感叹。

  这是新约圣经中最著名的感叹,当保罗发出了这一个感叹时,仿佛告诉我们,就这样的光景,基督徒与非基督徒岂不是差别不大吗?

  也许每个基督徒都曾这样叹息过:“我明明已经信了,怎么还和从前一样软弱呢?为什么还是摆脱不了罪的困扰,屡次跌倒呢?假如连保罗都拿自己没有办法,那我们还有什么希望?”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那么到底得胜的秘诀在哪里呢?

  我们来看看保罗是怎么说的:

  “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罗7:15)

  “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

  “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欢神的律。”(罗7:22)

  很显然,保罗是在被动的情况下陷入困境的,他内心的感受与挣扎明明地告诉我们,他其实是喜欢神的律,并不想去犯罪,这就说明了“我”在这件事上有很大的责任,同时 神也给我留有很大的作为空间。

  因此,保罗告诉我们得胜的秘诀是:“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7:25)

  请特别注意“靠着”二字。

  中文当中是没有时势的,如果用英文的时势来解释,那么这“靠着”二字是什么时势呢?是过去时势?现在时势?还是将来时势?当然是现在进行式。

  那“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罗8:2),这是神所作的一个客观的事实,但这件事必须要变成“我”主观的经历。“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谁来靠着,当然是“我”。

  “我”唯一得胜的方法就是必须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必须靠着圣灵来治死身体的恶行,使罪的权势在“我”的肉体上发挥不出功效来。

  “靠着”,从经历上讲是很重要的,都是现在进行式,基督徒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在经历着。

  基督徒的人生,虽然神已经给“我”美好的地位和丰盛的属灵产业,同时也藉着圣经给“我”全备的知识,但是人生的经历必须“我”一步一步去走过,在这一条路上,如果“我”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一个积极的指导,时时“靠着”耶稣基督、“靠着”圣灵,将“我”献给 神作义的器具,那“我”实际上还只是个手拿“金饭碗”的“属灵叫花子”,一个可怜的“信仰破落户”。

  因此,保罗不但告诉我们要“靠着耶稣基督”,去随从圣灵,而且还告诉我们如何去随从圣灵。

  什么是随从圣灵?是常常坐在哪里等圣灵向你说话呢?还是把圣经的话完全等同于圣灵告诉你的话,用信心去遵行呢?就我们的生活实际,答案显然是后者。

  这就是保罗在随后向我们重点提到的,我们与圣灵的关系。

  “如果神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罗8:9)

  什么是信耶稣?信耶稣的人一定有基督的灵在我们里面。这是神作的,不是人作的。人一但有了基督的灵,你就成了一个属圣灵的人。你有没有圣灵的表现,表现多少,暂且不说,但从地位上来讲,你肯定已经是属圣灵的了。保罗在这里不再讨论你有没有圣灵(得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他在强调的乃是一个有圣灵的人,为什么不能持续地活在随从圣灵的实际里呢?

  如果我们好好地学习经文,我们就会发现,从有圣灵、属圣灵、到随从圣灵,中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主动动词,叫作“体贴圣灵”。

  “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罗8:5)

  从次序上看,好象是随从肉体在先,体贴圣灵在后,但保罗在这里实际上是说,人为什么会有随从肉体的表现呢?那是因为他先体贴了肉体的事,同样,为什么会有随从圣灵的表现呢?因为他先体贴了圣灵的事,那么结果就显然了,体贴肉体就是死(这里的死,是指着与基督生命一种隔绝的状态不是指着沉沦讲的),体贴圣灵乃是生命平安。

  照这样看起来,如果这件事情还有诀窍的话,那么诀窍就一定是在“体贴”二字中。其实这个词,就是指人心理活动的动词,讲人的“心思意念”。

  主对彼得说:“因为你只以人的意思为念,不以神的意思为念。”(太16:23“体贴”直译)

  而在腓立比二章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2:5),这里的心,也是同一个词。这句话可以翻译成“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意念为意念”,或者“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体贴为体贴。”

  那主的意思是什么呢?当然是“我岂不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

  保罗在歌罗西书中也劝勉我们不要以地上的事为念:

  “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西3:2-3)

  这里的“思念”,就是“体贴”二字。

  什么叫作体贴圣灵的事呢?实际上就是思念圣灵的事。圣灵的事是什么?当然是我父的事,上面的事。

  这样我们就比较清楚了,怎么随从圣灵?必须先明白圣灵,才能体贴圣灵。这不是讲我们某一天某一特定的时刻,是否体会到圣灵的意思,听了他的话,照着去做了。而是说你这个人,在平常里是不是被天上的盼望、天父的事、上面的事所充满;你是不是天天活在基督显现的时候我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的盼望呢?如果你的眼睛没有被天上的荣耀所照亮,那么里头的黑暗将是何等的大呢?如果你的心没有被永恒的盼望所盘踞、所征服,你又怎么可能去随从圣灵呢?

  我们中国人是最会准备考试的,不管是初考、中考、高考,还是考研、考硕、考博,只要你决定了,你就一定全力以赴去准备,几乎是所有的时间都在准备之中,醒着、睡前、站着、走着、甚至上厕所,都不停地在准备,有的连做梦都忘不了。

  如果你将天父的事,荣耀的盼望当成考试这样来对待,你会奇妙地发现,你那颗闲懒容易犯罪的心就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因为你的眼光专注在这个目标上,你整个的心被这个目标所占据、所征服,你如果以你的考试为“体贴”,你就能够过一种以考试为中心的生活。基督徒的人生也是一样的,如果你没有这样的一种心态,没有那种“黑夜已深,白昼将近”的急迫,没有为我父的殿“心如火烧”的焦急,没有那个“非圣洁不能见主”的恐惧战兢,没有听见那一个要与仆人算账的主人的声音,光图在地上过太平日子,那么请问你又如何去经历救你脱离取死身体的救恩呢?唯有你成为一个体贴圣灵的人,才能过顺从圣灵的生活,当我们这样去顺从的时候,那叫基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活到什么地步?直活到“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6:4)

  所以弟兄姐妹们,我们既然是神的儿子,我们活着就应当像神的儿子!神已经把基督的灵赐给我们,让他如何,我们在世上也可以如何。

  三、“神”是得胜的保证

  然而,当保罗把以上罪的运作,以及罪与律法、与肉体之间的关系,和我们得胜的秘诀一一讲清楚之后,却又提了三个苦:

  “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8:17)

  “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

  “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8:22)

  这三个“苦”字,保罗到底是讲不同的苦,还是讲同一个苦?如果是不同的苦,是指着哪些苦?如果是同一个苦,又是指着哪一个苦?而且保罗在这里所提出的基督徒受苦的实际,所指的到底是什么事情?是好多事情呢,还是同一件事情?

  答案很清楚,就是之前“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

  保罗在五章提到我们因信得进入这现在所站的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我们所盼望神荣耀的实际,就是我们的身体得赎。当我们身体得赎的时候,就是神要“显于我们的荣耀,”(罗8:18)这是神定意要给我们的,这荣耀不但是神的荣耀,更是带给我们这些还在“苦”中的人“神儿女自由的荣耀”。

  针对这一个盼望,我们今天还要在地上忍耐等候,等候我们的身体得赎,要不然我们有什么好忍耐等候的呢?我们还有什么软弱需要圣灵来帮助呢?神在基督里已经把一切都给了我们,还有什么益处留着不给我们呢?我们蒙恩的人还有什么苦呢?

  保罗所说的“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所着重的不单单是为主受多少苦难,更深层次的还是指着与主一样,看见天上的荣耀,有了天上的生命,但却要暂时活在地上没有得赎的身体里。我们要往天上去,而取死的身体却要将我们往死亡里拉,这实在是一个真真实实的苦楚。因此,当我们在靠着圣灵来治死身体恶行的过程中,无论我们是得胜,还是失败,都会是一种苦楚,对于这个苦楚,我们必须要有存心忍耐的心志,甘心顺服,当我们这样去做的时候,就已经是跟随圣灵的脚踪行,就已经是靠着基督,就已经是与基督一同受苦。所以保罗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

  这一个苦楚虽然不好,但与将来的荣耀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而且在这个苦楚当中,神完全清楚我们的难处,他绝不撒手不管:

  “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8:26) 神体恤我们的难处,怜悯我们的软弱,知道我们有时候经不起这样的苦楚,所以差圣灵亲自来帮助我们,使“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8:28)

  什么益处?就是暂时伏在肉身之下至暂至轻的苦楚,使我们有份于基督的受苦,目的是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4:17)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神在这件事上既然定意要这样地帮助我们,哪谁能敌挡我们呢?(罗8:31)

  什么是抵挡我们?

  就是在神面前控告我们,想要重新定我们的罪,要把我们从恩典的地位上拉下来,使我们忘记自己有福音荣耀的盼望。

  什么是帮助我们?

  就是在我们还软弱、还作罪人、还作仇敌的时候, 神就差自己的儿子为我们死,并且将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

  因此,从今以后,无论是谁,以什么样的声音,要在神面前和我们的良心面前来控告我们,神都不会接受这个控告,无论以什么凭据要来定我们的罪,神都不再定我们有罪,因为我们已经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中了。

  不但如此,我们还有主耶稣为中保在天上为我们代求(罗8:34),有圣灵在心里为我们代求(罗8:27)。

  你觉得自己软弱吗?不配吗?你觉得自己穷困潦倒吗?你觉得自己肮脏污秽吗?殊不知神正是要在这些事情上来帮助你,所谓脱离了罪、脱离了死、脱离了律法,就是我们在神面前成为一群永远不再被定罪的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了,这个爱,就是不定罪的爱,就是被释放的爱,就是 神完全的、无条件的爱!当我们体贴圣灵,靠着那爱我们的主耶稣的时候,不但能够从罪和死的律,以及这个取死的身体当中得以脱离,而且在一切的事上都已经得胜且得胜有余了。

  亲爱的弟兄姐妹,这不是 神为我们所设立的一个目标,而是保罗在这里对神所赐的属灵产业进行一个全面的计算和宣告,而这些丰盛的属灵产业,不用你再花多大力气,费多少心思去争取,而是神早已经给你了。至此,你才会发现罗马书有多么美丽、多么壮观、多么荣耀!

  经上说,义人的光要象正午的光,越照越明,今天我们虽然还在地上,但是天上荣耀的光芒已经透过罗马书照在我们的心中,我们这些看到的人应当醒来。

  兴起发光,让神的话真正成为我们的体贴,成为我们的实际;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阿们!

  让我们凭信心一同宣告: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罗8:35-39)

  “愿荣耀因耶稣基督归与独一全智的神,直到永远,阿们!”(罗16:2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祁东基督教 » 在两律争战中靠主得胜

分享到:更多 ()

谈经论道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对于你来说,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申请投稿者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