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跑到哪里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弟兄姐妹,刚才我们看了《约拿书》中一些经文。对于约拿书,可能一些弟兄姐妹有所了解,它是旧约圣经十二小先知书中的一卷,以近东的以色列国和邻国亚述大国为背景,描述了先知约拿逃避神的命令、遭难、回归的历程。这故事的重点不在于两国之间的关系,它突出的是先知与神的抗衡,强调了神的绝对主权。

平时我们读圣经的时候,总能看到很多顺服上帝旨意的人,比如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不断追求的保罗,及时回应呼召的以赛亚等等。但我们还看到,圣经中还有一些非常有个性的人物。刚才我们所读的《约拿书》就给我们描述了一个很有个性的先知,曾经有人这样形容约拿:“约拿对全能的主动了怒,握着拳头,双眼冒着愤怒的火光,在跟上帝发火”。今天我们藉着先知逃跑的事件来一起思考几个问题。

一、人要走得多远或者走得多快才可以走出上帝所及的范围?

在《约拿书》一开篇,我们就看到了一个逃跑的先知,那时耶和华神对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为他们的恶达到我面前。”当上帝的呼召临到一个人的时候,可能有的人说,“主啊,我没有这样的能力,你给我能力吧,你给我口才吧,你给我……”约拿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有一个行动,他起来逃往另外一个地方。圣经告诉我们:“约拿却起来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约拿成了圣经中非常有个性的一个逃跑的先知。当约拿在逃避神的使命时,我想他肯定没有仔细地去思考,我该跑到哪里去,我该跑多快,或者跑多远,才能躲开上帝给我的这个使命,才能够躲开上帝所及的范围。其实,理论上约拿知道无论他走得多远,走得多快,都永远不可能走出上帝所及的范围。可实际上他仍然在逃跑。

今天,我们的弟兄姐妹有很多的时候也是这样。我们知道自己跑得再快也跑不出上帝的手心,因为圣经上说,我们的生命、气息、存留,一切都在乎神(参:徒十七28),但是有的时候我们还在跑。有个星期天,一个弟兄到办公室里和传道人交通,他懂得特别多,特别能说,我都觉得他真的知道得太多了,但他虽然知道的这么多,他跟传道人辩论的一个焦点却是:你能把我说服吗?你能让我相信上帝存在吗?为什么这样啊?圣经《罗马书》一章20节告诉我们:“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但是不行,我们知道这个道理我们却还在推,还在跑。同样,有的时候上帝的呼召临到我们,某某人,我呼召你来做什么事情。我们说,主啊,我才不想干呢,我不想去。我们就开始跑,随着自己的意思有时跑到这里,有时跑到那里。但是弟兄姐妹,我们还得转回,就好像约拿一样。

当约拿在逃跑的时候,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呢?他可能想,上帝要让我做这件事,如果我一味地拒绝,一味地逃跑,坚决不听从的话,上帝可能另找他人来做这个工作了。但是弟兄姐妹,上帝有没有差派别的先知去尼尼微呢?没有。可能从表面上看约拿成功了,他已经开始跑了,已经上了船了,但是再往下看时,我们会看见,作为耶和华的先知,他显然没有多大的选择余地,他还得回到上帝的身边。

有一次我去开会,听一个杂志的主编说了一件事。他说:今天有很多的人都在追求豪华车、跑车、名车、名宅。他就请了个很富有的基督徒说,你针对今天的很多人,包括一些基督徒,也在追求豪华车的这种社会现象,写一篇文章回应一下。这个基督徒很快就写了一篇文章,名字就叫《再跑能跑哪里去?》。是啊,今天可能很多时候我们追求这个,追求那个,但是我们能跑到哪里去呢?跑不出上帝所画的这个圈子,跑不出上帝给我们规定的这个范围。

同样,先知也是这样。在这里先知约拿所学到的功课,就是他逃跑是没有用的,他还得回到上帝的身边。甚至于当约拿想死的时候,让船上的人把他抛下海的时候,上帝都没有允许他下到阴间,而是安排一条大鱼将他吞了。在《约拿书》第二章那里,约拿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阴间,他祷告神说:“诸水环绕我,几乎淹没我;深渊围住我,海草缠绕我的头。我下到山根,地的门将我永远关住。”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可能在鱼腹里面他感到很多海草把他缠住了,觉得自己下到了一个深渊里,地的门把自己关住了。然而最后他被鱼吐在了旱地上。

我有时就想,约拿的故事就像一个电视剧或者电影一样,第一章是上帝的呼召临到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要去尼尼微,但是他却逃跑。等到第三章的时候,就好像一个导演说,“好啦,重头开始吧。你不是跑了吗,现在再重头开始。”第三章一开篇:“耶和华的话二次临到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宣告我所吩咐你的话。’”他还得重头再来,于是往尼尼微去了。

约拿作为选民国度的代表而言,他是以色列选民的一个缩影。耶和华对他的子民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他们作外邦人的光,作传福音的人,作一个呼吁别人悔改的人。但是约拿面对这样一个使命和责任,他逃避了,他没有去传扬神的话语。同样,今天的弟兄姐妹,我们在想约拿的悖逆时,也得想想自己。可能有些人明明知道神的全能,神的永能,他却说,我现在还不能信,等我有一天退休了没事的时候再到教堂来。还有的说我是国家干部,如果我来了让别人看见怎么办呀?更有人说我是博士生,我是研究生。如果我去教堂了,我的同学会笑话我,所以我不能去。还有一些人,一直有很大的梦想,比如说想要进一个好的大学,想要进一个好的单位,想要有一份好的工作。有的时候每天工作很长的时间,身体都受不了了,身体突然间就垮了,还在想着要跑,要多赚,要多得,要按着自己的意思跑到哪里去。但是弟兄姐妹,再跑能跑到哪里去?如果凭着我们自己的意思去跑的话,我们只会离上帝的恩典越来越远。

曾经有一个阿姨将教会的另一个姊妹看得非常地高,觉得这个人浑身都是闪光点,她就很崇拜这个人。可是有一次她发现这个人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好的时候,她一下子就跌倒了。她不再来教会,而是随着自己的意思到处跑。今天去这儿,明天去那儿,但是最终她还是降服在神的面前。因为在她跑的这个过程中,她受到了很大的亏损。旧约圣经里记载,当罗得和他叔叔亚伯拉罕分开后,他选择了一块平地,然后他朝着所多玛渐渐挪移帐棚。为什么?因为所多玛那个大城很繁华,很漂亮,人们过着奢华的生活,所以他就渐渐挪移帐棚到了所多玛。结果怎么样呢?他按照自己的意思跑得离上帝的旨意越来越远。最后当所多玛城要被毁灭的时候,是神的使者用手拉着他才将他拉回来,如果靠他自己他还不愿意回来。(参:创十三、十九)

弟兄姐妹,我们今天有多少倔强的人抗拒了上帝一生,到最后才改变。今天如果在我们中间有第一次来教会的,我们要想凭着我们自己,再跑能跑到哪里去?我们走多远,走多快,才可以逃出上帝的范围?难道出了这个教堂上帝就不在了么?不,上帝仍然在。当你在家里,上帝不在么?他仍然在。你在公司里上班上帝不在么?他仍然在。无论我们在哪里,上帝都与我们同在。

亲爱的弟兄姐妹,无论今天你是逃避对上帝的认识,还是当上帝给了你恩赐,呼召你来服侍他,你却不愿意,上帝的呼召仍然会临到你,就像约拿一样,跑得再远,最终还得回来。曾经有一次,教堂在《真光》上报告了一件事情:诗班需要一位琴师。一个年轻的姊妹以前是学钢琴的,她听到后心里想,做诗班的琴师是要付出的,是很辛苦的,虽然我有这样的感动,我还是不去报名了,反正也没人知道,也没有人会来指责我。她有这样的感动,上帝也给了她这样的恩赐,但是她一直在跑,一直想着我不要去做上帝托付我的工作。几周过去了,她在聚会前想,我这次去不会再听到需要琴师的报告了,结果还在报告。当时她特别地后悔自己前几次消灭了这种感动,最后她成为了我们诗班的一个琴师。

摩西也曾经推托上帝的工作。在《出埃及记》第三、四章,当耶和华的呼召临到摩西说,你要去把我的百姓从埃及领出来。摩西说:“我是什么人,竟能去见法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呢?”神说:“我必与你同在;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侍奉我,这就是我打发你去的证据。”摩西对神说,“他们若问我说:‘他叫什么名字?’我要对他们说什么呢?”神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你要对以色列人这样说:‘耶和华你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四章1节记载摩西回答说:“他们必不信我,也不听我的话,必说:‘耶和华并没有向你显现!’”他还在逃避,还在推托。之后耶和华就赐给了他行几个神迹的能力,让杖变成蛇,让大麻风得洁净。

四章10-16节圣经说:“摩西对耶和华说:‘主啊,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从你对仆人说话以后,也是这样,我本是拙口笨舌的。’耶和华对他说:‘谁造人的口呢?谁使人口哑、耳聋、目明、眼瞎呢?岂不是我耶和华吗?现在去吧!我必赐你口才,指教你所当说的话。’摩西说:‘主啊,你愿意打发谁,就打发谁去吧!’耶和华向摩西发怒说:‘不是有你的哥哥利未人亚伦吗?我知道他是能言的,现在他出来迎接你,他一见你,心里就欢喜。你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我也要赐你和他口才,又要指教你们所当行的事。他要替你对百姓说话;你要以他当作口……。”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看到摩西的一个经历,当上帝的呼召临到他时,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推托,当耶和华用很多的例证来告诉他:这是我对你的任命,我必赐给你口才,必赐给你能力,你去做吧。摩西却说:“你愿意打发谁,就打发谁去吧!”和约拿一样向神犟嘴。然而摩西跑到最后还得回来,但很可惜的是他失掉了一个福分,因为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推托,他把作上帝出口的福分推托掉了,最后耶和华说,我拣选你的哥哥,你要以他当作口。如果我们像摩西和约拿一样,一再推托,凭着自己跑得远,跑得快,跑出上帝的旨意,我们可能也要受亏损,也要受损失。今天来思考一下我们的光景,有没有逃跑,有没有躲避上帝对我们的呼召?

二、人可以与上帝抗衡吗?或者说,人可以对抗上帝的旨意么?

故事继续发展下去,我们看到,因着先知与上帝的抗衡,因着约拿对神全能命令的不信和挑衅,引起海上极大的风暴,甚至船几乎要沉掉。

昨晚闪电、打雷,可能很多人被惊醒了,躺在那儿很惧怕。虽然我们没有经历过海上的事情,但当海上起大风暴,船上的人在海上的境遇可想而知。可能有雷电,船可能要沉掉。这时船上的希伯来人和外邦人都非常惧怕,开始求告自己的神来拯救他们。约拿这时候在干什么?约拿下到底舱,躺卧沉睡,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的睡着了,因为他逃到了船的底舱,觉得安全了。

亲爱的弟兄姐妹,上帝的命令和旨意是没有人可以抗拒的。约拿非常清楚为什么会起大风浪,后来船员问他为什么起大风浪的时候,他说是因为我的缘故。但是约拿存着一种“管他的”的消极抵抗的心态,甚至沉船这个事件对他来说也无所谓,要沉就沉吧,要我死就死吧,我才不去给尼尼微传悔改的信息呢!

《约拿书》一章6节:“船主到他那里对他说,‘你这沉睡的人哪,为何这样呢?起来,求告你的神,或者神顾念我们,使我们不至灭亡。’” 在要沉船的危急时刻,以色列的先知竟然被一个外邦的船主催促着去祷告,一个信靠神的先知竟被一个外邦人催促着去祷告,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那么亲爱的弟兄姐妹,在你我的生活中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有的时候我们小信,有的时候我们逃跑,有的时候我们遇到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反而是别人提醒我们:“你不是信上帝么?你怎么不祷告啊?”当船主要约拿祷告时,约拿有没有祷告呢?他只是说:“你们将我抬起来,抛在海中,海就平静了。”(拿一12)他想如果自己死了,可能会改变上帝的心意:我已经死了,看你还能再让我做什么。

然而约拿的这种想法并未能干扰上帝的工作,上帝反而安排一条大鱼吞了约拿,使约拿没有葬身海底。在黑暗的鱼腹中,约拿开始真实地面对自己,他开始反省,他开始痛苦地祷告。《约拿书》二章1-2节:“约拿在鱼腹中祷告耶和华他的神,说:‘我遭遇患难求告耶和华,你就应允我;从阴间的深处呼求,你就俯听我的声音。’”他以为自己已经到阴间了。其实当约拿在鱼腹中时,我们看到这是上帝给人的一个悔改的机会,约拿对上帝的不满转而变成了在患难中的反省。并不只是约拿被鱼吞了是一个神迹,约拿本身就是一个神迹。

《约拿书》常常被人用来教导说,我们学习要遵行耶和华的命令,要遵守耶和华的法则。的确是这样,但有的时候,我们要学习的一个更重要的功课,就是我们要学会顺服神,上帝的旨意是不能被拒绝的。有时候我们往前走,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被勉强,甚至是被“逼”着前行。

有一个传道人,从小就非常清楚上帝对他的呼召,要让他走侍奉主的道路,上帝也藉着别人的口来告诉他这个事情。但是他一直不愿意去走这条道路,不愿意去服侍。他有自己的工作,他不愿意放弃让人羡慕的工作去服侍神。当他抗拒了上帝八年之久后,上帝的呼召再次临到了他。也可能出于勉强,他只好放弃了现有的一切,转而去读神学,成为了一个传道人。

很多时候,凭我们自己可能永远不能来到上帝的面前,但是上帝藉着环境“逼”我们来到他的面前,他用诸般的方法引领我们回到他的面前。我们说,上帝的心意会因着人的回应而有转变,就好像尼尼微城命运的改变。但是上帝的命令是没有人可以对抗的,就像《约拿书》所告诉我们的,上帝是全知、全能、恒久忍耐的,他不但垂听罪人的呼求和哀告,也盼望罪人能够回头,他也因恶人的回头而转意,发怜悯和慈爱来接纳他们。

有的时候我们想要与上帝抗衡,我们期待着神能够照我们的意思来行事。当我们面对苦难,当我们面对神给予我们的不想要的环境时,我们常常在反抗,在挣扎,在神面前呼喊。有人说,你怎么能跟上帝有这种挣扎,有这种反抗呢? 但是弟兄姐妹,当我们在神的面前静心去思想上帝对我们一切的带领时,我们才发现上帝的旨意是我们没有办法去对抗的。有的时候我们也在抗衡,但是这种抗衡的结果是让我们别无选择地低下我们的头,降服在上帝的面前。

我自己有很多时候都不是完全顺服。有的时候当一件事临到的时候我很期待上帝能够按照我的祷告来给我成就,我觉得这个事情如果能按我想的去发展是非常好的,但是上帝没有这样待我。我心中就充满了怨言,我就会问上帝,为什么会这样啊?你不是说寻找就寻见,叩门就开门?你怎么不给我开门呢?但是,当这些事情都过去以后,当我回头再去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发现原来上帝的带领是最好的。有的时候我甚至有一种后怕,就是如果上帝那一次按照我所祈求的应允了我的话,可能今天我会非常后悔。

弟兄姐妹,有的时候我们与上帝摔跤,就好像雅各一样;有的时候我们和上帝赌气,和上帝吵架,就好像约拿一样,跟上帝犟嘴说:“我发怒以致于死,都合乎理!”初看起来我们摔跤也摔赢了,跑也跑成功了。但是仔细来看一看,上帝并不松懈,他所爱的,他必管教。他必然要用他的方法使我们转回。我们再跑到哪里去,也得回到上帝的权柄之下。人永远没有办法与上帝抗衡,我们只能降服在他的面前。

三、上帝受不受我们的感觉,或者对他的了解的限制?

故事再往下发展,约拿被神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又带回了尼尼微。约拿有一种狭隘的观念,他并不关心犹太人以外的亚述人,也就是外邦人。当上帝的呼召再一次临到他,他无处可逃的时候,他百般无奈只好又来到尼尼微。圣经上告诉我们说,尼尼微城要走三日的路程。那么在这里我们看约拿是怎么工作的?约拿就好像一个赌气的小孩子,他走到尼尼微城以后,并没有像上帝一样,用渴望人们悔改的心去宣告。他就好像赌气一样大声地宣告,说再过40天尼尼微就倾覆了。就这么一句话,也没说你们应该悔改等等。就走了一天。你不是非让我完成吗?好,我就这么完成吧。圣经上告诉我们说,他宣告了以后,就到了城的东边,在那里搭了一个棚子,要看那城究竟怎样。

在这里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是:藉着上帝的恩典,满城罪恶的尼尼微人只费了约拿一点点时间就悔改了。约拿就宣告了一天,这些人就悔改了。当尼尼微城的人愿意顺服在上帝的主权之下时,约拿仍然愤愤不平;当约拿为尼尼微回转、悔改而怒气大发的时候,正是上帝撤消他的公义审判的时候。约拿不希望尼尼微人悔改,也不希望上帝的心意回转。当他的任务完成了以后,他没有因着尼尼微城人的悔改而高兴,反而要寻短见。

这时,上帝来帮助约拿从神的角度去看尼尼微的悔改。他先安排了一棵蓖麻,使其影儿盖过约拿的头。第二天,上帝又安排一个虫子咬了这棵蓖麻。接着,上帝又安排炎热的东风来烤约拿,让他脑袋发昏。这使他很生气。当约拿为这个蓖麻发怒的时候耶和华神就问他说:“你因这棵蓖麻发怒合乎理吗?”这个时候,先知就好像和上帝摊牌了,说:“我发怒以致于死,都合乎理!”我为什么不能发怒,你安排这么多事情都不遂我的意,我为什么不能发怒呢?

我们可以看到,尼尼微城的人悔改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约拿很生气。他为什么生气?他要给自己找一个理由来使自己当初的逃跑合理化。他说,我在本国的时候岂不是早就说了嘛,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你肯定不会灭他们,你还非得叫我去说尼尼微城要倾覆了,让他们悔改。约拿有两个担心,一是他不愿意让“尼尼微城即将倾覆”这个信息不实现。他害怕因着自己的宣告,尼尼微城的人悔改,神就不按照自己所宣讲的成就,别人会说他是假先知。他害怕自己先知的名誉受到损害。第二,尼尼微城是亚述帝国的一个大城,他很担心上帝没有倾覆尼尼微城,慢慢地亚述帝国崛起时,对自己的国家造成威胁。于是他开始求死。

约拿为什么求死?难道真的是因为上帝让尼尼微城的人悔改了吗?其实约拿他本来知道,他说我已经认识了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事实上约拿非常清楚上帝是怎样的一位上帝,他希望人悔改。但是约拿他想限制上帝,他不想让上帝照着自己的心意去做,而是盼望上帝实现他的意愿。另外因着那棵能遮住自己,使自己不受日头暴晒的蓖麻不在了,他出于怜惜自己的缘故发了怨言,却还振振有词。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约拿怜惜这些很微小的植物,却缺少怜悯人的心。但上帝的作为并不受约拿的感觉的限制。

有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我们自己不好,对上帝的认识不清楚,反而还觉得上帝你怎么没有照我的意思去行呢?我们有的时候对上帝的旨意并没有完全地了解,但是我们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觉得上帝你就应该这样或那样。但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上帝不受我们的感觉或我们对他了解的限制。

当我们总观《约拿书》的时候,我们发现这卷书最奇特的是它没有告诉我们约拿的结局和他的反应,而是以上帝的回答来作为整卷的结束。至于约拿最终是真的口服心服地来顺服上帝了,还是仍然心存自己的想法,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经历了上帝的公义和慈爱。

今天如果你在认识神上,经历神上还有很多自己的想法,我们似乎看到上帝慈爱地问道:“你要跑到哪里去”?约拿书中先知与神抗衡的结局,得我们自己去思想。如同浪子,跑了很久还是得归回父家。盼望我们每个人能够在上帝的面前学会顺服的功课!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聚会讲章

主再来的日子近了-马太福音 二十八章19-20节

2017-3-10 20:18:44

聚会讲章

耶稣是荣耀权能的主

2017-3-11 12:53:25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