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心与成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忠心与成熟

忠心与成熟(民数记11:1-6;10-15;哥林多后书第3章)

民数记11:1-6、10,「众百姓发怨言,他们的恶语达到耶和华的耳中。耶和华听见了就怒气发作,使火在他们中间焚烧,直烧到营的边界。百姓向摩西哀求,摩西祈求耶和华,火就熄了。那地方便叫做他备拉,因为耶和华的火烧在他们中间。他们中间的閒杂人大起贪慾的心;以色列人又哭号说:『谁给我们肉吃呢?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现在我们的心血枯竭了,除这吗哪以外,在我们眼前并没有别的东西。』……摩西听见百姓各在各家的帐棚门口哭号。耶和华的怒气便大发作,摩西就不喜悦。」
这一幕也是很刺激的。总共两百万人,不知道多少人用一个帐篷。说有十万或五十万帐篷,每家坐在帐篷门口不是迎接什麽,就在那裡哭。有的时候,我们家裡也有这种场面,教会也有。小孩一个哭,哭到最后爸爸、妈妈也想坐下来哭,但又要处理那问题。不要把这荒唐的场景想成只有在家庭、电车裡面,教会裡也很多这种情形。一个,上帝也在发脾气,降下火;一个,老百姓也在发脾气,说我们实在受不了,这种生活很辛苦。
发脾气发到最后,第11-15节,「摩西对耶和华说:你为何苦待僕人?我为何不在你眼前蒙恩,竟把这管理百姓的重任加在我身上呢?这百姓岂是我怀的胎,岂是我生下来的呢?你竟对我说:把他们抱在怀裡,如养育之父抱吃奶的孩子,直抱到你起誓应许给他们祖宗的地去。我从哪裡得肉给这百姓吃呢?他们都向我哭号说:你给我们肉吃吧!管理这百姓的责任太重了,我独自担当不起。你这样待我,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立时将我杀了,不叫我见自己的苦情。」
完全依靠上帝,也完全尽心尽力
我讲道希望是跟每个人讲的,包括大人、小孩、信主的、没有信主的,因为神的信息是给每个人听的,甚至我们可以说是给万物听的。圣经并没有说猫狗不能听。我们所希望的是每个人都能认识神、服事神。如果有人有这福气,我也想到我们当中有人如果将来要作传道人的时候,或者已经是传道人,或者是作小组长,不管怎麽样,大概都有一个现象,就是:为人民服务、为教会服务是很辛苦的。
咱们又说到难听的话了。基督教也好,×××也好,儒家也好,或者任何一种有理想的人,很容易变成虚伪;甚至很容易满口仁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我想我们基督教有最大理想,要把上帝的爱、正义呈现出来。我们要善良,要圣洁,要如何地公义、正直。我们有这最高的标准。这最高的标准,我们跟其他的宗教、意识形态,特别跟理想主义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们完全需要、随时需要依靠上帝。我想就像××××,××××是:天上没有天皇,也下没有龙王;我就是天皇,我就是龙王;人民的力量是大的,党的力量是大的,要有信心。这一点我们就完全没有,我们完全依靠上帝。
不过,我说完全没有、也须要把它修正一点,我们全心全意的依靠上帝,并不是依靠上帝或上帝的恩典我们就可以懒惰。这一点基督徒一定要记得,我们要非常勤快、努力、尽心尽力地先做准备,要有美好的准备工作,要有非常努力的实践。但是,我们会说,这一切,从准备、从开始到结束,通通是神的恩典托住。每一件事情,从构思到成全都是神的恩典和神的权柄百分之百、千分之千、万分之万托住,但是这不减少我们每分每秒所需要有的努力,也不减少我们在生活中可能会有的打击。
基督徒生命,有时有美好的改变,也时是负面的改变
民数记的这一段,等一下我们还会看到类似的,其实这也实在是我们基督徒的道路。我不知道我们当中有没有人是慕道友,或刚刚信主,或听到一些见证、一些诗歌,「哎呀!神是多麽的美好。」像我们刚刚看的,「自耶稣来住在我心,我生命有了何等奇妙的大改变。」然后我们听到很多见证,以前怎样,现在怎样。各位,我非常喜欢听见证,很多这些见证都相当的真实;也有很多这些见证,不能说不真实,但很多时候是不完全。所谓不完全就是,「我生命已有了真奇妙的大改变」,那是真的;但是同时,我生命没有一点大改变也是真的。我们的生命已有了奇妙的大改变,翻天覆地改变是真的,但是那老我有时候有负面的改变也是真的。基督徒需要能够承认有这个问题、这个现象。
我们出了埃及很高兴,我们信了耶稣很高兴。这一点我也提醒我们在座的,不管是基督徒、非基督徒,那是真的。我们信耶稣,知道这位真神非常喜乐,欢天喜地,这是真的。如果有人信耶稣没有很欢天喜地,也没有关係,因为圣灵的工作并不是说你一定要欢天喜地。
耶稣跟尼哥底母讲重生时说:「重生的工作是圣灵的工作;圣灵的工作有一点像风的工作。」有的风是龙捲风、飓风、狂风大作;有的风是微风;有的风是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甚至有的时候就只是气了。这一点,有的时候你在家裡也会这样子,天很冷的时候,有一股冷流不知道从那裡吹过来的,你就会感觉得到。
风或气或者上帝的工作,有的时候是很狂飙的,有的时候是很柔和的,有的时候是不能体会的。事实上,这一点我也觉得我们须要知道。原文的「风」、「灵」、「气」是同一个字。我们生活中也可以感觉得到,灵不去说它了;气和风──气大一点就是风了,风小一点就是气了。
风、灵、气都是指着圣灵的工作。你的气和你的生命息息相关,而圣灵又跟生命常常连在一起。叫人活的是灵,叫人生的是灵,叫人有生命的是灵,叫人能生活下去是灵。灵给人生命、生气,可是灵或者气叫人活下去,往往是无知的状况中。你一天廿四小时都在呼吸,心都在跳。你在呼吸,这是很平常的。平常我们根本忘记我们在呼吸了。你知道你在呼吸的时间不到千分之一。当你知道你在呼吸的时候,往往是你气喘很急的时候;要不然就是空气很闷的时候;更惨的就是心肌梗塞、呼吸困难,你觉得气没有了,你很需要气。
我希望基督徒以后这种春令会、培灵会、冬令会、特会、特别讲员都能停止。不是不喜欢这些东西。而是希望一个教会能够有正常的教会生活,不要靠外来的讲员,不要靠特别的聚会。
大复兴,是圣灵的工作,但不是常态
从十八世纪开始,美国教会历史上第一次大复兴、第二次大复兴,教会就非常看重一个东西,大复兴。我以前也是这样。我以前常在想「中国什麽时候会有个大复兴?像野火燎原、像星火燎原一样的大复兴?」通常想到的,像: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卫斯理、葛理翰、赵镛基。其实他们都已经差远了,裡面煽情夸大太多了。可是约拿单?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的那种大复兴可以蔓延到全世界该多好。
各位可能听过,朝鲜在清朝末年有个大复兴,也影响到中国山东大复兴,也影响到其他一些长远的事情,或者以为长远的事。我现在不去想这些事了,包括圣经裡面讲到的大复兴。圣经裡面讲的复兴,那可真是圣灵的工作。教会历史上这些大复兴很多不是圣灵的工作,很多是人栽培出来的,尤其有个查尔斯?芬尼(Charles GG. Finney)。那是人栽培出来的,实在很作假。我觉得,包括葛理翰的很多复兴运动,也是製造出来的气氛;我非常不喜欢。
但是有真实的复兴。圣经裡面,希西家、约西亚王时候的复兴,那是非常真实的。但是即使是那样的复兴,我仍然说有两件事要注意。即使真的是圣灵的工作,也是人亡政息,他一死就停了。列王纪、历代志裡,大复兴中所有的偶像都被拆毁了,你有没有问一个问题,怎麽不到一年新王一就位,偶像又都出来了。那大复兴,圣经讲是真的,可是那不是一个常态。
我听到的大复兴,譬如说:七十年代在美国有一个中型或小型的复兴,可能也算真实的。有一个循道卫理宗神学院叫Asbury,位于肯塔基州。这个神学院在有一次早上约十点钟的一般正常的灵修或者他们叫 “Chapel Hour” ,就是大家一起灵修,大概半个钟头的时间。照书上写的是就有圣灵的工作。圣灵的工作就是,有学生到前面祷告,就开始有人哭泣。 “Chapel Hour” 结束,十点到十点半结束了,还有人跪在那裡祷告没有走;不但没有走,又越来越多人来了。本来那个chapel不是很严格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要参加。但越来越多人来了,老师、校长也来了,大家都跪在那裡祷告。因为有要上班、工作、上课的,所以还是有些人离开了,但是相当多的人来这裡。不仅是学校的学生、老师来了,宿舍裡的家眷也来了,大人、小孩进到房间裡就开始受感动,跪下来祷告了。整个学校的属灵气氛就有了很大的改变。各位,这个祷告听说没有停下来,继续有人在那裡祷告。
你们参加一些大型的退修会,像生命季刊,他们有的时候也会有24小时的祷告会。那些我也参加过,可是累死了。那都是排班的,我在这个二个钟头,下面谁在那裡接续。24小时连续的祷告会,有的时候是希望整个时候的培灵会是三天,就是72小时不要断,大概也常常会断,就是实在很累。我没有说这不好,我没有说我们一定要常常这样。我说的刚好相反,那种连续不断的祷告会,那种72小时、720小时不断的祷告会,其实不是一个平常的状况。
Asbury的复兴不只是这样,我觉得相当有复兴的就是,在一、两天继续持续以后,就有些学生请假离开学校,到别的神学院作见证。我记得我那时候应该是高中的时候,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我要了一些书来看看那情形,就是有学生到不同的神学院见证主,他们没有见证别的。我看了很感动,真的想跑过去了。Asbury是一个普通、但很保守的神学院,本来也很热心传福音的。但是圣灵好像有一些工作,让他们非常的热心去其他的学校见证,没有讲别的,就是提醒别人,「耶稣的爱真是的真实,我们在这几天体会到了」。这个复兴,我还没有看到教会历史上的书多提,不过我自己知道这持续了大约一年的时间,他们到不同的神学院作见证,事奉也有一些更新。但是也就过去了,你不能指望每个神学院天天都是这样。
最重要的事: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长期稳健地认识主、操练和读经祷告
后来我在这几年就有一种想法,我以前非常指望大复兴,宋尚节式的、圣经裡的五旬节式的;或者希西家式的、约西亚王式的,把全国偶像都除掉;或者尼尼微城式的,大家披麻蒙灰悔改。现在我不指望这些了。不是不指望这些,而是我知道大复兴,神要它起来就起来,神没有要它起来就没有。我们当然可以求神让它起来,但是通常是一、二百年才有一次。我们不能够指望百分之一的事情,天天发生在百分之九十八;我们应该指望的是我们正常的生活。
这一点,我想到×××也跟我们基督徒很像。他想要十年、廿年就来一次复兴运动,或者那时候他常常要发动大的运动刺激人心。我觉得×××动不动就来一次大的复兴运动,薄熙来也想要来一个大的。我是觉得中国可以搞得起来,因为中国的民众心裡总有一种动的因素在那裡,如果碰到一个会煽情的运动就起来了。我觉得在华人的教会裡面,对不起我这样说,像唐崇荣牧师、远牧师牧师,他们也有一点这种想法,「老子那一天到天安门去开佈道会,两百万人把整个红色江山打下来。」我们希望是一个红卫兵检阅的那种情形。我猜你们年轻一辈的是很难想像的。我那个时候是高中生,我后来看到一些那种状况。好像是几百万的红卫兵在大太阳底下,看到×××喊:「毛z huxi!」「毛z huxi!」就这三个字,喊两、三个钟头。那时候我也听过很多,后来有人会问,「那大、小便怎麽解决?什麽怎麽解决?很多问题怎麽解决?」各位,那个事情兴奋的事完了之后,就是知青下乡。知青下乡,你们知道完全失败了。
我看过两幅照片,一幅是宣传的照片,几个容光焕发、扎两条辫子的女孩子上火车,堆着笑容,手上的牌子,「下乡光荣」(老一辈的还记得)。你去乡下,我想大概不用一年,不用半年,甚至不用一个月,大概一个礼拜,真相都暴露出来了。包括农民真讨厌你们这些知青,事不能干,意见特多,包括知青非常讨厌、看不起农民。虽然说什麽「农民脚上踩着大便,其实他们无比乾淨」,毛z huxi会说这些话。
我看过另外一幅照片,我忘记在乡下多久,大概上百个或一、两百个一群年轻人,通通不是跪而是趴在党部书记前面,求z /-府让他们回城市去,青春都没有了。
在教会历史上,这种事也很多;包括今天在中国的家庭教会,恐怕也有这种情形。我听过很多在特会裡面被感动,以至于他们要去下乡。×××是毛z huxi指挥到那裡就去到那裡;我们是那裡需要福音,我就去那裡,「新彊、青海、蒙古乡下,我去。」可是,你的热心、热诚能够支撑多久?
我不反对你去这些地方,我也知道如果再讲这类的悲剧,其实大概在十九世纪末、廿世纪初开始,西方的神学院很多都变成自由派。西方的宣教士来到我们中国,带着火热的心要把中国改变成基督教的,但是他们通常都是自由派的。他们觉得中国实在太苦、太苦了。这的确也是太苦了。他们有人道的精神,但已经不相信福音。顶顶有名自由派的代表就是司徒雷登先生,(毛z huxi写了一篇文章──〈别了,司徒雷登〉),或者再早一点的李提摩太,「我们不要传那些福音了。不要传那些迷信的福音。不要传那些过时的福音。我们西方都已经丢掉了,还要把这些封建迷信带给中国人吗?不要。我们要传什麽?我们到中国要做什麽?办学校、办医院、做好事。」李提摩太和司徒雷登是最好的代表,尤其是办学校、还有办医院这两件事。
各位,现在也许还有很多人记念他们。我认为他们也是完全失败。医院现在连影子都没有了。学校,包括燕京大学训练、培植出来的,大概都是×××。主要都是地下党员,那几个在反右运动的时候都被清算掉了,而且到了后来,我看过一些,包括你们知道的着名历史学家费正清。这些人,他们的上一辈大概都是自由派的宣教士;这些自由派宣教士的儿女,完全没有改变中国,反而被中国改变了。今天西方大学的汉学系大概都是他们办的。他们觉得中国好了不起、好稀奇、好伟大;儒家的很伟大,文学很伟大;然后最重要的,可能是×××加上这些最伟大。所以,西方的汉学家普遍是亲中共的,普遍喜欢中国。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热情为主、任何的热情为主,如果不建立在一个长期的、稳健地对主的认识,以及长期稳健地操练,那热情是没有用的。
我也知道你们在做这个事情,也有这种体会。每一个来到这裡的非基督徒,不管是长辈或晚辈,我们都很希望怎麽样地给他们拼命灌输,怎麽样地讲一篇道好让他流眼泪,怎麽样地打通他的任督二脉。打通了,受洗了,浸一浸就好了。各位,这不是办法。我们急切是好,但我们需要祷告,需要依靠上帝的大能,而且这个甚至不是一个人受洗、信了耶稣,问题就解决了。重点是:这个人有没有真的认识主,他裡面真的有没有圣灵,而且他是不是重生的,圣灵让他认识我们所信的这位神是又真又活的,甚至这不是一个观念上的改变。
其实×××要做的,也是要有个新人──新时代的人。新人的产生,他们跟我们也很像。一般来讲,中共早期的时候,我们叫查经小组,他们叫读书会,读马列的着作。我们台湾以前白色恐怖也有这现象──你越禁,人家就越喜欢,学生也偷偷读,有很少数偷偷读《毛语录》这些的;跑到大陆去的林毅夫就是一个。林毅夫现在是北京大学教授,前世界银行副总裁,是台湾跑过去的一位上尉军官,后来成为经济学者。这些人都是有理想的人。这些人都是看到现实社会的不好,然后想要改变的。对不起,我这样说,这种改变完全是恶梦一场,还不是春梦一场,但是我不要去提这些事情。
我不是反共说这话,我觉得你想要推动资本主义,或者推动民zh u,或者推动任何东西来改变中国、改变世界,我觉得到头来都是空。会有有限度的改善,这我不否认(不承认有限度的改善,是不诚实的);但是,不会给人永远的安身立命。我也要强调的,我希望今天的教会、我希望我们也能多认识:你要作一个正常的基督徒,要作一个平常的基督徒。包括×××,如果他要长期执政的话,不能天天搞运动;需要在制度上、人心上有个彻底的改变。他们能不能办到?我很怀疑。但是他们有没有做到一些?我觉得也是有。这做到一些,因为上帝的一般恩典也在其中,所以我并不会说,他们是一团漆黑。
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有他优秀的地方。党派也是一样,有它的缺点,有它优秀的地方。只是再优秀,他不能进到上帝的国;再败坏,他也不能拦阻上帝在他们身上有工作。我只是在讲到我们基督徒,当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好喜乐;但是,以后在旷野的生活就有很多艰难。这艰难裡面,有很多上帝给你的祝福,包括吗哪。你还是会有艰难,所以一个基督徒必须认识你信了耶稣以后,我生命已有真奇妙大改变是真的,但是最奇妙、最大、最重要的改变就是在平常见微知着,在很小的事上,我们开始有一些改变,希望我们总是渐渐克服这些问题。
摩西有他的困难,摩西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不也是一样困难吗?当责任、工作太多的时候,我们没有一个人承受得了,我们会受不了。神就给摩西更多的人来做这些事。我们在第一天有讲到圣灵和教会,需要有神的灵在人的当中工作。而神的灵和神的话又是不能分开的,所以勉励各位弟兄姐妹,养成一个正常的灵修习惯,有恒,每天十分钟、廿分钟,五分钟都可以。贵在有恒,贵不在多;贵在有恒,贵不在一曝十寒。灵修稳定,聚会稳定,平常的小组和团契也是稳定,不在多,在有恒。当然,我承认我们需要在小组、团契裡面,品质也需要加强一些,这是一定,也是互相的。
各位弟兄姐妹,我很希望你们能够多多开始加强你们的祷告生活。刚才我们会前也有一些祷告,我估计东京国际教会跟我们信友堂很像,基本上有相当多是知识份子,基本上是一种福音派式的带领,很注重听好的道、讲好的道,也规规矩矩的;但是对于祷告的生活,我觉得恐怕就容易忽略了。我觉得祷告的生活,如果不是比读经的生活更重要,至少是一样的重要。我自己也在祷告的事上有很大的缺失,求主赦免,我们也求主帮助我们。
这裡讲灵命更新,我要强调:灵命更新不在特别的培灵会、冬令会。一年一次也好,一百年一次也好,两百年才有一次的大复兴也好,第一我们不一定碰得到;第二,就算碰到了,能够有多少效果也是有问题。
约西亚王时的大复兴,也是人亡政息
我读一段经文。其实你在看历代志和列王纪的时候,就知道是有问题的。旧约西番雅书1:1-5,「当犹大王亚们的儿子约西亚在位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希西家的玄孙,亚玛利雅的曾孙,基大利的孙子,古示的儿子西番雅。耶和华说:我必从地上除灭万类。我必除灭人和牲畜,与空中的鸟、海裡的鱼,以及绊脚石和恶人;我必将人从地上剪除。这是耶和华说的。我必伸手攻击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也必从这地方剪除所剩下的巴力,并基玛林的名和祭司,与那些在房顶上敬拜天上万象的,并那些敬拜耶和华指着他起誓,又指着玛勒堪起誓的。」
你看到一件以色列人很恐怖的事情。这事情,我今天看教会历史就觉得一点都不稀奇了。在美国,包括在新派、自由派、教会裡面,的确越来越多这种溷同的宗教,敬拜上帝、相信上帝,口裡这样说,但是实在对圣经很多批判,对其他的宗教也有很多的包容和接受。这种现象,如果你看约西亚王,他可能是以色列历史上最好的一个王,跟希西家是伯仲之间。我们不看希西家,虽然希西家有类似的情形。
历代志下34章,约西亚王实在是一位很可贵的王,34:3,「他作王第八年,尚且年幼,就寻求他祖大卫的神。」第1节讲他登基的时候是8岁;作王第八年应该是16岁,他就寻求神。可能父亲留下来的老臣很难同工,「到了十二年才洁淨犹大和耶路撒冷,除掉邱坛、木偶、凋刻的像,和铸造的像。」他把整个耶路撒冷的偶像、假神通通洁淨了以后,就修理圣殿。如果你们有一天,十年、廿年、卅年之后回到这个教会,发现这个教会是断簷残壁,什麽都没有了;或裡面还有两座观音像,偶尔有些佛教徒来这裡拜一拜,荒凉的。你会很伤心吗?丁妈妈的家拆掉了,我看很多人也会很伤心。约西亚王看到圣殿裡破旧的样子,他就开始修。
修圣殿的时候,这跟我们中国历史上在伏胜氏的家裡找到经书(今文经、古文经)一样。就是他们在耶和华的殿裡面偶然,34:14,「他们将奉到耶和华殿的银子运出来的时候,祭司希勒家偶然得了摩西所传耶和华的律法书。」有人到教会裡面,清理教会,不小心找到一本圣经,你听了会不会很讽刺?教会裡最多就应该是圣经。找到了一本圣经,这也表示当时没有圣经了,没有人读圣经。是,你看这约西亚王是很敬虔的。他的敬虔可能是听传统说偶像不好,他就要去掉,但他并没有一本圣经作参考。找到了圣经,18节,「书记沙番又对王说:祭司希勒家递给我一卷书。沙番就在王面前读那书。」这裡写的实在太平澹了,你不知道那平澹话裡的惊天动地,「王听见律法上的话,就撕裂衣服」。
各位,我现在来读圣经,读的当中,我们有人会撕裂衣服吗?有人会读到大哭,撕裂衣服是大悲的感觉。他读到什麽经文呢?这律法书一般圣经学者解释,律法书大概都是指摩西五经,这裡特别可能指摩西五经裡的申命记,特别是28章;那裡,前面几句特别讲,如果以色列人听神的话,神会祝福他们;后面整篇、大篇地讲,如果以色列人不听神的话,以下的灾会追着他们。约西亚王听到这裡,就把衣服撕裂:「哎呀!完蛋了,我们这样得罪上帝,还得了啊!」然后,就要去问女先知:「我们这样得罪上帝,现在要怎麽办?看上帝的话,好像灾难就要来了。」看起来没有男先知、也没有祭司可以问。如果你们今天找到一本圣经裡面有问题看不懂,你问谁?你问牧师,你问长老,你问理事长,你问传道人。都不问他们,因为这些人不知道都死了,还是怎麽样,到最后去问一个小女子,这都表示当时整个教会荒凉的情形。
24节,于是女先知户勒大就回答他们说:「耶和华如此说:我必照着在犹大王面前所读那书上的一切咒诅,降祸与这地和其上的居民。」感谢主,约西亚王听到这个事,他一开始已经除偶像,在他意识中知道偶像是不对的,但他还不知道问题已经严重到个地步──神定要毁灭。
各位,倘若我今天健康检查,得了癌症,只有六个月好活,或只有六天好活,各位大概也听过这类的事,我要怎麽生活?我的生活,这六天也好、六个月也好,我希望我能积极的生活,不要悲观,不要绝望。
倘若耶和华要毁灭这地了,我们已经逃不了这个灾了,那怎麽样?(我们今天下午讲到末世的教会就会讲到)有人的观点就是:赶快吃喝,趁火打劫;那比日本人还不如。日本人地震的时候。还不趁火打劫。海地的人才会这样子。
各位,世界末日要来了,我们还是希望过一个正正经经的生活。事实上刚好不是不正经。当基督徒知道世界末日要来了,我们活得更积极。约西亚王就是这样。他就勉励全国的同胞要读神的话、要除去偶像。34:29开始到整个35章,讲到要守逾越节,这是一个很好的王。这个很好的王把偶像都除去,也恢复对耶和华的敬拜。现在再回到西番雅书,你看那个地方还是有这麽多的偶像,耶路撒冷还是有那麽多可耻的事情。
过一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依靠上帝,稳健成长
「人种什麽,收的也是什麽」,不必基督徒讲这个话,这非基督徒也讲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上帝一定会种什麽收什麽。上帝的神蹟奇事、权柄不打破这个因果的原则。你种什麽,一定会收什麽。
在讲到因信称义的时候或我刚刚讲人种什麽收什麽,都讲到神的恩典和权柄。加拉太书最讲神的权柄、神的恩典。我们当然知道神的恩典让我们得到拯救、得到丰富,但是我们生活中,需要因着主有恩典、主是公平的,养成一个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什麽收什麽的生活习惯,因为我们知道神是公义、正直、善良的神。我勉励各位,灵性的复兴,在罪恶艰难的世界裡面,我们需要依靠上帝。
我们现在回到民数记。有艰难的时候,他们就抱怨。有抱怨的时候,我们也须要想到:我们在教会的服事、我们自己在生活中的事,不跟我们在世界上所听到的一样。世界讲,如果艰难,我们常常听到的就是:焚烧、作雷锋、死掉、尽忠报国;这些都不是圣经裡给我们的模式。圣经并没有说,以死报君王是对的。圣经从来没有这样讲。圣经对我们要活下去、要活命是很真实的。所以,我们不应该一天到晚讲仁义道德、奉献,到最后人家都来奉献给他,但满肚子都是男盗女娼。我们不应该有那种虚伪,因为神没有轻看我们生活中物质的需要。神不但没有轻看,神还要我们在祷告中祈求,所以你有吃有喝、有玩有乐是好的。
工作很多,没有人做怎麽办?就不要做了。这太简单了。没有人做,就不要做!你说「我没有力气做」,那就不要做。神不是法老,我们只是十岁的小孩子,神不会要我们背起三十岁的人才背得起的重担。没有。圣灵会做重要、奇妙的工作,但是圣灵最奇妙的工作,是让我们长期有恆、而且继续渐渐进步的服事主。而那继续渐渐进步,也不是说我们能够摆脱生理的规则。对,有的时候我们会说,神让我们特别有力量,神让我们特别像参孙一样,不过不是常常如此。
我这几年充分体会到我的体力大大不如以前了。以前还喜欢装,「啊!没有啦!可以。」现在不行了,晚上要休息一下了。各位,这没什麽丢脸。我们不要有那种情结,「我最好在讲台上吐血死」;不必这样!不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鞠躬下台就好了!神的家是继续会进展下去的。我们不需要有毛z huxi死在位上的情结。早一点下来,不要作老煳涂,请年轻人继续下去。「哎呀!年轻人都不懂事,怎麽接班啊!请他讲一篇道,讲得乱七八糟。」各位,那是你的错,你为什麽不让年轻人不乱七八糟讲道?
我的意思,我再一次说,我们要过一个正常基督徒生活。我们不要乞灵于那些大复兴、大讲员或者特别的聚会。我们不要乞灵于这些。我特别举约西亚王作例子。有这麽多复兴,他死了,你看什麽都没有了;甚至他还活着的时候,耶路撒冷还是那麽多偶像。神在长期中怎麽样逐渐逐渐地做,这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也很感谢主,你们如果觉得说:「哎呀!康牧师你来啊!冬令会来啊!我们教会平常都是累死了,平常都吃不到粮食。」那我来也是害死你们。一年吃一顿饭,这是什麽话嘛!你就学习在平常生活中,好好听道。没有好的道,起码你好好看圣经,好好祷告,学习过一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这正常基督徒生活,不管你是在迦南美地,流奶与蜜之地,或在旷野,或者在所多玛、蛾摩拉,或者在埃及,都可以过的。
这个世界没有那个地方是圣地的。你看在埃及,你忘记了吗?约瑟在埃及不是有很好的见证吗?在巴比伦,但以理在巴比伦不是有很好的见证吗?「哎呀!日本这个地方好抵挡神!」各位,你觉得美国那个地方不抵挡神吗?你现在应该看到一些新闻了,欧洲、美国……这些后基督教的国家,对上帝的厌恶和愤怒,比这些没有接触过基督教或没有受基督教洗礼的国家,还更反对上帝。今天你在美国要用基督教的价值来讲道,那比在中国、日本都要更困难。尤其是两个东西,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第一个,你在美国如果敢讲上帝创造的话,你的学术前途就没有了。你在中国大概还可以讲一讲。在美国,你只要说进化论是错的,你就该死了。第二个,你在美国只要讲到同性恋是错的,那你也该死了!你在日本、在回教国家还可能可以讲一讲。
这个世界没有一个所谓长久的基督教国家。我觉得以前传中国的那些大复兴,也都是假的话──加油添醋越加越多,结果都是泡沫复兴。但是,你在非洲、中国、韩国,的确是常常看到,在艰难、辛苦、缺少传道人、环境很逼 -/迫的情形下,人会去依靠上帝。只是我不喜欢把那些东西也渲染得好像活神活现一样;那裡面一定有很多的软弱和败坏,我们还是求主,我还是说这句话,让我们在每天的生活中,过一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依靠上帝的生活。
好的讲员,这你在网上随时都可以找到很多,但那不能取代你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不但不能取代,那应该是协助你正常基督徒生活的。如果不能协助,你不要听这些东西了。我们的正常基督徒生活、正常的教会生活、正常的灵修生活、正常的学习顺服,我们的灵性更新就在生活裡面慢慢养成的。我也不知道我讲这个是不是有一点个人成份太重了,因为我就是曾经非常追求那种很特殊的属灵经验,希望一举成功,任督二脉打通了,功力很好,就下山了。各位,没有这样的。教会历史裡可能有,但是我还是说,比较多的,我觉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状况,甚至我昨天有讲,从小就在教会长大的,不知道自己什麽时候重生得救,然后就稳定地慢慢成长,当然也有跌倒、也有退后的时候,有起有伏,但是所有的起伏能够让你更加的稳定。
认识神丰富的恩典和慈爱,让我们生活、事奉更稳健的成长、成熟
我们来看以色列这些百姓,始终上帝的道在他们心裡面没有扎根,他们的情形是怎麽样?就跟你我一样。事情顺利的时候,就感谢主;事情不顺利再久一点的时候,就不感谢主了,就抱怨了。没有东西吃、没有水喝的时候,就抱怨。各位,这是正常的;这不是坏事。但是你需要在上帝给你的每一次的带领裡,你能够往前进。
我到今天也是这样。我跟康师母很少吵架,但是还是有吵架的时候。那吵架的时候也真是很愤怒,然后就很灰心,什麽坏的事情都会想起来,「这婚姻是不是搞错了」……等等。假如说,最早的时候会觉得上帝是怎麽带领的?上帝怎麽这样!都不想信了。可是慢慢会有成长的,每一次的成长,道歉的时间就会快一点,悔改的时间就会快一点。也不是光道歉、悔改,吵架还是是非是最重要的。我有的时候吵架觉得自己有理,没有理当然要认罪悔改,向她道歉。但是如果有理呢?你们应该都有经验,经验应该也很丰富。吵架很累的,吵完架非常累,非常疲倦,也很沮丧。那其中有一个,假如我们气已经过去了,吵已经吵完了,可能刚刚和好,甚至还没有和好。有的时候也有一个想法,我常常就会有这种想法,「好了!算了!以后不要讲了!讲有什麽用呢?就吵架嘛!不要讲了。」譬如说,假定我跟康师母吵架原因是她迟到了,迟到是小事,迟到才迟到三分钟,吵就吵了三个钟头,何必呢?以后不要讲,她迟到就迟到,我这个人很讲究准时。我现在不会这样想,我现在觉得每件事都应该有正面的。吵架结果也许她又把一些我的错误讲出来,是很丢脸的,我就想那以后不要吵了!我现在会想到,除了认罪悔改以外,我还希望能够更积极──正确的事、我该讲的,我还是会讲,只是我可能更有技巧。
总之,我们的生活应该要有进步。我不敢说是跳跃式的。我不敢说我们的GDP每年一定要超过百分之十。这是中国的目标。每年能够继续增加0.1也不错,甚至稳定的定下来,坏的地方能够改进,都很好。为什麽一定要GDP呢?也许我们的贫富悬殊更拉近一点,也许我们的识字率更增加一点,也许我们的污染更减少一点,我们还是可以进步的。我们需要稳定的进步,不一定要非常。各位,你要小心,这个不太容易的,因为现在的世界讲民zh u。我尤其不大喜欢民zh u的作风,常常要作秀。作秀就是常常要刺激,要有一个很特别的。尤其在选举前,可能选举前几个钟头有个什麽消息,让你能够多得到0.001的选票,那可能就赢了。我们不是在追求这些东西,我们是认识上帝,然后求主。没有很兴奋,没有很刺激,就跟你平常吃饭一样。每一顿饭不是很刺激,不是很兴奋,今天没有吃到鱼翅、海参,但今天吃的就是正常的饭,而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的是吃这些饭,吃得健健康康的那就好了。
我也希望你的运动不是一曝十寒的。你的吃东西不是一曝十寒的。你的正常的生活不是一曝十寒的。那我们越来越认识主,越来越领受主的恩典,我们的教会生活、复兴、更新,我们的忠心事奉,就越来越能够成熟。这个成熟,我这几天都有讲。基督徒的成熟长大更新,教会的美好,我认为从圣经来看,认识神是不可缺少的一环。对读经祷告,对神的恩典,这我们真是求主帮助了。我想东京的教会在这方面应该是相当重视,传统就很重视,你看这裡就有一个「认识圣经,效法基督」,其实你把它讲成认识基督可能更好。因为我们认识圣经一定是认识基督。昨天晚上我在横滨也是讲,认识神丰富的恩典和慈爱,让我们生活裡面更稳健的成长。我跟康师母的生活关係就是这样,我觉得真是神很大的恩典。
各位弟兄姐妹,你对你的老公或老婆是不是越来越认识?我不知道。应该在一起越久越认识;越认识了以后,你是越爱他越尊敬他,还是越厌恶他越看不起他?各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身边的人,我不知道欧巴马身边的人,我不知道陈水扁身边的人,我不知道马英九身边的人,就是他们的妻子或儿女,对这个父亲、这个丈夫越认识,是越看不起他,还是越尊重他?
我们住在一个屋簷下的,睡在一张床上的,我们的肮髒、下流、高贵通通被人知道。夫妻相爱,这点我常常劝交友的年轻朋友,尤其我在这裡也劝姐妹们,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社会上的、这个世界上的给你广告,就是你要成为一个迷人的人,而不是一个被尊重的人。你头髮一甩,你走路的样子,说的再难听一点,所有的广告,甚至不只是买汽车的广告,连大学招生的广告也差不多都是一群美女在那裡。我也不知道买汽车为什麽要一个穿三点式的人站在那裡,汽车引擎跟她穿三点式有关係吗?所有的都给女人一个观念,就是我要成为一个(对不起,我讲直接一点)性的工具。我没有说性不重要,但是好像大家认为性就是一切。我没有说性不重要,这是上帝造的,非常重要、非常美好。我以前也跟康师母讲过,如果你用你的美丽来吸引我,那一定会失败的。为什麽会失败?她是很漂亮的,但是各位姐妹,人都会老的,总有年轻漂亮的小姐出现,你怎麽能跟她比?「愿你吸引我,我就快跑跟随」(雅歌1:4),神要用他的美好吸引我们,人也是,而我们的美好很难说用外貌。我没有说外貌不重要,我没有因为自己没外貌就一直强调内涵。我内涵也没什麽。但我的确说,希望上帝能够吸引你;在我们裡面的圣灵,在我们裡面圣灵的果子,让你知道这是美好的。
基督徒的盼望,在我们可以更新,被主改变
认识康师母这几十年,当然她有叫我厌恶的地方。我承认,就如同我有叫她厌恶的地方,甚至我也相信我有叫她看不起的地方,她恐怕也有叫我看不起的地方,尤其当我们犯罪虚伪的时候,对方都会看不起。我们也很希望因为主的恩典,我们能够涂抹、赦免……等等。但是,我们基督徒最有盼望的,就是我们可以被更新。有些人就是很卑鄙的。有些人就是长像也卑鄙,心思意念也卑鄙,就是龌龊、獐头鼠目的样子。可能我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们可以被主改变,有主的生命在我们裡面,活出基督的形象。但这改变、更新就在对主的认识裡面,当然还有生活裡面的磨鍊。读经祷告、求圣灵充满,这是恩典。其实生活裡面磨鍊,也是恩典。但这磨鍊就是不舒服的恩典了。
我有的时候看到康师母在教学、在对小孩子的时候,还有一些生活中,不管在教会的服事或家庭裡的……,对,我再一次说,你我都有被别人看到不怎麽好的部分,那也让人难过、让人看不起。但是,我们也求神帮助我们每个人,有上帝的荣美活出来。各位姐妹,你要让你的先生尊重你。我的老婆了不起!我老婆有些地方真是好,我能看到她在教学、在爱学生的时候,她真是很摆上,心裡就产生一种尊重。各位,那是男人对妓女、对小三、对最漂亮的女优不会有的。因为她裡面有主,有主的形象。
男人、女人都是一样。我想到说,我不知道陈水扁贪污是不是真的?应该是真的。我不知道陈水扁下流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应该是真的。(我讲陈水扁安全一点,因为他已经过去了。讲毛z huxi,他刚刚过一百廿岁生日,不太能讲的。)我的意思,就是我都不知道陈水扁夫人对陈水扁有没有尊重?「你这个人下流得不得了,我都知道。」一起贪污,一起舞弊,一起分赃的人,那裡会尊重别的强盗?你跟我一样恶劣、一样狠,我们只是在利字当头下做一个分赃,然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亚里斯多德在几千年前也讲了,友谊是一种美德。友谊能增加人和人中间的美德,也只有有美德的人才能够有友谊。就是友谊是互相的。我觉得是的。我觉得一群邪恶的江洋大盗不可能有真的友谊。你再去看看水浒传,我不觉得他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真的是有友谊。你看看中国×××这几年、几十年的彼此内斗,有什麽友谊?我不是在讲×××,这只是一个例子。人间都没有。如果在成就事情、做人做事裡面,没有心裡真实的良善,是会被那些搞权术的人笑。宋襄公妇人之仁,是会被笑,我承认。但是,我们的主肯定我们。我们求主让我们不是做给别人看。我们求主让主的恩典是在我们心裡面,主的恩典在我们裡面工作。
灵命更新,就是越来越成熟、像主
灵命更新,其实忠心服事的这部分,我今天几乎都没有讲什麽,因为忠心服事各位听到太多了。我们要忠心、要努力的服事,而我总是不喜欢讲这个部分。我喜欢讲服事的基础。服事的基础就是主对我们的爱,我们对主的认识。而我们有了对主的认识,就会越来越渴慕主,越来越认识主。但还是会有危险──我们可能会骄傲。那生活中的磨鍊、折磨就可以帮助我们,在我们认识主,在我们有知识、有能力教导,而且比别人都聪明的时候,可以谦卑下来。在我们谦卑下来的时候,我们就感谢主,我们会被磨鍊得更有主的样式,更能够美好。
我们看哥林多后书。灵命的更新,再讲简单一点就是,我们基督徒的生活越来越成熟长大。灵命更新,不要把他想成我会呼风唤雨、说多种方言、赶多少鬼。灵命更新,就是我们这个人的个性、生活、思想越来越像主,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爱,越来越有智慧。不是说智商越来越高,但是想的事情能越来越周到,就是越来越像主。
我们灵命更新,事奉我们不一定能讲道或医病赶鬼,或者说组织的能力,能把整个教会能带领的更好,但是我们能够很忠心。主人求于管家的,就是忠心。他只有一千两银子就做了一千两银子的事。他不能讲道,但他可以为人祷告。他不能公开祷告的很流利,但他私下有很真实的祷告。他不能讲道,但是他对主的认识是越来越增加的。「灵命更新、忠心事奉」,我讲的,其实就是希望我们每个个人,和我们这个人跟教会肢体的联繫,使我们越来越内涵外在都有主的样式,就是成熟懂事,不管是爱、正义、智慧、聪明、稳重等等都是,就是一个人的成熟稳重。
基督徒是基督的信,是圣灵写的
哥林多后书第3章讲到人的成熟稳重,他把我们基督徒形容成一封信,3:3,「你们明显是基督的信,藉着我们修成的。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心版上。」我们是一封信,这封信是藉着教会、使徒修成的。这个修就是写。我们每个人是一封信,这封信是被父母生下来,被圣灵重生,被教会写的,被弟兄姐妹写的。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封信。我们每个人有很多身份,我们是一棵树结出果子;我们是一匹马奔走;我们是一块田可以产生各种东西。
人是什麽,有各种不同的形容。这裡讲我们是一封信。这封信也很妙,这封信回到上面第2节,是写在我们心裡的。当然,我们很多信是虚伪的,但希望在基督裡面的信,我写信给你,你写信给我;你常在我心裡,我常在你心裡,那是第2节的最后一句话,写在我们心裡。
3:2,「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写在我们的心裡,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这句话你更应该觉得这是教会。陈伯伯他被人所知道、所念诵。张伯伯被人所知道、所念诵。李妈妈被人所知道、所念诵。每个人看到都可以看到他、念诵他。有的人是会看走眼的。有的被人家写错了、念错了,但是我们有一点就是:凡是基督在我们身上的工作一定永远是美好的,而且会被基督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知道,在今生就让我们彼此知道,而且是越知道越美好的。
我们每个人是一封信;这封信不是用墨写的,是用永生神的灵写的,是圣灵写在我们心裡。这时候,你也可以把这封信说成是「我们被塑造成一个凋像或一个人,圣灵来塑造我们内心」。外在的,我们被写成一封信。这封信一定会写得很好。我们会被写得多好,他有个讲法,我们每个人也是一封推荐信。人家在推荐我们,耶稣在推荐我们──耶稣在跟别人推荐我们,耶稣在跟天使推荐我们,耶稣在跟上帝推荐我们。耶稣也藉着我们这封信,在推荐他自己,因为我们是他的信。各位,我们是耶稣的推荐信。人家看到基督徒就会决定要不要信耶稣!
我刚刚讲的都是互相的,我们彼此推荐,我们推荐上帝,上帝也推荐我们。整个他要讲的,推荐信常常是失败和错误的。之所以推荐某某人,有的时候是人家不接受;有的时候推荐的结果是很糟糕的,他并不是那麽好。生活中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包括介绍男朋友、女朋友。「我推荐给你啊!他很好的!」后来你在他的离婚证书上帮他签字。他不好,他会变。
教会或者上帝藉着教会在做一个工作。不是在推荐一个主义而已。××××是由×××员来推荐的,由×××员来实践的。我们基督教的信仰是由基督徒来实践的,但我们并不只是推荐、实践一个教义,我们是把基督活出来。教义固然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能够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们所信的多麽好吗?我们能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们多麽好吗?注意,这封信是基督。这封信是我们自己。这封信是上帝。我们的生活、教会的生活,把上帝、把耶稣,把我们自己都表现出来。这信,不是一封信而已,其实就是我们所有的生活,或者我们所有的生命。
上帝的话、上帝的灵使人更新成善
怎麽让一个人会很好?我们怎麽使一个人很好?你怎麽让你的小孩很好?你怎麽让这个学校很好?你用什麽办法?用话。我们要让我们的小孩好就是教他!不管是你、是家庭老师、钢琴老师,我们就是用话,就是用文字。上帝也用话,这个话最重要的──他的律法。上帝告诉我们,你们要好啊!不可杀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盗,要彼此相爱等等。我们在读圣经、在查经都希望用话、用道,把我们改造得更好。我再说,×××也是这样啊!你读毛z huxi的书,学毛z huxi,照毛z huxi的意思办事等等,也是这样──照那个话去做。
这话就是上帝的道,但不只是上帝的道,还有上帝的灵。
我们的工作是在写信,把耶稣写得很好,让人家信耶稣;把教会写得很好,让人家来到教会;把自己写得很好,让人家接受我们。我们在写自己,也在彼此写。我们基督徒的工作,从哥林多后书第3章讲,不是像我们比较熟悉的牧羊、撒种或者争战,是一个写信的工作。写信就要用文字,但是我们不是凭着文字而已。
第6节,「他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或译:圣灵)是叫人活。」新约的工作不是凭着字句,不是凭着文字,是凭着灵。字句叫人死,灵叫人活。这不是说圣子不如圣灵;而是说如果只有字句或者只有律法,那是定人的罪。但是,如果有字句(或者有律法)、也有圣灵的话,我们所讲的就叫人活了。
各位,这一点我们每个人也都有一个感觉,文字或者律法实在叫人死啊!叫人觉得很累啊!「作丈夫的,你们要爱妻子」,听到了就叫丈夫死啊!「作妻子的,你们要顺服丈夫」,妻子听到这个大概通通都是昏死过去。因为我们是罪人,并不是上帝的律法不好。上帝的律法,上帝的话,对罪人来讲,就叫你死;你做不来,做不来就要被杀死。但是有圣灵,这个话就有力量。有圣灵,圣灵就叫我们活下去。
下面第7节,他特别讲到:「那用字刻在石头上属死的职事尚且有荣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这荣光原是渐渐退去的。」律法的职事指的就是十诫。这些经文都有一点不好懂。他在这裡说,把一个人的推荐信写好,也就让你这一生过得好,也就让教会或者这群人能够过得好。不是只能凭着律法或者文字;这个不是坏事,这是有荣耀的;但这是定人罪的。因为在旷野,最后这些人都被定罪死掉了。在耶稣基督来了以后、在圣灵在我们身上以后,我们的工作不是定人罪的,我们的工作是叫人称义的,我们的工作是让人活下去的,我们的工作是有更大的荣耀。
各位基督徒、非基督徒,基督教的伟大就在这裡。基督教如果说在医院裡面,就是产房,是带来生命的;其他所有的宗教和意识形态,就是太平间,是叫你怎麽死的。
其他所有的东西不能解决人的罪恶。叫你规矩,叫你善良,叫你孝顺父母,叫你忠于国家,至终都是叫人死的。不是虚伪;只是你孝顺自己的父母就是伤害别人的父母,你忠于自己的国家就是去欺侮别人的国家。这个世界在人的罪恶之下,最美好的上帝的律法也是叫人死的。但是那是有荣光的,就像包青天的工作一样,杀皇亲、杀国戚有荣光,但悲哀的是要杀人的。我们的工作是把皇亲国戚变成包青天,我们的工作是把邪恶的变成善良,这是更大的荣耀。 
3:12-16,「我们既有这样的盼望,就大胆讲说,不像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将废者的结局。但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这帕子在基督裡已经废去了。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诵读摩西书的时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这段经文也不太好懂,是在讲出埃及记34章裡面的一件事情:以色列人因为犯了上帝的天条,拜了偶像,神就杀了他们中间一些人。后来在摩西苦苦求情之下,神愿意饶恕他们,而且继续让他们到迦南地去,但是神说我不要跟你们一起去了。摩西就求耶和华说,你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去,不但求主跟他们一起去,摩西很大胆、很勇敢,希望我们都有这种勇敢,摩西说:「我要看你的脸,我要看你的荣耀,我要看你的面,我要看到你。」
各位,看耶和华的脸,我只能用一个话来形容,「我要看你的身体」。各位姐妹,你的身体我们能看吗?你的身体只有你最爱的人能看。耶和华的脸人能看吗?人是这麽惹上帝的愤怒不能看,因为我们带着罪。连人间最伟大的摩西,连律法的颁布者摩西也只能看到神的背,不能看到神的面。但是他即使看到神的背,他在山上跟上帝讲话,看着、看着、看着,看到那荣耀的光,他脸上也就有光了。所以摩西下山的时候,他脸上有光,以色列人看到那光都会怕。这裡都在描述律法的威严。这个光会过去,不是说律法会过去,就是人不能直接看到上帝的事会过去。不但不是律法会过去,律法不会过去。律法在福音当中,在耶稣的救恩当中,在圣灵的工作之下,能够成全律法的工作──我们真的变得善良,有主的样式。这件事是谁做的?我们从丑恶变成美善是谁做的?一般都会讲,我们从丑恶死亡变成美好,那是因为耶稣基督的工作,这没有错。这是耶稣基督的工作,但是这也是圣灵的工作。
所以保罗在这裡讲,我们又很陌生了。3:17,「主就是那灵」,那灵是什麽?你在摩西五经裡,在出埃及记和民数记裡,你没有看到「那个灵」,哪裡有「那灵」?「那灵」到底是什麽?哥林多前书11章讲有个灵磐石随着他们,他下面讲,那个灵应该就是基督,但是他没有说基督,他说「那个灵」。「那个灵」,我们在这裡看到的是三位一体;「那个灵」,应该就是出埃及记33:2,「我要差遣使者在你前面」;「那个灵」,就是那使者。「那个灵」,就是随着他们的灵磐石;「那个灵」就是基督;「那个灵」就是圣灵。这裡三位一体,三位也讲到了,一体也讲到了。不管是耶和华去,不管是圣父去、圣子去、圣灵去,都是神跟他们同去。但是也是耶稣解他们的渴与他们同去,也是圣灵与他们同去,圣灵光照他们心裡,让他们认识上帝永恆的光。
「主就是那灵」,应该是指着跟他们在一起的那个使者。这个使者,其实不是在旷野才跟他们开始;在逾越节的时候,也就是上帝的使者,「主的灵在哪那裡,哪裡就得自由」。字句上的话,叫我们被捆绑;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裡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自由。我们的身体会受捆绑,字句会捆绑我们;但是圣灵让我们看到主的荣光。圣灵让我们变成主的荣光。圣灵让我们这封信是一个货真价实、能够实现的推荐信。圣灵让我们的灵命不断地被更新,生命不断地被更新,越来越像我们的上帝,服事不仅忠心也越来越有果效。
我们低头祷告。天父,我们求主与你的儿女同在,让我们继续被你更新,让我们继续地有主的慈爱和怜悯,让我们越来越丰富,不是一枝独秀的丰富,不是一个人的丰富。固然我们知道有些人是走得快一些,但是我们的丰富、我们的走得快是让整个教会丰富,不是一个教会丰富而已,是你的众教会都丰富。我们感谢你。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作者简介】康来昌是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牧师,1948年父母来台,1949年出生在台湾,在台北和平基督长老教会过了快乐的童年。毕业于师大附中与文化大学,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美国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基督教伦理学博士。1990-1996年在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当任教务主任。从1996年起就在台北信友堂牧会。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讲章精选

贪财是万恶之根.

2017-3-7 18:26:02

讲章精选

美善《使徒行传》十七章第11节

2017-3-10 19:59:08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