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人如已
给予比接受更快乐。

她用整个人生书写"苦难‘’

 

微信图片_20210204094148.jpg

      “她并不伟大。甚至终结生命才是最大的解脱。支撑她活下去的力量,仅仅是为了活着。”

 
  ——记我的姑母
 
  昨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在那个熟悉的小山村转了几圈儿,终于寻见了姑母。原来她并没有走远,房屋旁边的小路可以下到河滩,让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找了好久才终于找到她。
 
  姑母今年七十九岁,柱着拐杖,行走不甚方便,长满皱纹的脸上却一直带着笑容,如同一朵灿烂的花。她一直是不善言辞的,拉着我的手坐下来,目光深情地看了我许久,让我差点儿落泪。
 
  问到她的健康状况,姑母才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她说自从那年摔伤以后,身体恢复的很慢,走路就要依靠拐杖。除此以外,身体并无其它任何病症,饮食起居,一切都很正常。
 
  说到这里,我想起父亲满头浓密的乌发,不知道姑母的头发是什么样的?我轻轻摘下她的帽子,竟然也是乌黑亮丽,只有少许几根白发。想想她已经是将近八十岁的老人,让我惊叹不已。
 
  然而姑母的身体并不是完全没有疾病,她自幼得了癫痫,至今并未痊愈。只是发病的频率并不高,每个月一两次而已。
 
  我问到这个病情,姑母脸上露出了一丝悲愤,话也就更多了。她听我的奶奶说,出生时并没有这个病。那时候大人在田间辛苦劳作,姊妹几个都得让我爷爷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小姑照看。
 
  她的小姑脾气暴躁,对不听话的孩子拳脚相加,有次失手打中她的头,昏迷了大半天,那时她还不到一周岁。我的爷爷看她几乎没了生路,打算拿出去丢掉,但奶奶于心不忍,又多放了半天。姑母竟然奇迹般地清醒了过来,再次发出了沙哑的哭声。
 
  几天后,姑母第一次发病,一看就是癫痫症状。全家人手忙脚乱地送医,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病竟然伴随了姑母一辈子。
 
  然而,相对于姑母一生所经历的苦难而言,幼年所患的疾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的父亲七岁那年,姑母十八岁,嫁到了这个十里之外小山村。从此,她苦难的人生正式开启。
 
  我的姑父家庭贫穷到什么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甚至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之类的词汇,已经算不上是形容词。我问姑母,当初为什么愿意嫁到如此贫穷的人家?她说,那还不都是你的爷爷奶奶作主。
 
  更为致命的是,姑父身体算不上健康,一直体弱多病。那时如果有好的医疗条件,也许算不上什么;但对于家庭经济状况,不管是大病小病都只是咬着牙拖下去,除此以外,并没有更好的方法。
 
  姑母结婚八年,竟然生下四个儿子。给孩子们取名,也没有什么诗意,房子旁边是一年四季长流不止的小河,就按水取名,分别叫河、河水、长水、流水。姑母一直想有个女儿,长大以后可以帮自己做些家务活。因此她给第四个儿子流水取了个乳名,叫流妮儿。
 
  对于这个贫穷的家庭而言,四个孩子的到来,增加了更多的经济开支。姑父和姑母只好不分白天黑夜,上山砍柴、割草、开垦荒地,在那个略显荒凉的小山村艰难求生。
 
  好在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他们将成为家庭里未来的劳动力,想到这里,姑父和姑母灰色的生活里,还是透出了一丝光亮。
 
  没想到,第四个孩子还不满周岁,我的姑父因病撒手人寰。那时姑母年仅二十八岁,哭得死去活来。姑父下葬以后,姑母面对艰难的生活,真想一死了之,然而看看怀里抱着的婴儿,还有依偎在身边的三个孩子,她又实在于心不忍。
 
  于是太阳依然从小河对岸升起,小河里的流水依然潺潺不止,但对于姑母而言,她的天已经塌下来了。
 
  就这样度过了一年,姑母终于认识到一个残酷的事实:凭着自己的柔弱之躯,哪怕是累死在山坡上,也不足以养活四个孩子。万般无奈之下,姑母想到了改嫁。
 
  然而我的爷爷和奶奶思想守旧,坚决不同意她再建立家室。爷爷向她承诺,一定会帮助他们全家共渡难关。
 
  于是,姑母的家成了我爷爷最大的负担,他不仅要为自己的家不停地忙碌,还要抽空去帮我的姑母干活。甚至姑母家四个孩子的衣服,无论是缝缝补补还是增添新衣,都是我的奶奶打理的。
 
  而我的父亲那时已经长大成人,他白天在生产队里干活,夜晚步行十余里去姑母家帮忙挑水,再连夜步行回来——如果没有人帮助,姑母家连饮用水都没有,生活之艰难令人难以想像。
 
  再后来,几个孩子渐渐长大成人,已经可以挑起养家糊口的重任。于是我的父亲带着一把瓦刀,领着姑母的四个孩子,一砖一瓦地建起了三间崭新的瓦房(上图),从此我的姑母离开了那栋摇摇欲坠的破旧草房,一家五口人终于有了安身之处。
 
  今天早晨之所以想写一下我的姑母,不只是为着保存自己的记忆,也因着我们现在的生活。人们常常抱怨生活的艰难,也常常讲述自己的不幸,但比起我的姑母,和她那一代人共同的遭遇,今天我们所经历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我的姑母,她也并不伟大。从现实的处境来说,死亡才算是一种解脱。但她还是活了下来,而支撑她活下去的力量,仅仅是为了活着。
 
  我自幼常去姑母家,每年都要在那里住上几个月,那个小山村也承载着我童年欢乐的记忆。
 
  姑母给我留下太多难忘的瞬间,当然最难忘的,是二十多年前的一天,当我在小礼拜堂的角落里看到她,立刻跑上去把她紧紧抱住,瞬间泪流满面……

【作者简介】韦长安,作者,专职牧师。1975年生于河南驻马店,自幼归主,因受父母影响,决志奉献为主传道。自中南神学院毕业后,在河南驻马店教会专职服侍至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祈祷基督网 » 她用整个人生书写"苦难‘’
分享到: 更多 (0)

谈经论道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对于你来说,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申请投稿者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