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的眼聋的耳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在这间屋子里曾经多次讲过,一位牧师应该有一只瞎的眼睛,一只聋的耳朵,这就引发了几位弟兄的好奇心,他们要我作解释;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们的眼睛耳朵越明亮、越敏锐就越好。那么先生们,因为这句话多少有一点奥秘,你们要听我对它解释一下。

我一部分的意思由所罗门在传道书(7:21)清清楚楚的话表明出来了:“人所说的一切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恐怕听见你的仆人咒诅你。”注解说:“所讲的一切话,你不可都放在心上”—不要把它们放在心上,不要让它们成为你的负担,不要注意它们,听到了,也不要因此采取行动。你不能拦阻人的舌头,所以最好就是拦阻你自己的耳朵,对所说的绝不在意。外面是一个无聊说闲话的世界,留心听的人,给自己揽的麻烦可就多了。他要发现,即使那些与他同住的人,也并不总是给他高唱赞歌,当他惹他最忠心的仆人不高兴的时候,他们在火头上说了一些激烈的话,对此他最好还是不要听到的为好。有谁不会在一时生气的时候,说过一些他后来后悔的话呢?宽宏大量的人对待急躁的言语,仿佛它们从来没有讲过一样。当一个人发怒的时候,离他而去,这是明智的做法,在陷入纷争之前,把它撇在身后;如果我们被迫听了轻率出口的话,我们就一定要努力把它从记忆里抹掉,和大卫一道说:“但我如聋子不听,像哑吧不开口。我如不听见的人,口中没有回话。”塔西佗(Tacitus)说,一个智慧人,就是那对咒骂他的人如此回答的人:“你是你舌头的主,但我也是我耳朵的主”—你高兴怎么说也可以,但我只听我选择要听的话。我们不能像闭上眼睛一样闭上我们的耳朵,因为我们没有耳盖,然而我们在圣经上看到有人“塞耳不听流血的话”,无疑,把耳道塞住,让非法的东西都进不去,这是可能的。对于村子里一般的流言,生气朋友冒失的言语,我们要说—不要听,如果你不得不听,不要把它们放在心上,因为在你的日子,你也曾经讲过无聊和生气的话,如果现在要你把你说过的每一句话,甚至对你最好的朋友说过的话都供出来,你的处境就尴尬了。所以所罗门在总结我们引用的那一句话时论证说—“因为你心里知道,自己也曾屡次咒诅别人。”

在详细论述我讲的这句话之前,首先让我说—当你开始事奉,你要下定决心从一清二白开始:对可能一直伴随教会存在,长年累月积下来的分歧,要不听、不看。你一进入你的牧区,那些心急要争取你,在家庭纠纷或者教会纷争中站在他们一边的人,就会在等你了;对这些人要听不见看不见,让他们明确知道,过去的事,对你来说就一定要让它成为过去,因为你并没有继承你前任的橱柜,你就并不打算要吃他留下来冷冰冰的肉食。如果发生了任何明目张胆的不公义之事,你当努力给与纠正,但如果这仅仅是纠纷而已,命令争吵方不要再争吵,一次了结地告诉他,你不愿和这件事有任何关系。迦流的回答几乎是合适你的:“你们这些犹太人,如果是为冤枉,或奸恶的事,我理当耐性听你们。但所争论的,若是关乎言语、名目、和你们的律法,你们自己去辨吧。这样的事我不愿意审问。”在我还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年轻人,来到新花园街教堂,被选为牧师的时候,一位已经离开教会的好人很快就来见我,他说他是受到“羞辱的对待”。他提到五六个人的名字,都是教会重要的成员,说他们用非常不合基督徒体统的方式对待他,他是一位可怜无辜的受害人,一直是忍耐和圣洁的模范。我从他议论别人的话马上就了解了他的人品(这种判断的方法从来没有辜负过我),我下定决心该怎样行事。我对他说,教会已经处在一种令人伤心的不定光景中,摆脱这纠纷的唯一出路,就是要每一个人忘记过去,重新开始。他说时间的消逝并没有改变事实,我回答,如果人在这段时间内变得更有智慧,更好,这就要改变他对这些事实的看法。然而我加上一句,就是所有过去的事情,已经和我的前任们一同过去了,他一定要跟着他们,去到他们新的地方,找他们解决问题,因为我丝毫不会接触这事。他变得有多少冒火,但我容许他冒火,直到他再次冷静下来,然后我们握手道别。他是一个好人,但他按照一种让人不安的原则行事,所以他有时候会用很令人尴尬的方式干涉别人,如果我听从了他讲的话,审查他的案情,纷争就会没完没了了。我相当肯定,为了我自己的成功,为了教会的兴旺,我采取了最有智慧的做法,对在我临到之前发生的一切纷争都闭眼不看。一位刚从牧师学院毕业,或者从另外一家教会转过来的年轻人,容许自己被一派的人在自己耳边说闲话,被人的善待和奉承贿赂,成了一个有偏袒的人,就这样在他一半的会众面前败坏了自己,这就是极端没有智慧了。要对结党结派不闻不问,而要作全羊群的牧者,一视同仁看顾所有人。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使人和睦的一样确实的作法,就是由得纷争的火独自燃烧。不要扇,不要挑,不要给它加油,而是让它自己熄灭。用一只瞎的眼睛,一只聋的耳朵来开始你们的事奉。

我要建议,在关于你们自己薪水的财政问题上,也要使用同样的器官功能,或者同样的器官功能缺失。有一些时候,特别是在建立一家新教会的时候,你们没有一位合适管理这方面工作的执事,所以你们可能觉得自己被呼召来做这工作。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你们不应该受到责备,反而甚至要受到嘉奖。很多时候,如果牧师不来作他自己的执事,通过自己的工作,寻找在这世界上和属灵的供应,这工作就会全然停止。对于这些极端的例子,我是无话可说,但我是羡慕这位努力挣扎的工人,深深同情他,因为他是负担过重,因为他让今生的事情缠身,有可能为他的主当兵,就没有那么成功。在建立得很好,能够负担得起请人做相当好的维护工作的教会,牧师大可以监督一切,但不干预一切。如果执事靠不住,他们就根本不应当成为执事,但如果他们配得过他们的职分,他们就是配得过我们的信任,我知道有这样的事情,他们不称职,令人难过,然而人不得不容忍他们,在事情这样的光景中,牧师原本闭上的眼睛就一定要睁开。不可让教会资金的管理变成一桩丑闻,我们反而绝对要干预;但如果没有迫切的需要要我们这样做,我们最好还是对分工有信心,让执事做他们的工作。我们和其他职员一样,如果愿意,是同样有权处理财政的问题。但如果别人为我们管理,我们就要尽量不管这些事,这就是我们的智慧。当钱包空荡荡,妻子生病,儿女众多,如果教会不合理为牧师作供应,他就必须说话;但在会众面前不断提出增加收入的要求,这就是没有智慧了。当一位牧师得不到好的报偿,他觉得自己值得更多,教会应当给他更多,他就应当首先带着爱、勇敢并坚定地与执事沟通,如果他们不处理,然后他就应当用一种合情合理、公事公办的方式向弟兄们提这件事,不是好像在恳求施舍,而是唤醒他们敬重的心,让他们知道“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让他把心里所想的直接说出来,因为这没有任何可羞耻的,如果他陷入债务,羞辱他自己和神的工作,这反而更有理由感到羞耻;所以让他用正确的精神,对合适的人说到点子上,而不是使用秘密抱怨的方法。对神的信心要减轻我们对世物的关心,使我们能行出我们所传的,就是—“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一些假装凭信心生活的人很是狡猾,用间接暗示人的方法吸收捐助,但你们要像男子汉一样清楚地问,要不然就把这件事交托给你们会众,让他们按基督徒的触觉行事,对教会财务的事情和方式闭眼不看,充耳不闻。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灵性关怀

化危机为转机

2017-2-28 18:57:29

灵性关怀

用《圣经》这面镜子认识自己

2017-2-28 18:57:56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