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的误与惑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_9817758450268232110055780722568223313.jpg

“深深地将圣灵存在心底,默默与上帝同行(因为上帝是圣洁的),这些才是辛苦的工作。”——戴维斯

有段时间没有这么贪婪、疯狂地读书了,昨天读完英国的伊恩?默里的《真正的复兴》。引发反思,由此将传福音过程中不少的误区与困惑简要列出,希望有朋友来探讨,有的困惑是时代性的,是上帝对人类的挑战,难以回应。感谢主,祂在工作。

该书的作者总体是倾向于福音老派,清教徒精神和加尔文主义。从该书的历史追述中反观当今的传福音,尤其中国继承和使用的大面积是新派做法。该书传达出这样的信息:新派作法大多不是上帝的复兴,乃人的奋兴起,追求表面的决志和人数的增加。它大大影响甚至改变了基督教的发展,给教会带来的损害是严重的。按此理,由这一波复兴而得以领受福音的亚洲、非洲等地受惠的同时受害就更为重中之重了。

究竟传什么样的福音?悔改的福音,恩惠的福音,学术的福音。

回到圣经,福音当然是全备的、平衡的。从天而来的好消息,上帝给人爱的礼物。就整本圣经的福音信息,以十分计,大致为悔改的信息占6,恩惠的信息占4,学术的信息占1。然现在所传的福音来看,悔改的信息占2,恩惠的信息占6,学术的信息占3。

究竟该怎么传呢,传什么样的福音呢?以认罪悔改信息为重,还是得各种好处的信息为重?再以什么方式加上一些学术信息,也就是神学知识,以及门徒栽培法等。

现今普遍所传的是得各种好处的信息:罪得赦免,得医治释放,平安进天堂等。尤其对中国百姓这样一个几千年急功近利惯了的群体,怎么传?听了众多讲道,很少有讲上帝的公义、忿怒已经临到,当悔改,信福音。当然,我在其中也一样,根本不敢讲,有时讲道严厉一些,就被责备,就有人再不来教会。若讲警诫劝勉的话,还要看看脸色再说。看脸色不算,还得思想怎么讲个故事轻松带出,否则又担心把人噎住了。

在国际上获奖的韩国电影《密阳》,导演李沧东其实在反思韩国极其兴旺的福音——那种“廉价的福音”的偏误和危害。这个问题是很难的,对于初步接触福音的又穷怕的国家,不传福音的“物美价廉”,不给好处恩惠,福音怎会广传。若对此完全斥责,一则实践难操作,一则主耶稣传道也会先饱人肚腹,再讲真理。讲完真理绝大部分人退去,问门徒:“你们也要退去吗?”

传讲福音信息的先后、比重,这个问题我实在还没有太摸着门道。其间有很多悖论,不好弄!随着科技和文明的进展,福音的学术信息不加增,难以护教和回击种种质疑。若是大部分精力用于这些研究和回应,土地又荒了,种子更难撒下。因为人对于信仰,鲜有人是头脑认知而归信的。

传福音中是感性为重,还是理性为重,两下的比重?

为什么恩惠的信息其比重越来越上升?为什么给福音带来极大广传的是圣洁运动、灵恩运动、奋兴运动等。不论正统派怎么指责其问题和失误,这些运动燃烧的速度和引发的果效超出人的意料。书中引人之言:“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改良所产生的效果,比古老的福音产生的效果还要大,复兴如火如荼,得救的人数如雨后春笋一般迅速增长,那么,这种增长并非来自上帝。”这话还是值得商榷,凭什么说这种增长就不来自上帝?改良的效果为什么不能比古老的福音的效果更大?事实上,新教宗派的剧烈分化,女牧师、女宣教士的涌现成为福音的急先锋,在福音的全球传播中功不可没。难道这些都不合上帝的心意,仔细查考圣经,这些或许更靠近上帝的心意,或被上帝在某些阶段使用了。

“上帝就是爱”,无论是福音的发出者,还是领受者,无论是福音工作之先,还是在过程中,感情是重要的因素,有时没有太多道理可讲。就像男女关系,到讲道理这一步的时候,爱已淡了,关系快散架了,就需要道理和忍耐来维持了,这叫过日子。信仰生活也有类似之处,激情入门,爱中发动,好好过日子又还得道理和秩序,教导和操练。这也是上帝之爱的特性:爱和公义本为一体。

既然传福音中感性很重,怎么把握感情的收放程度,不拦阻圣灵在其中的工作,又叫人安静、肃穆,更亲近神?有经验者敬请传授、分享。然任何经验都不能成为标准和原则吧。历史上,就为经验的孰高孰低,孰优孰劣,费了太多口水和不必要的分裂。

在福音里,神和人究竟是怎样的同工关系?

就神学思想的根底,复兴中福音老派和新派的分野显示出加尔文主义和阿米念主义之争。阳光之下无新事。这两者的源流之争早在初代教会就有。就圣经启示,两者都可以找到经文做支持。耶稣的一些教导也是看似矛盾而又和谐并生的。

之所以难分难决,我个人觉得福音如何实现,福音的运行之道本身就是一个奥秘,就像上帝怎么是三而一,耶稣怎么又是神又是人等问题。不,这个奥秘比这些问题更复杂。对问题上帝其中有启示、有说话,神人同工关系上帝只是在做,几乎没说。有时做得多,有时做得少,有时什么都没做。

加尔文主义的罪人全然败坏;上帝无条件的拣选;基督有限的救赎;圣灵不可抗拒的施恩;圣徒恒忍蒙保守等,很好的教义,让人因着认罪悔改而持续蒙恩,信心加添,根基稳固。但并不能完全清楚地说明神人的同工关系,以及很好地把握人在其中的尺度。从圣经来看,很多时候即便是神预备和应许的,人不做,神也不做,人不兴起,神不动工,神做工往往是兴起做工的人,加荣耀给他。人的主体性未尝不是神的心意,上帝创造之后,是将治理和管理的命令给人的。在某种程度上,启蒙运动、信仰世俗化、福音的急速传扬等同样是上帝的作为。脱离愚昧和专制,超越种族和文化,人得释放,力量更新,难道不是福音的内容吗?从旧约到新约,都是。

怎样才能激发人的潜能和责任,怎样又在释放中不以恩典加多,罪也加多?与其各执一宗一派之词,还不若多去思想、分辨神与人的同工关系。而这同工关系,在不同时间、不同人身上,同工的方式等都是不同的。就像《真正的复兴》一书写到这样的现象:同样一篇讲道信息,讲过多少次听者没什么反应,照样冷淡、打瞌睡。不知哪一次,听者突然精神倍增,扎心悔改,复兴来到。当然这归功于圣灵的能力,但圣灵什么时候做,如何在做,以什么形式来做,普遍恩典还是特殊恩典,或者两者并行……恐怕每个人都得思辨而敏捷地跟上才是。

福音和伦理的关系,不易拿捏的基督和基督教的关系。

从信仰过日子而言,圣经才是一部真正有效的《论语》。当福音信息运用在生活实践中,伦理化、教义化、制度化必然出现。不仅在教会发展建设中,也影响着人类的文化、政治、观念等。因着福音,人人成为圣洁,拥有神的智慧和能力,哪还需要去强调伦理、道德、规范、惩戒等。问题是末世之间,不法增多,爱心冷淡……前天我和神学院教务主任谈到,基督教应该是教育人信基督,跟从基督,如耶稣的大使命:为人施洗,教人遵守,而不是世界的林林总总宗教之一。耶稣来,若是想建立一种宗教,何必将文士和法利赛人骂得狗血喷头。

作为一种宗教,福音的空间越来越狭窄,传道人连自己传什么,做什么都可能逐渐模糊。因为越来越少的功用是教会不可替代的:讲爱心,行善事,政府和公益机构占领大半壁江山;激发信心、能力,成功学一套又一套;论医治、拯救,医学、心理学等愈发先进;谈赶鬼驱魔,这时代鬼王赶鬼似乎更厉害,更有果效;讲神学和知识,别去抢高校、神学院的饭碗了,他们靠此吃饭,评职称的;讲公义、秩序,政府说我最公平、公正,又民主又自由;讲境界、灵修,这是高人、隐修者的强项;讲“天国近了,当悔改”,多半反应是“神经病”,“迷信”、“异端”等……

主啊,当下该传什么样的福音呢?怎样将福音传到地极呢?而且“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信仰问答

不叫我们进入试探

2016-10-17 22:22:56

信仰问答

如何正确地看待财富与贫穷

2016-10-17 22:23:08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