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短文却能影响一家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涤然姐姐:
  您好!
  很高兴在《呼喊》季刊又遇见您了。这么些年,我们印尼完全不能有华文书籍输入,故《青年良友》无从阅读,不过许多旧的,我仍珍贵,作为帮助,培养,并介绍基督正确信仰的有力工具。我从得救重生后,就极感到文字布道的实际果效,不过真的,这一地区基督徒不注重借属灵刊物来造就灵命,许多空闲的时间都费在看牛仔书。我十分伤心,您必有同感。请代祷。
  您著过《三棵树》短篇,那时我刚信主,刚生下第二女儿,家庭、婚姻孩子一团糟。这些年,主的恩典随着我,总算从充满血气、肉体,老我的基督徒窠臼中解脱出来,如今才是真正的得着了救恩中真正的奥秘。那段与灵界恶魔--罪恶争战的日子,真吃尽了许多难堪折磨的苦。
  我真感谢救主洪恩不尽,孩子长大了。我为他们的品德、信仰、教育傍徨时,看了许多书,使我记得必须从小带领他们真正认识主,归主。因此我开始了家庭早上的读经祷告。因我对传福音负担重,因此在每天的早祷必与孩子一同求上帝兴起更多的福音使者。只几个月,神就光照了我,使我得着了许多属灵的看见,明折许多属灵的真实,人生的真谛,孩子前途的重大。我以极自然,温柔,安静的心灵,以最明白主的真爱,把四个孩子献上给主。两年了,我从不畏缩,或疑惑,或懊悔。我记得看《三棵树》得的指示,我很羡慕有如此的孩子。没想到是上帝奇妙的带领和他的大能在引导,使我真正走上了这道路。
  如今孩子们真的慢慢走在《三棵树》的路上了,而且是更美更益人的三棵树。您想奇妙不奇妙?一篇短短的小说,却发挥如此大的作用。工作的果效随着您,在主里的劳苦实在不徒然。最近我与主内姐妹谈起家庭教育时,也曾把这故事讲出来。她们很羡慕我的孩子个个都乖,都走上正轨,但她们有些像《三棵树》中的那朋友,不愿牺牲,从头作起,不愿正视这问题的严重性,真可惜!
  涤然姐还在美国吗?许多国外的灵性问题,顽童问题,很想知道。我们在此,真如井中之蛙,对国外的许多情况都不知道。
  我丈夫至今仍未信基督,但已很近了,所以撒但千方百计加以苦害。我不怕了,我与孩子们已跟世界分别为圣,更要求丈夫把我们的事业也从世界分别出来,完完全全归主使用。愿您为我们祷告。谢谢。祝
??以马内利!
主内弱肢邓美上



邓美姐妹:
  谢谢你的来信。我想这是每一个文字工作者喜读的信件,能从读者的回应中看到主的使用。
  记得那篇小说的名字是《三姐妹》,并非《三棵树》,登在《青年良友》改版后的第一期。大概是一九六五年的正月吧!时间过得真快,都快二十年了,而我这个信箱也是那时开始的。
  你还不知道《青年良友》早已停刊了吧!停了也差不多十年了。现在香港有《突破》和《突破少年》两种新型的杂志,办得很不错。不过他们的对象是地区的非基督徒,传福音的性质;我们实在还需要一本对内,造就性的,专为青年的杂志。
  《三姐妹》那篇两三千字的小故事会给你这么深刻而久远的影响,可见得完全是圣灵的工作。我只有俯伏在他脚前,感谢他在我们之间运行,使我们彼此都得益。
  美国的问题儿童实在多。我们移居美国时,四个孩子的年龄是八岁、七岁、四岁半、两岁半。那时的压力还仅是生活上的琐碎事,照顾他们的起居饮食等等。到了他们十几岁的时候,那才真叫人头痛心痛呢!
  我在《永不止息》那本家庭见证的书中,详细说过那段经历。感谢主的怜悯和保守,他们总算避过了《嬉痞》那一关,没沉沦在吸毒和性开放的巢穴里。要知道六十年代是美国青年最放任颓废的时期,而我们的儿女正在那个时代度过他们不大不小,似懂非懂的少年期。现在想起来,犹有余惊。
  教养儿女是我们当尽的本份,但儿女长大后纳入正轨,完全是神的恩典。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三章所说的“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它们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它生长的神。”
  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一对虔敬爱主的父母,会有灵性冷谈的儿女?偏偏许多不冷不热的信徒,儿女却在教会里有美好的事奉?
  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疑问。在神面前的结果,我认为:前者是,神不容我们骄傲,借此提醒我们常为儿女祈求;后者是证明神有余恩。他要借儿女在冷谈的家中,重新燃起祭坛的火。无论如何,母亲的祷告决不落空,她在神面前为儿女流泪决不会白费。让我们以此互相勉励。祝
??全家蒙福!
涤然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信仰问答

基督徒的经验真实吗?

2016-7-14 15:22:00

信仰问答

个人传福音应注意的事

2016-7-15 9:55: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