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权.人权.政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神权、人权、政权」教牧讲座问题解答


所以你听我讲道你发现,我是一方面,从圣经领受智能,一方面用神的道去批判文化,做一些比较,所以我个人对哲学很有兴趣,对文化、宗教、社会等等也很有兴趣,然后呢,我把它放在神的道之下,发现呢,都在神的智能之下,人没有办法与神相比。所有的哲学无论多么宏博、精细,系统庞大,结果都是漏洞百出,只有神的话是高于一切的。所以呢,如果,华神的院长在这里,可以不可以为信徒开一些文化课程、开一些哲学课程,那么你们就可以从他得到答案。我个人在华盛顿办的归正学院就有相当多的成分这一类的课程,因为我们要从神的道批判文化,所以对哲学、文化的课程,我们已经有预备了。但当我们预备这些课程,有一些基督徒反应「你们的圣经课程太少」,其实呢,我们不是故意的,因为我们知道的,如果你单读圣经而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思潮、文化,攻击过、批判过圣经,那你一直读圣经,还不知道怎么样回答他。所以你研究他们的思想,再用你的思想超越他们的思想,再批判回去的那个力量就很大,而那个也是很危险、很冒险的一个工作,因为在文化、哲学界里面,很多很有头脑的人,是超过在教会里面传道、牧师的头脑。所以我们求主给我们智能,争取长子的名分,以正统做为主体,以神的道在宝座上光照、批判,显出人的亏欠。

如果你要帮助骄傲的人谦卑有什么办法?我问你啊!你问我我答,我问你你不答这叫做「不公义」,还不懂人权?再一次,你要帮助骄傲的人谦卑有什么办法?叫他读圣经?你先查出他为什么骄傲,如果他因为他的科学骄傲、因为他的学问骄傲,那你有办法叫他谦卑,你比他更懂科学、比他更有学问,他就容易谦卑了,你懂吗?教会的领袖程度太低,就是帮助世界上有合法骄傲的权利最好的原因,你听不懂就算了,那我也没有办法帮助你谦卑了。如果我们教会的领袖程度都低得不得了,那么教外的人都很有学问,那他们骄傲是合法的,而且你是不得不要承认他骄傲的合法性,因为你什么都没有。你说我很谦卑嘛!你当然谦卑,你什么都没有还要骄傲?你连骄傲的本钱都没有,还敢讲骄傲?所以当一个人有骄傲的本钱的时候,你就要筹备更大的本钱来帮助他谦卑,你懂吗?这是我的原则,所以我不怕被任何有学问的人讲话,因为我相信神的话超越他们,而我要在神的话中间吸取智能、显露他们的亏欠在什么地方。这样,在我这四十多年的事奉,我亲眼看见,多少的哲学博士、多少的科学博士、多少的物理学博士一个一个归向上帝,因为他发现神的道是很伟大的。我们要帮助人谦卑,你自己要有足够的本钱,那你怎么能看出神的道这样伟大的地 方呢?这就是从传统的、我们以为我们已经明白圣经的那一种自傲同限制中间出来,求神再把更大的光照耀我们,使我们可已有足够的力量去把人带到主的面前。那么你说「圣经哪有这样讲?」有!「什么地方?」哥林多后书!「谁说的?」保罗!保罗要用各样的智能,把主的道隐藏在心里(歌罗西书:3 章 16 节),然后呢,要用上帝来的能力,把各样反对上帝的、拦阻人认识上帝的那些自傲的事情,攻破,把仇敌的营垒都打破了,把人的心意夺回归向上帝(参:哥林多 后书:10 章 4-5 节)。所以这个很难喔!

布道工作如果是「信耶稣得永生、信耶稣得永生!」这个呢都是很对的,但是呢,这个是很基本的。在信耶稣得永生之后,你要知道什么使他不能信,我怎样才能帮助他信,那思想背后那些堡垒,你一个一个敲下来,你的铁锤够不够硬、你的力量够不够大?一个在共产主义训练之下建立成知识论是以唯物来反对超自然和神论的时候,你讲道的力量大到什么地步?把他整个共产主义的思想架构塌下去,如果你能,你就明白那一句「把各样拦阻人认识上帝,那些自高的、自大的事情一概攻破」。所以我有时候对我的学生写,到底二十世纪哪些拦阻人认识上帝,哪些自高、自大、哪些意识型态、哪些哲学主义、哪些现代思潮写出来,那你告诉我其中思潮,后现代派,或者这个逻辑实证论、或者存在主义、或者无神论,你写一个告诉我你怎么样带领他信主?」所以做传道不是简单的,求主帮助所有在研究神学的人,要看神学高过哲学文化,有力量去批判他们。

一、当教会长执、牧师发生冲突的时候,牧师本身在真理教导上并没有可责之处,只是处理冲突上稍微圆融一点,因而要赶走牧师,会友应当怎么样响应?全力维护牧师或者离开教会?

答:你离开教会就是像越南人离开越南,最爱GC党的就是那些人。所以你就站在那边好好为真理作见证。我不是说你就要站在那边跟他们打、跟他们斗,不是,你就站在那里好好为真理作见证,讲应该讲的道。

牧师传道不是主要你离开你不要随便离开,不是主要你去你也不要随便去,这样你是去留在神、敬畏神、神的呼召。我这一生,没有跟同工吵过,没有,不必要吵。那么,如果人要胜,让他胜。但是我也没有为教义让过,当正统信仰的教义我坚持是合乎神的道、是合乎圣灵在历史中间引导的时候,我一定不让,我可以态度柔和,但是立场坚定,外面的肉很软、但是骨头很硬,大家说(重复)。因为我是人嘛!对不对呢?我不是螃蟹嘛,人是骨头在里面、肉在外面,螃蟹呢,是骨头在外面,肉在里面,对不对呢?所以你见到螃蟹不要跟它握手,很危险。教会里面有一种叫「螃蟹」的基督徒,他走的时候是横的、他握手是夹你的,他碰你是「啪啪啪」很大声的,因为他全身坦克车,有这种基督徒。上帝造人是人,当必要碰的时候,还是有弹性的,我们是有弹性的,所以骨头硬一点、有骨头、有信仰、有立场,讲话柔一点。IQ 好的人,EQ 不好,就很难成功了,跟我说(重复)。据理力争、不顾别人的情面的人,常常破坏感情,所以我们要合情、合理,大家说(重复)。不要因情毁理,不要有理轻情,这都不可以 的。我们里面有道理,外面有尊重别人感情、给人面子,如果时间因素是他可能悔改、可能改变立场的,你要等待,因为忍耐是很需要的,等待是很重要的。

等待!耶稣得胜了没有?得胜了!还要等待吗?等多久?等到世界末日。已经得胜了还要等到世界末日?上帝的话。「你得胜了,你坐我右边,等我使你的仇敌做你的脚凳」(参:诗篇:110 篇 1 节; 希 伯来书:10 章 12-13 节)。很多人解经就讲仇敌、脚凳;仇敌、脚凳,我就解做「等」,已经得胜还要等。等那么久!耶稣复活升天到等祂再来那么久,给魔鬼这么多机会你看,「等!」耶稣就忍、忍, 一直等,等到有一天仇敌做祂的脚凳,那这个等的时间就是教会时期,就是圣灵帮助你得胜的时期。

很多人信主以后盼望第二天全世界信耶稣,「基督这么好怎么你不信?他就大发脾气」,他忘了他不信人家等他等了几十年。所以不要太急,能等你这么久,你一信就不能等人,不可以的。在教会里面意见不同,「这样才是真理!」我告诉你要等,有许多我的意见,等了很久很久以后呢,才能够同心。

我再说我在华福会,第一届华福会讲一些话,没有人去做,现在我开始等,我讲什么呢?「香港应该成为华人教会研究大陆事工、共产主义与基督教相对关系的文化中心」,结果赵天恩牧师做了中国这个文化研究。「台湾应当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与基督教关系的研究中心」,没有多少人做。「新加坡应该成立华人文化在华侨社会,侨居地文化与基督教关系的华人的关系的研究中心」,没有人做。美国呢,「查经班的现象不是太好的」,我那天讲的话很冒险,很多人气死我了,因为大家的观念是美国多么好,多么多中国人建立查经班是最好的现象,但是我说「查经班呢,个个都要发表意见,就没有人好好研究圣经」。圣经说「快快的讲,慢慢的听」是不是?圣经说什么?「快快的听,慢慢的说」(参:雅各书:1 章 19 节)怪不得我每次问你你不讲,因为你慢慢的讲。快快的听、慢慢的讲,多听少讲,多知道 、少传。如果你 talk too much, you will unknow be to that. 教师、家长在对教导的功能中间,少讲而正确,好过多讲而泛滥,如果你讲不对,讲越多也没有影响。那么为什么我讲这一句话?因为美国的查经班查经的时候,我的意见、你的意见都没有好好研究,结果就闹起来。当我的意见圣灵引导、你的意见圣灵引导,每一个人把他宗派 一知半解的道理拿到查经里面,越有口才的越胜,所以我说不好的现象。如果你讲的是圣灵的启示,我所讲的也是圣灵的启示,结果两个讲出来不一样,哪一个人才是真的灵?所以美国需要有信仰研讨大会 。 1976 年我讲那一句话到今天还没有人做,所以今年 12 月 26 号 到 31 号,布道团在美国第一次,「北美信仰研讨大会」。 我等 25 年,你们不做,我做。感谢主我还没有死!所以我心中很多要做的事,很多二、三十年前已经想了,结果一直等、等没有人做。那我本来是蒙召做布道的,后来神也叫我教神学,神学讲座变成比布道会带得更多,这不大对的。现在更多的变成解经,现在希伯来查经讲台,这原是和布道不大相关的事情,但我发现布道完了、布道完了,很多人得救进到教会没有受到教导,有的人就乱了,有的人就给灵恩派极端的思想把他麻醉掉了,结果布道了以后就变成他们不知道怎么栽培。所以我三方面都要做,神学也要做、查经要做、布道要做,所以快快趁着还有年日做,就是这个原因。

好,你们教会有问题,执事争吵、牧师呢要尽可能站在人性的位置上中立,不是站在教义的事情上中立。在人性尊重每一个人身上中立,就是你尽可能不要太急,产生对立的状态,保留人与人彼此尊重,以及懂得那个羞耻的那种文化。礼义廉耻的这个「耻」是很重要的,当对第四个字的文化效力已经麻痹的时候,他会完全的违背人性、做一些很可怕的事情。所以如果有人要做一些事感到不大好就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文化就使你不常常犯错,这样,一个领袖不两随便面靠一边,你靠一边的时候你很危险了,不能做领袖。

一张桌子四个脚一定要同长,如果有脚短一些呢整个桌子就歪了,对不对?所以「公义是宝座的基础」(参:诗篇:89 篇 14 节), 大家说,连上帝都不能违背这个定理。「上帝呀!公义和公平是你宝座的基础、根基,慈爱与诚实走在你前头」。所以你的位份要做领袖的要公义,不要大小眼。你做领袖的不要看有钱有地位的过于那些贫穷人,但你也不要袒护穷人。有人说:「哼!凭着他很有钱,在教会就要讲话」,他用这一句话吓我们,我说「你没有钱都要讲话,难道他有钱他不可以讲话?」所以不可以袒护穷人。有一些穷人以为他穷,他就用他 paranoiac (妄想狂)的思想专门轻看或侮辱有钱人,这也不可以。有钱人他讲话不是因为他有钱,是你误会他,那是因为他是会友他讲讲话。那么你也可以讲话,你就不可以叫别人不可以讲话,你不可以说他讲话是因为他有钱,因为他有钱、有奉献,不讲话那奇怪了。你没有奉献你都讲话,你还叫人不可以讲话?所以这个是穷还要做帝国主义,你懂吗?所以圣经有一句话:不可袒护穷人(参:出埃及记:23 章 3 节),我读了几次,但一直找不到哪一章哪一节,你替我找了告诉我,我谢谢你,不可袒护,也不可专优待有钱人。圣经是很公义的,上帝用公义、公平做祂宝座的根基,所以祂稳到今天 没有倒,凡是反对祂的一定他自己倒。

第二、祂诚实、慈爱行在祂面前,表是祂施行的时候呢,祂是有真理和慈爱的, IQ 和 EQ 并行,奇妙吗?所以这是人间到二十世纪才注意到 EQ 啦什么,圣经早就有了,很好笑的。

二、谢谢你的讲解,我感谢上帝,有个问题,今天主题非常大,但我有个思考可能缩小主题范围,比如到一家的家政,当自己持续的念头想做主的工,但家政中的父权非基督徒,不让自己生出来的人作主工的时候,这在他家政中的父权,我们应当怎么样响应父权的不准呢?主说「要孝敬父母」。以马内利。

答:敬神、孝父母不能两全的时候怎么样呢?那么呢,只有基督教很勇敢的讲一句话,当你成人的时候,当你结婚的时候,你二人要成为一体,要离开父母(参:以弗所书;5 章 31 节)。所以圣经清楚告诉你,当你已经是成年的时候,你要自由。你不但是人子,你更是神所创造的人,你是一个已经独立的人的时候,你不能到死的时候在你父母的影子之下。这不但是指经济,也指你的信仰,更指你做人的立场,因为父母不等于神,大家说(重复)。因为父母不是神,你只能孝敬他,你不能敬拜他;你只能在真理里面顺从他,你不能在一切的事情上完全呼应他,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问你,到底你生的孩子,是「人」,但是在你家中,所以叫做你的孩子?或者你生一个孩子很像你叫做「人」?你听懂这两句话不同的地方吗?你到底是生「孩子」还是生「人」?大家说?你是生一个人,因为在我家,所以叫做「我的孩子」,或者你生一个孩子,他的四肢、躯干、头面像我们一样同类,所以叫做「人」。你是生人称为孩子,或者你生孩子是叫做人?你告诉我。

中国人没有生「人」的,中国人生「孩子」,西洋人生人,大家说( 重复)。中国人生的是孩子,不注重他的人性的尊严,所以一生一世在父权之下你永远听命。中国人只懂生孩子,不懂生人。外国人只懂生人、不懂生孩子,所以外国人孩子十八岁,他父亲就叫他付房租了,因为他懂得你是人,现在你要付房租。他不以父、子的关系,所以外国人的孩子,爸爸叫名字的, Hey, George! Hello Stephen. 父 亲叫孩子名字,孩子叫父亲名字,因为用人与人的关系对待家属,但是中国人以家属的关系来对待人。所以我告诉你,你起先生的孩子到长大了你就知道他是人,那你就好了。你如果是孩子,你只有对父亲有责任,如果你是人,你对神、对父亲都有责任,你明白吗?所以二人成为一体,要离开父母,表示你要独立。那你现在几岁了,你父亲不准你做传道,你应该对你父亲说:「我要做传道,因为我对父亲有责任,我对神也有责人。」「你给我滚蛋!」那你滚吧。「你给我走 !」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能自立呢?所以呢,你应当说「父亲,我不要离开你,我爱你,但是我有我的自由,我有我的信仰立场,我是一个人,我有对神的责任」。「不必多讲!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更多,我跑过的桥比你跑过的路更长」,那些你就从早就要好好的预备,他讲的你也会背就是了。

你知道这就是人性,但是神是谁?只有基督教讲这一句话:「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做我的门徒。爱妻子、爱丈夫过于爱我不配做我的门徒。 」(参:马太福音:10 章 37 节)所以你有双重责任,对神的责任、对父亲的责任。当你坚定立场、但态度柔和的时候,你不伤害你父亲,你也不损伤他的自尊,你不撕破他的面子,他大发脾气之后,深深思想你还是尊重他的,他可能慢慢转变过来。那你不要因为我有人权,你父亲还管我,就跟他在大庭广众吵得像国共吵架那样,那以后呢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结果呢你就没有办法挽回他了,他死的时候瞪着你眼睛不要关,那你也死得很辛苦了。所以你应当态度柔和、立场坚定、信仰不妥协,但是对父母温柔、慈爱、孝顺。他打你的时候不响应、不讲话,让他打,静静流眼泪,流完了去做传道。那这样怎么样?没有办法。我就有这样的学生,结果呢,他的爸爸气死了,结婚的时候也不要来,叫别人来代替,当作死了孩子。等到这个孩子娶了妻子、生了孩子的时候,结果呢,这个父亲发现「咦,我做公公了,我的孙子是牧师的孩子」,他要去看看,他就欢喜快乐,以后慢慢慢慢的改变过来。「人会改的」,大家说(重复)。「我的父亲也会改的」,你说。没有父亲的不必说了,他不会改了。

日本有人写一篇文章,「我为我的父亲施洗」。哇!我奇怪有这样的文章, 我就好好看,原来他父亲把他赶走,他做牧师,26 年以后,他父亲快要死以前,发现他的孩子是对的,因为如果不是真理,怎么会这样坚强持守信仰到这样的地步?而且他经常写信给他,这个孩子经常写信,这个父亲绝对不回信,所以他一直看、一直看,这二十多年来,在我是有父亲的尊严,但是他已经尽了儿子的孝道,他没有做错事、他没有荒宴、醉酒,没有邪恶、淫乱,他没有赌博、他没有骗人、他没有走私、他没有做坏事,他是做传道。只因为我宗、我族、我民、我教与他不同,所以他就用客观的思想,神感动他,最后他真的写信给了他,他孩子看到父亲写的信、签的名,一直发抖、一直流泪,因为常常写给父亲没有回信,现在父亲写给他,结果他赶,从北海道赶到本州,去看他年老的父亲,怕他父亲死了看不到他。他看到的时候,他很谦卑、很温柔的对父亲说,「我如果有什么错,你赦免我,但我是为了信仰,而这信仰不但是为了要救我,也要救你」。现在轮到他父亲流眼泪,后来他父亲说:「我如果信耶稣,我就不要任何牧师给我施洗,因为我只相信你,你一定是一个真的牧师,别人不一定」,他说。一定要他的孩子给他施洗,因为他亲眼看到这个孩子 ,「我养你养大到最后耶稣怎么救你、怎么改变」。孩子给他父亲施洗,全教会的人都哭,这个做孩子的就写这一篇文章,「我亲手为我父亲施洗」。啊,我读了很感动,可惜我父亲死了,我没有机会给他施洗。

三、预定论会不会削弱一个人传福音的斗志?

答:会!哪一种呢?会削弱那些对预定论错误了解的人的斗志。预定论会使一个人传福音的斗志本来斗斗斗斗,啊!预定论,那我不必传了!那就没有了。因为他原先的斗本来是错的,他对预定论的看法也是错的,所以呢,对这种双重错误的人,预定论会削弱他的斗志。那么糟糕了,有没有人传福音的斗志是错的?有!有一些人以为如果没有他,人就不会上天堂,是他做救主一样的传福音,人才会得救的,却不知道若有人传道,是因为神差遣,若不蒙差遣,你怎么能传道呢 (参:罗马书:10 章 15 节)?所以不是你的功劳。 保罗在这里用双向使人了解,一方面,神在基督里创造世界以前预定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参:以弗所书:1 章 4-5 节),神差遣我们传福音(参: 以弗所书:2 章 17 节),从那边来来来来,另外一方面,神说,保罗用另外方向,「若不求告主名,怎么救呢?若不信仰,怎么求告呢?而若不听道,怎么信呢?而若不传道,怎么能听呢?」(参:罗马 书 10 章 14 - 15 节)所以保罗从另外方向来,那个方向是什么?从人这一个方向 (Anthropocentric) 「主啊!主啊!主啊!我求告主名我就得救了」,好在你求告主名,他求关公,当然不得救。你怎么会求告主名?「因为我信啊!若不信不会求,所以是我信我信才得救。」你怎么会信?「因为听道才会信嘛!信道、听道,我听嘛!因为那一天布道会他去看电影我听,所以我信嘛!是因为我听道了嘛!」 你怎么会听?「因为有人传嘛!」如果是这样那是传道比我重要,不是我听道,那就是传道传给我我才能听,所以呢传道人比信徒重要,大家说(重复)。大声一点。因为「若没有人传,怎么能听?」对不对呢?所以你的骄傲就剪掉一半了,你能得救因为有人传给你。所以圣经里面传道人很重要,所以很多传道人就感到很重要,很重要到太重要的时候,上帝说:「若没有呼召谁传道?」你就不重要了。所以不要骄傲,最重要的是谁?神的呼召对不对?所以是什么?神权!到最后呢还是预定论。

有一个人说,「预定论,骗人!」我说啊?「预定论,如果上帝什么都计画了,我们不必做了,祂已经弄好了。」我说「你的房子是自己建的,是工程师建的?」他说「当然我请工程师建的。」那工程师计划完了要不要人建?「当然了,工程师计画了就找人建。」所以神计画了,你就是去建。「上帝已经计画了,我就不必做了。」神经病!就是计画叫你做的,什么不必做!你这样都不懂,对不对呢?所以「上帝预定、上帝计画,我就不必做了」,这个头脑有问题了!你建房子以前要先计画,计画以后要不要做?「已经计划了,都知道了厕所在哪里、房间在哪里、门向哪里,多长、多宽,已经计划了不必做。」已经计划不必做那些就是笨人、懒惰人讲的。已经计画,就照计画做,大家说(重复)。「上帝预定了,我还要传福音?」上帝预定你去传福音,所以你就去传福音,懂不懂?连救赎的计画,上帝都已经为耶稣预备了,耶稣还要来、来死、来上十字架、来与罪恶争战、来打胜掌死权的魔鬼。那你连传福音都不传,你说呢,「预定论就拦阻我传福音」。你啊,这个人就懒惰得不得了,就误会什么叫做预定和传福音之间的关系。

最努力传福音的使徒是谁啊?最注重预定论的使徒是谁啊?---- 保罗。因为知道预定论就不传福音吗?不是!他最懂预定论,他也最努力传,因为神预定他好好传,他就好好去传,就这样简单。那么你说「这预定了我也不知道哪一得救、不得救,名单上也没有写」,如果我知道,「好,你,就是你。」你说「上帝不告诉我哪一个是预定的,结果我传得半死,结果传到不预定的怎么办呢?上帝浪费我一大堆的时间。」哪里有这个事情?就是进方舟只有八个人,船还要做得很大,大家说(重复)。结果呢,不但人进去,骆驼、羊呢,什么海豹、山猫都进去,那你说「以后天堂很多猫?」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预定得救的人就信了,预定得永生的就信了」(参:使徒行传: 13 章 48 节)。你说有没有圣经经节告诉我预定论帮助我们传福音,不是拦阻我们传福音?有!要不要听在哪里?要不要,这么少人回答我不答。有没有圣经节告诉我预定坚固人、帮助人传福音的心智,有没有?有。要不要知道在哪里?在哪里?保罗在哥林多的时候,灰心失意,就对他们讲「罢了,我要到别的地方去。」(参:使徒行传:18 章 6 节)当天晚 上,耶稣站在他旁边,对他说,「你说什么?罢了,这么早回去,时间没有到,你的时间表应当根据我的时间表。」所以,主耶稣对他说,「保罗不要闭口、不可以罢了、不可以停止传福音、不要闭口、不可退却,你要放胆讲,有我与你同在」(参:使徒行传:18 章 9 节 ),是不是鼓励他传福音?有没有,鼓励他是不是?最后一句话谁知道耶稣讲什么?「你要放胆讲,你不要闭口」,为什么?「因为在这城有我许多什么?百姓!我已经预定他们一定会信」(参:使徒行传 :18 章 10 节)。预定论就保证你传福音有果效,大家说(重复) 。

啊!保罗一明白预定论,他就在住在那里三个月,哪里「罢了」?三个月租金很贵的,一天旅馆多少你看看。所以预定论帮助他再延长三个月、九十天在那里传道。我身上你可以看到,我相信预定论,我一直传福音,因为这两样并不相悖、并行而不相悖的,感谢上帝。

四、台湾的地位要任凭中国或者国际的干预吗?台湾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前途吗?

答:不是不可能的啊?台湾本地的,包括外省人、本地人,如果神许可到一个地步,强盛到一个地步,结果呢,能够自己护卫自己,到最后变成一个国家也不是不可能的。我心中是盼望世界大同,我心中是盼望中国统一,但是呢,一切的可能性都有,包括如果大陆打下来,结果打过来,打过去、打来打去,结果到最后呢,他不能把台湾打下去,结果变成他打败了,台湾变成独立国,不是不可能的,万事都有可能,我不是说你走这条路、走那条路,因为神以后要怎么样带领我们台湾我不知道,我不过告诉你,许多阿拉伯国家就决定把以色列赶到地中海下去,结果呢,不但不能把他赶下去,结果呢一个一个要承认他的独立,一个一个跟他签合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所以我们不知道。

从前在左营,有一个过去的军官,对我说,「唐弟兄啊!你告诉我我们要怎么样」,我说「我不能告诉你,Either they come or we go. 」他说。「是我们反攻大陆或者是他们来侵占台湾?」我不知道。「你看要怎么样,我紧张得不得了,我也老了」,我说「你老了就不必紧张了,不久以后就不是你的事情了嘛!」是不是?但我已经对你说,「政权不是永远的。」谁知道这个孙中山苦苦起来建立的中华民国,刚刚辛亥革命十年,已经有个毛泽东,另外想要在同样的土地建另外一个国,什么都会变的。

谁知道秦始皇建造了皇宫、建造了兵马俑,要把他整个伟大的势力传到永永远远下去,轮到他的孩子做王的时候,不到二十年,十多年的时间,秦代就完了。所以一切的可能都有可能发生,反正人权是比较永恒的,政权是比较暂时的,所以你不必害怕。大家说,「不要怕、只要信」(重复)。你说「是这样说啦,但是有困难的时候是不要信、只要怕。」

五、台湾教会公报的记者。请问主张无神论的总统候选人罪比较重,还是拜偶像的候选人罪比较重?

答:神有些时候使用最反对祂的、完全不信祂的政治领袖,反面的被神使用,成全神一些平常的人没有看见的旨意。不是那个人的智能聪明,也不是那个人的意愿、自由,是神超权柄、超自由的主权在人间运行。上帝许可,甚至任凭一些强权、暴君在地上横行乱为,结果成全了一些人没有想到的神所定的安排。举例,德国的物理学进步到一个地步,在所有的其它的国家还在研究原子能的时候,在德国已经许多许多超人的思想、智能科学家在这一方面有相当大的突破,所以德国如果再进一步把这些变成真正的武器的话,德国必定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但是神就给一些人一念之差,照圣经的话「许可他们生发错误的心」(参:帖撒罗尼迦后书:2 章 11 节),所以任凭希特勒痛恨犹太人灭种、灭族的这一种野心可以尽量发挥,结果产生了犹太人离开德国跑到美国去。爱因斯坦就帮助美国的政府发展曼哈顿计画,原子弹变成不是德国产生的、是在比德国的物理学更落后的美国的本土产生,整个世界历史就扭转了。所以呢,上帝用了希特勒把整个科技和战争的因素方向转移到美国那里,是希特勒没有意愿,也是希特勒不知道的,但这是神的主权在历史上掌权、主宰的一个很清楚的地 方。

照样,神可以用毛泽东、用拿破仑、用成吉思汗,用许多最坏、最凶 、最残暴的人,成就一些我们平常没有看到的东西。我们相信,我们的主绝对不会做错事情。那么,哪一个罪更重,我今天不必在这里提,因为有一些呢拜偶像的候选人,一面拜偶像、一面拜上帝是心怀二意。有一些呢无神论的总统呢,他们甚至有一天可能悔改信主,谁知道?所以逼迫基督教最厉害的罗马帝国,后来产生了把基督教变成国教的皇帝君士坦丁 (Constantine, 280-337), 而这不一定对教会是最好的,因为君士坦丁宣布基督教为国教的副作用就是闲杂人一定要做基督徒,这样教会就参杂了许许多多混乱而不纯正动机的份子,使教会的品质就掉下去了。

六、教会领袖直接干预教会活动会不会造成信徒只顾社会工作,荒废了生命的建造、安静寻求与神的亲密?

答:两方面都要顾到。基督徒在直线方面,有亲近神明白神的话,好好顺服神的责任。在横线方面有这个爱人、关心社会、关注政治动向、遵行基督徒人权中间的政治自由的这些责任,两方面都要注意。所以呢,教会应当是在一切的事情上让主居首位、让人得益处,尽力在各样的事情都能做到最好。

七、以色列人要立王,上帝为什么要借着撒母耳选了扫罗,第一王就失败了?

答:因为扫罗根本就是上帝立的、扫罗是以色列人要的,但是选的时候高人一头,就表示出人头地的不做王,谁做王呢?所以就扫罗做王。而扫罗根本不是合神心意的,所以当扫罗失败,上帝就要告诉人,民主不是最可靠,除非你回到上帝面前。以后上帝对撒母耳说,「我已经立了合我心意的人做王」,在哪里?「在耶西的家里,你去膏他 」(参:撒母耳记上:16 章 1 节)。他去耶西的家,从第一个到第七个看是不是耶西的男孩子们成为一群军队,七个男孩子,一个一个出来,非常魁武、非常健壮、非常英俊,耶和华说:「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七个都过了,不是。所以撒母耳说「还有吗?还有存货吗?除了摆在橱窗里面,仓库还有吗?你的孩子只有七个吗?」这个父亲生几个孩子都忘记了,「喔!还有一个我忘记了。」你看看!基本人权给他忽略了,他只注意大的,长子、二子、三子,神看小的,你不要轻看小子,他的使者常在上帝面前(参:马太福音:18 章 10 节),所以呢,大卫呢有一个天使跑到上帝面前,「上帝啊!他们忘记那小的啦。」上帝说好,「叫他来,在哪里?」在旷野放羊。他们就去找,在旷野看见大卫,「来来来来来」,「我在看守羊」。「等等,有大事情要你做」,「好,那你帮我看」。他帮助他看,结果这个大卫就跑回家。少年、翩翩少年,很可爱的样子来,上帝说就是他,就按立他做王(参:撒母耳记上:16 章 12 -13 节,因这是合神心意、这是预表基督的宝座 ,懂吗?

八、主任牧师有些地方不合标准,比如说:参加直销。

答:直销是什么?保险会?老鼠会?你越解我越不懂,「老鼠会」是什么?老鼠开会啊?做生意啊?参加做生意,不合标准,那怎么样同工呢?你不必问我,你为他祷告、禁食,然后你到他房间跟他谈,怎么跟我谈?你弄错了。所以他不合格,你也不合格,一样的。

如果你对人不满意,特别是领袖,那你应该直接跟他谈。你直接跟他谈以前,你应当有属灵的权柄,你属灵的权柄不是因为我是执事、我是长老,以基督徒弟兄的身份、以关心他的身份、以圣经的原则跟他说:「牧师啊!我认为这样做不好。」你要得到他信任,因为他知道你常常外面讲他坏话,到他房间再去骂他的时候,他就不听你的。如果他知道你从来不随便在别人面前讲他,但是在他面前很尊重他,然后劝他,他就以朋友的身份,他容易听。很多话不是讲出来就是你厉害了,还没有讲出来,你怎么预备,人耳朵已经打开要听你的话才是你的厉害,你懂不懂?现在很多人以为读了神学,神学毕业,讲,一上台,人家听他的话,不是这样简单的。你听你讲话,人预备耳朵知道这个人的话可以听的,每一个人的耳朵每天要听的话太多,怎么会开来听你的?作梦!所以传道人最先传道那几年,不过是预备人,考验考验他的话可听不可听,没有人悔改也不要紧,但你做传道坐了十年、二十年以后,有一些人说,「从过去他的话是可听的」。你作传道十年、二十年以后,人就预备耳朵听你的,那个时候你就更要谨慎,不要随便讲一句错话,免得以后预备听的又变成不要听的。

今天基督教界最大的麻烦是什么?预备耳朵的人向错误的口发出去,有口的人,找不到好的耳朵听,所以今天教会的毛病在这里。许多乱解经的人,大家以为他是权威,许多真正讲道的人没有人注意他,所以呢,怎么把这个扭转过来,需要等、等、「等我使你的仇敌做你的脚凳」(诗篇:110 篇 1 节 ) 等,那个等就是考验时期,就是背十字架的时期、就是舍己的时期、就是隐藏的时期。所以呢,上帝给大卫被按立做王之后呢,还要等几十年才上宝座。那么呢,你的牧师不好,你劝他,你劝他以前要预备心他要不要听你的话,是你讲的话有份量、有被听的可能,这样呢,就不是今天我给你讲「对」、「不对 」,不是这样简单的事情。

为什么你的牧师要在外面搞一份生意呢?是不是你给他不够供应?是不是你欺负他呢?欺负牧师的人,子子孙孙很多会做牧师的,我告诉你。你不要开玩笑,这专欺负牧师的,以后不断子孙做牧师,一直给人欺负,那你就懊悔来不及了。

九、请问唐牧师,关于按立牧师、女牧师、女长老,你的看法如何?

答:我没有绝对的反对,女长老我没有反对,我自己的教会没有按立女牧师,但是如果有的教会要按立,我没有绝对的话语,因为这是相对的观念,我不认为是绝对的。如果有男的,应当让男的做领袖,大家说(重复)。因为男人是女人的头(哥林多前书:11 章 3 节),圣经的话嘛,如果男人不争气、个个男像女,神会兴起女的领袖,大家说(重复)。在中国教会历史里面,有焦维真、胡美玉,还有王美琼,你们台南有个王美琼,记得吗?她就是台南南门教会的传道,那么还有燕静萍,刚刚离开世界不久的。这几位都是很好的传道人。那王美琼、胡美玉、焦维真这些都是很好的女的传道人。所以我没有绝对反对,也没有绝对赞成,因为这是相对界的事情。

十、基督徒能否把民间信仰的偶像当作艺术收藏品?

答:我已经提过我的意见,就是说鬼不是要附在对象的上面,鬼是要附在人的身上才是它最终的目的。那么当你把一个关公的像当作神来拜的时候,那时鬼就躲在后面欣赏你的敬拜、享受神的权柄,它就变成假神了。当你不再拜它的时候,我相信鬼就离开了,所以不要把那个给鬼用过的东西当作鬼永远在那里,那你就错了。因为你本身是给鬼用过的东西对不对?你没有信主以前给鬼用过没有?回答?那你就应该丢在地狱才对对不对?所谓「分别为圣」就是从不圣的地位变成圣的地位,是圣经讲的、是可能的,所以如果你不再拜他的时候,它就是变成一个死的东西。那么对某某人,可能为别人的缘故你除掉它,你怕再捆绑什么,那你除掉它,把它毁掉。所以圣经有毁偶像的事情,我自己也毁过一些偶像,但是如果呢,你不知道,或者那个好象从前有人拜过,现在它是一个艺术品,你放出来不必怕它。你知道天主教总部,在梵谛冈的大广场,中间有四角型的尖塔你们看过吗?谁到过梵谛冈、到过罗马的举手?到过的举手?你知道我在讲什么吗?那个大广场中间有一个四方型的尖塔,上面雕刻着是埃及的字,那是什么?是埃及人敬拜假神的一个塔碑,那么呢,大概超过,若果我没有记错,是一百五十多吨到他们从埃及把他们用船运过来,慢慢拉,拉到罗马城、梵谛冈放在那里,表示什么?表示神是胜过所有宗教的。所以基督教有两种观念,一种的观念就是曾经给鬼用过的全部把他烧死,全部把它烧掉。一种是把它抓来,把它抓在十字架下面掳来,让他顺服基督。所以这是一种得胜的观念和一种惧怕的观念,那么你惧怕的时候,就自己圣洁的除去不圣洁的,得胜的就说主我抓住他,我去把他掳来,那么这其中没有不同的观念,这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台湾信仰有除灭偶像的做法,好啊!应当除掉的把它除掉,没有什么价值的、骯脏污秽的把它除掉不要紧,除掉了以后也不必怕鬼犯到你身上来,不会的,因为根本主的能力已经得胜这些,你不必害怕。

十一、对于不良政府之下受苦,甚至受害的人们,我们怎么去安慰他?

答:「受苦的人有福了,为道受辱骂、受出卖、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你们以前的先知,也曾经这样受过苦」(参: 马太福音:5 章 11-12 节),就是用圣经的话安慰他们。还有,基督徒为主受苦是荣耀,因为我们「配为这个名受辱」(参:使徒行传:5 章 41 节)。使徒行传第五章后面告诉我们。

十二、如何整合各领域的知识并神学结合,对人传出精辟的信息?

答:这个需要训练。我从十一岁开始,常常对人布道、对人讲耶稣,然后人家骂我、人家攻击我,我就注意他骂些什么、攻击什么?十五岁在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在高中做见证,但是给人家骂得狗血淋头,那时候我自己后来就动摇。十六、十七岁的时候,我就便成为神论者,因为他骂得有道理,他反对基督教从共产主义、无神论,变成把我弄得越来越糟,我就变成自己走那条路了。到十七岁的时候我想不行,就从头整顿一下,到底为什么进化论会对基督教这么妨碍?为什么无神论会对基督教这么多攻击?为什么共产主义这么轻蔑基督教?所以我要比较,结果呢,我就从布道和护教中间,吸收各方面的知识,慢慢建立自己怎么样事奉上帝的我的讲论,所以后来我在布道的工作,我 1961 年开始解答问题,每年差不多收七千到一万个问题,就在这问题解答中间,我清楚知道,反对主的人在想什么,也清楚知道基督徒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他们带到主面前。结果经过几十年解答问题,现在的所有个派的思想,就慢慢在里面融合起来,用神学基础。我从 71 年开始,我开始教哲学,所以教哲学教了 30 年,从泰利斯 (Thales, 625-546 BC)、 安那西曼德 (Anaximander, 611-546 BC)、安那西曼尼斯 (Anaximenes, 570-500 BC)、然后就提到安皮多葛 (Empedocles, 493-433 BC)、杰诺 (Zeno of Elea)、苏格拉底 (Socrate BC 469-399)、亚里斯多德 (Aristotle, 384-322 BC)、柏 拉图 (Plato 427-347 B.C.)、一直到新柏拉图主义 (Neoplatonism) 、 奥古斯丁 (St. Augustine, 354-430)、到中古世纪、 艾哈特 (Eckhart, C. Meister, 1260-1327).... 阿奎纳 (Saint Thomas Aquinas, 1224-1274)、波拿文土拉 (Bonaventura, 1221-1274)、到近代的笛卡儿 (Descartes, 1596-1650) 、莱布尼兹 (G. W. Leibnitz)、康德 (Immanuel Kant, 1724-1804)、黑格尔 (George Wi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1831) 、霞林 (Schelling ,1775-1854)、到后现代都去注意,我这样当然花的时间很久, 以后呢用神的道批判、批判.... 然后得到一个结论,勇敢对人传道。 所以你们,神给你们的时间是你的产业之一,时间是产业,大家说(重复)。是超过你的钱的。好的书是产业,大家说(重复)。

对抗信仰的那些人给你的挑战是产业,所以你每一次机会接触到抵挡你的人不要生气,因为所有对你反对的人都是给你挑战的机会,所有对你的挑战,都是另外一种反面的老师,所以一个人在神学院读书,他得到很多老师教导,以后不够,还要给社会很多人骂,给很多人攻击、给人家反对、给人家挑战、敌挡基督、反对基督教的东西跟许多许多的挑战,那个也是一种老师、反面的老师,然后就知道怎么样去对付他。你第一次给人家笑、第二次给人家赶、第三次给人家驳得体无完肤不要紧,因为还有来日、不要紧,但是你把这些堆积了掳来归到耶稣的下面,神的道超越这一切的时候,你就可能反过去,所以你留得青山在,你年老的时候可能做很多的工作。不过你说「等老了才勇敢」,没有的!越老越不敢。你应当年轻的时候就勇敢,做、敢做,一面勇敢进行、好好进行、一面勇敢发挥、好好争战。那我就答到这个地方,现在已经十二点了,我们做一个祷告,以后你们去吃饭,吃饭以后几点再继续?啊?一点,你们要一点半回来吗?或者一个钟头够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信仰问答

谁创造了神?(神是谁造的?)

2016-6-25 6:19:00

信仰问答

生命问答

2016-6-26 10:40: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