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人如已
给予比接受更快乐。

牧师谈钱

牧师谈钱.jpg

在不同的神学院,我分别上过两门伦理学课程。第一位是无与伦比勇敢坚毅而有个性的牧师,在我的心目中,她是一位超凡脱俗的牧者。她的课字字珠玑,句句经典。似乎每一课都是上帝感动的结晶。是我一生上过最有灵感,没有之一的课程。

她给我们教导的观念之一是安于清贫,享受上帝同在的内在生活。她讲到贫穷的另一个恩典,就是不怎么会被人嫉妒。

但同时,她更喜欢传道人能有自己独立的事业和收入,她说:我不希望自己的学生活得凄凄惨惨,我希望你们将来没有教会的薪水,也能活得潇潇洒洒。她这么说,就这么做了,在神学院里开办了许多生活技能课程,比如:学医,音乐,英语,制作不锈钢门窗,电工等等。

我们的同学也真的有不少都学会了“织帐篷”,有些甚至成了富甲一方的企业家。但是基本都在忠心侍奉。

第二位伦理学老师是潇洒飘逸的青年教师,仿佛早已看淡了人世间一切功名利禄,上课总有种嘲弄社会的感觉。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一切。

他那个时候还年轻气盛,他的课我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一节课,他的一番叮咛:不管你们将来回到教会待遇如何,你们都要去买一套得体的西装,漂亮的领带,体面的皮鞋和皮带。每天侍奉都要穿上最好的衣服。

这些年读过很多家神学院的课程,我都不记得上过哪些老师的课了。但两位伦理学老师的教诲我却记忆犹新。也对我的侍奉影响深远。

2000年刚刚从神学院毕业,当时的生活真的很清苦,我们毕业的当年圣诞节结婚。我没有薪水,全家的收入只有妻子每个月的270元。但我记得拿到第一笔薪水的时候,妻子将所有的270送到了她牧师的面前——一位敬虔而富有爱心的牧者。跟他说:我看到许多传道人过得十分拮据,我可不想被缺钱局限。我现在把我们做传道人的第一笔薪水全部奉献,请您为我们祷告,让我们一生一世都有祂丰富的供应!

现在想来,这真是妻子智慧的决定。许多年侍奉的经历,更加让我们确定,传道人的生活真不是靠薪水,而是上帝的恩典和祂给我们的信心。

婚后我们租住的房屋就是临街门面房的顶楼,没有隔热层,室内夏天真能烤熟鸡蛋。屋里的地板都是烫的。我们就在这样的房子里住了四年。孩子出生后,每个盛夏的夜晚妻子从教会回来后,都要抱着我们的儿子在街道上走到深夜。岳母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了,但依旧想法设法地照顾我们,在街道上摆地摊,卖一点自己在街道边种的蔬菜。春节的时候,迫于生计,我甚至写过对联卖。

2004年后我们进入广州侍奉。初来乍到,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我们在老家结婚的家具全都送人了,到了广州,一切都要从头购买。孩子也要面临上幼儿园的问题。而我们又没有广州户口。好不容易找到一间满意的幼儿园,赞助费就要两万(我不记得具体的数字了)。

心里正在盘算着赞助费的事,没想到却突然接到北方一位信徒的电话,原来,他的孩子要结婚了,但经费不够,希望找我们借几千块钱。正在为赞助费发愁,没想到却来了借钱的。我们夫妻商议一下,反正交赞助费不够,还不如把我们有的给他的孩子结婚算了。就这样,我们干脆把积攒的几千块送给了弟兄。

上帝真是奇妙,你怜悯人的需要,上帝就会怜悯你的需求。当时正在为赞助费发愁。我却突然接到一家出版社的电话,大体是:我们留意到你写的文章,想出版你的作品。你觉得怎么样?

我当时满脑子都是赞助费。我就脱口而出,可以啊!不过我需要五万订金(我太不记得具体数字是多少了)。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冒失,能出版就已经不错了,我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我还在懊悔,对方就回答了:我们没有这样的先例,还没有出版,就先付这些订金。不过,没有先例的事,不代表不可以做。我们会商议一下,然后会给你电话。

接下来我就提心吊胆地后悔自己的冒失!很快,对方又打来电话:我们给你六万,五万是稿费,一万是我们后续合作的诚意金。

那一刻,我无比感动,再次确信了祂的信实。我们忠心做上帝的事,祂就会解决我们的事。

等到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的户口依旧没有解决。这个时候别说赞助费了,还要,莫名其妙地,孩子被编入了广东省一级学校。那个学校基本都是体制内有身份的特别家庭孩子读书的学校。这对当时连广州户口都没有的我们而言,实在匪夷所思。全校基本都是豪车接送,只有我骑着自行车接送孩子。大家都以为我是一个低调而有背景的人,其实我的背后是上帝!

入读那间名校不久,读小学的孩子回家神秘地就问了我一个问题,而且不要他妈妈知道:“爸爸!你说我们家到底是穷人家,还是富人家?”

刚开始我不明白孩子为何这样问。但刹那间我明白了孩子的疑问:如果是穷人家,怎么去到了这样的富人学校?如果是富人家,很不像啊!

这可是个两难的问题。回答是富人家,既不诚实,也很容易让孩子形成攀比心。回答是穷人家,就会让孩子心生自卑。我在心里问上帝:该怎么回答。

我突然想起圣经中的一句话: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太6:8)。

于是,我弯下腰,摸着他的脑袋,看着懵懂而可爱,一脸严肃的孩子,坚定地告诉他:“我告诉你,你们班上只有你爸爸才可以说,我们所需用的我们都会有”!因为他们班只有两个基督徒,那个孩子是母亲信主,爸爸没信。

小家伙满意地走了。可是一会又回来对我说:不对呀!爸爸!你怎么没有iPhone呢?我想要一个iPad,怎么没有iPad呢?

我说:你看看,我们现在是不是很需要这些东西呢?是不是没有不行呢?孩子说:那倒不是!

我说:这就对了!当我们需要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有。而当我们不需要的时候就有了,那一定是麻烦!

我可不是忽悠自己的孩子!我如此说,也如此信!

过去侍奉的20多年里,读神学的时候卖过磁带,做传道人的时候卖过对联,这都是我织帐篷的经历。其间,1995年认识不久的弟兄夫妇居然坚定地帮我交了半年的学费。出版社的稿费也曾经解决了我不少的困难。许多年来的侍奉让我深信:祂的承诺比任何眼见的都更加真实!祂拣选了我们,就必对我们负责。祂不会亏待任何人,何况祂自己拣选的仆人?

我很同情传道人的贫穷,因此,虽不算富足,但我自2002年开始就尽力地支持一些传道人的生活,从未间断过。但对有些传道人有意无意表达对清贫的自卑,对教会待遇的不满,对生活的担忧,窃以为没必要。因为安于清贫,不为清贫自卑,是传道人应该学会的第一堂功课。提醒暗示的奉献都有后遗症,上帝赐福的恩典都将是美好的见证。我们完全可以相信,我忠心上帝所托付的,我们的需要祂必会加给我们。

在什么地步就照着什么地步行。只管专心祂的工作,我们就必看见上帝的奇妙。

上帝能用乌鸦叼饼和肉给祂的仆人,祂能藉着撒勒法的寡妇养活祂的仆人,祂能感动几个妇女支持耶稣的传道,祂也能兴起书念的妇人为先知盖个栖身之所。

出于上帝感动而没有任何目的的奉献,传道人大可以甘心而谦卑地接受恩典。带着私心和目的的施舍,都是试探。

完全地相信,甘心地给予,感恩地领受。

这其实正是传道人面对经济问题需要学会的自尊!
 

【作者简介】张远来:作者,现居广州。本人为专职牧师,自由撰稿人,主要著作有《借古鉴今》、《危机与契机》、《中国教会体制的反思》、《灵恩运动反思》、《我信故我思》、《广州教会发展现状》等。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祈祷基督网 » 牧师谈钱
分享到: 更多 (0)

谈经论道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对于你来说,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申请投稿者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