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与工人:十字架的使者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工作与工人:十字架的使者

  在近今的时候,许多人好象已经很厌闻十字架的道了;然而,我们感谢赞美父神,因为祂为着祂自己的大名,曾留下许多忠心不向巴力屈膝的人。但是,有一件事,我觉得基督忠心的仆人们所应当知道的,就是为什么他们有许多的传扬十字架,而结果竟如是呢?为什么人听神真实的话语,而在他们的生命上并没有什么改变呢?我想,这个问题应当得着我们最大的注意。我们为主作工的人应当知道,为何我们所传的福音,得不着人呢?我愿意,我们在主面前安静祷告,求神的灵用祂的亮光照入我们的心,叫我们知道,我们的失败是在何处。

  我们现在所当注意的,乃是我们所传扬的话语。(我们不必说到那些传说错误福音的人,他们的信仰已经错了。)我们所传扬的,乃是主耶稣基督的钉十字架,以拯救罪人离开罪的刑罚和权势。当我们传福音时,我们很注意我们的讲义、条理、思想。我们尽力把道理说得明白、清楚,叫最无学识者都能明了。我们也很注意人的心理。当我们传道时,我们尽了「宣道法」的能事,以迎合人的心理。至于我们所传的,都是真理,都是完全合乎圣经的;我们的题目,乃是主耶稣的十字架。我们知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乃是代替罪人而死,叫一切相信祂的,虽然没有行为,都能得救。我们也知道,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时,不只是代替而已,也是将罪人和他的罪,都同祂钉死在十字架上了;我们知道得救的法子。我们知道如何与主同死,如同用信心支取主的死,如何与祂同死以对待罪,以对待己。我们对于圣经其它连带的道理,都很明白;并且传来也很好听,很清楚,叫听者都了然。我们传扬主的十字架时,听众也很注意,很欢喜,也很受感动。或者,我们的口才又是天生的,把道理说得加倍动人,叫我们自己以为我们的工作是大有效果的!在这样的光景之下,我们应当看见众人得着生命,信徒得着更丰盛的生命才可;那知,事实竟有出人意外者。虽然,听众在会场是很受感动的;但是,离了会场之后,他们虽然记得你的讲辞,而他们并没有得着你所要他们得着的。他们在生命上并没有一番的改变。他们明白了你所传的道理,而这并不影响他们日常的生活。他们只将你所传扬的道,藏储于脑府里,而不实用在他们的心灵里。
  这个原因好象是因你所有者,不过就是口才而已,话语而已,智慧而已;在你话语的后面,好象并没有那一个叫人扎心的能力。你的话语和声音是无上的了,但是,你的话语和声音并没有一种「操纵」人生命的权势。换一句话说,你虽然能以话语叫人在会场中注意听你,但是,圣灵并没有和你同工。所以,你的工作不是没有效果,乃是没有永远的结果。你的话语不能在人的生命里,留下一个历久不磨的记号。你的口里虽会流出话语来;你的灵里却不会流出生命来,以滋润、兴起、复活那枯死的听众。
  主在年来叫我特别当心这种的传道。我们不是要作人所崇拜的演说家;(我们的主乃是赐生命者。)我们乃是要作生命的运河,把生命流到人的心灵里。当我们传扬十字架时,我们应当有十字架的生命,流到人的生命里去方可以。我最难过的就是,虽然现在有许多的人传十字架,但是,人还是得不着神的生命。人听了我们的话语,好象是很赞成,很喜欢领受,但是,却没有得着神的生命。许多时候,我们传扬了十字架的替死,人都明白了替死的意义和理由,在当时好象也很受感动;但是,我们看不见神的恩典在听众里面作工,叫他们真得着重生的生命。我们也传扬十字架的同死,我们把同死的道理解释得很明白,很动听,在当时也许有人祈祷了,定规要与主同死,要得着胜罪胜已的经历;但是,时过境迁,我们并没有看见他们得着神更丰盛的生命。这样的结果叫我真是难过,在主面前自卑,寻求祂的亮光。如果你和我有同样的经历,我愿意你和我同在主前悲伤,懊悔我们自己的失败。现在所缺乏的乃是传扬十字架的基督人,更是需要有圣灵能力传扬十字架的传道士。
  我们现在读神的话。保罗说:「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林前二1-4)
  保罗的榜样
  在这几节中间,我们看见三件事:一,保罗所传的信息;二,保罗的自己;三,保罗如同传他的信息。
  保罗所传的信息
  保罗所传的信息,就是主耶稣基督和祂的钉死十字架。他的题目就是基督的十字架,和十字架的基督。他只知道这个,并不知道别的。如果我们忘记十字架,不把十字架和它的基督,作我们独一无二的题目;我们和我们的听众所损失的,岂不甚大么?我相信,我们必定不是不传十字架的人。
  我们的信息,我们的题目,已经是不错的了。但是,我们岂不是有信息不错,而并不能将生命分给人的经历么?让我告诉你们,我们所传的信息,虽然是首要,但结果如果不能叫人得着生命,我们的工作就多半是空的。我们应当记得,我们所有工作的目的,就是要人得着生命。我们传扬十字架的替死,乃是要神将祂的生命赐给那些相信的人。他们即使受了刺激和感动,甚至悔改了,赞成我们所传的,但如果神的生命未进入他们里面,不过是在表面上表同情,这究有何用呢?他们仍是不得救的。所以,我们的目的,不是要人自己去悔改,也不是要人仅在心思上受影响而已,我们是要将神的生命分给他们,叫他们有生命得救。就是我们传更深的道理,叫人明白十字架同死的道理,也是这样。叫人知道了,明白了,是很容易的;叫人在脑子里领受我们的道理,并非难事,因为稍有知识的信徒,你对他清楚解释,他们就明白了;但是若要他得着生命和能力而经历你所传的,就非让神藉着你将更丰盛的生命赐给他不可。我们应当知道,我们所有的工作,就是作神生命的运河,将生命运到人的灵里去。所以,虽然我们所传的题目、信息,已经是不错的了,我们还要知道我们是否神合用的运河,把生命运给别人?
  保罗的自己
  保罗所传的信息是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他所传的信息并不落空,因为他是一个活泼的生命运河。他曾藉着十字架的福音,生了许多的人。他所传的是钉十字架的道;他自己呢?他说:他是「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他是一个钉十字架的人!应当是一个钉十字架的人,才能传钉十字架的道。他对于他的自己是完全不相信、不倚赖的。软弱、惧怕、战兢、不自恃,完全看自己无用,乃是一个钉十字架人的明征。他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又说:「我是天天死。」(林前十五31)死的保罗,才会传扬钉死的道理。自己没有一个真的死,主死的生命就不能从他流出来。传扬十字架易,作一个十字架的人来传扬十字架难。人若不是钉十字架的基督人,他们就断不能传扬十字架的道,而使人得着十字架的生命。实在说来,不在经历上知道十字架的,不配来传十字架。
  保罗如何传他的信息
  保罗的信息是钉十字架,他自己是钉十字架的人,而他传扬十字架,乃是用十字架的方法。一个十字架的人物,以十字架的精神,传扬十字架的信息。许多时候,我们所传的是十字架;但是,我们的态度,我们的话语,我们的感觉,好象都不是传扬十字架一样!许多人传扬十字架,用着非十字架的精神!保罗说,我「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神的奥秘在这里是指着十字架的道。保罗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宣传十字架。他所「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这就是十字架的精神。十字架是神的智慧,却是人的愚笨。我们传这愚笨道理的时候,应当有「愚笨」的样式,有「愚笨」的态度,有「愚笨」的话语方可。保罗的得胜,乃是因着他自己是一个真钉十字架的人,所以他能有十字架的精神,用十字架的态度来宣传十字架。没有在经历上钉十字架的人,就不能满有十字架的灵,就也不配传扬十字架的道。
  我们看了保罗的经历之后,这岂不告诉我们以我们失败的原因么?我们所传的信息,或者是不错的;但是,让我们在主的光中,省察我们的自己:我们到底是钉十字架的人么?我们到底用那一种的精神、话语、态度,来宣传十字架呢?愿我们在这些问题之前,深自谦卑,好叫神施恩给我们。
  我们现在不说那些传扬「别的福音」之人;我们只说那些宣传「神恩典福音」的人。道是不会错的,信息是不会错的。但是,为何人得不着生命呢?这必定是传道者的失败!是人错了,不是道失了能力。是人阻挡了神的生命,叫它不能流通,不是神的话语失了效力。传扬十字架的人,自己没有十字架的经历,没有十字架的精神,所以不能将十字架的生命赐给人。我们不能把自己所没有的给人。如果十字架不是变作我们的生命,我们就不能以十字架的生命赐人。我们工作的失败,就是因为我们太爱以十字架赐给人,却不知我们里头有没有十字架。善传道与人者,必先善传道与己,不然,圣灵就不与他同工。
  虽然我们所传的信息是很要紧的,但是,我们不要太注重我们的信息,而忘记了我们的自己。我们所传十字架的道,我们能从书报里得着一些知识,我们能用我们的脑力,在圣经里寻找许多意思,但是,这不过都是藉来的,到底不是我们自己的。脑力聪明的人,比别人是更为危险!作传道的人,比众人是更为危险!恐怕他们所有的查考、诵读、研究、听闻,都是为着别人,并非为着自己。舍己耘人,终至灵性饥荒!我们听人说到十字架各方面深奥的道,或在人的着作中读了十字架代死同死的意义,或者自己脑力好,更会加上一些的条理,当宣讲的时候,我们就将我们所听的、所想的,和盘托出,发挥得很透彻,很恳切,并且头头是道,条理非常清楚,论理亦甚分明;叫听众在心思中好象都明白了个中原委。但是,明白是明白了,却没有一种催促的能力,叫他们去追求他们所明白的。他们好象以为知道十字架的理论就已经够了;他们就是停在他们所知道的事情上,而不进前得着十字架所要赐给他的。或者这个讲员是非常明白众人心理的,他的声音是非常洪亮的、恳切的,他也劝他们不应当知道就罢了,还应当进前追求经历;但是,他的听众虽然得着一时的刺激,到底没有得着生命。他们仍然只有理想,没有经历。我们切不要自满自足,以为我们如簧之舌,会叫全会众受我们言论的支配;应当知道,他们虽然一时受了影响,但是,我们所赐给他们的,就是思想言论而已么?或者我们需将生命赐给他们呢?不能将生命给人,到底对人的灵性一点的贡献都没有;以思想言论给人果有何用呢?我愿这个思想深深刺入我们的心里,叫我们懊悔我们从前工作的虚空!
  我们传扬了十字架,所以没有人得着生命的缘故,就是因着我们:(一)自己没有十字架的经历,和(二)我们不是用十字架的灵,来传十字架的道。
  传扬十字架的人失败的原因
  不是钉十字架的基督人,不能,也不配传扬十字架的信息。我们所宣传的十字架,应当先把我们钉在上头才可以。我们所传扬的信息,应当先焚烧在我们的生命里,叫我们的生命与我们的信息调和起来,以致我们的生命,就是活着的信息才可以。我们所传扬的十字架,应当不只是一个信息而已。我们应当天天把十字架从我们的生命里活出来,以致我们所传的不只是一个信息,而是我们天天所生活的那一种生命;当我们宣传时,就是将这个生命分给别人。主耶稣说,祂的肉是可吃的,祂的血是可喝的。我们用信心支取主耶稣的十字架,就好象是吃祂的肉,喝祂的血一样。但是,吃喝不是一种空话。我们吃了喝了,就要将我们所吃喝的,消化了,叫它变作我们的一部分——变作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失败,就是常用自己的智力去查考神的话语,专用我们的思想去备办我们的讲义;我们常将我们从书卷里所得来的知识,和从师友处所听见的言论,发为我们的讲台。虽然,我们有了许多的好思想、好意义,虽然听众听的时候,也非常的注意,有趣味;可惜,所有的工作只止于此,我们并不能将神的生命分给他人。虽然我们所传的,乃是十字架的道,但是,我们并不能以十字架的生命分给人。我们只能以思想、意思与人。然而,人所缺乏的并不是好思想,乃是生命!
  生命
  我们不能将我们所无者与人。如果我们有了生命,我们就必定能以生命与人。如果我们所有者只是思想而已,我们就亦只能以思想给人。如果我们在生命上并没有钉十字架的经历,并没有与主同死以胜罪胜己的经验,并没有背负十字架跟从主,为主受苦的经历;如果我们对于十字架的道,只是从人口笔中得来的,自己并没有实验过,我们就必定不能以生命给人,我们只能以十字架生命的理想给人而已。乃是我们为十字架所化,承受十字架的生命和精神的时候,我们才能以十字架给人。十字架应当天天在我们的生命里作更深的工夫,叫我们对于十字架的苦难,或十字架的得胜,都有确实的经历。当我们宣传时,我们的生命自然而然的流露在话语间,圣灵就藉着我们的生命,流出祂的生命来,以滋润那些枯燥的人生——听众。思想只能达到人的脑府;结果,只能叫人的脑府里多一些思想而已。惟独生命能达到人的灵里;结果,叫人的灵不是得着重生的生命,就是得着更丰盛的生命。
  人的思想、话语、口才、理论,只能动人的魂,达到魂的部分而已;因为这些不过能动人的刺激、情感、心思、意志而已。惟有生命能达到人的灵里;圣灵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我们的灵里(罗八16;弗三16,原文)。惟独当我们在灵的经历当中,流出我们灵的生命时,圣灵就将祂的生命藉着我们,流到人的灵里去。所以,最虚空不过的,就是人们要用心理、口才、理论以拯救罪人,以造就圣徒。虽然,按着表面看来,他们所说的是娓娓动听;但是我们要知道,圣灵不和他们同工,圣灵不在他们话语的后面,用权能和迫力与他们同工;所以,听的人就是听了而已,在他们的生命里并没有一点点的改变。虽然他们有时也有许多的立志和定规,然而这不过是魂中受了刺激而已;他们话语的后面并没有生命,所以并没有能力,叫他们得着他们所未得着的。有生命就有能力;在属灵的事上没有生命,就也没有能力。所以,你如果不让圣灵从你的生命里,流出祂的生命来,以达到人的灵,这个人没有得着圣灵的生命,必定没有能力以实践你所传的信息。我们所求的不是话语的动听,乃是圣灵的权能。愿神的灵叫我们知道,思想只能达到人的魂,生命才能流到人的灵。
  我们在这里所说的生命,意思就是我们在生命上经历过神的道,经验过我们所传的信息。十字架的生命,就是主耶稣的生命。我们应当在经历上实验过我们的信息。我们所知道的道理,不过是一个道理而已;我们应当先让这个道理在我们里面作了工夫,叫我们所知道的道理变作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变作我们日常生活的要素,以致这道理不再是道理而已,乃是我们生命的生命;好象我们吃了食物叫它们变作我们的肉中肉、骨中骨一样。这样,就叫我们变作一个活道理;这样,就叫我们所传的道,并不只是我们所知道的理想而已,乃是我们自己的真生命。这就是圣经里面「行道」的意思。我们常错看了这个「行」字。我们以为这「行」的意思,就是我们听了道,知道了道之后,就尽我们的力量去遵行我们所听所知道的道。但是,这并不是圣经里的「行」。不错,我们应当立志遵行我们所听的!但是圣经的「行」,并不是用己力的「行」,乃是让圣灵将他所知道的道,从他生命里活出来。这是一种生活,不只是一种行为。有了生活,自然有行为。徒有一二行为,并算不得圣经的「行」。我们应当在我们的生命里用我们的意志,与圣灵同工,以致我们能在经历上把我们所知道的活出来,好叫我们能够把生命分给别人。
  我们看了主耶稣基督,就知所取法了。祂自己说:「人子也必……被举起来,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远生命。」(约三14-15,原文)又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耶稣这话原是指着自己将要怎样死说的。」(约十二32-33)主耶稣应当钉死十字架,才能吸引人,叫人得着灵命。祂自己应当先死,应当先有十字架的经历,先有十字架在祂内心外身作工,叫祂在实际上作一个钉死十字架的人,祂才有能力来吸引人归祂。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如果我们的主应当被举起,以吸引人来归祂,就我们高举那被举起之主耶稣的人,岂不也应当自己被举起,钉十字架,然后才能吸引人来归主么?主耶稣要叫人得着灵命,所以,祂被人举起于十字架;我们要叫人得着灵命,也应当被举在十字架上,好叫圣灵藉着我们流出祂的生命来。生命的源头是从十字架以生命给人;生命的运河,岂不也应当从十字架以生命给人么?
  生命的运河
  我们已经说过,我们的工作就是要人得着生命。但我们没有生命可以给人,叫人活,叫人得着滋润。我们不是源头,乃是运河。神的生命从我们中间流过去,从我们里面流出来。我们是作运河;但是运河不当填塞,否则不能通水。十字架的工作就是开浚,叫我们除去一切属亚当的,和一切属天然的,而接受圣灵的生命,充满了圣灵;叫我们的灵不间断的,背负主的十字架,以致我们的生命,就是十字架的生命(这点等一下再说)。我们既然充满了圣灵而有了十字架的生命,圣灵就能用着我们,从我们里面流出十字架的生命,以赐给环围我们的人。我们如果真有十字架在我们里面作了深工夫,以致满有圣灵,就当我们谈论时或宣传时,对公众或对个人,都自然而然的流出生命来,以滋润我们所接触的人。这并不用丝毫的勉强、造作,乃是极乎自然的,好象不期然而然的结果了。这就是主耶稣在约翰福音七章三十八节所说的意思:「信我的人……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这里有好几个意思:他的腹中必定先是空虚,先得着十字架完全的工作。他的腹中必定是充满了圣灵的活水。他的生命不是只够自己的需要,乃是有余的、满足的,所以,能流出活水的江河来,使别人也得着这活水。我们应当注意这里的「流」字。不是用手法,不是用声音,不是用心理,不是用口才,不是用理论,不是用学问;虽然这些有时也会有帮助,但是,这些并不是活水,用这些时,也不是流出活水。流是顶自然的,不用人工的,顺势而下的;并不必有什么口才、理论,只忠心的宣传主十字架的道,人就得着他们所缺乏的生命。圣灵的生命和能力,好象是很自然的从我们的灵里流过。不然,我们就虽然诲之谆谆,而众人正听之藐藐呢!就是有时听众有了十分的注意,听了之后,也很明白,很受感动;但是,我们所说的只能叫他们说「好」而已,并不能叫他们得着实行的能力和生命。哦,愿我们今天作神生命的运河!
  我们要作运河,必定要有经历方可,上文已经说了。因为不如是,圣灵就不与我们同工。因为我们得着圣灵能力之后的工作,都是带着作见证的性质(路廿四48-49)。其实,我们所作的工,都是为主作见证。作见证者不能证其所未见者,就是听见者之言亦不足为证。自己没有经历的,不能作见证。重一点说,没有经历过他所宣传之道的人,是妄作见证者!所以,圣灵不和我们同工。还有一件事是我们所应当知道的,就是无论是圣灵,是邪灵,他作工的时候,必定应当有人作他能力的出口方可。如果我们自己没有经历过我们所宣传的,圣灵就断不能用我们作祂的运河,以运祂的生命到人的心里去。
  所以,愿我们所宣传的十字架,把我们钉在其上!愿我们背负我们所宣传的十字架!愿我们先得着我们所要分给人的生命!愿我们所宣传的十字架,就是我们每日在生命中所经历的十字架!我们所传的信息,如果要有一个永久的效力,我们的信息就必定先作我们自己灵魂的粮食,深深刻在我们的心里,在日常生活的苦难中,将这信息焚烧雕刻在我们的生命里;叫我们一举一动都有十字架的记号。惟独身上有主耶稣印记(加六17)的人,才能传扬主耶稣。弟兄哪,让我告诉你,所有忽然间得来的思想,书卷里寻来的知识,虽能博听者的一粲,然而并无永久的效力。如果我们的工作不过是博人一粲而已,不过是有些脑想情感的资料,以为就能尽讲道之能事了;其奈我们的工作并不在此何!
  使徒的成功
  十字架的信息深深的得着保罗。他的生命就是表明十字架的生命。他不只是传扬十字架者;他乃是生活十字架者。他所传扬的十字架,乃是他自己所活过的十字架;所以他说到十字架时,能够加上他自己的经历和见证。他不只知道主耶稣的代死,并且他在经历上以主耶稣的十字架当作他自己的十字架。他能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他的温柔、忍耐、软弱、流泪、苦难、锁链,无一不是十字架生命的表显。因为他是生活十字架者,所以他才能传扬十字架。人多谓,某人能说不能行;岂知在实际上,不能行者即不能说呢!因为他自己生活出他的福音来,所以,他能用福音生许多属灵的儿女。因为他自己有了十字架的生命,所以,他能将十字架「再版」在人的心里。
  十字架和它的使者——自己的经历
  我们读了哥林多后书四章(请读),就知道这个主的仆人内里的经历。他所有工作的秘诀,就是「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12节)。他自己是天天经过死,他是天天让十字架的死在他的心里作更深的工夫,好叫别人得着生命。自己没有十字架的死,别人就得不着十字架的生。他自己愿意处在死地,好叫人能够得着生命。自己死了的人,才能叫人有生命。但是,这是何等的难呢!
  这个死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还不只是对罪、对己、对世界的死。这个死是比这些有更深的意思。这个死是主耶稣受死在十字架上所表明的精神。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不是因为祂自己的罪死,祂的十字架乃是表明祂自己的圣洁;祂钉死在十字架上完全是因着别人的缘故,祂的死乃是因着顺服神旨,这就是这里死的意思。不只因着一己的缘故,而叫自己向罪、向世界死;乃是因着顺服主耶稣的缘故,天天受罪人的顶撞,被交于死地。我们应当让主耶稣基督的死作工在我们里面,一直到我们真有死已的经历,达到成圣的地步;我们应当再让圣灵藉着十字架作更深的工于我们里面,叫我们把十字架生活出来。我们不只应当得着十字架的死,更应当得着十字架的生。我们得了十字架的死,就叫我们对罪,以及旧亚当的生命死;我们得了十字架的生,就叫我们更进一步,把十字架的精神当作我们日常生活的生命。这个意思就是:在每日的生活里表明出主耶稣羔羊的精神:无声受苦——「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主。」这是比向罪、向自己、向世界死,更深了一步。愿十字架变作我们的生命,叫我们作个活的十字架,在诸事里头都是表明十字架!
  保罗所以叫人得着生命,是因他活着就是十字架。他不只在消极方面支取十字架的死,以除灭凡是从旧亚当来的。并且,在积极方面把十字架当作他的生命,天天把十字架活出来。他天天领略主耶稣十字架的意义,但是,他也天天表明主耶稣那一种羔羊(十字架)的生命。他「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身上」(10节)。他愿意自己「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十字架)的生,在……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11节)。所以,他「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 -/迫,却不被去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8-9节)。他让主耶稣的死在他身上「发动」(12节)。死而会活动,这死就是「活的死」——死的生命,十字架的生命。他愿意因着主耶稣的缘故,时常被交在死地。逆耳的言语,高圣的手段,残忍的逼 -/迫,无理的误会,他都愿意因着主的缘故忍受,不作一声,愿意被交在死地。在这种光景中,他像地的主,虽能求父差遣十二营天使来帮助他,虽能用人的法子闪避,他却不肯。他宁可让耶稣「活的死」——十字架的生命和精神——在他里面发动作工,以致他的接物待人,莫不有十字架的精神。他看十字架是有能力的,能叫他愿意因着主耶稣被交在死地,为祂的缘故受世人的逼 -/迫和苦难。十字架在保罗里面所作的工夫是何等的深呢!我们如果也能在我们的「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那是何等的好呢!谁能在各种反对难过的环境中,对主说,我愿意死,不愿意抵抗呢!但是,我们若要别人得着十字架,十字架就必定应当在我们每日的生活中管理我们方可。就是因着十字架已经在苦难和反对的火中,铸刻在我们的生命里,我们才能将十字架翻印在别人的生命里。换言之,十字架的生命,就是实践主耶稣山上教训的生命(太五-七;注意五38、44)。
  这里(林后四)的经言,明白告诉我们,我们不只传道而已,我们乃是显明主耶稣的生命(10-11节),将主耶稣的生命,从我们身上流露出来。就是当我们身上常带着主耶稣的死,常为主耶稣被交于死地,叫我们的名誉、意思、身体,因着祂受苦,更在这苦难中表明各各他羔羊的态度时,我们才能流出祂的生命(10-11节)。可惜,我们常欲走间道!岂知显明主耶稣的生命是没有快捷方式的呢!
  「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12节)「你们」就是哥林多及各处的基督人(一2),就是保罗的听众。因为保罗身上有主耶稣的死作工,所以,他能叫主耶稣的生在他听众的身上作工,叫他们得灵命。这节的「生」字,原文是「奏厄」,意即灵命,最高的生命。保罗能举以赐人者,不只是他的言论、思想,以及一个木头的十字架;保罗乃是叫他们得着主耶稣的灵命。这灵命在他们心里发动作工,叫他们达到保罗所宣传给他们信息的目的。这并不是一个虚空的宣传,乃是有超凡的生命和能力,进入他听者的枯燥心灵中,叫他们得着他所宣传十字架的生命。我们传扬十字架的结局,应当达到这个地步才可以;如果我们的宣传并没有像保罗那样的结局,请我们不要满意!总之,没有生活十字架如保罗者,总难望有保罗的结果。我们自己若非钉十字架的人,我们就断难宣传十字架,而叫人得着生命。
  十字架和它的使者——传扬的法子
  我们知道保罗自己不只是一个钉十字架的人,来宣传十字架,并且,他是用十字架的精神,来宣传十字架。在平时他是一个钉十字架的人;在讲道时,他也是一个钉十字架的人。他是用十字架的精神,来宣传十字架。保罗是一个已经与主同钉的人,这是说他在生命上的经历。当他传扬十字架时,他并不利用他自己所特长的「高言大智」,和「智慧委婉的言语」(林前二1、4)。他知道这些并不是神生命运河的好出口。他所倚靠使用的,乃是「圣灵和大能的明证」(林前二4)。这样宣传,才是用十字架的态度,来传扬十字架的道理。照着保罗的天才和他的经历,他能以一种很动听的话语,很有智慧的理论,述说十字架的真理,叫人特别明白,倍加注意,把一个悲惨的十字架说得很有趣味。他能引用许多合式的譬喻、简短的格言,发挥十字架的奥秘。他也能引经据典说出十字架的哲理,叫人对于十字架的代死、同死等方面,都能一一了然。他能,他有这段本事。但是,他不肯这样作。他的心不肯倚靠这些,因为他知道这些是不会以生命赐人的。他知道他如果这样作,就是以一个非十字架的法子,来传扬十字架的大道。在世人看来,十字架是很卑微、很下贱、很愚笨、很鄙陋的;十字架原是这样的。如果用了世上的高言大智来传,未免与十字架的精神不符,终于无益。保罗愿意舍弃其天然的才学,取十字架的态度和精神,来传扬十字架,所以,神大用他。
  我们每一个人,总有我们天然的恩赐,不过有的多,有的少而已。当我们有了十字架的经历之后,我们常欲倚靠、利用我们的天然恩赐,以传扬我们所新经历的十字架。我们的心是何等切望我们的听众,能够和我们有同样的眼光,有同样的愿望,来得同样的经历!但是,他们又是何等的冷淡,在这事上不能如我们的意!岂知我们对于十字架的经历,尚是幼稚呢?岂知我们自己天然佳美的恩赐,也应当与主同死呢?岂知十字架应当作工在我们里面,叫我们不特在生活上应当表明十字架,就是在工作上,也当表明它。当我们未达到完全的地位时,我们总是以为我们的天才是无害有益的,为什么不可用?一直等到我们看见,我们倚靠天才所作的工作,不过是一时叫人欢迎而已,不能叫人在灵中,得着圣灵作实在的工夫,然后我们才知道,我们美好的天然恩赐是不够用的,我们还应当追求比这些更为伟大的能力。倚靠己力宣传十字架的事,真是多呢!
  我并不是说他们自己并没有十字架的经历;或者他们已经是有的了。他们在作工时,也不是明说,自己倚靠自己的恩赐、能力。他们也是很用功祈祷,求神的赐福,求圣灵的帮助;他们在一个界限之内,也是自知靠不住的;但是,这个并不帮助他们,因为在他们心里的最深处他们尚是自恃,以为他们的口才,或者他们的条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譬喻,必定是会感动人的!钉十字架的意思,就是无依无靠、软弱、战兢、惧怕——死。钉十字架的光景,就是这样。所以,我们若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表明十字架的生命;我们就也当在主的工作上,表明十字架的精神:以自己为无依无靠的,常因着自己的缘故而战兢、惧怕,以为自己是毫不足恃的。如果这样,才能倚靠圣灵,而得着果子。
  只有钉十字架的人,才肯,也才知道如同倚靠圣灵和祂的大能。我们有了一点自恃的心,就不会倚靠圣灵。保罗自己是已经与主同钉的,当他作工时,他更是表明十字架的灵,不丝毫自恃。因为他如此以十字架的法子,来传扬十字架的救主,所以,就有圣灵和大能同他作证(4节)。我们应当能同他说:「我们的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和圣灵」(帖前一5)才可。如果没有权能和圣灵在我们话语的后面作工,我们的话语虽然说得最动听,究有何用呢?哦!愿我们轻看我们的天才,愿意失去所有,来得着神圣灵的权能。
  这里就是一个传福音者结果与不结果的关键处。有的时候,我们看见两个传福音者,他们的说法和表情都是一样的;但是一个,神能用他,叫他得着许多的果子;另外一个,虽然他所说的,也是属灵的,合经的,听众当时也很注意;但此后,并没有事情发生——并没有得着果子。其中缘故,我们不难知道。照着我自己的观察,我知道:一个是真钉十字架的人,他有经历;一个是只有理想而已。只有理想者,当然不能用十字架的法子来传扬十字架。有了十字架生命的人,他若在灵中宣传他的经历,圣灵必定和他同工。就是有的人,他的口才比人好,他知道如何分段,如何引证,他若没有十字架在他心里作了实在的工,圣灵就也不与他同工。我们所缺乏的,乃是十字架在我们里面作的深工,好让我们宣传福音时,圣灵与我们同工,藉着我们流出祂的生命。主虽然有时使用我们的天然恩赐,然而,结果的根源并不在此。倚靠天然生命所作的工,多半都是虚空;倚靠超凡生命所作的工,才有众多的结果。
  我们现在可以再看一段圣经,叫我们明白,什么是倚靠天然的生命,什么是倚靠超凡的生命。主耶稣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约十二24-25)
  主耶稣在此说出结果的原则:所种的麦子应当先死,才会生出许多子粒来。死是结果所必经的程途。死是结果独一无二的法子。我们都是求主把更大的权能赐给我们,好叫我们得着许多果子;但是,主告诉我们说,你们应当死,应当有十字架的经历,才能得着圣灵的权能。我们常欲逾越各各他,去得着五旬节;岂知十字架没有钉死我们,叫我们失去一切属乎天然的以前,圣灵不能和我们同工以得着多人。死,方能结果。
  这里结果的性质,更证实我们从前所说的:我们作工,乃是叫人得着生命。这个麦子死了,它就生出许多的子粒来。它自己死,就将生命分给许多的子粒。这些子粒都是有生命的;它们所得着的生命,就是根源于死的麦子。我们自己真是死了,我们就能作神生命的运河,将生命分给各人。这生命并不是一种虚空的名词,乃是真的有神的能力,从我们里面发出来,叫人得着生命。
  这个麦子所结的果子是众多的:「许多的子粒。」当我们受限制于我们自己的生命里时,我们虽然尽力作工,所得者不过一二人而已(非绝对不会救人);但是,当我们像麦子死了一样,就要得着「许多」的果子。我们无论何往,有时遗落一二句话,都会叫人得着救恩,或者受着造就。愿我们盼望多结果子。
  但是,这个落在地里死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看了主耶稣底下的话就明白了:「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这里几次所提的「生命」,在原文里所用的字是不同的。一字意即魂的生命,天然的生命;一字意即灵的生命,超凡的生命。所以,主耶稣这话的意思就是:「爱他自己魂的生命的,就要失去灵的生命;在这世上恨恶魂的生命的,就要保守他灵的生命到永远。」这节的意思,简略说来,就是我们应当把魂的生命交于死地,像麦子落在地里死了一样;后来,在我们灵的生命里,就要结出许多的子粒来,能够保守到永远。我们要得着许多子粒的结果;但是,我们不知道如何叫魂的生命死,叫灵的生命活。
  魂的生命就是我们天然的生命。我们肉体所以能活着,就是因魂的生命。它就是我们的生机。一个人的天然秉赋,都是属乎魂,好象我们的意志、能力、情感、思想等等。凡是属乎天然生命所共有的,都是魂生命的附属品。我们的聪明、思想、口才、情绪、才干,都是属魂生命的。灵的生命,就是神的生命;它并不是魂生命的任何部分进化变成的,乃是当我们相信主耶稣的十字架,重生得救时,神所特别赐给我们的生命。神现在在我们里面,就是要启发这个灵的生命,叫它生长,叫我们所有善行以及工作的能力,都从灵的生命而来。祂是要魂的生命,陷落在死地(这与哥林多后书四章的死不同,那是另一方面的)。
  我们作工的能力,常是从我们的天才,魂的生命而来的;我们常要使用我们的口才、智慧、知识、能干等等。其中最厉害的,就是我们传道时所用的力量乃是从魂的生命而来,我们乃是用我们天然的气力,这个大大减少我们的果子。我们作工的时候,不知如何支取使用灵生命的力量,常常把魂的生命误会作灵的,因此总是使用倚靠我们天然的力量。我们常常需要等到天然的力量在身体上丧失之后,才会倚靠灵生命的力量。但是,许多人的程度尚不及此,他身体的力量一衰弱,他就以为自己不能作工了。有的,就更进步,当他们软弱时,他们还是倚靠着主的力量进前作工。但是,如果我们真知道如何向自己的天然(魂)力量死,而倚靠神在我们里面所赐给我们灵生命的力量,我们就处在自己没有天然力量时,和处在自己满有天然力量时,都是一样的不倚靠它而作工。我真是觉得难过,因为有许多信徒的工作,无论他如何热心,如何恳切,总是在魂里面,而未达到灵的境界。如何使用灵的能力,而不用魂的气力,其分别不是我们用话语可以解释明白的,我们只能心领神会;不过,当圣灵指教我们时,我们就要在经历上,深深的明白了。
  属魂的工作特征
  但是,为着许多神软弱儿女的缘故,我们把这个问题较详细些,为他们一说。至于其中的真谛,如何能在经历上实践,我们应当求神的圣灵亲自指示我们。属魂工作的特征,大概可分作三方面。一、天才;二、情感;三、心思。
  天才
  这,我们上文已经说过一点了。有的人,他的天分很高,天然的比别人敏捷;有的人,他的口才很好,说出话来,头头是道。有的人,他富有分析力,会把一个问题,分析得很有条理;有的人,他的体力很健,会劳碌终日,不用休息;有的人,他很能干,会办事务。我们知道,神真是利用人的天才。但是,人多是因着神的利用,而反倚靠他所有的天才。引一比方:在此有一口舌迟钝而有办事才干的圣徒,和一口才伶俐而无办事才干的圣徒。主若叫他们两个都去讲道,前者就必定以为我口舌迟钝,非多多祷告,特别倚靠主不可;而后者就必定以为我的口才很好,他虽然也祈祷,也倚靠主,但是,总不如前者的专心。如果主叫他们去办理事务,前者倚靠主的心,就必定不如后者之专!我们的天才就是我们魂生命的能力。我们作工时,如何自恃,如何倚靠魂的能力,这是我们自己所不及知的呢!从神看来,我们藉着魂力而作的工正是多呢!
  情感
  这,有的是出乎自己,有的是因着别人。有时我们所爱所亲的人还未得救,或者尚未达到我们所要他们达到的地步,我们就因着他们受了刺激,打算尽力拯救造就,这种工作多无何种效果,因为其动机是出于情感。有时,我们特别得着神的恩典,心中充满了亮光、喜乐,好象有一堆的「热火」正在烧着,叫我们有说不出来的快乐;此时神的同在,也特别的显明;我们的魂既然这样受了刺激,就发起许多情感的作用。当那时候,我们为主作工是非常容易的。我们的心好象已满到外溢的地步,好象我们不告诉人以主的事情,是很忍不住的。也许平常深知应当寡言,但因心中受了特别的亮光,就喋喋不休的述说神的事情。这样的工作完全是出于情感,有了心里这个「热火」,自己好象已经上了三层天一样的时候,才能作工;到了有时主不把「觉得」的喜乐赐给他们时,他们就如同负了千钧重担,不能进前一步。有时他们的心如同冰一般的冷,丝毫没有情感的作用,此时他们就好象不能传道了。他们的内里好象是很枯干的、冷淡的,所以他们不能作工;就是勉强去作,也是无趣味的。他们的工作完全是受着他们内里感觉的支配。感觉一来,就如鹰高飞;感觉一去,就匍匐不前。感觉、刺激、情感,都是我们魂生命的部分。所以,受感觉、刺激、情感所支配的圣徒,尚是倚靠魂生命的能力作工,未能将这些交在死地,而在灵中作工。
  心思
  我们的工作常受我们心思的影响,或竟受其支配。有时,我们因为不知道如何寻求神的旨意,就以为心思里所有的思想,都是神的旨意,以致走入歧途。顺服心思以定其行止,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有时,当我们预备讲台时,我们就是用苦工去思想,想出许多的条理、段落、经义、意思、譬喻来;这样的讲台是非常僵死的,虽会叫人加以注意,生了趣味,但却不能以生命分给人。
  心思的工作还有一件,我相信这是神许多工人所常犯的毛病,就是记忆。我们常用我们的记忆力来传道给人听!我们用记忆力来记我们从前听的道,后来就用我们所记的道讲给人。有时我们用我们所记得圣经的教训以告人,有时我们用了我们旧的讲稿,或旧的经注,以讲论给人听;这些都是心思的工作。这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完全没有经历过我们所传说的。也许我们所知道的、所记忆的,都是从前神所指教我们的,我们也都经验过了我们所知道的、所记忆的;但是,这仍不免于属心思的工作。因为,我们经历过一种道理之后,这个道理在当时虽然变成我们的生命;但是,过了一时,这道理的知识,乃是储在我们的脑府里。我们用了记忆力来传我们从前所经历的道理,仍然是属心思的。我们的心思、记忆力,都是魂的机关。我们倚靠我们的心思和记忆力,仍是倚靠魂生命的能力,仍然为天然生命所管辖。
  此三者乃是我们属魂工作中之大者。这样属魂的工作,并不是罪,也不是绝对不会救人,不过所结果子寥寥无几而已。我们应当倚靠着十字架,胜过这个属魂的工作。主耶稣对我们说,这个属魂天然的生命,应当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才可以。照着我们的经验来说,我们很爱惜我们的天才,很喜欢我们的感觉,也很信靠我们的心思。但是,我们的主告诉我们说,我们应当恨恶这个魂的生命,不然的话,我们若爱惜,就要失去那超凡属灵生命的能力。十字架的死应当深深在这件事上作工。我们应当愿意将我们所喜爱魂的生命交与十字架,愿意在此与主同死,除去我们倚赖天才、感觉、心思的心。我们不是勉强的除去这些工作,乃是从心里恨恶这一种的工作。我们在作工时,不只要看有天才如同无天才;有情感心思,如同无情感心思;乃是直接的恨恶这一种属天然生命的能力,愿意把它们交于十字架的钉死。
  如果我们在消极这方面,总是持着恨恶我们自己魂生命的态度,而不稍微顾惜;我们就要在经历上学习如何倚靠灵生命的能力,而结果子归神。
  钉十字架的人传扬十字架的方法/圣灵的权能
  我们就着实行方面来说,就是当主要我们在某地某时,特别为祂作见证之时,我们就重新的驱除我们倚靠爱惜自己天然的心,我们也把我们的情感放下,不管我们自己的感觉如何。虽然我们里面并没有感觉,冷淡如冰,我们可跪在主前,求主的十字架作更深的工夫,在我们里面,叫我们能够管理我们的情感,不管冷热,都照着主所吩咐的去作。我们可以求主加力量给我们的灵,求主叫我们的魂在十字架上受到致命伤,主就要施恩给我们,叫我们冷淡的情感失败。虽然我们所要讲的道理是我们所早已知道的,我们却不愿意从心思脑府里面取出道理来给人,乃是谦卑俯伏在神的面前,求祂将我们从前所知道的道理,重新指示我们,重新在灵中即刻在我们里面,好叫我们所要讲的道理,不是我们记忆我们的旧经历而已,好象乃是我们在生命里才实验过一样。这样,圣灵就要用权能证明我们所传的道理。最好,我们还未讲道之前,先有一个长时间在主的面前,让祂用祂的话语(有时是我们所已经知道的),重新即刻在我们的灵中;但是,有时时间是很短促的,主也可在几分钟中,将祂的信息即刻在我们的灵中;若是这样,我们的灵在平时就必定要向主非常开放,与祂息息相关方可。
  我们不能不注重这一点,因为这点关乎我们的成功和失败甚大。一个跌倒的圣徒,你若叫他讲道,讲他从前的经历,叫他用着他的记忆力去作,他还是会的,讲来也是很好听的;但是,我们都知道圣灵不能和他同工。我们藉着记忆力所作的工夫,和跌倒信徒的讲道,是大同小异的。让我们知道,我们用心思所作的工作,在许多的时候,都是枉费气力的。心思只能达到人的心思,决不会摇动他的灵,叫他得着生命。旧的经历,不足以作新的工夫。我们应当让神把旧的经历,重新叫我们的灵经历过方可。
  对于传扬十字架的救恩给罪人,更是这样。或者我们是前几十年得救的,我们若是凭着记忆力来作工,这信息岂不太陈旧、太枯璪无味么?若我们重新在灵里看出罪恶的可恶,尝过十字架的慈爱,体会基督要罪人信靠祂恳切的心意;然后,我们才能把十字架活画在人的面前(加三1),叫人相信。不然,当我们自己要用爱心、热情去感动人时,我们自己还是非常刚硬冷淡呢!恐怕当我们传说十字架的苦难时,我们的心还一点儿不觉得其中的苦况,而为其所熔化!
  我们应当在主的面前,开启我们的灵,让祂的圣灵将祂的话语,将祂的信息,先在我们的灵中流过,叫我们在灵中先被主的话语,先被我们所要传扬的信息所熔化。我们应当不倚靠我们的感觉、天才和心思,单单倚靠圣灵的权能,让祂将祂的信息即刻在我们的灵中,也即刻在听众的灵中。我们每一次传道时,都应当像以宝亚一样,当他要说预言以前,都负说预言的担子。从以赛亚书十三章到二十三章里所说的「论某地某地的默示」,「默示」二字在英文翻作「担子」,这是最有意思的:我们每一次传说神的话语之前,都必须先在灵里受神的默示才可以。我们每一次传道,都应当在我们的灵中,为我们所要传的信息负担子,好象非等到我们作工完了以后,我们不能放下这个担子一样。我们应当求主将这个担子赐给我们,好叫我们所作的工夫,不是从情感、才干、心思而来。我们也应当有耶利米的经历:「我若说,我不再提耶和华,也不再奉祂的名讲论,我便心里觉得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二十9)我们不要随便、胡乱传神的话语,我们应当让祂的话,先在我们的灵中烧起,叫我们有不能不说的光景。但是,我们若不是愿意将自己魂的生命和力量,都交于死地,我们就必定不能在灵中重新接受神的话语。
  所以,弟兄们,我们若要为主所用,以拯救罪人,复兴圣徒,要传扬十字架的道,就应当让十字架在我们里面作工:一方面叫我们愿意天天因着主的缘故被交于死地;一方面愿意将我们自己魂生命的能力完全交于死地;不倚靠自己和一切从自己出来的,乃是恨恶天然生命所有的力量。这样,我们就要看见神的生命和能力,藉着我们的话语流到人的灵里去。
  但是,虽然这样——传福音者自己这一方面已经作好了,有时我们仍难免于失败;自然,不是完全的失败。为何呢?因为有:
  撒但的压制和攻击
  撒但是不喜欢我们传扬十字架的道。我们如果忠心传扬主的十字架,它就必定有许多的反对。它对于十字架的使者,常有以下种种的攻击。
  它攻击十字架的使者,叫他身体软弱,喉咙失声,叫他遇着危险,叫他在心灵上受了压制,不能自由,好象气闷了一样。它在环境中作工,使人生出误会、反对,有时竟至逼 -/迫的地步。它叫天时阴晴不适,阻挡人来赴会。它叫会场程序忽生变动,或纷乱。它叫动物前来咆哮,婴孩出声啼哭。有时它在空气中作工,叫会场中的空气,特别浓厚,呼吸不畅,叫人闷闷昏昏,没有一种光亮的气象。这些都是仇敌所作的工,传扬十字架的人不可不知。
  因为我们有了这样的仇敌,这样的反对,我们就不可不知十字架的得胜。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所成功的,不只解决罪人问题而已;祂在十字架上宣告了撒但的罪刑,祂在十字架上已经将撒但打败了。希伯来书二章十四节、十五节说:「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歌罗西书二章十五节说:「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十字架是胜过撒但的地方。撒但已经在十字架受它的致命伤了。我们知道「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壹三8);但是,在什么地方呢?自然的答应,是在十字架。我们也知道主耶稣来是要「捆住那壮士」(太十二29);但是,在什么地方呢?自然是在各各他的十字架。
  我们应当知道,主耶稣基督已经在十字架上打胜仗了。我们应当知道:

  十字架的得胜
  我们应当知道,撒但已经是一个败北的仇敌了。所以,我们不应当再失败,仇敌不应当再得胜。撒但没有权利可以再得胜!除了完全失败之外,它不应当再得着别的。所以,在我们未看见撒但工作之先,以及已看见撒但工作之后,都当把十字架的得胜高举起来。我们应当用声音来赞美基督的得胜。当我们还未开工之先,我们可以在主的面前说:「赞美主,因祂是得胜的!基督是得胜者!撒但已经失败!仇敌已经毁灭!各各他就是得胜!十字架就是得胜!」我们可以这样说,一直等到我们在灵中知道主这一次必定得胜方可。我们应当站在十字架的根基上面求神得胜,求神败坏魔鬼所有的作为。我们自己,以及前来聚会的人,我们都当求神用主耶稣的宝血把我们盖过,叫我们能不受撒但的攻击,反能胜过它:「弟兄胜过它(撒但),是因羔羊的血。」(启十二11)我这一次在闽南作工,魔鬼常常来要压制我,攻击我;主所指教我的,就是我应当站在十字架的根基上赞美祂。有的时候,我的灵受了很大的压制,不能自由,好象千钧重担,压在心头一样。有时我进了会堂,真觉得里面的空气不清,魔鬼大大作工。处此光景,我虽然竭力祷告,却也不见有什么功效。但我一开始赞美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得胜,倚靠十字架夸胜,而冷笑仇敌,对它说,它不能作工,它必定失败;真的!我觉得自由了,会场的空气也改变了。赞美主!因为十字架是得胜的!赞美主!因为撒但是失败的!我们应当知道如何在祷告中,运用十字架各方面的得胜,以抵挡仇敌的诡计、能力和攻击。如果有了反对及各种纷乱的事发生,我们可以求告于各各他十字架的得胜。虽然我们自己并不觉得什么,我们应当相信,我们一呼求十字架的得胜,仇敌就已失败了。
  如果我们真是这愫样与十字架连为一气:在我们的生命中、工作上,让它作更深的工夫,而全心倚靠十字架的得胜,神就必定叫我们到处得胜。愿神叫我们这些无用的仆人,作祂无愧的工人。

【作者简介】原名倪述祖(Henry Nee),归信后更名倪柝声(Watchman Nee,倪儆夫),是第一位对西方基督徒具有影响力的中国基督徒,中国基督教新教自立教会运动“地方教会”运动兴起人,他将中国基督教新教早期福音的性质转为追求属灵生命经历的阶段,以及为着教会建造的方向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牧养栽培

如何活出丰盛的生命

2017-2-28 19:04:50

牧养栽培

主耶稣与人生挫折

2017-2-28 19:05:22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