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当代牧职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再思当代牧职

  我为什么要到一间吵闹的教会,听一个肤浅的牧师,讲幼稚的道?

  * 我们牧师叫我要和女朋友分手,因为她不是上帝为我预备的,如果不这么做,就是不顺服上帝!
  * 我们牧师说,要每天宣告,事情就会成就!
  * 我对牧师的说法有意见,牧师竟然说要找人为我赶鬼!
  * 我现在真的是混乱了,我想介绍我的朋友去教会,但实在不知道该到哪一间教会,我很怕他一进去,就被教坏了!
  * 我觉得好饥渴,都快要burn out了,我需要被牧养,但是主日讲台与小组聚会都无法满足我的需要!
  缘起
  我现在是一间大学的专任教师,没有固定牧养教会,每周都受邀到不同的教会讲道,也到东南亚的教会事奉,接触了各路教会的信徒,也接到各种疑难杂症的电话。我的内心充满了感慨,想起圣经中保罗为了众教会而挂心,我也开始有了这般的感觉:为众教会忧心。
  从表面上看来,现在的教会在各方面的发展蒸蒸日上,上千人的教会已愈来愈多,甚至基督徒总人口也突破5%。然而,教会在过去廿年的变化也足以令人瞠目结舌,不管是教会的组织形态、敬拜方式、牧者形像、讲台信息都已产生巨大变革。在「增长」的大旗挥舞之下,只要是能促进教会人数增加的「策略」与「方法」都受到重视,也被拿来争相使用。
  不管是标竿人生也好、双翼也好、琴与炉也罢,还有G12;有人学赵镛基、有人学康希、有人学华理克、有人学新加坡的TCC。教会型态五花八门、一个基督教各自表述,就是台湾教会的现状。
  然而,我们真正要思考的却是:教会的大小是一回事,这间教会是否为一间真教会是另一回事。敬拜有没有fu是一回事,敬拜是否合上帝心意是另一回事。牧师在台上口沫横飞是一回事,他讲的是不是圣经里的真理是另一回事。信徒勤奋参加教会聚会是一回事,在生活中有无切实遵行基督诫命是另一回事。还有,各事新颖的灵恩现象也层出不穷,医病赶鬼已是小事、预言异象彷如主流,动不动就上帝告诉我……到底今天的教会怎么了?
  许多信徒在崇拜的激情过后,回到家只觉更加空虚,这还是指一些会反省思考的信徒;有更多是已经麻痹已无知觉的信徒,认为这就是教会、这就是聚会、这就是牧师。当一些信徒在我面前发出上述疑问的时候,我有时还真不知该如何以对。我该如何回答?是说:「不是每间教会都是这样的!」还是说:「不是每个牧师都像这样!」甚至说:「你们牧师讲的是错的!」最后该这么说吗?「我也不知道!」其实,诸多教会的问题都直指一个核心,那就是「牧师」。有的牧师像法师,以预言异象为信徒指点迷津;有的牧师像总经理,分层负责,团队坚强;有的牧师则像教皇,只差没有万岁万岁万万岁而已;还有牧师搞自我造神,要当偶像,一出场就全场尖叫。有些牧师动不动就「上帝告诉我…」,或者「跟旁边的人说…」,就是没人在台上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我想,应该正本清源来面对问题,所有的问题都在「牧师」的身上。那就让我们来个大哉问:今天的教会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牧师?或是:今天的牧师到底必须具备什么样的形像?我深信:只有真的牧师才能建立真的教会,也只有合上帝心意的牧师才能建立合上帝心意的教会。
  牧师的素养
  以我个人浅薄的观点,我认为当代牧师应当具备四种素养,即:神学、圣经、灵修、道德。这四项缺一不可。
  一、神学的素养
  教会,是为世界而存在的;神学,是为教会而服务的。基督,是教会的头;神学,是正确教义的汇集。教会,必须建立在正确的教义之上;教义,是对以基督为中心的三一上帝的认识。因此,教会的根基不能脱离教义,教会的方向不能偏离真理。神学不能飘在空中,任由学者论述独白;而必须落实教会,在教会的行进中指出正确的方向。神学不是单属于神学院,而须与教会紧密联结。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世代如何更迭,神学永远必须阐述从圣经而出、历久弥新、永不改变的真理,以确保教会至终仍成为一个旅向终末的神圣团体。
  神学包含两部分:对教义的认识,以及对教义的思考。牧师们应该自问:我对基督教教义的认识够清楚吗?是正确的吗?牧师必须能清楚说出什么是三位一体?为什么基督是祭司、先知与君王?什么是上帝的国?末世是怎么一回事?这些都只是基本教义,如果牧师对基本教义都无法掌握,如何可能站在台上传讲信息?充其量只是对圣经的文字叙述望文生义而已。有正确的神学才可能有正确的解经,加尔文就是先写下『基督教要义』,才开始站台讲道,尔后,他的一生一直在做的就是修订『基督教要义』与在圣彼得教堂讲道。
  神学的另一部分是「思考」,这是现在的牧师最缺乏的。神学思考是将基督教教义置放在今日世界中,以基督信仰去面对生活的一切。台湾牧师的问题就在于对于属灵书籍缺乏正确的神学思辨力与神学批判力,以至于经常未经思索就将扭曲基督教教义的属灵书籍介绍给信徒阅读。最明显的就是约尔欧斯丁的两本书,在『活出美好』一开始,那位为了使自己的孩子进好学校而用尽一切特权、甚至走后门,找到最高层,最后得偿夙愿;然后告诉你:要找就找那位权力最高的人。还有当他自己交通违规而警察又刚好是他父亲的朋友,以致不必受罚;然后告诉你:不在乎你是谁,而在乎你的父亲是谁。我的上帝绝不是这种要我走后门然后将荣耀归给祂的上帝;那做恶而不必受罚,却认为是上帝特别恩典的,也不是我的信仰。我的上帝是拥有绝对主权的,事情不必照我的意思成就,照祂的意思即可,我当做的就是顺服。这个没念过神学的牧师,在他的书中,上帝是无限的提款机,会让你心想事成、美梦成真、一切美好;而基督教就是能满足人所有欲望的尤物。这显然是从魔鬼而来的思想,让人专注于自我、而非上帝;求自己的所欲、而非上帝的心意。若依他书中的原则,耶稣的一生显然不怎么美好、那些使徒与殉道者更是不美好啊!魔鬼当年试探耶稣的那三样东西,今天换了个面貌呈现在我们面前,只可惜,大家都接受了。
  神学思想逐渐偏差的魏彼得,高唱今天是新使徒时代而到处按立人作使徒。这种新使徒时代的论调可曾有人好好检视过?一本『教会大地震』充斥许多谬论,特别是最后一页那间使徒性教会的奉献,更是荒谬。他曾按立新加坡那位已从牧师变成魔术师的邝健雄为使徒,邝使徒还曾在台湾擦枪走火按立周神助牧师为台湾众教会的领袖,场面极其尴尬,也为周牧师带来困扰。那位妻子从牧师变为歌星、自己从牧师变成商人的康希,现正接受新加坡z /-府的调查,因为教会与其自身财务的问题。这些人对台湾的教会都有影响力,但是有没有人去省思过他们所传讲的信息是否合于基督教的基本教义?
  现在,特会很多、引介入台的思想很多、未经思索就全盘接受的牧师更多。牧师若缺乏了神学的思辨能力,只能随波逐流;而一本书、一个人就可能将偏差的神学带进今日的教会。因此,重回基本教义的重要性不可言喻,长老会的牧师,请把「海德堡要理问答」与「韦斯敏斯德信条」捧起来读吧!信义宗的牧师,再读一下「奥斯堡信条」与「协和信条」吧!圣公会的「卅九条」与卫理公会的「廿五」条也不能再被忽略。
  二、圣经的素养
  一个牧师的圣经素养必须丰富而扎实,因为神学的根基正是圣经。没有对圣经的厚实基础,就不可能建立正确的系统神学;缺了正确的系统神学,解经讲道就会问题百出。圣经的素养直指解经与讲道。今天,有许多信徒抱怨「吃不饱」,原因是主日礼拜讲台的信息无法喂养他们。信徒虽有渴慕之心,但若讲台传下的不是真理,当然无法使台下听的人得到饱足。我们不禁要问:牧师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有谁可以放胆告诉信徒:我讲的是对的,听我的准没错?而他讲的真是对的。
  为什么解经与讲道如此混乱,原因是牧师自己没有好好读圣经。现在有愈来愈多的牧师没有读过神学,就被按立;这如同将一张医师执照交给一个对开刀有兴趣却没有读过医学院的人,其危险性不可言喻。神学的理解与思辨也有助于牧师对圣经的解释。我不是说,没有读过神学院的人就不能当牧师,他当然可以自学而拥有深厚的神学基底,像锺马田、陶恕就是没有读过神学院却拥有绝佳解经能力的典范。他们背后的自学是使人尊敬的。而现在的台湾教会,若牧师并未受正式的神学训练却也忽略努力自学,只靠一张嘴、一张脸在台上表演,这岂不是教会的灾难?
  康希曾在他教会的期刊中登出一篇他的讲道,说到上帝要我们去得着世界、发挥大的影响力、走在世界之前、并进而去领导潮流。他自己与妻子正是受到呼召而到商界与演艺界去为主做见证。他提到约瑟在外族作宰相、也提到了但以理三朝为相的圣经范例,他们都是进入异族的世界,成为领导异族的人。但是,他的解经是对的吗?约瑟与但以理之所以被上帝升高,并非由于他们认同世俗,反而是他们不与现实妥协的坚持。现在部分牧师的头发喷漆、牛仔裤挖洞、发形新颖,俨然走在潮流的尖端,已全面向世界认同。这样,又如何去带领信徒去认识那位国度不属世界的基督?
  还有国内某牧师也曾在刊物中发表认同性悔改的信息。指大卫年间发生了饥荒,原是因扫罗违背其对基遍人的承诺,流基遍人的血;最后,大卫将部分扫罗家的人处死,以彰显报复性的正义,沉冤既雪,饥荒也停了。他以此论证在二二八事件中,前一代的人做了错事,这一代的人要寻求悔改、和解。讲章的立意甚佳,却引喻失义,因为这段经文真正的核心意义在于「公义」而非「悔改与和解」;否则,若依经文脉络,就得将二二八当时元凶的子孙绳之以法,甚至将之q b,藉以彰显失落已久的公义。这显然不会是讲者真正的意思。
  我引这些事例的用意在于说明,解经必须严谨,绝不能以经文来包裹讲者一套观念或思想,拿圣经为自己的信念背书。解经直接关联到讲道,解不正确,自然讲不清楚,信徒自然听不明白。另一方面,有些教会的主日信息完全无解经可言,充其量只是包着经文外衣的卡内基,主日礼拜就是一场激励讲座,这个月讲理财、下个月讲人际关系、再来是发挥潜能。讲座很精彩,吸引很多人,但听久了以后,必乏善可陈;若有人开始追求真理,必会明白这些演讲无法使他得到真正灵性的饱足。
  我认为,全世界最可怜的人就是那些走进教堂却无真理可听的人。我想起,在『锺马田传』里,作者提到,每周日有上千人走进韦斯敏思德大教堂,其中有许多伦敦的大学教授,他们要去聆听锺马田牧师所传讲的『上帝的道』。想要把人生过得更好,听听叶教授(诚之按:是台湾的一个将人生佛法的电视名嘴)就可以了,想要灵魂得救,唯有听上帝的道。殊不知,没有「上帝的道」的教会,就是「没有基督」的教会;而「没有基督」的教会,就是一间「假」的教会。
  三、灵修的素养
  灵修,众所认同的理解便是一种向上帝开放的心灵,从而有更新变化的生命。灵修,必须有一个理性的基础,那就是正确的教义,藉由正确的教义来认识三一上帝。也就是透过圣灵,认识上帝的道耶稣,进一步认识耶稣所启示的上帝;或是在基督里认识与祂同为一的上帝,亦从基督认识受差而来的圣灵。这种在正确认识下向三一上帝开放的心灵,是全体生命质素(身心灵、或身体意志行为)与上帝全然的联结并对上帝全然的降服。灵修,更包含了工夫论的修为,那就是生命的操练,从沙漠修士以降到各式修会所提呈出的,不仅是灵修的理论,更是实际的方法与行动。灵修,最终指向完全生命的塑造,当耶稣说:「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五48)即为所有基督的追随者立下一个标竿,基督徒灵修的目的,正是由内而外活出一个合乎天父心意的生命。
  因此,教会应该是一个灵修的团体,牧师应该是一个灵性的引路人。牧师除了神学与圣经素养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灵性的修为;灵性涵养使人得以出俗成圣。灵修有一个必然的要素,就是安静。只是,现代人的脚步太快,生活太忙,环境太吵,让人静不下来。年轻人走在路上、坐在捷运,耳朵都挂着MP3;上班族一上车就开收音机、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视。要能静下来灵修,似乎是极为奢侈的事。然而,每周进入教堂敬拜上帝,在火热的敬拜中完全无法得到安息;唱诗要有fu、要high,牧师讲道也愈见激情,整场礼拜从头到尾就是在高涨的情绪中进行。信徒彷如得到另类「过动症」,一个静不下来的人,就毫无灵性可言。当敬拜神学在今日教会付之阙如时,对于现在这般所谓的「敬拜赞美」几乎无任何抵御的能力;教会既静不下来,充其量只能是个「同乐会」,无法成为真实的灵修团体。
  佛教可没有为了使人增长而把修行搞得哄哄闹闹,人一走进佛寺,就会有庄严肃穆的神圣情感。而各佛教团体的人数增长却在基督教之上,因为宗教本就是引人脱离俗世而使人出俗成圣的。基督教在这一点上,说句老实话,远远比不上佛教。我们似乎都忘了:「惟耶和华在祂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祂的面前肃敬静默。」(哈巴谷二20)「你到神的殿要谨慎脚步……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也不可心急发言,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事务多就令人作梦,言语多就显出愚昧……。」(传道书五1-3)另一方面,现在真正具有深度灵性修为、让信徒为之折服的牧者有几位?我想,应是寥寥无几,因为,现在的牧师都太忙了,忙着开会,忙着做计划,忙着办活动;忙到没有时间探访、听信徒的心声,忙到没有时间安静下来、祈祷默想,忙到没有时间读书、读圣经预备讲章。当然,一个不停忙碌的人更不可能保有一个安稳神定的灵性。周间很忙,周末与周日更忙,当牧师不知安息为何的时候,不仅是自我、更是教会的危机。一个旋转的陀螺最后必偏离它原有的定点。
  四、道德的素养
  重生所带来的生命改变,最直接展现在一个人的道德生活里。基督教是一个伦理宗教,是被一连串从上帝而来的诫命所约束。因此,从旧约以来,基督教从来不是一个自由的宗教,在基督教的命题里:当一个人仍沉溺在罪中时,他是被捆绑而不自由的;当他被救赎时,就脱离了罪的辖制而得到自由;这里的自由是相对于被罪恶所辖制而讲的;因为,重生后的人必须谨守遵行基督的诫命,照保罗的话说,他顺服的是属灵的律、基督的律。人只能有两种选择:被罪恶辖制,或被圣灵掌管。作为伦理宗教,基督教是有道德洁癖的宗教,因为上帝是圣洁的上帝、更是忌邪的上帝;祂就是光,在祂全然没有黑暗。
  今天的台湾,是一个道德相对化的世界。道德的围墙已然倒下,善与恶之间的界限也模糊了,过去不能做的事,现在都能做了教会受到这股社会风气的影响,道德堕落的速度较前更甚。教会里的青少年,婚前尝禁果几乎是普遍现象、赶时髦爱慕虚荣也所在多有;基督徒婚外情、不伦恋的情况也时有所闻;离婚的比例也逐年升高。不要说信徒,牧师呢?就我所知:牧师婚外情,情妇甚至侵门踏户找师母摊牌;师母与牧师离婚,然后改嫁另一位牧师;男长老与女执事骗另一半说要去参加家庭礼拜,结果去幽会。过去十多年,在国内外教牧界出了不少关于牧师的丑闻,登上报纸的大新闻如金贝克、史华格等名牧的财色双丑闻、最近与妻子离婚的辛班尼。在美国灵恩派大师比尔汉蒙(Bill Hamon)的着作《先知的原则与陷阱》第118页中,他说道:「传道人在性关系上必须纯洁,这是不用多说的。传道人的严厉标准是性关系上纯洁。然而,根据我估计,我们这一代灵恩派的传道人,三分之一在性关系上都有问题。在我认识的范围里,就有五十人犯了淫乱的罪。我们在电视报导上所听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没有被揭露的更难以想象。」这一定不是圣灵充满后会发生的状况,比尔汉蒙这一席话,可以用「恐怖」来表述。我想,不管是什么教会,牧者都当更加谨慎,特别是那些宣称有圣灵充满或经常展现圣灵大能的人。若只经常拿参孙为例来合理化自己的不当言行,他们也应当看一下参孙的下场。
  这些都只是在性伦理上的道德问题。还有那整天挂在网路上、沉迷于脸书、部落格与线上游戏的传道人也有,也许是工作压力过大,后来反而无法自拔。电脑带给人方便,但不是要把人的灵魂也勾了去。牧师的道德素养在这个时代,不仅会被用放大镜检验,有时甚至会被用显微镜来检验。如果传道人言行不一、或一口两舌,台上的高言大论对照于有瑕疵的道德生活,将会是极大的反讽。信徒也许无法看出牧师的神学素养的好坏,也许无法分辨出牧师解经是对是错,更不知道牧师一天有多少时间用来祈祷读经、探访关怀,但是,他们一眼就会看出牧师的虚伪与狡诈,贪财或好色。
  特别是现在新一代的传道人,在网路世界中长大,在敬拜赞美中形塑信仰,唱的是流行福音诗歌、看的是畅销书籍。他们的成长与教会内外的流行文化是如此贴近,从心思意念到言语行为,都与世俗深刻结合。这些正是最容易被流行化拖入道德漩涡的一群人,真的,不可不慎!
  末了
  有牧师说:上帝很重视数字、很重视人数。我认为这大错特错,如果上帝真重视人数,祂就不会让祂的选民在过去五千年的历史中受到如此多次的大屠杀。因为,祂要的是祂的百姓要持守一个精纯的耶和华崇拜。就如同耶稣基督在大使命中所讲的,在吩咐我们去使万民做门徒后,同样如此要求:凡我所吩咐的,都教训他们遵守。因此,牧师不能只用各种方式任由教会的人数增加,更重要的是必须真明白耶稣基督所吩咐的,这就是神学与圣经的素养。教导信徒切实遵行基督的命令,以灵修强化内在生命、并活出良好的道德生活。因此,牧师必须正确理解上帝的话、忠诚传讲上帝的话;信徒必须清楚聆听上帝的话、切实遵行上帝的话。
  我深信,这正是今日基督对牧者与教会的要求。也许忠言逆耳、也许良药苦口,但最重要的是让我们再思牧职的神圣,盼上帝托付我们的羊群,能一个都不失落。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牧养栽培

宗教比较讲义 · 内详 · 结论 谈谈宗教

2017-2-12 4:36:00

牧养栽培

基督徒的三个如何?

2017-2-12 11:02:38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