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水变甜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苦水变甜

“到了玛拉,不能喝那里的水;因为水苦,所以那地名叫玛拉。百姓就向摩西发怨言,说:‘我们喝什么呢?’摩西呼求耶和华,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他把树丢在水里,水就变甜了。”(出15:23—25)

从击鼓声到怨言声,这改变是多么突然!你们看到三天前妇女们还在跳舞,你几乎想不到她们会加入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包围着神的仆人,呼喊说:“我们喝什么呢?”

这就是我们外在光景和我们内在感觉的改变,人是如此多变,易变。在这必死的生命中有什么是可以稳妥依靠的?我们今天说:“我的江山稳固,我永不动摇。”明天,江山稳固就没有了。我们在刮起风暴的大海上被抛来抛去。我们的生命就像四月的天气,阳光和阵雨交替出现;或者就像全年的每一天,要有早晨和晚上才得完全。黑暗紧跟在光明之后,同样快速跟着的又是光明。在这金光灿烂的时刻,阳光当道不过是暂时;他一定要让位给起来夺权的众星;但他们也要依次让位,日头要再次为王。

我们暂居的这个世界,它的标志是格子形状,到处都是黑白相间。在进入天堂之前,没有什么是我们可以肯定的;但对于这点,我们可以确定,就是在所有外在改变的背后,神对他的百姓的爱不改变;毕竟,只是眼见的事情在改变,那真实的东西是不变的;因为那看不见的东西是存到永远的,那里没有改变;只有在看得见的东西上改变才会发生。让我们对地上的事情越来越不执着,因为它的样式不会长存。让我们更看重天上,因为它不会退去。

第一,这一段经文首先让你们去留意旷野里的恶事。我们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去思想这些恶事,因为它们跳到我们的面前已经够多的了;我们思想会倾向于不恰当地夸大它们。请注意旷野的危险和试炼在行走天路生活的一开始阶段就出现了。我不怀疑有人这样认为,就是非常年轻的基督徒,头上还沾着蛋壳,几乎还没有被完全孵化出来,现在他们的试炼就结束了,他们已经插上信心的翅膀;他们最好认识到,现在他们与至高神的仆人同列,他们的试炼已经开始,有十倍的威力。

哦!神的仆人,无论有什么任何其他事情不会临到你,这一件事肯定会实现,“在世上你们有苦难。”“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有一些特权,不是所有被收纳成为神儿女的人都可以享有的,但是受管教的特权是所有真正为儿子的人所共有的。如果神不施加棍棒,这就表明此人是私生子了,但是击打是父亲之爱确凿的证据。

然而我要说,这些试炼来得很快。以色列人刚过红海,才进入书珥的旷野三天,就发现没有水了;在第三天,当他们来到水源的时候,他们发现这比没有水还要糟糕,因为这水是如此苦涩,完全不适合饮用,尽管他们想他们可以喝任何的东西,他们却不可能喝这个。什么,三天前他们还向耶和华歌唱,因为他荣耀得胜;现在因为口渴使他们要晕倒,就为这水发怨言吗?在三天时间里他们落入如此的困难光景,要么喝,要么死,然而他们觉得如果要他们喝这令人作呕的水,他们宁愿去死吗?啊,是的,我们一些人在归正相信的时候喜乐是大大的,我们找到救主的欢喜是永远不会被忘记,然而只是一两天后,我们因着极大的试探跌倒,惊奇发现我们心里的邪恶;或者我们因为我们基督徒同胞的冷淡,或者外面世界的残酷而受到试炼;就这样,我们发现自己来到了玛拉。而这试炼更显得严酷,因为我们有一些人在罪中发现有一丝的乐趣,现在发现在神的道路中有愁苦,这就令我们跌倒了。

当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时候,他们喝尼罗河水,那不是普通的水。直到今日,尼罗河两岸的居民还宣称这河水有特别的味道,是在任何其他河流里找不到的,他们喜欢尼罗河水,胜过全世界其余一切的水。从尼罗河的甘甜到玛拉的苦涩,这是何等的改变!他们心里岂不冒出一个念头:“我们在埃及为奴,有丰富的水,这要比在旷野里得自由,却有玛拉的苦水要好”吗?

魔鬼一开始就试探我们中的一些人,他说:“看看你做基督徒得到了什么。你和其他人一样的时候,思想里有欢乐;现在你出来,跟从那被钉十字架的,你就失去了你精神的活力,你智慧的闪光——那些让生命值得回味的东西,现在从你身上被夺走了。”年轻的基督徒,你今天的光景如何?不要被绊倒,不要相信敌人的话。人啊,在玛拉自由地死,这要比喝甘甜的尼罗河水做奴隶要强。即使那些不认识圣灵的人也觉得自由死要比做奴隶而活要好,作撒但的奴隶,这确实是如此降格的事,如果这张嘴要被玛拉的苦水充满,也强如被罪中之乐所迷惑。然而这些一开始的试炼是非常严重的,我们需要极大的恩典,免得它们给我们造成极大的伤害。

第二,这些恶事披着不同的外衣。你们注意到,在旷野头三天他们找不到水,这是一个试炼。但接下来,在第三天结束的时候,他们找到了水。现在他们以为他们的试炼过去了——唉呀!它只是改变了它的外衣。他们找到了水,但是水太苦不能喝。

亲爱的朋友,不要匆忙去改变你们的试炼。我们听说一些人因为没有孩子伤心,像拉结那样,他们的呼声就是:“你给我孩子,不然我就死了。”不久他们有了孩子,这比没有孩子更糟了。宁愿没有孩子也比有一位押沙龙要好。

我们认识一些人,他们身体健康,但是不满足,因为他们没有钱财;他们终于发财了,但是身体已经受损,没有力量去享受这些。如果我们可以去选择我们的试炼,我们就应当记住从前那位哲学家的智慧,他告诉那些被一位暴君压制的人,要满足他的b ao-/政。他说:“因为暴君和蚊子一样,让那些吸你们血的留在你们上面,因为如果你们把他们赶走,那些接替他们新来的,要比现在有的更饥饿:满足你们现在的b ao-/政压迫,这要比寻找一个新的要好。”试炼也是这样,我们想你们会一步步习惯这些试炼的:它们的威力要被耗尽。想改变试炼,这只是盼望有更糟的试炼;因为没有水,或者有水,却发现太苦不能喝,哪一样更糟?

然而当神改变试炼,你们要高兴这有了改变。基督徒,你当知道,你的试炼会有所改变;确实,你一定要认识到它会改变。我的意思是,如果今天你一切顺利,尽管昨天波浪如大山一样,这只是试炼的改变,你现在是受到顺利的试炼,这对你的试炼可能比逆境更大。现在是否风和日丽,南风吹起?这只不过是对你的另外一种试炼,这是肯定的,因为那些顶住了北方的吹打,因为它更坚实强壮的人,常常在更柔和的空气中变得虚弱,容易疲倦。你在一切事上都要警醒,你的试炼是不断跟着你的;炉子改变了,但火依然在燃烧。

还要留意,正如旷野的试炼来得很快,有不同的形式,同样如此经常的是,基督对人的试炼触动极要紧的事。他们找不到水,或者找到却很苦。圣经没有说他们找不到酒——这确实是很小的一个试炼;圣经没有说他们找不到奶,然而婴孩可能会因为这样的缺乏而极为受苦;但是他们找不到可以喝的水。这就是神没有给他们一种生命必需的东西了。

他们一定要有水。这不是奢侈品,这是必需品;他们脚下热得在烧的沙反射着残暴太阳的火热,在旷野中没有水,这就使人感到一种迫切的急需,产生出一种可怕的痛苦。神可能已经,或者将要在至关要紧的事情上触动我们。我的弟兄,受到试炼,失去你们一些多余的东西,这只不过是小事;但是失去那赖以为生的那一点点东西,连吃的都缺乏,这就是真正的磨练了。神的手伸出来触动你的骨,你的肉,这是真正的打击。请相信我,我们的德行和恩典看上去很好,在它们经历这磨难之前,我们对它们看得太高;但是当试炼把这些事情的外表装饰和美丽拿开,当我们的骨髓似乎就是痛苦像强盗一样藏身的巢穴,我们就要发现,我们的软弱是多么大。

神可能触动你心最爱的东西,不是一个孩子从许多个中被取走,而是那独生子;不是一位朋友,或者远亲,而是你怀中的伴侣,被安放进坟墓。如果试炼大大触动你,一直进到你的灵魂和内心深处,不要以为惊奇。这是神其中一样定意,就是他的仆人所受的试炼不是假的试炼,所赐的恩典不是想象出来的恩典,而是实实在在的。神在管教他的儿女时决不是在装装样子。试炼的时候人不会欢喜,而是伤心。但是因着伤口的疼痛,心得医治;如果没有击伤,就不会有益处;得益的大小是和所感受到的痛苦大大成正比的。他们找不到水。哦我的神,你为什么让你自己的百姓落到如此的境地,你这百姓可是随身带着那流奶与蜜之地的权属地契!约旦河和基顺河是属于他们的,然而他们在这里只有在玛拉有水喝;你命定你自己的百姓可以在那布满溪流小河的土地上居住,各人坐在自己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你的这些宝贵的人,你用大能的手,伸出的臂膀把他们带出来,现在被带到极度缺乏的地方,他们有的一点点其中也注满了苦味。

请再次留意,供应我们需要的那地上的怜悯多多少少必会有苦涩,这是有理由的。当以色列人从磐石得到水的时候,那水不是苦的,但是这水是从沙子里出来的。直到今天,人们还可以在沙漠的不同地方找到水,但是从含沙的地层冒出来的水,几乎毫无例外都是非常咸涩味苦的,因为砂土的缘故,这水不适合人类饮用;甚至连那些骆驼,除非被强迫按着,否则都会带着极大的反感掉头离开。沙玷污了这些水,地上的味道已经进入了祝福里面。我们大多数的祝福也是如此,因着我们的罪和软弱,太多地上的味道混进了来自天上的恩赐。我们的普遍怜悯,当我们是直接从天上领受,是神所赐下的时候,它们确实是怜悯——就像那从他恩待的磐石喷涌而出的冰凉流动的溪流;但是我们很容易把这些归给受造物,很容易看它们是出于地上,而不是从天而来;就按我们这样做的程度,我们当料到它的苦涩有多么厉害。在旷野里你能盼望得到什么?不就是和它一样的产物吗?迦南地!有谁会在那里寻找苦涩呢?那里岂不是流奶与蜜之地吗?甜美之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去到你那里?你的甜美不过是和你自己相一致的;但是在这里,在这旷野里,我们没有常存的城,有谁会在这里希望找到黎巴嫩的溪流呢?有谁会希望在罪的旷野找到迦南的果实呢?要想在咸海里找到椰枣树甘甜的果子,葡萄树丰满的果实,这就像在这不断变化的世界上希望寻找到那是全然安慰的安慰,那是全然喜乐的喜乐。不,它们会是安慰,但常常是染上了苦味;它们多少令人欢喜,但是其中地上的滋味要使我们记起这并不是我们的安息。我不知道还该不该耽搁你们,继续说这旷野的恶事。我想讲这些事情并没有错,因为我们提到这些事情,不是要叫那些已经出发走上天路的人感到泄气;我们不像那些人,他们举起手说:“有狮子,巨人和龙,年轻的天路客,你是永远到不了那应许之地的。”然而我们要效法救主,他对那些以为他去哪里他都能够跟从的人说:“坐下计算代价。”

如果其他人没有试炼,你们这些跟从基督的人,你们却要遇见——那给你们的特别的试炼,特别的喜乐要胜过这些试炼万倍,但是你们要有特别的痛苦,一种新生命带来的新的痛苦,在其中有分,这是有福的;但它们是存在的,我们不想欺骗你们。对你们来说,会有玛拉,是其他人可能不知道的;对你们来说,你们要长时间干渴,而其他人能喝足;尽管如此,我们要接受基督和他所受的苦待,基督和他的玛拉,而不愿意接受世界的甘甜,因为每一个因着基督耶稣而来的损失,也要比作乐之人所能造出来的世界的加增要好。

第一点就讲这些,就是旷野的恶事。现在说第二点,人本性的倾向。

以色列人向摩西发怨言,说道:“我们喝什么呢?”有人说:“不要说什么人的本性,要说这是犹太人本性的倾向。”啊,但是如果可以,我宁愿把旷野里的人比作任何其他的人——你完全可以肯定,他们并不比我们糟糕。他们向我们表明,我们的心是什么模样;不论我们在他们身上看到什么,只要我们稍微认真一看,就能在我们自己身上看到所有这一切。神在旷野里验证的,说是犹太人的本性,到不如说是人在最好光景中的本性。

肯定的是,人本性的倾向就是发怨言。他们发怨言,投诉,找岔子。这是很容易做的一件事,因为看嘟囔发怨言这个说法,它是由嘟和囔这两个婴孩的发音组成的。没有意思,没有意义,没有想法;这更多是动物,而不是人的呼声——嘟囔怨言——这只是双重的呻吟罢了。

我们很容易就和神的安排作对,开口发出我们的抱怨,更糟的是,我们从这些事情得出推论,说神忘记了,已经不再施恩。发怨言是我们的倾向,但是,我在基督里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是要让旧人的倾向辖制我们吗?我们会发怨言吗?

哦,愿我们蒙恩,可以像约伯一样说:“尽管他要杀我,然而我要信靠他!”一个活人应该埋怨吗?我们从主手里岂不是领受了如此多的好处,以致我们可以领受坏事而不背逆吗?我们岂不应该挫败撒但,胜过肉体的倾向,靠着神的灵的大能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知道,我们很容易就说:“啊,那是人的本性。”当我们说这是人的本性,我们想这就为如此做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借口。但是人的本性应该去掌管那从神来的本性吗?你这信徒,承认说在神的性情中有份,让那更强的力量掌管,让那从上而来的成为至强,把下面的本性压下去;让我们逃避怨言和投诉,去尊荣敬拜那取走我们安慰的神。

请留意——这非常值得留意——就是这怨言不是大张旗鼓向神发出的。他们向摩西发怨言。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大多数的人在发怨言的时候,是不够诚实,不敢直接向神发怨言的。

孩子死去了,我们想护士,医生,或者我们自己这方面的处理有一些问题,我们抓住没有一丝根据的东西不放,在这点上发怨言。或者我们损失了金钱,从极其富有被拉下来到极为贫困;那时某人不诚实,某一方在买卖中出卖了我们,没有尽他的本分,所有的埋怨都堆积在那个人身上。也许我们会很生气地否认我们是在向神发怨言,为这证明这点我们加倍去向摩西发怨言。向第二因发怨言,这样做就像一条狗的举止,狗咬那打它的棍子,它的怒气不是向那棍子发出的,而是向着那使用这条棍子的人。“祸若临到一城,岂非耶和华所降的吗?”不管谁是工具,耶和华都要反而胜之。

在我们内心最深处,我们是在违抗主自己。我们不够诚实,不敢公然宣告向神发怒,所以我们用向某人,某种情形,或者某一样事情发怨言,以此来很虚伪地掩饰对神的怒气。“如果我不是碰巧因为这么一个时候出去,我就不会感冒,卧床不起了。”就这样我们埋怨偶然的情形,仿佛这不是神安排的一部分似的。这种对第二因的埋怨比向神生气发怨言要好吗?我想不是的,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是向神发怒气,另外,这还是对第二因不公平,归罪于它。当法老命令以色列人做砖,不给他们稻草,这就是不公平;但是当以色列人围着摩西,实际上在对他说,他应该给他们供应水,这其实是同一回事。这个人从哪里给他们水喝呢?他怎么可以使玛拉的水变甜呢?他们很清楚,他是不可能在旷野中为他们开一口井;我要说,他们其实是在心里埋怨神,但是他们不公平地大吵大闹向神的仆人摩西发怨言,就是加增了虚伪和不义,掩饰他们对至高神的埋怨。我的弟兄,请止住你的口舌,不要再埋怨这埋怨那,反对他或反对她,因为这很肯定,你是既冤屈神也在对你的同胞不公平。

还有,当我们讲到人的本性的这种倾向,我要你们留意他们是怎样暴露出对神的完全不相信。他们对摩西说:“我们喝什么呢?”他们的意思是:“神用什么方法满足我们对水的缺乏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他们在红海边,神把海湾分成两半,他们经过水深之处如踏旱地;现在有玛拉的水——神要洁净这水,这会比把水分开更难吗?让水源变甜,这要比让海洋变得干净更难吗?在主岂有难成的事吗?神已经行了一个大神迹,如果他们思想这点,运用那即使是最小的信心,他们也一定会看到,能行出他们已经见过的那神迹的那一位可以行另一个神迹;他们可以欢喜地站在玛拉的水边歌唱:“他把法老和他特选的军长都沉于红海,解救他的百姓,赐他的选民水喝,所以我们歌唱,哦水井,涌起水来,你的水要变甜,洁净。”

哦,如果他们对神有像一颗芥菜种那样大小的信心,他们就能见到大事,荣耀他的名。你们会责怪他们吗?就责怪吧;大大责怪他们,但要把你们自己包括在内。这样的事是多么经常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说过:“在这难忘的得拯救之后,我永远不会不信我的神,他能力这特别的彰显已经杀灭了我的不信。”然而新的试炼发生,我们的信心去了哪里?如果人子他自己在地上,用他敏锐的眼睛察看他亲自创造的信心,他能在我们受苦的时候找到这信心吗?你们照着镜子看自己,就要谦卑下来。看看你们的不稳定,这就象像水一样。我们是多么像被风吹动的芦苇;或者像那流星,划过黑夜,过后夜色比从前更深。我们相信的荣耀多么快就消退,我们信心的优秀之处多么快就枯萎。哦神,在我们的生命中坚固我们,要不然我们就要在黑暗中静默无声了。

现在讲第三点——求神的帮助,圣灵的帮助赐给我——我要讲恩典的帮助。我已经向你们说明了旷野的恶事和人本性的倾向,现在来看恩典的帮助,这真是令人欢喜。

首先,如果你要玛拉的苦水被改变,就要把这情形用祷告带到神面前。神用让我们开始做事来开始做事。以色列人向摩西发怨言,摩西把怨言带到他的主那里。在所有的试炼中,要得帮助最确实的方法就是祷告。在天上的药房里,祷告是一种医治百病的良药。祷告连天上都胜过,在地上肯定是无敌的。人或魔鬼都不能胜过祷告,它就像另外一位参孙,要完全打败他们。祷告的箭不会空空返回,它比鹰还要快,比狮子还要有力。哦,落在困苦中的人,把你的情况带到神那里;在至高神面前展开拉伯沙基的信,主要令他的谩骂止息。当我们用祷告把事情带到神面前,一半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了。

注意下一点,就是只要我们一祷告,神就给我们帮助。这帮助就在我们身旁,但除非神把它指示给我们看,否则我们就看不见。“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这棵树已经生长了许多年,目的就是为了被使用。在我们各样的苦难临到我们之前,神已经有了解决这一切的补救办法。

对此一种令人欢喜的应用就是看神是如何先采取主动;在我们抵达营地很久之前,如果那里有一口苦水井,那里也有一棵使水变甜的树。在这里和天上之间,一切都预备好了。他已经上到天上,为我们预备一个在他面前的地方,也用他的护理预备了去那地方的道路。但是弟兄,尽管在这必死生命中的每一个困难都有补救,但你和我却不总是能看得见。“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我相信疑惑寨里的每一把锁都有一把钥匙,但是我们对神的应许常常非常糊涂,所以我们迷惑了。

如果一个铁匠把他那一大把的钥匙给你,你要把它们翻个够,一次又一次,把它们的一半试一次,也许要试三分之二的,然后才能找到那把对的钥匙;是的,也许那把对的钥匙要在最后才被发现。记起对于各样的苦难,在神的话语里都有一个应许,这总是一种祝福;有一个应许是针对这情形的,是专门为它而设的。但你不是总能找到这应许——不,你可能翻遍了圣经才能找到那真实的话语;但是当主把这指示给你看,当它带着权柄进入人心,当人心能将它把握住,大声说:“我的主,啊,这就是这话语;有一个宝贵真理,是能使我伤心的困苦变为甘甜的,的确如此,这是真的。”

哦,这是何等的祝福!一切荣耀归与圣灵,他直到今日,随时预备,当他祷告的仆人来到他们的苦水河时,向他们指示那使水变甜的树。

现在来看,那改变玛拉的水的帮助补救可是非常奇怪。为什么要用一棵树来使水变甜?我想在这棵树上没有什么本来就有的功效,尽管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一些旅行的人告诉我们,有一些树是可以用来使水变甜的。在南非有一条河,除非某种树的树枝被放进里面,否则水是不能喝的,放进去以后,河里的苦味被沉积到河底,水就可以喝了。这种事不一定是不自然,或者完全一定是超自然的,尽管我认为在这里的情形中这是超自然的,因为现在在书珥的旷野找不到有可以使苦涩的水变甜的树。无疑这是一件神迹,神也用这件事教导我们一些事情。我们祖先吃了分辨善恶的智慧树上的果子,把一切都弄苦了;有一棵生命树,它的叶子是可以医治万民的。吃这棵生命树的人有福了,这要把那第一次的禁果带入世界的苦涩从他身上取走。一棵树是有生命的,我们岂不可以学到,在真信仰中有有生命的原则,是可以使我们的苦境变甜的吗?仅仅的教义可能不行,但是活的原则必然会这样;这样的原则被扔进我们的愁苦中,这要除去我们的忧伤。

最重要的,这棵被砍下来的树岂不是代表了救主吗?他确实是一棵满有荣耀的树,枝叶伸开,直顶上天——但是他一定要因我们的缘故受斧头砍伐之苦;我们今天来思想他赎罪的牺牲,凭信心在他里面安息,生和死的愁苦要被他宝贵的十字架变甜,这尽管本身是苦架,但却是除去所有现在和将来临到我们身上苦涩的解药。

这解药是最有效的。当他们砍下那棵树,把它投到水里,它就使水变甜了——他们可以喝这水了,让我向你保证,在我们所有的愁苦中,十字架是最有效的使一切变甜的东西。

我把这树放进水里一分钟,然后请你来喝。你是否因疼痛,或者其他形式的患难受苦?我要把十字架放在里面泡一分钟,你的第一个念头就会是——“在所有这些神叫我来受苦的事情里面,没有一点是对我的罪的惩罚;神已经惩罚了基督,结果是他不能惩罚我:为一件罪惩罚两个人是不公义的,所以在我所受的一切苦中没有一点是对罪的惩罚。”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比这个念头更安慰人的,就是我的愁苦不是一位审判官加在我身上的,不是因为神的愤怒加在我身上的。在信徒像一条河一般的受苦中,没有一滴神的怒气。这岂不是把苦味从磨难中取走,使它变甜了吗?然后我们的思想继续进深。因为基督已经为我死了,我现在是神所爱的孩子;如果现在我受苦,我所有的受苦都是出于父亲的手——而且还是出于我父亲的心。他爱我,所以让我受苦;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爱我,而是因为他确实爱我,所以他击打我。在每一次鞭打中我看到的是为父之爱的另一个表现,这就确实使玛拉的水变甜了。

接着往下想——就是父亲的爱加上无限的智慧,所以,在那苦杯中每一样东西都是一点一滴衡量出来,没有一丝痛苦是承受天上的人过分领受的。十字架不是按斤计算,而是按着一丝一克,不,是按着所能想象最小的单位计算的。你所受的苦没有半滴是超过为你的好处和神的荣耀而绝对所需的。这是父的手,出于无限的智慧加在我们身上的,这岂不也令我们所背的十字架变为甘甜么?

确实,思想在我们一切的悲伤痛苦中,耶稣基督与我们一起受苦,想起这点就要令我们高兴不已。哦,身体上的肢体,在你所有的打击中,头也分享这痛苦。救赎主的同情是深的,真切,肯定,敏锐,无误;他决不会忘记他的圣徒。主把他管教的手加在他仆人的身上,与此同时他们可以因为思想这点得到鼓舞,就是在这一切事情上,他在使他们和基督的形象相符。如果他们没有受苦流出的汗滴,他们怎么会认识客西马尼园?

如果他们从来没有喊叫说:“我渴了。”或者“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离弃我?”他们怎么会认识基督的受苦?如果他们自己没有受苦,他们就会成为在基督受苦的学校中不及格的学生;喝他的杯,受他的洗,这是一件有福的事,甘甜的事。

还有,当神的儿女所处光景正常,他知道他的境况是他父旨意的结果,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这是神的旨意吗?这是基督的旨意吗?那么这就是我所愿的。我怎敢希望得到和神的爱所命定相反的任何事情呢?

玛拉的水是苦的,我想有时候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件高兴的事。假设玛拉的水是甜的,摩西没有祷告神,那树没有被砍下。他们永远不晓得神使苦水变甜的大能。

在地上过不曾受到打击的生活,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你说这是令人非常高兴的事。从某些方面是的,对此我不怀疑;但是一个人没有生过病,他怎么会有一颗同情的心?他怎么能鼓舞神的百姓?如果你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试炼,我想,除非某些异乎寻常的事情发生,否则你要成为一个严酷,没有温柔的人;我恐怕一些人会变得残酷,粗糙,心硬。其他人在受苦,有谁会不要那给这些受苦带来丰富安慰,带来直到永远的益处的祝福呢?亲爱的,这使玛拉的水变甜的事,后来要带出义的果子的安慰。我们的试炼不是它自己来找我们,除了它什么也没有带来的,和它一起的是足够的恩典,藉着这些恩典,试炼要成为使我们成圣,使我们能和在大光中的圣徒一道继承产业的手段。

我不想在这一点上耽搁你们太久,但是我一定要说,我已经向你们表明这补救非常有效,但它不仅仅是非常有效:它还是把事情提升的。那水是苦的,但它变得绝对甘甜了。那是苦的同样的水变甜了,神的恩典,因着带领我们去思想那出于基督十字架的一切,可以使我们的试炼这本身变得令人欢喜。当我们不仅在受苦中默认承受,还因此欢喜,这就是恩典在人心中的得胜了。“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当我们能真正说,即使可以,我们也不逃避那立约的杖,这就是一件伟大的事了。按着智慧的判断,一件事情被试炼,这是一件好事,尽管我们不求试炼,但我们接受试炼,不止仅仅是愿意着接受,那苦的对我们来说就变为甘甜了。

让我说说,来结束话题的这个部分,就是按灵义解释这段经文,所给我们提示的这补救帮助,对一切试炼都是有效的,对最后死亡的苦水尤其如此。关于死亡的一切,这并不是我们愉悦思想的一个话题,我们需要从神立约的安慰这个方面来看待它。某些弟兄盼望藉着基督再来来逃避死亡,以此安慰自己。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比大卫还要有智慧,大卫可不希望跳过死荫的幽谷,而是相信他并不怕遭害,因为神的杖和神的杆都安慰他。基督的死夺去了死亡的恐怖,复活的盼望和永生的可靠要使我们说:“肯定的是,死亡的苦涩已经过去!”

请记住,如果十字架可以使我们这必死生命的一切苦涩,甚至死亡那最后的苦涩变为甘甜,那么肯定它今天早上也能使我们现在的愁苦变为甘甜。你今早来这里之前岂不是喝过苦杯?我的弟兄,我的姊妹,此刻你觉得灰心吗?马上去到你救主那里,看他是为你受苦,看你与神的和好已经完全,看,因为你荣耀的代替者作成的工作,你的灵魂已经安全,把你的琴从柳树上取下来,把你的蒙灰放在一边,求主用喜乐油,而不是愁苦的油膏抹你,甚至在玛拉的水边,你也要再次歌唱,让鼓声再次响起:“向耶和华歌唱,因为他已经荣耀得胜:他已经把玛拉的苦涩变为甘甜,他已经砍下他赐给我们的那大能的树,这树为了我们把自己交给斧子,被扔进苦水里,从现在起,哦玛拉,你就真是变甜了。”

今天你来到这里岂不是好像拿俄米回到她的城说道:“不要叫我拿俄米,要叫我玛拉,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啊,当她把她老年的喜乐,路得和波阿斯的儿子放在膝上,抱在怀中的时候,她很高兴邻舍没有改她的名字,她很愿意仍被人叫作拿俄米。不要叫你自己作玛拉,而要记住主给你取的新名字。这苦水潭不再叫自己是玛拉,不再愿意把愁苦回忆的名字加在自己身上,你的忧愁已经够要把你的回忆变苦,不要协助它们去把你刺伤。用另外一个名字来称呼这口井,忘记玛拉,要记住医治你的耶和华,医治你和那水的主。要记住怜悯而不是忧愁,把感恩归给至高的神。

要结束了,有人会说:“这是一篇非常奇怪的差传布道。”没错,但你知道,我没有定下今天的差传布道,是我的哥哥定的,肯定的是,我没有安排我自己的生病,使它今天发生。当我自己软弱忧伤,我怎么能随着鼓声起舞?如果我可以选择自己健康和心情,我就会选择我自己的经文了,让它们总是和所出现的场合相称;但我不得不传讲我所能传讲的,我是相当明白玛拉的滋味,也明白一点那医治的树所赐这水的甘甜,我只能凭我经历所认识的对你们说话。

对于这一切,这是一篇很好的差传布道。让我告诉你这是为什么。这是提醒我们要同情怜悯。

弟兄们,在全世界,异教徒经受试炼,苦涩,痛苦。我说过,基督有特别的受苦,但是这世界黑暗的地方有更可怕的愁苦。一些国家受到战争的摧残,其他的被属魔鬼的风俗和礼节折磨,因为他们的迷信,他们甚至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残暴。

我大可以把躺卧在黑暗中的世界比作是干渴的商队,聚集在玛拉的井边,而这水太苦,不能喝下。哦,人类的痛苦,痛苦!高高的安第斯山,高高的喜马拉雅,但是亚当子孙的痛苦更高,更大。恒河和印度河,还有其他的大河,把它们的大水灌进海中,但是有什么极深的海洋能装下人类愁苦的河流?愁苦就和人的罪一样浩浩大大。

我的弟兄,异教徒根本不认识那医治的树,那古时候被砍下来的树,那依然有能力使人的悲苦变为甘甜的树。你们知道这树,你们有自己的试炼,你们用向你们的主的呼求,靠着他安慰的能力胜过这些试炼。但是,这些黑暗的子孙有着你们的痛苦,有更多,但他们没有你的安慰者。他们有洪水,但没有方舟;他们有风暴,但没有避风处。你们如此清楚,你们是有那可以鼓舞他们东西——无疑你们头脑中闪过福音。

这是一个摇摆不定的时代,一些口头承认相信的人,甚至一些教导人的人,几乎要相信,福音只不过是许多理论中的一种,要受它的试验,很有可能要像许多人的思想体系会失败。你们不这么认为;你们相信神的福音是真理,是耶和华的启示。天地都要废去,但是他的话语,他的基督,他的命定,他的立约不会废去。

你们知道,你们拥有一棵能医治苦水的树。无疑你们的头脑里会想起,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我用人之常情,更加是用神的恩典在你们心里的感动,恳求你们把这医治传给那些需要它,如此需要它的人。有任何东西能取代它吗?除了在加略山上被砍下来的那棵医治的树,世界上还有其他任何地方有另外一棵医治的树吗?有其他医治万民的叶子吗?在罗马的七座山头上,有那能医治人的疾病的树在生长吗?没有,那是一棵致命的见血封喉树,所以要把它连根烧掉。在偶像崇拜的幻想中,有任何人的发明是能使他发烫的额头冰冷下来,解除他的愁苦的吗?伊斯兰教能给人永生的盼望,对那觉醒的罪人点亮坟墓吗?在偶像崇拜中,有令人欢喜的思想,专门是为了使坟墓欢喜的吗?

所有的宗教要回答:“我们里头没有安慰。”只有在十字架那里,只有靠着那被钉十架的耶稣,世界才能得到医治。和我们的愿望相比,成就的事情很少;和我们的雄心壮志相比,几乎什么也没有成就;但是信心穿过眼见的一切,飞到神的面前,能仰望他用永恒的笔书写:“有血气的,都要见神的救恩。”

信心恳请那树还要使水变甜。弟兄们,来,来让信心用你们的行为证明自己。帮助今天,用你们的奉献帮助今天;帮助明天,要你们的祷告帮助明天。你们中的一些人,用使自己归为圣,投身宣教的工作来帮助。有一个祷告,我是要继续祈求直到它蒙应允的,就是求神在这个教会浇灌下宣教的灵。我要看见我们的年轻人奉献自己去做这工作,有一些人不怕出去在外面的地方传扬耶稣基督。我对差会没有多大的信心,我不得不说,它是一年比一年更小;但是我们不可把一种工具放在一旁,除非我们准备好了一种更好的工具。如果神要通过英格兰的教会赐下活的火焰,如果他要从高天赐下属神的感动,我们要看到在这里在那里有人会说:“我们在这里,请差派我们。”神的灵要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的工。”当这成就,我就要见到更欢乐的时候。

我们已经使水稍稍变甜,印度现在已经不再可以有寡妇殉夫,非洲自由了,贩奴船不再跨洋过海。在某些地方灭绝人的战争已经止息,从前战争的乌鸦飞过的地方,和平的白鸽正在飞翔。荣耀归给神。几片叶子被投进水里,已经成就了这些。让我们在万民中传扬一位完全的基督,一个完全的福音,在这玛拉投进这棵树,直到最后全世界都喝这神的爱的甜水,神要成为一切的一切。亲爱的,愿神为耶稣的缘故祝福你们。阿们。

【作者简介】1834年6月19日,司布真出生于英国艾赛克斯郡的凯维敦(Kelvedon)。他的祖先是荷兰清教徒,1568年避难来到英国。祖父是英国独立教会(Nonconformist)的牧师,司布真7岁以前与祖父同住,并喜欢上了本仁约翰(John Bunyan)的《天路历程》(The Pilgrim's Progress)。据说,他一生读了《天路历程》一百遍。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福音宣教

以赛亚的五个看见

2017-2-8 19:07:39

福音宣教

顺服是我们的本分

2017-2-8 19:08: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