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灵修的默想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u=3729618315,1278374003&fm=21&gp=0.jpg

编者按:本文是王怡牧师阅读灵修著作时,所写评注、眉批和默想的整理,特别是读罗云吠沟摹吨兜纳撕郏捍有略嫉铰返掠胧茉己驳牧樾扪贰返男牡茫馔疾秃徒咏砸恢质旨芪行摹⒏R粑行暮鸵允ゾ行牡牧樾薰邸?/p>

1

以基督为中心,或以福音为中心,帮助我们从哲学化的神学语境中,不断返回二千年前的巴勒斯坦,将真理与成为肉身的那一位道上帝,密切地、日常地相连。因此,只有突破了物质与理念、身体与灵魂二元对立的希腊形而上学,灵修才成为可能。灵修才成为与哲学相反的,一条爱智慧的道路。

正是十字架的福音,使私人经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与真理血肉相连的地位。唯独福音产生了灵修。在哲学中,私人经验被加工为抽象命题。而在一切民间宗教中,私人经验与真理无关。从而,灵修意味着将一切复杂混乱的人性经验,包括创伤、痛苦、怀疑、否定,乃至一切病态,都完整地和个别地献给基督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这个意义上,灵修不是为喜乐,灵修是为痛苦。喜乐的人不需要灵修,但唯独灵修能将痛苦的人引向喜乐。灵修是将现实生活中熟悉的和日常的一切,变得遥远而陌生。如罗云吠顾担罢饽吧允巧系鄣睦裎铩薄K仁刮颐敲娑宰约焊畹俟痰淖镄裕ㄒ丫钊牒突诮躺钜徊糠值淖镄浴M顾担奈按笫ネ剑岸荚け负昧吮荒俏挥谒切叛龊诵牡氖挛锼室伞⑸蠖稀猓冶涣糁迷谖扪砸远缘木骄持小薄A樾薜哪康暮土樾薜谋匦耄褪侵蒙碛谡庵志骄常ゾ榛降亩鞯洌⒃谡舛鞯渲腥ト鲜渡系邸R虼耍蘧骄潮阄蘖樾蕖?/p>

认识上帝,是客体反过来认识主体,而非作为一个主体去把握另一个主体。因此,我们只有在与基督的相似中,才能认识基督。因为认识的涵义,即分享主体之所是。因此,认识上帝的前提,是基督成为肉身,与我们相似。譬如,虽然我们自己没有被钉在十字架上,但我们必须透过与被钉十字架相似的一种生命经历和私人经验,才可能认识被钉十字架的那位基督。

所以当基督说,“背起你的十字架来跟从我”。意即“背起你的十字架来认识我”。因为,认识即跟随;不跟随主,就不能认识主。跟随带来相似,跟随使我们进入与基督的相似。而这种相似,又把我们一次次地带入我们与基督不相似的部分。

正是那一部分,使我们痛苦不堪。也正是那一部分,使我们欢呼喜乐。因为基督,不是别人,而是那位肋旁永远带着伤口的基督。除非我们有分于那个伤口,否则我们就无分于那位基督。我们对上帝的认识,除非有分于那个伤口,否则就是虚假的知识。灵修,就是有分于那个伤口的私人经验。

因此,正如威尔士的R稴吠新硭鼓潦υ谑兴担磺姓嬷叮际恰笆苌说闹丁保谴派撕鄣闹丁6切┍ヂ摹⑻迕娴摹⑼昝赖暮透筛删痪坏闹叮欢ㄊ切榧俚摹⑽抟庖宓闹丁;谎灾樾奘且桓鍪怪妒苌说墓獭C挥辛樾蘧兔挥姓嬲闹丁H缗7嘣谘艄庀路⒊龀粑叮皇茄艄獾贾碌模桥7啾纠吹某簟5艄獠怀隼矗筒荒敲闯簦踔镣橇俗约旱某簟K某艟褪欠獗盏模凰约河涝侗A簟A樾蓿褪前雅7喾旁谘艄庀隆4蟮ǖ兀跋盏兀筒还饲槊娴摹R虼耍樾拮苁潜孔镜模图枘训摹C挥杏稳杏杏嗟牧樾蓿裁挥芯僦厝羟岬牧樾蕖R蛭樾抻胗稳杏杏唷⒕僦厝羟崾欠匆宕省?/p>

而在东方传统中,灵修通常被想象为一种“仙风道骨”式的、圆满的属灵生活。不,灵修是进入黑暗,进入残缺,或承认生活的黑暗与残缺。灵修是对今生暂时安稳舒适的生活的打断,然后随时被带往髑髅地。就像一个忘了自己在坐牢的囚犯,随时被提审,所经过的狱中那狭窄而长长的过道。就如奥古斯丁所说,“只有在黑夜里才能听闻祂的声音”。

2

教会是一个数千年来,在时空中不断拓展的群体和国度,是一个一旦开始、就不会结束的历史进程。没有一个统治者或任何一种势力,能够或曾经打断这一进程。相反,在教会之外的任何政权或势力,都是短暂的,终将被打断或自然结束的历史进程。

而灵修单单存在于前一个历史进程中,并高度仰赖这一进程所累积的属灵遗产。没有在这一教会进程之外的灵修可言。换言之,教会以外无灵修。在教会进程之外的一切私人的、属灵的和神秘的经验,无论多么特别、独到和深刻,最终将沦为短暂的历史进程的一部分。简单来说,这一部分被称为巫术。

换言之,灵修不但是个体的,灵修也是公共的。灵修的一个重要的动力、目的和经验,就是整合私人经验,并赋予私人经验在圣约社群的共同认信和传承中的位置。共享,是灵修的最主要的源泉之一,也是灵修获得表达的结果。也就是说,灵修帮助一位基督徒,更加认真地、全面地和庄严地活在教会中,并融入教会传统的历史共同体里面。如大德兰所说,灵修就是“在团契生活的日常嫌隙中学习无私奉献”的生活方式。在这个意义上,没有灵修的基督徒,几乎就不是基督徒,因为他难以或尚未以一种私人经验,真实地加入一个共享的圣约生命体。

唯有这种笼罩了全部私人经验的信仰方式,使我们面对生命中一切深邃的矛盾、冲突和困惑,从而迫使基督的福音,对我们而言,成为日日夜夜的必需品。

十字架,是基督道成肉身的人性经验的最高峰,也是信徒的一切私人经验的最高峰。因此,十字架也必须和必然成为灵修的核心,和灵修的方式。十字架,意味着弥赛亚的来临,是以一种尖锐的、冲突的和矛盾的方式,或一种苦难的和失败的方式展开。基督的复活和圣灵在信徒心中的降临,是一个看似没有任何转变的世界、实质上已经被福音彻底扭转的证据。而看见这一证据的唯一方式,就是信心。

灵修,是在一个看似没有任何转变的世界参与这种扭转、从而不断得着信心之确据的私人经验和信仰轨迹。灵修就是在那钉死又复活的耶稣的生命中活着。灵修是这种前所未有的存在方式的尝试和经历。复活的基督,不再受限于拿撒勒人耶稣的历史特殊性,他被升为至高,超乎一切有能的,主治的和掌权的,也超乎时间和空间之上。父神赐给他超乎万名之上的名。灵修是透过个人残缺经验的特殊性,而进入这种超越个体特殊存在的、与全体信徒在基督里共享的、公共的、人之为人的生命经验。

律法本身是美善的,但律法本身不能成为灵修的基础。因为对律法的遵循意味着自我依赖。如果律法对人的称义和圣洁而言是足够的,灵修就不复存在。或者说,灵修就不过是自我肯定和自我欣赏的一种道德主义的修行。

一旦信徒透过满足律法或在律法面前衡量自己,来获得自己蒙受上帝恩宠与垂爱的宣告,灵修就变成了自我欺骗的手段。灵修便将我们的安全感,和我们与上帝的关系,建立在可见的私人的灵性经验和成就之上。灵修便如十架约翰所说,可能成为另一条逃避基督的道路。换言之,灵修只可能是福音信仰的结果。在一种错误的、道德主义的救恩论下,没有灵修可言。在天主教教义支配下的灵修,越有敬虔的外貌,越是与基督的恩典为仇。

福音之外无灵修。当然,并不排除一些在天主教会的修道者,他们在私人经验上,实质上已经认同或接近福音派的信仰。但这样的修道者,要么必然被天主教会视为异端,或加以排斥,如帕斯卡尔所属的冉森派。要么出于各种原因,他们的基督徒人格,必在私人经验与共享的教义之间,出现巨大的分裂。这产生了天主教会一个普遍的现象,即大量非官方的私人属灵经验,与圣约社群共享的教义之间,一直处在某种程度的彼此对抗、消解和冲突的状态中。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天主教灵修经验中的假冒伪善,并充斥着偶像崇拜特征的神秘主义和个人主义。

换言之,灵修是在私人经验与群体教义之间的自洽与循环。如果取消了灵修的公共性,即灵修与教义(圣言)的一致性,灵修就必然是虚伪的。

3

福音是对任何一种传统的宗教生活的颠覆。福音要求我们无视一切阶层、文化、财富、道德和敬虔的差别。因此,福音标志着我们的失败,福音宣告我们的宗教情怀和敬虔的操练都是一种自欺的假象。只有当我们的现实处境与私人的信仰经验,发生赤裸裸的利益冲突时,也就是说,只有当爆发某种程度上的信仰危机时,这种宗教的假象才能得到一个被揭露的机会。

我所谓的信仰危机,并非指那些数年一度的、重大的抉择与困境。而是日常的,在私人经验中甚至是琐碎的,和卑贱的。这种危机频繁到一个地步,以至于一个缺乏灵修生活的信徒,对此难以察觉,或早已麻木不仁。

譬如,今天我想对他微笑,对他说一句温暖的话,又或者此刻我想翻开圣经,或低下头颅,在主面前安息片时。但我心里却充满了不乐意,一种对世界的细小而深入的眷恋,一种难以形容的怨恨,或一种甚至使我微微感到快乐的冷漠。

就上帝的主权而言,我们可以说,是上帝主动地引发了这些危机。甚至是他精心构造了这些危机,他自由地使用我们生活中的一切因素,积累起来,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目的是为了摧毁我们自以为敬虔和信靠的假象。使我们不能继续依赖我们一直在制造和维持的,一个“我信耶稣、我已悔改,我爱主”的自我形象。

因此,灵修,一定是危机的灵修。没有危机就没有灵修。或者说,灵修是福音对我们的一种危机干预。这种发生在私人经验中的危机干预,是福音与我们的自我形象之战。也就是说之,灵修就是与自我形象作战。

灵修,是为了不断地摧毁我们在基督以外的自我肯定。或者说,灵修不断地提醒我们,自我肯定的实质,是一种强大的自我摧毁。自我肯定是与福音相反的一种生活方式。

灵修以一种具体的和私人的方式,不断地提醒我们,我们没有自我形象,我们乃是上帝的形像。而唯独基督,才是上帝本体的真像。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初信引导

圣经可靠吗?

2016-7-18 20:36:00

初信引导

典范——更像基督

2016-7-18 22:48: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