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耶稣要来真格的!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对于那些假牧人、假信徒,耶稣引证以赛亚先知的话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这便是他们的特徵,要立刻辨认出来并不容易,但相处久了,总会露出马脚,看出端倪…

作为教会牧者,一定会知道他牧养的羊群中,哪些是真正的信徒,哪些是假的;如同农夫,天天巡视他耕种的麦田,也会知道哪些是稗子,哪些是真正的麦子。   而作为一个信徒,在一个教会里待久了,也能辨认出教会的牧师是真的还是假的;夫妇之间,体认更深。有一位牧师娘说,你们最好让你们的牧师不要下讲台,因为一下讲台,他的生活(身教)便不是那麽回事了。所以讨论信耶稣是否要来真格的,还是很重要。   没有一个教会完全圣洁   在普世众多教会中,假牧者与假信徒会是少数吗?真金不怕火炼,即使在世时难以辨识,最后在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台下,都会原形毕露,根本不可能再装假。何以教会会有假牧者与假信徒存在呢?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根据基督的教训,稗子为魔鬼的工作。   圣经上说:「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田主的仆人来告诉他说:主啊,你不是撒好种在田里吗?从哪里来的稗子呢?主人说:这是仇敌做的。   仆人说:你要我们去薅出来吗?主人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马太福音十三章24-30节)所以教会中有假信徒不值得惊讶,也可确定世界上的教会绝对没有一个是完全圣洁的;最属灵、最热心的教会,撒但的工作最勤,稗子也最多,都要等到收割的时候(末日)才能一个个揪出来掷入火炉中,烧成灰烬。   基督门徒也会失落跌倒   这里有一个可讨论的问题是,基督十二门徒中的犹大,他由开始便为魔鬼的安排呢?抑或后来见财起意而跌倒的呢?圣经内并未明示,主耶稣只讲了一句:「卖人子的人有祸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马可福音十四章21节)犹大颇有才干,还能担任耶稣团队中很重要的角色,为司库掌管银钱的口袋,并且常取其中所有的,是一个贪婪的贼,最后也出卖了耶稣。   主是无所不知的,犹大的来龙去脉,祂当然十分清楚,但主还是要他掌管银钱。但在最后晚餐中,主正式警告犹大,应该还给他最后悔改的机会。如果犹大能向主坦诚认罪悔改,主会不接纳他吗?   三次不认主的彼得会比犹大更好吗?其实许多刻意反对耶稣的人,后来都悔改了,成为主重用的仆人。使徒保罗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罪人只要肯悔改,不会被拒于救恩门外。   假信徒与假传道的特徵   对于那些假牧人、假信徒,耶稣引证以赛亚先知的话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马太福音十五章8节)这便是假信徒与假传道人的特徵,要立刻辨认出来并不容易,但相处久了,总会露出马脚,看出端倪。我们看到不少这样的「信徒」与这样的「传道人」,等到他们原形露出时,其恶劣的影响,便会让一堆人倒下。   早些时候,美国有两位着名电视布道家的恶例;往近处说,有一所世界最大教会的牧者也做了不好的榜样,皆为响当当的人物。他们都不会像是稗子,否则魔鬼怎能化妆成天使(参哥林多后书十一章14节);而且根据主的教训,要让稗子与麦子一同生长,非万不得已,不要拔出,因拔稗子会伤及麦子。每当教会中有一位重要人物败露,都会让一大片信徒失去信心,伤及教会。正是主所云:「不必,因为拔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信仰生活可敬典范   我生平能确认是真正信徒的有一些,但不很多,因为有不少人相处长久,后来才发现当初的体认并不正确。按说人不可批评别人的信仰,只有神才能洞察人心,但仍然有几位我最佩服的信徒:一为我幼年读书时的王华亭校长;一为我生命得助最深的刘道生牧师(二○年代中国教会复兴时的布道家);另一位则为主译圣经《现代中文译本》的许牧世弟兄。   牧世被主接去后,其夫人谭天钧姊妹委我为他编辑一本纪念册《基督的谦和勇士》。我与许牧世弟兄在文字事奉中相处颇久,对其基督徒的人格风范体认较深;许氏可以「真信徒」相许,生平处事从不虚伪,与之交往后便会了解他做事做人认真的程度,让人惊服;只要他认为不对的事,对任何人都不徇情面,从不会外圆内方,而为「内外皆方」的人。我请张晓风姊妹在许氏纪念册中写篇对他的感想,她写下「『玩真的』的人」,见证他的信仰,对牧世兄的刻画入木三分。   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信耶稣是来真格的?我当然不知,但我生平中却曾看过几位,虽然不多,但均为信仰生活中的典范人物。   义无反顾的信仰宣言   有时人们会想,人如果对信仰来真格的,怕在这个世界上会活不下去,会被虚伪的潮浪吞噬。这是真的吗?但以理书中便记载了三位铁骨铮铮的信徒,当权倾中东的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制造了一个金像,要全国人向金像下拜,凡不俯伏敬拜者,立即投入烈火窑中。此令一下,谁敢违抗,却有三个人沙得拉、米煞与亚伯尼歌均抗旨不拜金像(参但以理书三章)。   这个故事使我想起日本名作家远藤周作在其小说《沉默》中,描述一位十七世纪葡萄牙天主教耶稣会的神父,在日本受到政zh i宗教迫害,最后被迫无奈,终于践踏了耶稣像,表明放弃信仰的故事。作者在《沉默》中为他多方辩护,认为他放弃信仰是由于神的沉默,而沉默便是一种对人们在苦难中的回答之神学深度探讨。   《沉默》的故事,与但以理书中记载的这三位对信仰坚忍不拔、宁入火窑的情况相反;这三位殉道者抱了必死的决心,但他们并未确定得到了神的保证,能全身而退,然而三位坚信者如此说:「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他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以理书三章16-18节)他们的话中之「即或不然」一语,最让我们肃然起敬,这表示他们投入火窑中,即使神不施拯救,也义无反顾。这三人的信仰才是来真格的,后来神也拯救了他们。   信耶稣便要来真格的。《沉默》中的变节神父,虽有许多理由可以辩解,但很可能也都为反见证;你想不想也往火窑中走一遭,试试?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初信引导

求主教我祷告

2016-7-4 3:41:00

初信引导

人要到三个地方去看看

2016-7-4 6:41: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