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神绽放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春末的一天中午,刚进家门,儿子看见我回来像遇见救星般地大声喊道:“妈妈,水仙花谢了!”我看着他那张稚气未脱却充满悲伤的脸,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花儿要谢了,妈妈也没有办法啊!”然而,就这不经意脱口而出的话却将我自己带入如烟的往事。

年前走了一趟花市,除了带回成批布置教堂的鲜花之外,也为自己家买回了这盆水仙。一开始我从花贩手中接过它时,它如一个缺乏营养的孩子般弱不禁风。我丝毫没有指望过它将来会开花,只要能给我的家里增添一抹新绿我就心满意足了。

也许是花贩从我的表情中看出我对它的失望。于是,他拍着大腿对我承诺:“如果春节前不开花的话,你来找我。”听着花贩那底气十足的口气,望着水仙那洁白的球径和根根柔弱的叶子,我抱着它有如怀抱一个无助而又被遗弃的婴儿一般,竞有些怜惜起它来。

自从我将如生命一样脆弱的水仙带回家后,我便每天和儿子成为“护花使者”,为了给它增加营养,几乎是天天给它浇洗米水。常常是天晴的早上抱它到阳台,天冷时接它进室,深怕它有任何闪失。

时光就这样在反复进进出出中飞逝而去,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有一天早上,就在我怀抱它出去迎接新一天的太阳时,突然,我发现在那柔弱的叶片间,居然不知何时鼓起了一片。我以为哪位居心叵测的虫先生光顾这可怜的水仙?于是,我急不可待轻轻地拨开叶片,却惊喜地发现一水仙有花苞了!

从此,我倍加悉心地照料它,终于,在一天午后我回家时,看见水仙花“犹抱琵琶半遮面”般的小脑袋探了出来。虽不是清香满径,却也是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别有一番风韵。我因此越发爱它,宠它。每天只要一进家门,我和儿子都会先去看看它,数数那天又添了多少花骨朵。

不知不觉地,在花的幽香沐浴中,日子一天天溜走了。可是,水仙却如同在一个地方呆腻的孩子,似乎不如从前那样兴高采烈了,渐渐地耷拉起它的小脑袋来,我的心也因此沉重起来……

人生在世如过眼的烟云,在某种意义上,花开一季与人活一生何等相似!“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伯14:1—2)

我们和水仙不也一样吗?不过只是悠悠天地间的过客而已。“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传1:4)然而,我又转念,在悲泣中竟然淡定。绽放的花岂不也是真正活过的人吗?人就是绽放的花,花就是真正活过的人。

在浩瀚宇宙里,我们如沧海一粟,微不足道,又如流星一颗,终有陨(yǔn)落的时候,但如果你曾在神所赐有限的光阴中,努力地为神绽放过了,为神真心地活过,又何必为着时间的长短而感伤呢?

圣经里记载以诺一生共活了365年,却有“三百年”被神记念着。在他那个世代,这是不到中年的时期,因为洪水前很多先祖都活了超过这一倍的时间,可以说他是非常短命的。然而这“三百年”是他曾在俗务中仍然保持与神有紧密联系的“三百年”,是为神绽放的“三百年”。

神常常愿意早早带走他喜悦的人,他们在地上失去的日子由天上的日子补充,这对他来说是人类语言无法表达的神的恩慈。神将他取走,不是藏在世上,而是带到天上。神把他的身体和灵魂一同带到天上,他的离去是神所喜悦的美事。他被接去以前,已经得了神喜悦他的明证。

我恍然大悟,生命的意义其实不在于你活了多久,而在于你真正为神绽放了多久。“水仙花不也努力留香一整个冬天呀,并且使我们全家沐浴着幽香前行,一直走到今天!”而行走在天地间的你我呢,在神给我们有限的光阴中,是否为神昂首绽放过生命的花朵,是否给人生留香过呢?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初信引导

基督徒在职场的生命影响力

2016-1-8 9:59:00

初信引导

“眼见”与“信心”

2016-1-8 20:27: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