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如何面对苦难?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颜明:有位听众朋友来信,他的问题问的非常好!他说‘一个真正被主得着的人,真能如保罗所说超越苦难看淡一切吗?虽然深知主爱可以承载一切,但有时面对一些现实和自身问题的时候,难免也会感觉到困惑。’

海棠:我相信这样的困惑不只他一个人,其实我们多多少少都会有困惑。

颜明:有,有的时候感觉力不能胜,也有跌倒的时候。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一个真正被主得着的人,这个信心真的可以使我们超越所经历的苦难。关键是在我们面对这个苦难的过程的时候,我们怎么办?

我先谈一下自己对信心的理解,信心是有成长的,或者说是有阶段的。我们刚开始的信和我们信了几年几十年之后的信是不一样的。到底这个信心是从哪儿来的?当保罗说到信主这个信,他到一个地方去传福音,他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不是发表一番漂亮的演说打动人的心,人就来信耶稣了,他不是这样的。因为这样的人信主的这个信,根基不对。因为他只在乎人的智慧,不在乎神的大能。真正从神而来的信,是在乎神的大能,是神赐给我们的这个信。是因为信主而信的这个信,他不是在乎人的智慧,不是人把我讲服了,不是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或者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信主。我接触过一些弟兄姐妹,问他们为什么信主?他们说‘因为我们来到美国了,美国这个地方土壤里都是基督教。因为它是基督教立国的,大家都信基督教,所以我觉得我在这儿生存,我也应该信基督教。也有是因为初来乍到环境不适应,但是教会的弟兄姐妹对他很好,很照顾他。他觉得也挺好的,那就信吧。

这些我不是说他们错,但是这些根基不稳固。因为你必须是一个重生得救的人,而这个重生得救,主耶稣不是跟尼哥底母说到‘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才是灵。’如果我们只是在头脑里认为耶稣只是个好人,基督教的教义不错,我信耶稣的话,在大环境上比较容易得到一些利益,这些只是在我们头脑里,你并没有真正的重生。

说到信心,那个信心既然是从神来的,我们必须经过重生,受圣灵的洗,主把宝贵的信心放在我们里面,我们才能真的相信。不然我们那个信就是出于我们自己,不是出于神了。但是圣经明说‘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如果是出于行为的话,假如说信主这个行为出于我自己,那说明我有可夸的。那也有可能有一天我不高兴了,我不信了。因为是‘我’做决定嘛。但是一个真正得救信主的人我们知道说一切都是从神来的。

真正从神而来的信是有阶段的,是有成长过程的。这个成长过程因着什么不同呢?是因着我们在神面前对神认识的多少就有不同了。保罗向神祷告说‘求主开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真知道他。我们真知道他的时候,我们越认识他,我们的信心就在这个认识当中增长。认识可以帮助信心成长,信心的成长同时又可以继续带出我们对神更深的认识。

信心是否真的能超越苦难呢?刚才我们说答案是肯定的——能。保罗说到自己遭许多危险,甚至都快被人打死了。众人都以为把他打死了,把他拖到城外。没想到他又站起来跑到城里去传福音了。在这些苦难当中,但是后面他说‘感谢神,在这诸般的患难当中,主都把我救出来了。’当然你会说‘那是保罗,写圣经的。’彼得也是啊,被下在监里,明天就要砍头了,今天教会还在为他切切的祷告。结果就在要砍头的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天使就来拍他的肋旁,领他出监-/ y u的门,走出了两条街,他才醒过来,知道自己已经出来了。就去敲弟兄的门,人还以为是他的鬼魂来了。

说到这些的时候,你说这些弟兄真的有三头六臂吗?没有。他们只是跟随耶稣的人而已,是很普通的一个弟兄。他们虽然名义上叫作使徒,但在当时来讲他就只是一个跟随耶稣的人。今天我们在这个世上经过许多的苦难,很不容易。而且信主的人一定会经过苦难,因为圣经明明告诉我们要在基督的苦难里有份。

在苦难当中我们和不信主的人有什么不一样呢?在苦难当中我们有一个确实的盼望。那个确实的盼望就是神一定会救我们,因为那个苦难一定会过去。第二就是在哥林多后书,神应许我们一定会给我们开一条路出来,使我们忍受得住。在苦难里面我们越快转向神,那个痛苦的感觉就会越快离开你。你就越快进入到希伯来书所说的另外一个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这个安息能让你笑看风雨经过超越那个苦难。环境不一定改变,苦难不一定立时就没了,但是你的心态不一样了。我这里所说的还不只是一个感觉的问题,最重要的是真的是从里面有一种非常确定的把握。一生的果效由心发出,心改变了,我们看中的不同了,你生命的状态就不一样了。

我不是说没有经过苦难,在这里跟你说教。我分享一下我经过的事情。就是当我知道我父亲得了癌症而且是末期的时候,开始只是知道他肺里有积水,而且肺癌的人很快也就走了。这在当时对我来讲的确是个苦难。因为我爸如果一走,接下来会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银行的贷款等等许多许多的事情,全都要由我来扛了。我需要面对的最重要的点就在于说,我可以无数次在心里预想,假如我父亲走了的时候我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可是我知道这个预想绝对和我真实面对的时候不一样。也许在我父亲走之前,我需要经过许多的痛苦。因为我看着他很痛很惨,我也会很痛很惨。我在心里最坏的打算可能我爸也就一个月左右就会被主接去了。那天晚上我就在神面前祷告,把我一切的忧虑,甚至是心里最深处的恐惧,对将来的不确定,都带到神的面前。我把这些在神面前说完之后,停了一段时间在神面前安静。我说‘主啊,我在你面前俯伏,假如这是你所定意的,就是你要我父亲回去,让我面对这一切,那我愿意。无论你要他回去了,还是继续让他留在地上,我都感谢赞美你。因为我知道无论什么样的事,你都是可称颂的。’

这个祷告其实就是从信心出来的祷告。在我心里经常有那节经文,就是当但以理的三个朋友要被扔到火炉里的时候,他们说‘耶和华我们的神必然救我们脱离。即或不然,我们也不侍奉也不拜你们的偶像。’即或不然这几个字在我心里一直很清晰。虽然我心里所愿的是这样,但是主若是你的旨意跟我所愿的不一样的话,即或不然,你仍然是可称颂的。

只要我们心里认定信靠这位神是全知、全能、也是慈爱的神,环境为什么这样,我不清楚也不明白,但是我相信也愿意交托给你。这颗愿意的心很重要,当你愿意的时候,你内心里面就刚强起来了,那个力量就出来了。

我当时祷告完了,觉得特别有意思。觉得上帝突然一下放了一个什么东西在我的心里面,这个东西让我特别的踏实、平安,而这个平安里面又是带着力量的,这个力量又是这样的踏实稳固。然后祷告完了我知道没关系了,一定过得去。我当时并不知道我父亲是活还是死,或是活多少年,反正这件事交托神了。而且我从心里有一个确实的把握——主垂听了我的祷告。因为那种稳妥、安息是这个世界所不能震动的平安。

在那之后,虽然每一天我都要往返医院和家里,还要做别的事情,人会觉得疲倦觉得累,可是我觉得神给我的那份安息和力量一直支持着我。直到有一天我父亲化疗做完,那个结果出来,医生跟我们说结果相当不错,居然得到了控制,控制得还不错。我得到这个结果之后,从医院出来在开车的时候就好像心里有一块石头全部卸下了,那个轻松啊!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跑医院的那段时间里面其实我心里是有一个重担的,只是我没意识到它是个重担。当这个一下拿走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很轻松。当时我就奇怪说‘这个重担到底是重担还是不是重担呢?’其实是重担,只是那个重担不是我在背,是我的主替我背了,所以我就不觉得沉重,虽然它仍然在我身上。

我觉得不管今天面对的是什么苦难,第一件事就是转向神;第二件事就是把你所经历的你的感觉你想的,都倾倒在耶稣的面前,向这位爱你的神诉说;第三件事就是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耶稣基督里保守你的心怀意念。我真的经历了这份出人意外的平安,是你想不到的,而且他会保守你。这份平安是一种力量,使我们能够过去。而且主耶稣真的亲自为你背负你所面对的这些重担和困难。所以我们一定过得去。当我们回头看的时候,我们经历很多的事情,主都把我们带过来了。所以我们要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前面的路,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盼望赐平安的神亲自安慰你,亲自与你同在,使你的身心灵得蒙保守,直到见主面的那一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初信引导

人生短暂

2016-4-23 3:51:00

初信引导

人类属灵堕落的七个阶段

2016-4-23 15:31: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