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信仰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母亲是什么?相信大家都会说,是爱,是无私,是奉献!有人说:“母亲是阳光,给人温暖;母亲是明月,给人黑夜亮光;母亲是大地,默默地孕育生命。”也有人说:“母亲像春天的雨露,悄悄滋润着我们的心田;母亲像和煦的春风,安抚我们的心灵;母亲又像一叶扁舟,载着我们越过困难。”

是的,母亲是爱,是奉献,是无私!对我来说,母亲,更是赋于信仰的爱,是透明信仰的奉献,是亮丽信仰的无私。

对作为儿子又身为牧师的我来说,母亲的一生,是一种生命的宣告:活出人生,活出信仰!于人生,母亲是我生命的引航者,虽没有学识,字不识一个,可她是上帝赐给我人生的“导师”。于信仰,母亲是我信仰的宣道者,虽没有名号,也没有圣职,可她是上帝赐给我信仰的“牧者”。

我的母亲,名叫周明秀,生养了我们五个兄弟,在家乡的村社里,她可是一个被大家夸奖的温良人,小有名气,因我父亲排行“老四”,人们都尊称她为“四伯娘”。她本是一个孤儿,民国时期,父母早早去世,两个兄弟一个给人家做长工,一个被拉去当壮丁,均不知流落何方,孤苦落难的她,被我的奶奶收留,后来成了我的母亲。

在那个年代,我的奶奶,一个大山沟里的村妇,自己吃不饱、穿不暖,能收养一个孤儿,是很大的善行了,也是颇有勇气的。母亲,也成了奶奶一样的村妇,书一天没上,字一个不识,不明白什么是信仰,也不懂得什么是人生,可母亲对我来说,于人生,于信仰,我从她身上得到的一切无人可比,用母亲的话说,就叫做“老天的恩情”!

“老天的恩情”是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后来母亲信耶稣后,就改口叫“耶稣的恩情”。在她心里,“老天”就是神,是有恩情的,是有眼睛的,是在看人做事的。

再后来,因在教堂里听道的时候多了,她也就渐渐地明白了老天,其实就是圣经讲的神,耶稣也是神,是降在人间怜悯人的神。于是在她心里,耶稣也是有眼睛的,是在天上看人行为的神。她认为,在她小时候,耶稣就给了她救命的恩情。这就是母亲的信仰!

是呵,“耶稣的恩情”给了母亲,是白白地给在母亲身上,既平常又奇异。瞧瞧,一个没有文化又不懂得多少知识的农村妇女,说的话是那么有生命,还有点哲理,行为上流露出的又是那么让人敬重的美德,还有一双明事理的心灵眼睛。我每每想起母亲,便止不住心中向神感恩的冲动,心里还有一份赞叹!

这一份赞叹,不是因为母亲成了一名基督徒,有了基督信仰;也不是因为我们的家无数次迁徙,走到哪里,哪里的人都称她为“温良人”的这一份美德;而是她对我信仰的浇灌,是生命潜在信仰的扎实,这还得从我儿时说起。

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夜晚,村里的天空宁静清新,闪烁着许多星星,我家门前院坝子里搭着一块门板,一家人围坐在上边乘凉。

我望者满天的星斗问母亲:“妈妈,星星是什么变的呀?”

“是地上的人变的呀,天上有一颗星,地上就有一个人呀!”母亲轻柔地回答我。

“那我的星在哪呢?”

母亲拎着我的一只小手,指向一颗最亮的星星说:“你看,那颗很亮的星星,就是你的呀!”

打那时候起,我便有了自己最明亮的星星!这就是我那不识字的母亲,给我对天上星星追问的回答。母亲的回答,让我自小有了自信的力量,萌生了后来对生活的思考,对信仰的追求,也是训我亲近上帝,走近信仰潜在的萌发点与落脚点。

后来,我读了神学,成了牧师,有了明确的信仰,一次当我在台上讲道下来后,母亲走到我和妻子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说,“大军,我可以受洗吗?”

我和妻子异口同声地说:“能啊!”

那时候,我和妻子还都不是牧师。

“真的吗?”母亲反问我们,眼睛也似乎比平常亮了许多。

“真的,真的,真的…… ”我连续同答了好几次,心里实在高兴。

妻子问母亲说:“妈,令天您怎么想到要受洗呢?”

“令天,我在下面听你们讲道,我心里想,神就在天上,他的眼睛在看我们,要不是神,我小时候只怕饿死在荒山野地了,哪还有你们。我就是没有文化,能信吗?”

母亲的话,让我的心灵一下震惊了,原来在母亲的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神,只是她不知道那是上帝,是人的信仰罢了!从她教我认识天上的星星到她心中的神有眼睛,她的信仰是那么纯朴美好。

又过了一些时日,母亲与父亲在一天里接受了洗礼,成了基督徒。再后来,她和邻居聊家常时,总是开心地说:“我家三儿子和媳妇都是牧师,儿媳妇对我,比有些亲生女儿对老的还要好,信耶稣真的好哇!”

这样,因母亲的信仰,家乡的村子里,渐渐地多起了信耶鲧的人,尤其是同一村社里的妇女,几乎家家都有信耶稣的人了,信耶稣的人多起来,不仅成立了“公平镇龙王村聚会活动点”,还买下了一个旧的大粮仓作教堂。

有时候,我回到村里,好些乡亲对我说:“李牧师,我们信耶稣,也是因为看到你妈妈信,我们才信,你妈妈人品好,亲和又善良,福气好哟!”

乡亲们对母亲的称赞,还真不假。在母亲身上,不仅有着中国农村妇女的勤劳品质,50年代就获得“县劳模”,还有她身上特有的温顺善良,当年“知青”都管她从“四伯娘”叫“四妈妈”了,争着要到我家吃母亲做的饭菜,因她煮的香,很善待人,亲和!

母亲的一生,一辈子没有与人骂过架。她说,是她“骂不来”!这是我儿时到如今的记忆。母亲的品行,在我的心中配得两个字:伟大!其实母亲的“骂不来”,是因为她心里的温良。

记得我小时候,村民相互开玩笑时,母亲总是站在旁边微微地笑,有时玩笑开在母亲身上时,她还是微微地笑,不发言语,从不用相应的脏话“回击”!

因为母亲的“骂不来”,于是我从小时也“骂不来”,我的妻了也“骂不来”,我的儿子——一个90后的大学生也“骂不来”。这不正是母亲传承的“老天有眼睛”、“神有恩情”信仰的果效吗?为此,我们一家走近了上帝,有了基督的信仰。感恩我的母亲!

今天,母亲离开我,在基督里安息了,她走得那么慈祥,不带一丝忧虑。时光虽已过两年,但是,母亲最后对我说的话:“大军,我和你爸都走了,你们夫妻俩好好地当牧师啊!”一直激励着我,不!是牧养着我,成了我和妻子在工场侍奉的力量。当遇到委屈与不解的时候,母亲的信仰行为与教导,成为我们心灵的安慰,使我们的生命得到了升华!

感恩上帝赐给我的好母亲,赐给母亲的那份纯朴信仰!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初信引导

五旬节到了

2016-1-14 4:24:00

初信引导

为什么现在不守安息日,而守主日?

2016-1-14 14:12: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