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斯特拉文斯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说起二十世纪上半叶最具影响力的音乐家,我们不能不提斯特拉文斯基。这位出生于俄罗斯,先后入了法国和美国籍的音乐家历经了一战和二战的洗礼,其创作风格受生活波折和地域性影响较强,音乐学家们习惯将其创作分为俄罗斯风格时期、新古典主义时期、序列主义时期。而我更愿意将他的创作划分为“信仰旷野期”和“信仰归回期”。

信仰旷野期

虽然生于东正教家庭,从小家中严格要求每日读经的环境使斯特拉文斯基熟悉一切教规及圣经内容。只可惜这种“家传式”的基督教信仰到了其少年“叛逆期”就被完全颠覆了。从此,他进入了长达三十年的信仰“旷野期”。

斯特拉文斯基9岁学习钢琴,却在大学攻读法律,直到23岁才改走音乐之路,并在七年内正式公开登上作曲家之榜。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其聪慧的头脑和惊人的音乐才华。在旷野三十年中,斯特拉文斯基创作了《火鸟》、《彼得鲁什卡》、《春之祭》等经典芭蕾舞音乐,获得了世界性的赞誉;同时,38岁的他也陷入了可怕的试探——与时尚女王Coco香奈儿婚外恋。据传,这段激烈且难分难舍的恋情间接催生了香奈儿经典5号(No.5)香水。

香水使人愉悦,但是这样的生活不能讨公义圣洁之神的喜悦。即便如此,上帝并没有放弃这位浪子。“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深埋在斯特拉文斯基心田的基督救恩的种子在他44岁那年终于开花结果。

医治、降服

1926年,斯特拉文斯基彻底降服在基督面前,成为一位终其后半生为生命的救主及人类服务的作曲家。揭开蒙住他灵眼的脂油之触发事件很可能是一次经历耶和华拉法的过程。

那段时间,斯特拉文斯基右手手指脓肿,持续的疼痛已经严重影响到他演奏钢琴。他想起向神祷告,并期望取消音乐会。事与愿违,音乐会非但未取消,疼痛也照旧。当他踏上舞台,向全场观众为即将到来的糟糕表演而抱歉后,他坐到钢琴边,撕下手指上的绷带。然而就在那一刹那,疼痛骤然停止!事后,斯特拉文斯基曾向好友罗伯特透露:“我发现那时我的手指奇迹般地被医治了!”

经历医治后的斯特拉文斯基对自己的基督信仰直言不讳。他也曾见证自己降服基督的另一属灵经历,是一次上帝在他默祷时直接且令人心悦诚服的回应。正如《耶利米书》29章13节所记:“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

信仰归回期——为荣耀神而作

信仰归回后的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圣乐作品源源不绝,其中较为著名的如《信经》、《圣母颂》、《巴别塔》、《耶利米哀歌》,等等。其中最能表现其信仰经验的是1930年创作的《诗篇交响曲》。

《诗篇交响曲》是以“赞美与荣耀的诗”为基础而设计的音乐,它鲜活地描绘出一种“远离造物主时的觉醒状态”以及人类回归上帝的重要抉择。

第一乐章通过祷告般的人声和不安的管弦乐以及打击乐配合,表达罪人求取上帝恩典时的不安和期待获得回应的忐忑(tante)心情。

第二乐章是更为迫切、虔诚的祷告,引用《诗篇》40篇的经文,音乐上使用对位写作手法将连绵不绝的祷告从不同声部逐渐呈现、编织,最终进入“颂赞之歌”。

第三乐章是“全然的欢欣与颂赞”,仿佛将听众带入了《诗篇》1 50篇的场景,以活泼有力、多姿多彩的管弦乐配合了“哈利路亚”合唱。

《诗篇交响曲》被称为“斯特拉文斯基的信仰告白”。同时,他也借着这部佳作回应了教会音乐守护者——J.S.巴赫的真诚信仰——“只为了上帝的荣耀”,不断创新,不懈写作。

神厚赐斯特拉文斯基在地得享89岁。他的人生经历让我们看到上帝对这位子民的保守和怜悯,他的回转经历令我们感叹神主权之无上,也让我们体认到上帝的奇妙与信实。

“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哥林多后书3:16—17)

作者:基督教两会出版部同工朱鹂。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初信引导

祷告的人

2016-7-2 20:31:00

初信引导

一生的爱归主

2016-7-3 6:42: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