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吧,回来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个人的一生终归要在属于他自己的音乐背景下走完,象一幕电影。
  那是一个黄昏,你容易陷入忧郁的黄昏,音乐飞过了那个黄昏,是罗崎的那首“回来”,那首歌以前也听过,不过,这次却听出了眼泪。
  大街上是下班的人潮......自行车,人,纷纷躲闪的小贩,扬起的灰尘...
  这红尘中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罗崎金属般的嗓音穿透了这冷漠的都市,恰恰让我再一次感受到灵魂的无所不在和它顽固的力量。无论怎样,无论你在那里,无论你在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生活,你却不可能拒绝灵魂深处的那一声呼唤:回来,回来......
  我喜欢在出租车上听音乐,是因为有车窗外流动的背景做为音乐最好的背景依托,你看着外面的景色变换,你好比MTV中的主人公,所有的风景也罢,音乐也罢,都是你自己的表达,都为你而特别的存在着,而你仿佛就是那歌者自己了。
  这是难得的幸福体验,你是演员,导演,亦是你自己生命的看客,你是操纵者,也是被操纵者,你是清醒的,也是迷惑的。
  总有那样的时刻,灵魂以你不期然的方式醒来。
  苏格拉底说,要么做快乐的猪,要么做痛苦的人,大概现在即便是快乐的猪也不多见。思想让人痛苦,可这不是我们放弃思考的理由。对上帝的归依也并不意味着在精神上放弃思考的主权,在大多数不信者眼里的信仰是一种唯心的自我欺骗。在先锋派青年眼里,信仰上帝无疑是一种妥协,他们认为接受上帝主权之引领是一种奴性的体现,有人云,我宁可下地狱,也不愿意接受那个虚无的上帝,又有人说,撒旦的好处看的见,可上帝呢?只是彼岸世界的一个赏赐的许诺而已。
  我不能因为所谓的另类或特例独行而认为我们需要的是对上帝的诘问和反叛,我做不到,因为我知道骨子里人是无比脆弱的存在。人不是自己的主人。
  我是上帝的孩子,这一点这两年已经明确了身份,并且永不动摇。我并不是极端的宗教狂热分子,但的确每日里,上帝这个词活在我的形而上或实际生活中越来越旗帜鲜明。这是个重点词,即使在我手敲键盘的刹那,它也无数次的闪现。
  我不知道我是谁,或我的朋友是谁,或我不知名的恋人是谁。但我却分明知道我是谁的女儿,谁是我的父亲。
 “我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这句话不免让我有些得意。可我并不以为做上帝的女儿在这个世界生活会过得幸福顺利,事实可能刚好相反。好在我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也就不会因此而动摇信仰了。
  记得《荆棘鸟》里有这样一句话:也许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要用最沉重的代价来换取。
  曾经那个不停发问,不停争论的孩子,现在终于噤声不语了。辩论不会使真理愈辩愈明。因为真理只属于那些本属乎它的人。
  其实,接受上帝的同时正在开始的是另外一种思考,而这种思考的最佳方式是在现实中去经历信仰。信是谈论和言说信仰的最佳前提。对上帝和对自我的思考永远在途中,在路上的感觉让我快乐,因为没有终点,也没有完全相同的模式,一切充满新奇,一切都正在经历。
  我已经走在回来的路上,我看见飘扬的旗帜在迎接我的归来,虽然要跋涉万水千山,我仍要前行。
  我不断的前行,不在乎身后的黑暗,因为我看到了光明和希望,它鼓励着我,安慰着我。
  “因为他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
  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
  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回来吧,愿灵魂穿越所有阴霾,愿一路忘记你曾流下的热泪,愿感动与喜悦一直伴随你,穿越这闭锁的忧闷和生之忧伤......
我愿穿山越岭,等待着和你的相逢。

2001-12-03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初信引导

重回雅博渡口

2016-9-11 10:36:00

初信引导

只有三页的书

2016-9-11 16:16: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