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主义中那些是错的(对的)?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我的其它论文《什么是后现代主义》中,我简单地讨论了后现代主义出现的前前后后,它是什么及其主要特征。在此我可以看到向后现代主义者学习的课程、后现代主义者更多思考的问题以及怎样更有效地与后现代主义学者们交流我们的信念。

1.向后现代主义者学习

我们可以向后现代主义者学习什么课程?我们可以与他们建立什么联系?

a.基督徒应该会怀疑某些现代主义者声称科学或哲学方面的事实。我们是有限的,我们"在朦胧的镜子中看待事物",而且我们"只知道其中的部分内容"(哥林多前书13:12,NASB)。我们知道的东西中有很多是可能的、极其可能的或似是而非的--不是100%可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是真的了解事物。我们只需对我们所声称的自己知道的事物上谦虚一些。

b.基督徒应该会意识到我们都有偏见,而且都由于在历史上的空间位置和我们的文化而知识有限。现代主义者的思想强调知识和理智没有偏见,是中立的。后现代主义者应该鼓动基督徒更加谦卑一些。我们基督徒应该承认我们的偏见和观点(本身并不是错的)以及我们对自我欺骗的倾向。我们知道哪里错了,我们必须将我们的生活与事物真正的方式联合起来。现在,如果有人否认确实有上帝的眼睛这一观点,那么他会是一个无神论者/非有神论者。但是如果上帝存在,那么有上帝的眼睛这一观点,也许就是上帝已经向人类指出了一些观点,以便他们可以真正地知道这些。

c.后现代主义正确地看待乐观乌托邦的危险性;后现代主义者提醒我们失败的最大能力(此处基督徒会包括"罪过"),还有压迫"他人"。我们人类倾向于自我欺骗和合理化。我们的深重罪孽阻止我们到达理想的完美境界,即乌托邦。我们必须例行公事地做自我批评,并警示与上帝王国相反的价值观,这些都很容易进入我们的头脑中。然而,我们的关键解释(圣经注解说)应该不会令人怀疑,而是明晰、可信的,可以增强上帝与其他人之间的关系。

d.我们应该鉴赏文化/种族差异(而不是把人们当作"别人"来对待),同时非基督徒显示出更多的仁慈,因为我们自己得到了上帝仁慈的拯救。殖民zh u义、压迫和奴隶制都不可避免地会随基督教信仰之后而来。《圣经》向弱者、受苦以及受压迫的人表达了其敏感性,如孤儿、寡妇和外侨。上帝本身和我们一起遭受苦难(参见马太福音25:31-46;使徒行传9:4)。基督徒必须表示他们的"伟大故事"既似是而非,有天然具有压制性;而我们是上帝造的,我们确实与他及其他人相关。由于我们得到了上帝的仁慈,因此我们没有人为自己比非基督徒高一等的权利。此外,基督教在表达信仰方面也具有差异性或多样性(例如,注意阿门宗派和埃及科普特基督教会之间的差异。)

2.后现代主义中的问题

尽管在一般主张中,基督徒一定会遭到某些后现代主义者假设的批评。

a.大多数后现代主义哲学家只是假设无神论,而不是为其辩护。这些Friedrich Nietzsche 和 Jean-Paul Sartre的知识分子继承人很明显在他们的神学领域里是消极的,他们对自己停留于此似乎很满意。这些思想家中有很多人都有不合逻辑的举动,质疑我们是否可以说到上帝否认自己的存在。1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有神论的苏醒和对上帝存在的争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一假设非常令人吃惊。

b.后现代主义者应该暴露自己的倾向,只不过是为了替代一个系统或为另外一个做叙述。后现代主义拒绝接受或怀疑任何一个伟大故事,由此我们也许会使自己的经验和事实变得有意义。后现代主义允许大量个人、文化或哲学观点的中篇叙述,但仅此而已。然而,这一拒绝成为了自我反驳:我们有一个非常重大的故事,试图以次要叙述的形式使所有事实和人类经验有意义或对此做以解释说明:这是和否认重大故事的重大故事!2

因此,我们应该问那些说没有重大故事的人,"这本身不仅是我个人的故事,难道不是个重大故事吗?"我们问那些否认我哦们可以认识到事实的人,"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会认识到事实,除非你自己认识到了事实,以致你能够告诉我们余下的那些?"那些人说了什么,"都是观点"--难道这不是他们的观点吗?如果是,那么它微不足道(这只是很多观点的其中之一);如果不是,那么它就是自我反驳(这是个广泛普遍的陈述,适用于任何人和文化)。对于那些声称没有事实(只有解释说明)的人来说也是一样,我们形成自己的事实,作者没有客观意图,语言使我们不能认识到事实等等。这些观点陷入以下进退两难的地步:

后现代主义者只字未提:"都是观点"(此处意为"我相信我所相信的")。 后现代主义者自相矛盾: ""都是观点"(此处意为"事实就是什么都不是")。 适当回应: "别人没有理由相信这个"。 适当回应:"对客观事实有个声称--就是没有客观事实。"

普林斯顿哲学家戴奥真尼斯·艾伦注意到后现代主义如何经常展示不确定事实的教条般确定事实,"它可以持这一人类生命和宇宙观点的唯一方法就是忘记限制,将别人关押在某个地方一段时间。" 3

C.我们可以有客观认识,即使我们不是完全确定。就算我们能力有限,我们也可以知道某事物对人类是否真实。很多人认为(追随笛卡儿)知识需要100%的确定。这暗示出如果我们不完全确定我们知道某事,那么我们就陷入怀疑论的泥潭中。然而,有些事物我们有信心知道,即使并不是100%确定。宇宙在扩展,吗?是的。我知道这个吗?是的。我100%确定吗?不--但为什么认为我不确定呢?只是是由层级的,包括可能或似是而非以及极其极有可能--不只是确定而已。此外,人们如何100%确定知识需要100%的确定呢?这并不显而易见。

作为基督徒,我们一直认为比起其选项我们的信仰很好地回答了关于生命的问题。这是最好的解释,也比起对手更加似是而非。是的,我们必须好好听那些有不同观点的人的讲述并承认我们并没有所有答案;随着我们经历生命,我们的理解也需要更正。然而,这一需求不会阻止我们指出基督教信仰确实很好地讲述了宇宙、第一生命、意识、客观道德价值观和人类权利从哪里来--此外还有关于目的与意义的重要问题。

我们能力有限并存有偏见吗?是的,当然。我们应该欣然承认这一点。这是指我们没有合理的认识吗?当然不是。我们的知识有限。那些声称我们大概不会有所认识的人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

最后,我们不能在通过我们的否认而拒绝接受他们的情况下否认事实或认识货客观事实。例如,说没有普遍真理是为了声称这是普遍的事实。我们每个人都会肯定一些重大故事的叙述以解释说明事情是如何运行的。真正的问题是:哪一个很好地解释了这些事情?

3.与后现代主义者交流我们的信念

a.确实、理性、真诚地交流真理。虽然并不完美,但是基督徒应该明确自己的奋斗。他们也可以展示自己的世界性观点是怎样的--与基督的力量和支持团体一起--可以帮助他们与这些问题作斗争。Os Guinness说在我们这个逐渐后现代主义的世界里我们之间的分裂为人类带来了"更多真理",提供"展示福音书的巨大机会。" 4

b.理智、亲切地交流答案,在经常会出现障碍的问题下划线并牢记。"大方并冲满敬意"地给出很好的答案很重要(彼得前书3:15,NIV)--同时也是智慧。很多后现代主义者的思想背后都远离上帝,他们的存在极大地暗示了我们如何生活。甚至无神论者学家John Searle也承认存在"持久呼吁反现实主义的更为深刻的理由",如相对论和观点论:"它满足基本的力量欲望。它似乎只是太令人厌恶了,不知何故我们应该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上'仁慈些。" 5我们应该问后现代主义者他们是否希望存在上帝或希望耶稣是上帝对我们的启示。

c.生活中享有一种积极并有实际经验的信仰:后现代主义者想看一看积极的信仰--不只是拥有理论上的知识。我们必须回过头来强调詹姆士的理论延伸(起作用的信仰)以平衡对于包括的拯救教条的过分强调(与曲解)。保罗本身在以弗所书2:8-10;帖撒罗尼迦前书1:3和提多书11-14中将信仰和著作带在了一起;真是的拯救信仰(通过上帝的仁慈)造就了好的著作。

1 Merold Westphal (William J. Wainwright版,上帝、哲学和学术文化(亚特兰大:学者出版社,1996年),第25页。
2 该观点在Steven Best 和 Douglas Kellner的"后现代主义"中反复出现, The Blackwell Guide to Continental Philosophy版,罗伯特·C.·所罗门和大卫·谢尔曼(马萨诸塞州马尔登:Blackwell,2003年),第285页至308页。
3 "基督教和后现代主义信条",基督教学者的观点23 (1993年12月),第123页。
4 会见Os Guinness等人,"根基动摇时"领导阶层 (1993年春),第136页。
5 John R. Searle,思想、语言和社会:真是世界里的哲学 (纽约:Basic,1998年),第17页。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踏莎行 归航

2016-5-14 13:54:00

神仆文集

人民的鸦片?——对莫扎特的《加冕弥撒》的神学思考

2016-5-15 7:30: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