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与海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海与海沙

从乌鲁木齐来到了三亚,在天涯海角的沙滩上,独自一人走着。日光高悬在头上,天是湛蓝的,空气温暖而且潮湿,人们都向着那两块巨石聚集而去。我却南辕北辙,向着向反的方向前行。 三亚的海沙是珊瑚质海沙(多数海沙的前身是贝壳,珊瑚),黄色颗粒,大而且较重,海底的海沙不易被海浪冲起,所以在天涯海角的海水透明度达到6米,比北部湾北海银滩的海水,清澈明亮许多。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大自然的神秘低语和海浪声压迫着我。

我想拍摄一个完美的海浪,就站在沙滩上,看着海浪借着海风从远处聚集起伏翻滚而来,到了近处就高起竖立如半人高的一道海墙,墙的上面是蓝色的,墙脚下翻着白色的细浪,直冲而来。海浪在礁石上重重的摔碎,好象发出一声叹息,一声低吼,然后变成白色的泡沫,一直冲到沙滩上。泡沫又聚集成为海水,带着海沙退向大海,而后面的浪头与海墙却又奔腾而至,两者相遇就又将与海沙卷起,并在海墙脚下撞击出白色的碎浪,海沙和碎浪就又被裹挟着,冲上礁石和沙滩,再成为碎沫。。。循环往复,无休无止。

海浪翻淘,起伏跌宕。岁月循环往复,潮起潮落。海边巨大而狰狞的礁石变得挺拔而圆滑了,美丽的贝壳和珊瑚在海浪的翻淘中却化身为海沙。细看海沙的颗粒,黄色身体上点缀着缤纷的颜色,残碎的身体依然保留着过去优雅的纹理,仿佛述说着它们往昔曾经有的辉煌与骄傲。海水冲出如出胞胎,我聆听着海涛的声音,他们分明是在述说什么,是在述说他们的盼望?还是在叹息着他们的无奈?海水的咸味里不知道有没有礁石,贝壳与珊瑚的眼泪。我抚摩着海浪泛起的泡沫和海沙,我想起了一个成语“大浪淘沙”。这“淘”字用的多么美妙啊,它不用“卷”也不用“冲”。“淘”字不但表达出海沙被循环往复的海浪冲击的样子,甚至还表达出海沙被裹挟时的柔顺与反抗,盼望与痛苦。中国的诗人和文人真是细致入微,他们曾把《康熙字典》里的每一个字,都用温柔的手指与谦和的心触摸过。这“淘”字用得形象而体贴,甚至有哲学意味。

我在海边聆听着浪涛滚滚,我也曾经在天山深处细听松涛阵阵,我也曾经驻足沙漠边缘凝听夕阳的低语,在此时我觉得他们相隔并不遥远,他们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他们本来就在诉说着同一个声音。智慧人啊,请你与我一同侧耳,他们果真是相通,如同大地与天空同源,好象众水与冰川同造。苍穹中众星闪烁明光,仿佛记录着那个日子。受造之物从那一日起果真是一同劳苦叹息,盼望着那荣耀者的到来。

我们人类,就象这海沙,有无数的浪将我们裹挟。岁月在我们脸上将灿烂的青春犁出皱纹。世事的沉浮操劳,使我们的心又多了一些忧郁和不安。谁能知道明天的事情呢?谁知道我们明天的岁月呢?谁能使我们的心如鹰飞旋呢?谁能留住天边的夕阳呢?谁能让暮春之花依然开放呢?受造之物劳苦叹息着,盼望着,你狂傲的浪要到何时何地才止住呢?

今天我们依然是沙。依然是细如纤尘之沙,依然是盼望原有辉煌与荣耀之沙。我们知道,我们原本是与荣耀的造物主同在,我们曾经在灵里的光景并非如沙。现在神子又将我们所盼望的,与我们在伊甸园里的欢乐放在了我们的心里。我们现在如生命河里的细沙,看似柔弱却又安静坚定,看似卑微却不随波逐流。平安的主,使我们知道大浪淘沙之后有天家的荣耀为我们预备。微如尘沙人的却终拥有永生的冠冕。

人生如海沙之纤微,喜乐却如春花灿烂。岁月逝去浪波逐流,平安却如磐石坚介不移。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清晨,我采撷

2016-7-11 14:55:00

神仆文集

原来他也是人

2016-7-12 10:26: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